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記得自己前世的省委書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09日訊】中共前福建省委書記組織部長、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副書記李正亭,轉世輪迴的故事幾十年來在陝北榆林廣泛流傳,很多他小時候的玩伴都清楚的記得他轉生的故事。直到文革時期,他才開始掩蓋和否認他擁有的前世記憶

清末民國初期,陝西省榆林市神木縣沙峁鄉劉家坡村有一大戶人家,戶主叫劉子同;劉子同秉性仁厚,一生樂善好施,家業也不斷壯大,到民國初年,劉子同去世時,劉家已經成為了當地數一數二的大地主。然而劉子同去世後,劉家家道開始衰落。

四年後,陝西省神木縣的萬鎮鄉西豆峪村一戶李姓人家4歲孩子乳名叫「白娃」的、自稱是幾年前去世的劉子同轉世,因為這個小孩準確說出了劉子同家的許多家事,人們逐漸的相信了白娃的話,這個消息一傳十、十傳百,不久就傳到了劉子同的兒子那兒,劉子同的兒子聽到消息,特意翻山越嶺的來看望白娃。

劉子同的兒子問白娃:「你認得我是誰?」白娃準確的說出了他的名字,並說出了劉家的許多外人無法知道的家事。

而劉家,自從劉子同去世後,劉家家道衰落,劉子同的兒子就說,聽人傳言劉子同積攢、埋藏了很多銀元,你的子孫們現在生活困難,你能不能指給我們一些。白娃當時就告訴了劉子同的兒子一處埋藏銀元的地方。劉的兒子回去後,果然在那兒挖出了滿滿一大罐子銀元。

此後劉子同的兒子多次前來問白娃銀元的下落,白娃從此再沒有開過口。村民們說,當時白娃出生的李家生活非常貧困,處於吃了上頓沒有下頓的地步,可劉子同的兒子按白娃指引挖出第一罐子銀元後,只給白娃父母帶來一匹寬一尺(市尺)一寸、長几米的陝北農家自織的土布。白娃可能感到心寒,也看到了劉家的後代沒落是德行不夠的緣故,所以再沒有開過口。

投奔八路

白娃13週歲的時候,因為李家實在太窮,養活不了白娃,就把他過繼給神木縣花石崖鄉後申溝村王姓家「為兒」,干農活、挑水、打石料,逐漸的白娃長大了,出落的身材修長,相貌英俊,王家給白娃娶了媳婦。

當時,世道貧窮,白娃經常爬到陝北窯洞前搭的雨搭下抓鴿子吃。後來,陝北共軍劉志丹北上攻打神木縣花石崖,部隊駐紮在離白娃所在的後申溝村僅十幾里地的楊家墕,白娃聽說後,直接就去投奔了劉志丹的部隊。家裡的妻子在守望了兩年後,知道白娃此去回家無望了,就另行改嫁了。轉眼三十多年過去了,當年的白娃,李正亭,已經成了中共勞動部第一副部長。

文革磨難

1967年,正當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進行當中,陝北神木縣花石崖鄉後申溝村來了一批北京勞動部來的外調人員,這些人對後申溝村村民們一一囑託說,現在勞動部有人要打倒白娃李正亭,馬上還會有人來你們村調查,如果他們問到白娃是否給你們講過關於他前世輪迴的事,你們一定要否定。

這些人剛走,第二天,果然又從北京勞動部來了一批外調人員,說李正亭在部隊時給人多次講過自己是劉子同轉世,宣揚封建迷信,要求村民們證實李正亭也給村民們講過這樣的話,陝北人地域、家族觀念很強,出於保護,都否定了李正亭說過這樣的話。

後來李正亭還是被打倒了,還遭受了牢獄之災,文革結束後,李正亭復出,後來官至福建省委書記、中紀委常務副書記。1980、1990年代多次回陝北老家探親,看望自己生身的李家、過繼的王家,他還接見過劉子同的子孫後代。

如今,劉子同的子孫們,分布在陝北各地,其中劉子同的長孫劉長昆80年代曾任榆林市物資局長,二孫劉長謀曾任神木縣沙峁鄉沙峁村中共村支書。90年代中期,民間氣功人士曾訪問過李正亭,但經歷過文革的李正亭再沒有承認自己曾講過自己轉世的事。

往下看,全家人披麻戴孝

李正亭從小就講過多次他轉世的經過,這個故事當時就在陝北民間廣泛流傳,村民們很多人都記得他說過的情況。 劉子同死後,他突然發現自己蹲在自己家窯洞外、院子圍牆大院門的門樑上面,往下看,全家人披麻戴孝、忙忙碌碌的進出,自己下了牆,妻子迎面走來,竟然根本就不認識自己,再一看,自己的子女、親友都對自己視而不見,他心裏感到很苦悶;後來,看到窯洞裡放著一副棺材,人們把棺材抬起要下葬,自己也跟著看熱鬧,隨著人流就開始往村裡的墳地走,在墳地的黃土樑上,已經挖好了一個大坑,人們把棺材放入大坑,他感到好奇就湊上去往下一看,竟是一個深不可測的黑洞,嚇了一跳,就縮了回來。

此時,陰陽先生手中持著一個招魂燔,開始繞著墓穴唸咒,突然間,平地起了一股卷天卷地的旋風,直接奔劉子同而來,要把劉子同捲入墓穴,劉子同大吃一驚,飛速轉身,竭盡全力向黃土梁下奔跑,終於擺脫了這股旋風。下山後,他沿著山路看到一位老農趕著一匹驢,就順便騎了上去,驢子吃重後,走的很慢,老農一路不停的鞭打驢子,自言自語地說:「這牲口今天真怪,今天什麼也沒馱,走的這麼慢,平時馱著貨也比今天走的快。」

一路走到神木縣萬鎮鄉西豆峪村,老農把驢子牽入自己家的院子,院裡的黑狗發瘋一般的衝著驢子吠叫,家裡人怎麼拉都拉不住,後來,劉子同躲在了卸下的驢鞍子下,狗看不見了,才停止了扑咬。劉子同嚇得貓在驢鞍下一夜沒敢動。

再一看,自己變成了一個初生嬰兒

第二天,老農要牽驢出門,劉再次騎在驢身上開始免費旅行,走過一個圍牆邊時,又遇到一隻狗咬他,劉縱身一跳,上了邊上的圍牆,沿著圍牆走到窯洞邊,爬到窯洞頂上,突然發現前邊有一家人家窯洞的煙筒上冒煙,劉子同很奇怪,想,現在還沒到中午作飯的時候,其他人家都沒有生火,就他家怎麼起火作飯了?就爬到煙筒上往下看,這一看不要緊,一下子就從煙洞上掉了下去,再一看,自己變得小手小腳,成了一個初生的嬰兒。

出生的第二天中午,母親在炕上睡覺,家裡只有奶奶在院子裡幹活,此時,一隻雞溜躂著進了窯洞,跳上了鍋臺,接著又跳上了大鍋的鍋蓋上,劉子同這個時候已經是「白娃」了,急了,心想這不是把人吃飯的鍋給弄髒了嗎?情急之下,伸出小手趕雞,嘴裡還吆喝著驅趕。

奶奶在院子裡聽到屋裡有人趕雞,進來一看,沒有人,但確實看到有一隻雞在屋裡,非常奇怪;第二天,奶奶在院子裡又聽到趕雞的吆喝聲,進屋一看,還是沒有人,如此幾次三番,奶奶發現是出生才幾天的白娃。奶奶吃了一驚,說:「你再說話,我就把你當妖怪在尿盆裡溺死。」白娃嚇壞了,再也不敢說話了,甚至到了該說話的年齡,他還故意比一般孩子晚說一段時間。

三歲預知自己將來為官

三歲多,白娃和小夥伴們玩耍時,說自己是劉子同轉世,還詳細講了自己轉世的經過和前世的很多故事。這才引來劉子同的兒子來核實、認親。

當年,白娃李正亭過繼給神木縣花石崖鄉後申溝村王姓家「為兒」時,又給村民們詳細講述了自己轉世的經歷,還說自己這一世可要當一個大官。村民不太相信,說:「你窮的吃了上頓沒下頓,給人家為兒的人,還說這種話?」可是李正亭後來真的成了大官。

李正亭轉世輪迴的故事幾十年來在陝北榆林廣泛流傳。他的前世劉子同所在的劉家坡離本文作者出生地只有十幾里地,劉的重孫女還是這位作者的嬸嬸。

李正亭,1918年11月出生於陝西神木縣萬鎮,家境貧寒,沒有上過學。1934年10月,在神木縣王家溝加入共青團並擔任村支部委員兼少先隊隊長。1935年任共青團神木六區區委組織部長。1937年入陝北省委黨校學習。1954年底調北京、歷任勞動部黨組成員兼辦公廳主任、計畫局長、副部長。1977年任國家計量總局局長、黨組書記、國家科委黨組成員。1979年調任福建省委書記兼組織部長、省紀律檢查委員會第一書記。1982年當選為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常委,1987年11月,在中共十三大上當選為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副書記。1993年離休後,被聘為全國黨建研究會顧問。2011年7月離世。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李樂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