【秦鵬直播】河南水災調查組 習2親信要中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03日訊】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8月2日晚上6:30,北京時間8月3日。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

今天焦點:中共國務院調查成立調查組,攪亂河南「慶功」晚會,習近平2親信要中槍?美國會最新報告稱武漢實驗室洩毒,趙立堅提前攻防難奏效。

S(Sydney):8月2日,河南發布水災最新遇難人數,驟然升至302人,其中鄭州292人,中共國務院宣布成立調查組要「問責瀆職」。這打亂了河南省委組織的「慶功」計劃,還有人說習近平的親信首先會被追責。

Q(秦鵬): 美國時間週一(8月2日),美國國會共和黨人發布了關於新冠病毒的最新報告,稱大量證據顯示其與武漢病毒學研究所有關,並且病毒早在2019年9月就已洩漏,中國工作組主席麥考爾更指,中共掩蓋的疫情,是人類史上最大規模的災難。那麼,這份報告有哪些獨家內容首次披露呢?上週末,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還剛剛指責美國洩毒。

河南突然提高死亡人數

S:8月2日,中共河南省當局提升突然蹊蹺地,大幅度提高了水災遇難人數,同一天,中共國務院宣布成立調查組,要調查河南鄭州在7月20日的特大暴雨災害的應對過程,並稱將對「失職瀆職的行為」予以「問責追責」。

事發突然,這背後可能發生了什麼大事?又會導致中國政局發生什麼變化呢?我們今天來分析一下。

Q:當天,河南省政府防汛救災新聞發布會通報,稱7月16日至8月2日12時,河南省共302人因災遇難,50人失蹤。

在人員傷亡最嚴重的鄭州,市長侯紅公布,至8月1日18時,全市共292人遇難, 47人失蹤。其中,因洪水、泥石流遇難者為189人;因房屋倒塌遇難者為54人;因地下室、車庫、地下管網等地下空間溺亡者為39人。

S:最新的這個數據中,稱地鐵5號線遇難14人,京廣隧道遇難6人。

河南省當局,上一次更新死亡和失蹤人數,還是在7月29日,當時是宣布河南全省在這次水災中的死亡人數已經到99人,另有5人失聯。

時隔四天,當局突然大幅調升遇難人數到302人,而且幾乎全部集中在鄭州市,讓外界感到有些蹊蹺。

Q:根據河南省政府新聞辦,截至2日12時,河南全省共有150個縣(市、區)、1663個鄉鎮、1453萬人受災。全省房屋倒塌有30106戶,共89001間房屋;農作物成災面積872萬畝,絶收面積380萬畝,直接經濟損失1142億元人民幣。

國務院成立河南水災調查組

S:就在河南省當局更新水災死亡人數幾小時之後,中共黨媒發布消息,中國國務院決定成立調查組,由應急管理部牽頭,對鄭州「7·20」特大暴雨災害進行調查,會聘請專家提供調查工作的技術支持。

中共新華社報導稱,為落實習近平關於防汛救災的指示,和李克強等領導的批示要求,國務院成立該調查組。還說:「調查組將依法依規、實事求是、科學嚴謹、全面客觀地對災害應對過程進行調查評估,總結災害應對經驗教訓,提出防災減災改進措施,對存在失職瀆職的行為依法依規予以問責追責」。

河南省正準備慶功會

Q:同樣是在8月2日,中共河南省委黨史學習教育領導小組辦公室發布通知,要求各地黨委收看防洪減災的特別節目「出彩河南人」《一起扛》專題節目。

中國問題觀察人士認為,中共國務院的這個決定,打亂了河南省省委「喪事喜辦」的節奏。

S:不過,我注意到這個只是一個黨史學習小組發布的通知,為什麼會被認為是河南省委的慶功計劃?

Q:不要小瞧這個小組。

中共體制內有一個特點,就是大事看小組,歷任黨魁喜歡用各種黨委成立的小組,來協調黨政軍警特各部門統一工作,比如,毛澤東成立中央文革小組打亂國家原有的正常運作秩序,還號稱要砸爛公檢法。江澤民鎮壓法輪功用「610」小組,在胡溫時代垂簾聽政也是用一系列小組,名退實不退。

到了習近平時代,在集黨、政、軍三權於一身之後,還不辭勞苦地親自擔任各種小組長,因為中共的權力機制就是通過這些小組來運作的。只是之前不為人知,到了習近平時代因為權力分裂,被人們茶餘飯後當故事聊才曝光出來。

至於這個黨史學習小組,其實是因習近平強調要學習黨史,所以各省市跟風成立的,在河南省,是省委書記擔任組長,17位省直部門主要負責人任成員,成立的省委黨史學習教育領導小組。所以,這個小組的決定,實際上就是河南省省委的決定,它們要喪事喜辦。特別是在這個特殊的時期。

S:你這一說,我想起來了,前幾天我們的節目中還就報過,河南省在7.20水災的第三天,就在排練慶功晚會了,我們還獨家挖掘出,他們彩排的那首詩,寫了什麼「雨水慢慢停了,積水也在消退」等等的。網友用八個字評論:「屍骨未寒,讚歌已響」。像官媒報導一樣,遇難者和受災者,一字未提,卻歌頌「抗洪救災」。

不過我們看到現在這樣一來,河南省委和省政府、鄭州市委和市政府的主要領導們,要開始寢食難安了,慶功宴擺不成了,還可能會被追責。

Q:是。

習近平的兩個親信可能中槍

S:網上有人說,習近平的兩個親信,河南省省委書記「樓陽生」,鄭州市委書記「徐立毅」,這兩個之江新軍成員,可能會中槍,不僅可能被追責,還可能會影響仕途。
Q:樓陽生和徐立毅都是之江新軍的人馬,到河南去是鍍金,豐富履歷,準備20大提升到政治局、中央委員的。他們兩個在這一次水災中,顯然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比如,鄭州市委書記徐立毅是杭州大學地理系地理專業畢業,還曾做過寧波市水利局長,按理說對治水應不陌生,但他這次在鄭州雨災的表現,卻「大失水準」。

據說,這次雨災發生前,樓陽生上週曾召開全省防汛工作緊急視訊會議,已經有所準備。徐立毅召開相關會議,就全市的防汛工作提出「五不」目標,包括「重大水利工程不出事」和「重要交通不中斷」等。

我們知道,正是「五不」目標中的「重要交通不中斷」迷思,影響地鐵站及早關閉的決定,結果釀成至少14人死亡的慘劇。

S:我們注意到,大陸今年是新官上任災禍多,比如中共甘肅新書記尹弘上任兩個月,當地就發生越野馬拉松死人事件。這次河南遭遇大雨災,省委書記樓陽生也是6月初才上任。

水災後,上週一,中共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抗洪搶險救災和防汛工作視頻會議的時候,就說緊急情況下,除特殊行業外,果斷停工、停學、停業;對城市地鐵、隧道等要有保障安全硬措施,「寧可過一些,該停就停,該封就封」。之前,浙江省委書記和浙江省省長的講話,看起來也是暗諷河南省做得很差。

你認為樓陽生和徐立毅會被免職,或者被處分嗎?

Q:現在說他們會被處分,我覺得還有點早。因為中共成立調查組,有時候並不是為了追責,可能還是為了洗白。比如,我們知道,去年李文亮被訓誡、染疫、身亡,全國老百姓民情洶湧,中共派了一個調查組去武漢,結果怎麼樣?認為武漢當地做得很好,只是拿派出所的兩個小民警裝模作樣地批評一下,說他們訓誡不當,應用法律程序錯誤。但是,有沒有任何的處罰。

當然,這一次河南水災死亡這麼多民眾,可能會有替罪羊出來,但是我覺得樓陽生可能會被死保,徐立毅可能要遇到麻煩了。另外,地鐵部門救援不力等等,也會受處罰。

中共成立調查組或三個原因

S:之前,中共中央宣傳部門和水利部等等,都把這一次的水災定性為「千年不遇」,甚至「五千年一遇」的災難,顯然是準備甩鍋老天爺了,你覺得為什麼現在還要成立調查組?

Q:我覺得可能有三個直接原因:

第一是傷亡太慘重了,中共官方說302人,很多人分析真實的死亡人數可能是幾十倍也就是至少幾千上萬人死亡,包括對現在京廣隧道和5號線地鐵死亡的人數,網民也普遍不信,認為可能有上千人,5號線地鐵沙口路站的花海,就是民間質疑和不滿的一個最直接的表達;

第二個原因,是當地氣象部門,很早就甩鍋了,把他們跟河南省書記和鄭州市委書記等領導寫的氣象預報,紅頭文件,通過大陸的媒體洩露了出來,上面明明白白地寫著,要求停業、停工,所以這個領導責任需要有人去承擔。

第三個原因,是這一次鄭州市民的大面積反抗,我們現在看到的是鄭州花海,但是我相信,不滿的人還有很多,京廣隧道開車的和地鐵的人親屬裡面,可能也有很多是官員等既得利益集團的親朋好友,這些人也會通過各種方式,去向中共高層施壓,要求追責。而河南省這一次在國際上也是鬧得沸沸揚揚,德國之聲、CNN等記者在河南遭到圍堵,也把這一次災難揚聲國際。中共當局,也想通過調查給外界一個交代。

S:就是說,中共高層這一次調查,是被迫的,可能有洗地因素。

Q:是。我注意到這一次調查雖然是中共國務院組織的,但是應急管理部牽頭,從規格上看也不夠高,前面我們看到震驚全國的特大災難處理,2011年溫州7.23高鐵出軌是時任副總理張德江負責,去年的武漢疫情是副總理孫春蘭掛帥,這一次很明顯相對低調。我因此認為樓陽生可能不會有問題。

S:我們會繼續追蹤河南水災調查事件,看事態發展,然後及時和觀眾朋友們來匯報和做出我們的分析。

美國會報告:武毒所2019年9月已洩毒 多項重磅證據曝光

S: 我們再來關注一下病毒溯源的最新進展,今天,美國眾議院眾議院中國工作組,公布了病毒溯源報告的更新版。結論是直指「武漢病毒研究所」是病毒起源,並且病毒早在2019年9月就已洩漏。

Q: 中國工作組主席麥考爾(Michael McCaul)更指,中共的掩蓋疫情是人類史上最大規模,已導致全球超過420萬人死亡,近2億人確診,同時完全打亂了全球的經濟和社會秩序。他呼籲美國政府全面調查。

那麼,這份報告有哪些獨家內容首次披露呢?上週末,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才剛剛指責美國洩毒。

S: 現在,病毒的來源有「自然起源說」和「實驗室洩漏說」兩種論調。報告是表示,「自然起源說」由於找不到動物宿主而無法成立。不過卻看到,中共官方鼓吹「自然起源說」,又努力混淆、隱藏和銷毀可能導向「實驗室洩漏說」證據。

報告列舉了很多例子,還說有很多證據顯示,病毒且早在2019年9月就洩露了。比現在大家所認為的11月,提早了兩至三個月。

首先,2019年9月12日夜間,武漢病毒所突然將其所管理的病毒數據庫和樣本數據庫下線。

Q: 這個數據庫的下線背後疑雲重重,去年5月,外界發現這個數據庫被刪除,而從網上武漢病毒所的專家的文章中看,數據庫包括他們研究小組長期積累的病毒病原體的樣品和數據,以及「自然起源說補充了國際上發布的權威數據」」。其中列出了22,257個樣本。

中共方面給出的解釋是解釋,這個數據庫突然下線的原因是「眾多員工的工作郵箱和私人郵箱收到大量惡意攻擊」,但卻不公開完整檔案予以證明。而外界後來發現,武漢病毒所說是2019年12月下線的,但是實際上是9月12日。也就是說,他們對下線的時間也撒了謊,那麼當然大家就更懷疑他們的下線的原因了。

S: 報告還指出,武毒所數據庫下線的同時,在2019年9月和10月間,武漢的衛星圖像顯示,在武漢病毒所總部附近的當地醫院,車流量和停車場的車子數量顯著增加,醫院就診人數顯著上升。另外,根據當時武漢的百度搜尋引擎資料,搜尋「咳嗽」和「腹瀉」等,類似新冠病毒症狀的人數也異常增加。

Q:這顯示,當時感染類似新冠病毒、到網上查詢信息和到當地醫院就診的病人大量增加了。那麼,當時他們感染了什麼病呢?

S: 還有一個最新曝光,報告顯示,在2019年7月,疫情爆發前幾個月,武漢生物安全實驗室突然花費150萬美元,要求為一個運行不到兩年的研究設施,進行空氣安全和廢物處理系統的重大改造。

Q: 一個剛剛運行不到2年的設施按理說不應該進行重大改變的,所以當時發生了什麼需要招標改進空氣安全和廢物處理呢?我們知道病毒實驗室的廢物包括實驗動物,而外界一直有說法,武漢P4實驗室對於實驗動物處置隨意,很多被賣到了武漢華南海鮮市場。

目前,中共當局為何發布這些招標並不清楚,也不確定何時或者最終是否動工。不過「讓人懷疑,這些系統在COVID-19爆發前幾個月的運作情況」。這種罕見的舉動,讓外界懷疑,中共可能早知病毒洩漏。

S: 報告提出對武漢病毒所安全性的擔憂,還援引了美國國務院泄露出來的電報內容,顯示早在2018年,美國外交官就曾發電報,警告武漢研究蝙蝠冠狀病毒的實驗室存在安全隱患。

今年4月,《華盛頓郵報》首先對電報內容報導。

據報導,2018年,美國官員在訪問完武漢實驗室後,曾發兩封「敏感但非保密」的外交電報回華盛頓。警告說武漢病毒研究所存在安全隱患和管理缺陷。

其中一封電報寫道,「實驗室進行對於蝙蝠冠狀病毒和對其存在人類傳播的風險的研究,可能引發類似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症(SARS)那樣的全球流行病」(the lab’s work on bat coronaviruses and their potential human transmission represented a risk of a new SARS-like pandemic)。

Q: 眾議院中國工作小組主席麥考爾在聲明中表示,「武漢病毒研究所當時正進行(病毒)『功能增益』的研究,而且我們知道是在不安全的狀態下進行的。」

S: 另外,報告還提到,2019年10月在武漢舉行的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9000名他國人員入境中國,後來許多參賽選手帶著類似COVID-19的病症回到自己的國家。因此,運動會可能是更早的病毒傳播中心。

Q: 麥考爾報告提到,2019年10月武漢舉行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許多參賽選手都出現類似COVID-19的病症。因此,報告懷疑世界軍人運動會可能為更早的新冠病毒傳播中心。這個時間點,就和武漢當地當時的類似新冠病毒症狀的搜索和就醫,吻合起來了。

而且,我們知道,中共自己在世界軍人運動會舉辦之前,曾經有離奇的防範新型冠狀病毒的演戲。所以,是不是中共當時已經知道了感染,才做出預防?而且,趙立堅去年3月還說是美軍把病毒帶到武漢的,但是當時,武漢金銀潭醫院院長張定宇曾指出,這5名外籍運動員所患的輸入性傳染病均為瘧疾,該病是一種蚊蟲叮咬或患者輸入帶有瘧原蟲血液引起的傳染性疾病,主要癥狀為發熱畏寒以及食慾不振,因此「這都是不需要闢謠的內容」。——這反而似乎證明,中共自己做賊心虛,所以才倒打一耙。

S: 以上種種證據,顯示病毒早已洩漏,中共還掩蓋。

中共最近舉動不尋常

Q: 從中共最近的舉動來說,也是非常不同尋常。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26、27日,都把矛頭對準了美國馬里蘭的美軍德特里克堡實驗室。上週末,29日例行記者會上還火力全開,痛批美國是病毒擴散國、病毒隱瞞國,還大搞「溯源恐怖主義」。

不過,當時塔斯社的一個提問,看起來是打臉了趙立堅。塔斯社記者問:中方援引國際研究者稱,人工合成病毒以及實驗室洩漏都是陰謀論。同時中方又呼籲調查美國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請問「溯認為實驗室洩漏是陰謀論」和「溯呼籲調查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是否相互矛盾?

當然趙立堅詭辯說,美方劍指武漢病毒研究所生物實驗室,他們所稱「病毒實驗室洩漏」指的是「武漢實驗室洩漏」。但是,這顯然和中共之前的表演完全不一樣。我們知道,去年2月的時候,中共武漢病毒所的長期合作夥伴達薩克,還找了一大群專家在《柳葉刀》雜誌發表了一篇文章,說一切認為病毒是非自然起源的說法都是陰謀論,中共如獲至寶,大肆宣傳。

S: 麥考爾的報告最後還呼籲「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總裁達薩克(Dr. Peter Daszak)到國會出席作證,麥考爾說他講話前後不一致,「他的一些聲明在某些情況下是他明知錯誤還公然發表的」。

Q: 根據已公開的電郵記錄,美國國家衛生院下屬的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NIAID)通過達薩克所領導的「生態健康聯盟」向中國提供了9項資助,用於研究蝙蝠冠狀病毒。而過去15年來,達薩克一直將此資助部分用於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的蝙蝠冠狀病毒研究。

達薩克和中共的合作和關聯使他成為溯源調查的焦點目標。不過過去幾個月來,達薩克一直相當沉默低調。當然,我們之前的節目中,對於這個薩達克有很多分析,他對武漢病毒所的所作所為非常清楚,但是拚命幫助掩蓋。

S: 是,他現在也被聯合國資助的《柳葉刀》(Lancet)病毒調查委員會除名了。

這次這個報告大家很關注的一個,是報告對武漢病毒研究所相關的研究人員,包括美國科學家在內,有能力修改病毒基因且不留下任何篡改痕蹟的能力感到擔憂。

報告舉了美國科學家巴里克(Dr. Ralph Baric)為例說,早在2005年這位美國科學家就協助創造了一種不留下基因修改痕蹟的方法。

報告說:「在2017年,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科學家也能做到這一點了,這清楚表明,科學界聲稱新冠病毒不可能是人為的,因為它沒有基因修改標記,這個說法不誠實」。

Q: 報告還引述了巴里克博士2020年接受意大利媒體訪談時的說法,他說「你可以在不留痕蹟的情況下製造病毒。然而,您想尋找的答案只能在武漢實驗室的檔案中找到。」

S: 是否基因改造過,當然現在是持保留態度,因為就算不是基因改造的病毒,也可以從實驗室洩漏,兩者不衝突。不過就算不是實驗室洩漏,中共隱滿疫情的作法也已經是罪行了。

Q: 是。所謂的實驗室洩漏理論是指病毒從武漢科學實驗室出現的想法,要麼是由於一系列失誤和鬆懈的安全程序,要麼是中國政府和軍隊的篡改。所以,這個不矛盾。

S:中國工作組主席麥考爾這次在聲明中說,勢必要讓中共為其掩蓋疫情的行為付出代價。「包括國會通過立法,制裁參與掩蓋行動的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科學家和中國共產黨官員。」他表示,「這是有史以來最大的掩蓋」。

現在,美國情報部門正在就病毒起源進行調查。拜登總統要求情報機構在8月24日之前向白宮提交報告。

Q:中情局局長伯恩斯(William Burns)上週在接受採訪時說:「(現實是)中國政府並不透明,最初沒有完全配合世衛組織的調查,而且最近還暗示它將拒絕在後續行動中進行合作。這實屬非常不幸。」

民主國家防務基金會高級研究員魯傑羅(Anthony Ruggiero)說:「拜登政府已經通過利用外交手段,試圖敦促中國合作;他嘗試過的管道包括世衛組織、七國集團和其它國家。但他們(中共政權)已經給了我們他們的答案,他們的答案是否定的。」

魯傑羅認為拜登政府應該闡明如何強迫中共合作。

S:麥考爾議員呼籲對中共實施制裁。他強調,這場疫情勢必要讓中國(共)為其掩蓋行為付出代價。

他說:「這將包括國會通過立法,制裁參與掩蓋行動的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科學家和中國共產黨官員」。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