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中美再爆疫情信息戰 中共死結難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03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8月2日(星期一),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在最近,我們已經有相當一段時間沒有聊到和疫情、病毒相關的話題了。但在過去的這個週末,關於疫情的熱門消息突然接踵而來,而且發源地都來自中國,都引起了國際社會的矚目。

這其中主要包括了兩大熱門焦點:一個是中共戰狼發言人趙立堅在新聞發布會上就病毒溯源問題再度公開甩鍋,指稱美國德特里克堡才是病毒起源的最大嫌犯,應當受到調查,同時拋出4大疑問要求美方做出解釋。這個發言被中共內宣外宣都廣為轉發。

另一大焦點則是大陸新一波從南京爆發的疫情,似乎已經有愈演愈烈之勢。這一次的疫情與此前大陸幾次的局部地區疫情相比,似乎有點不一樣。那麼,南京疫情有沒有可能像武漢那樣引發又一次的危機大爆發呢?

今天我們就來重點討論這兩個問題,看看這些紛繁的新聞背後,能夠告訴我們一些什麼樣的關鍵信息。

雙簧戲?趙立堅再點德堡甩鍋疫情

趙立堅關於病毒溯源的這番論調,是在7月30日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拋出來的,當時是央視記者提問,對美國要求對中共進行病毒溯源調查有何評論,然後趙立堅就來了一通長篇大論,顯然是一唱一和地精心安排。

趙立堅首先攻擊美國把疫情政治化、病毒污名化、溯源工具化,然後就點名要求美國解釋4大疑問,它們分別是:①美國應該公布並檢測早期病例數據。②美國應該邀請世衛組織專家調查德特里克堡和美國在海外的二百多個生物實驗室。③美國應該邀請世衛組織專家調查北卡羅來納大學。④美國應該公布參加武漢軍運會的美國軍人患病病例數據。

與此同時,中共科技部的官方報紙《科技日報》刊發了一篇標題聳動的文章,聲稱有清晰的路徑顯示:「歐洲發現的新冠病毒來自德特里克堡!」

這篇報導引述美國一家名叫「世界新聞網」(wn.com)的網站文章說:「正是2019年美軍通過其血液項目將新冠病毒帶到了歐洲。」文中強調了兩個重點推論:1. 病毒源自美國馬里蘭州的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簡稱德堡)。2. 病毒是通過冷鏈血液包裹傳播的。

一聽到「冷鏈傳播」這個詞,我估計不少朋友已經開始露出會心的微笑了。為什麼?因為自從中共大開表彰會,宣布取得抗疫勝利之後,大陸幾乎所有局部地區爆發的疫情,都被官方定性為「海外冷鏈食品」輸入。同時被中共操縱的WHO第一次赴武漢調查病毒起源報告中,也按照中共的意思羅列了這個「冷鏈輸入」的可能性。

我查了一下這家沒怎麼聽說過的域名為wn.com的「世界新聞網」,發現這是一家總部位於紐約的新聞聚合網站,於1995年3月22日註冊,1998年正式上線。該網站並非一家獨立媒體,而只是一個新聞搜索引擎。在其中搜索有關德特里克堡的新聞,你會看到幾乎清一色都來自中共官方媒體的文章。

忽悠牆內大眾 趙立堅典型的搬石砸腳

趙立堅的幾大質疑,看上去氣勢洶洶,但其實漏洞百出。比如他要求美方公布參加武漢軍運會的軍人究竟得了什麼病?這並不是什麼新鮮的猛料,而是翻炒去年2月下旬的舊聞。在當時,武漢第一家中共肺炎(新冠肺炎)指定收住醫院金銀潭醫院,其院長張定宇就公開闢過謠,證實5名外籍運動員患上的輸入性傳染病是瘧疾,與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毫無關係。

其次,趙立堅聲稱WHO應當調查北卡羅萊納大學,並點名該大學的巴里克團隊是做功能獲得性增強實驗的權威。說實話這讓我有點驚訝。為什麼?我過去說過趙立堅就是一個二貨戰狼,但我沒想到他居然「二」到這種程度。

他聲色俱厲地指控巴里克團隊有進行人工改造病毒的嫌疑,但他的話故意只說了一半。巴里克的確針對冠狀病毒做了功能增益實驗,但他不是自己單獨做的,他是與一個很權威的冠狀病毒專家合作進行的,而這個專家不是別人,正是引發本次病毒大爆發的頭號嫌犯:武漢病毒所的「蝙蝠女」石正麗。

他們在2015年一起合作,在人工合成一種雜交冠狀病毒的實驗中,使用的關鍵結構就是石正麗獨家提供的新冠狀病毒的S蛋白。

所以你看,趙立堅這種手法是典型的忽悠牆內大眾,典型的搬石砸腳。不過他可能覺得,哪怕在海外砸腳痛得齜牙咧嘴,只要能糊弄住國內大部分人即可。即便有少數明白人,現在也是萬萬不敢發聲的,因為說真話被抓被判的例子已經太多了。

抄蘇聯作業 德堡早被指控為病毒發源地

至於說趙立堅指控的最核心:說美國德堡的生物實驗室是黑手,其實也不是什麼新鮮貨。要知道,德堡被指控為製造危險病毒的發源地,早在蘇聯時代就開始了。

1983年7月,印度一家名叫《愛國者報》的報紙聲稱,一位「著名的美國科學家和人類學家」向該報揭發,愛滋病是美國基因工程師在馬里蘭州的德特里克堡生化實驗室製造出來的,是五角大樓研製的最新的致命生物武器。

此後蘇聯克格勃與蘇聯媒體發起了一波輿論攻勢,並聯合東歐各社會主義國家在全世界範圍內對美國進行詆毀。一時間輿論大譁,僅僅在1987年,「美國人製造愛滋病毒」的謠言就以三十多種語言被八十多個國家的媒體進行報導。

1989年柏林牆倒塌後,東德祕密警察機構「斯塔西」解密檔案證實了蘇聯克格勃參與編造「美國製造愛滋病」的謠言,並有計劃地將此謠言散布到全球,以打擊美國的信譽。這次虛假宣傳行動被稱為「感染行動」。

1992年,蘇聯解體後,時任俄羅斯聯邦對外情報局局長葉夫根尼‧普里馬科夫也正式承認,蘇聯報紙上一系列宣揚美國製造愛滋病的文章是由克格勃策劃的。為了讓這個謠言更加可信,克格勃刻意讓謠言從蘇聯集團國家之外的印度開始傳播。而那家最先爆出所謂猛料的印度《愛國者報》,其實是由克格勃提供幕後資金成立的親蘇聯報紙。

簡單對比一下中共這一波從美國大外宣發源的「病毒來自德堡」的輿論攻勢,我們可以看到,很明顯這是在抄蘇聯克格勃的作業,而且抄得很蹩腳。事實上,就在趙立堅這次發布會上,就被記者當場打臉,而且還是來自與中共友好的俄國塔斯社的記者。

趙立堅被反問尷尬 中共無法甩鍋的死結

這位記者在趙立堅拋出他的指控後,提問說,中方曾經援引國際研究者稱,人工合成病毒以及實驗室洩漏都是陰謀論,現在中方又呼籲調查美國德堡生物實驗室,請問這二者是否相互矛盾?

這個提問可謂擊中要害,因為可能趙立堅自己都忘了,他在7月6日的記者會上還大肆抨擊「病毒源自實驗室洩漏」是陰謀論,並力挺達薩克等人曾在《柳葉刀》發表的支持病毒來自自然演化的說法。

這個提問讓趙立堅非常尷尬,他的回答也非常搞笑,說美國指控病毒起源於武漢實驗室就是陰謀論,而他指控病毒來自德堡實驗室、應當調查德堡是有證據的科學結論。

看到了吧,中共現在就是全面公開的流氓化,而且越來越把「我是流氓我怕誰」肆無忌憚進行發揮,公開雙標裸奔了。

我們如果跳出中共這種「你指控我什麼,我就反咬你什麼」的模式,會很容易看到中共最大的漏洞在哪裡。這個漏洞就在於:當前對病毒來源的兩大理論,無論是「實驗室洩漏說」還是「自然演化說」,我們會發現其與中共病毒親緣關係最密切的毒株,都是中國獨家擁有的,全世界其它任何地方都沒有。

我們都知道,實驗室洩漏說以閆麗夢博士的報告為代表,其認為最大的病毒嫌犯是編號為ZC45、ZXC21的兩種「舟山蝙蝠冠狀病毒」,這兩個病毒是上海病毒專家張永振最先在《自然》雜誌發表論文指出,與中共病毒親緣關係最密切。而這兩個病毒都是南京軍事醫學研究所獨家擁有的。

自然演化說,以石正麗為代表,她發表論文首次曝光了與中共病毒同源性最高的那個RATG13病毒,聲稱這是證明中共病毒源於自然演化的最直接證據,而這個病毒,同樣是石正麗全球獨家擁有的。

所以,我們就看到,無論那種說法成立,所有嫌疑最大的新冠病毒都只存在於中國境內,獨此一家,別無分店,這只能證明病毒的起源點就在中國,這是中共無法甩鍋的死結。

美國系列行動病毒溯源 中共攪渾水

中共這波輿論攻勢,是針對美國發起的又一輪信息戰,其背景當然與美國的行動息息相關。

7月28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會晤了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並表明美國支持世衛組織對病毒起源進行更多調查,包括要求在中國進行透明、不受干預的調查。

7月29日,美國國會參議院外交、情報委員會的兩黨領袖致函白宮,要求拜登採取更多行動徹查中共病毒起源,並提出3大建議。

就在今天,美國共和黨發布了一份最新的報告說,有大量證據表明,中共病毒是從中國一個研究機構洩漏的,且明確指出,洩漏時間點發生於2019年9月12日之前。

而拜登在5月下令情報機構調查病毒起源給出的90天期限,距離現在也只剩下二十多天時間了,而國務院副卿謝爾曼訪華,也明確提到了病毒溯源調查問題。

所以,國際社會對病毒溯源的壓力是顯而易見的。尤其拜登代表美國政府將要出具的這份報告,一旦結論傾向於實驗室來源,美國勢必採取行動施壓。因此,中共搶先發動信息戰,目的就是先發制人、以攻為守,暗示將給美國製造麻煩,迫使美國在公布報告的時候對結論進行自我審查,最大限度化解對自己的不利。

這種攪渾水打法究竟有多大效果呢?很難樂觀,因為中共自己曾經力挺世衛組織的權威性,為自己辯護的最大依據就是世衛調查團第一階段的報告。但萬萬沒料到譚德塞突然變臉開始支持美國立場,要進行第二階段調查,這是讓中共極其被動的主要原因。

大陸疫情進展迅猛 13天傳15省26市

好的,剛才我們討論了有關病毒的信息戰,接下來我們就順便說說大陸的疫情。這次從南京爆發的疫情與前幾次大陸在東北、廣東等地局部爆發的疫情明顯不同,其進展之迅猛讓很多人、包括大陸的專家們都感到震撼,大家也都很關心這波疫情的走向究竟會如何發展。

大家可能已經看到了不少相關報導,這波疫情於7月20日爆發於南京祿口機場——這裡需要留意,河南號稱五千年一遇的特大暴雨也出現在同一天——祿口機場的疫情現在已被官方證實源自俄羅斯的入境航班,而且爆發病毒株就是當前最可怕的德爾塔變種毒株。

為什麼說德爾塔毒株很可怕?因為第一,這個毒株就是中共曾幸災樂禍嘲笑印度遍地死人的禍首;第二,這個毒株攻擊性極強:案例調查證實1秒接觸就會感染,14秒無接觸就會傳播,10天就產生了5代傳播,病毒平均代際間隔只有2.9天,而且相同感染狀態下,病毒載量超過去年流行毒株的1,260倍。

第三,病毒傳播鏈蔓延非常迅速,從7月20日爆發第一批病例到現在,才僅僅13天時間,官方現在公開的數據說已經蔓延到至少15省26市,但實際上7月31日曾經一度有19省46市發布了53條密接排查和緊急提醒,簡直可以用迅雷不及掩耳來形容。

這種攻擊力和蔓延速度帶來的結果就是,在不到10天的時間內,中共國家疾控局局長王賀勝與主管衛生系統的最高官員中共副總理孫春蘭不得不先後前往南京,說明南京疫情正式升級成為全國性疫情——儘管蔓延的各地公開報告的病例數都不多。

與此同時,儘管官方沒有公開宣布,但就實際措施而言,進入封城狀態的城市至少已經有南京、張家界、揚州、株洲、鄭州等城市,其餘包括北京在內的二十多個城市事實上已經進入半封城狀態或局部地區封閉狀態。

尤其北京,官方截至昨天才通報新增了6例確診,但現在已經喊出了「嚴防死守不惜代價」的口號,足見高層心理恐慌的程度。

中共不是一向自恃有滅絕式封閉的體制優勢,可以傲視各國防疫模式嗎?為什麼這次如此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呢?其實根本就在於,這次的德爾塔疫情恰恰嚴重衝擊了中共所謂成功防疫的兩大支柱:疫苗和大數據防控模式。

南京疫情爆發最引人注目的焦點之一,就是南京機場人員接種疫苗率高達90%,但是根據南京機場工作人員接受自由亞洲的採訪證實,最早一批被感染的37個病例中,有36例都接種了兩劑國產疫苗,而且出現至少2例重症。這讓國產疫苗完全成為一個笑話。

南京疫情嚴重衝擊「專制抗疫模式」

另一個焦點,就是南京疫情嚴重衝擊了中共正在作為招牌四處炫耀的「專制抗疫模式」。這種模式的基點就是將疫情消滅在萌芽狀態,具體操作就是大數據監控追蹤加上強硬的一刀切式維穩手段。

如果這次南京爆發的疫情最終控制不住引發全面失守,中共的疫苗外交首先就破產了,習近平賴以鼓吹「東升西降」、鼓吹極權體制優越於民主體制的最大一塊本錢也就沒了,這當然不是小事。

對中共來說,疫情失控死多少人是次要的,現在各地封城都參照武漢模式,一人感染,全樓封死或全小區封死,究竟多少人就這樣無聲無息消失了,除了收屍的,誰都不知道。但如果中共正在四處推廣的「體制優勢」被疫情揭穿,中共復興的紅色大夢就很難再做下去了,習總書記想要建立的「世界新秩序」就更無從談起。

為什麼中共現在做而不說,明明在頻頻封城,但卻不再像去年武漢那樣大肆渲染什麼封城抗疫體現了集中力量辦大事的體制優勢等等,其深層原因就在這裡。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謝謝各位的觀看,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