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毀掉中國首面奧運金牌的奇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10日訊】《有冇搞錯》。8月10日。

今年東京奧運會結束,中國派出的運動隊取得38面金牌,和總共88面獎牌的成績,排名世界第二,屈居美國之下。中國的成績,是運動員的努力刻苦努力的成績,但也是前蘇聯的式「國家體制」全力推動的成績。雖然,這樣的奧運成績不能代表一個國家整體的運動水平,但無論如何,運動員的努力都是值得祝賀的。

我們今天談一下奧運會。尤其是和大家聊一下,中共涉嫌陰謀毀掉台灣取得金牌的機會,否則中國人那金牌的時間,可能提前二十年。

1984年,我正在西藏的野外工作。那時候條件不好,還沒有衛星電視,也沒有智慧型手機,所以看不到奧運會。記得一起工作的幾個年輕人,只能每天都夜裡聚集起來聽電台廣播。我記得最清楚的是美國之音、BBC,和莫斯科廣播電台,中國的電台功率不夠,反而聽不太清楚。當時許海峰靠射擊拿到中國第一塊奧運金牌,大家高興得要命,第二天還拿出槍來,進行射擊比賽,以示慶祝。

中國一直宣傳說,中共建政之後,1984年在洛杉磯首次參加奧運,拿到了中國人史上第一次金牌。這個說法其實有問題,因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次參加奧運,不是1984年,而是1952年。52年奧運在芬蘭赫爾辛基舉行。當時中共剛剛建國,奧委會不承認,但由蘇聯控制的芬蘭承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邀請中國參加部分項目的比賽。這樣,當年奧運會就可能出現兩個中國隊,一個中華民國隊,和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隊。

但是,蔣介石以「漢賊不兩立」的態度拒絕,因此不參加這次奧運會。中共方面的態度類似,台灣不參加,中共匆忙組織隊伍前往,四十多人的代表隊,在奧運已經舉行了5天之後才趕到赫爾辛基。當然拿不到什麼好成績。

現代奧運會1896年開始每四年舉行一次,中間因為兩次世界大戰停了三次。中國人之前尚未現代化,進入三十年代之後又是戰爭時期,從1926年到1949年,戰爭從未停止過。尤其是後來1938年到1949年,中國陷入全面戰爭,打了12年,經濟徹底崩潰,談不上什麼運動成績。

但中國人奧運拿獎牌,則是台灣開始的。

1952年中華民國退出比賽,1956年中共退賽後重新加入,到1976年,加拿大要求中華民國以台灣名義參加,就是不得以中國名義參加奧運,其時蔣介石剛去世,蔣經國接位,不接受這個安排,所以沒有參加。這個期間,中華民國代表隊共參加了5次奧運會,總共拿了兩塊獎牌,一個是楊傳廣1960年在義大利羅馬奧運會拿了一個男子十項全能的銀牌,另一次是1968年墨西哥奧運會,紀政拿了一面女子80米跨欄銅牌。

這兩位運動員都是台灣的原住民。其中楊傳廣的故事特別有意思,他差一點在六十年代就可以拿到奧運金牌

楊傳廣是台灣阿美族人,自小靈活強健,身體特別好。1953年,中華民國體育代表隊備戰馬尼拉亞運會,楊傳廣因為跑得很快,19歲的時候,被選為十項全能選手的陪練。十項全能是很特別的項目,選手要練十個項目,所以必須找多個不同的人陪練。楊傳廣跑得快,所以被選為跑步陪練。入隊不久的一次比賽中,楊傳廣居然在兩百米賽跑贏了正式的選手。所以後來台灣乾脆直接讓他當選手了。

到了五十年代中期,楊傳廣的成績越來越好。他被台灣送到美國訓練,和美國十項全能國手強森一起訓練比賽,成績大大提高。

1960年,楊傳廣26歲正當年,參加義大利羅馬奧運會,是當年金牌大熱門。當年他的成績放在現在仍然令人驚艷,比如100米10秒7,跳遠7米17,跳高1米92,110米跨欄14秒,400米47秒7,撐竿跳4米84,這些成績都非常好。事實上,他和強森的比賽,十項中有七項贏了。不過在鉛球一項,楊傳廣落後太多,只得了13米22的成績。最後一個1500米的比賽,楊傳廣和強森攙扶著同時衝線,兩人累得趴在一起,成為那次奧運會最熱的一張照片。

最後,楊傳廣得了8334分,比強森僅僅少了50多分,得了銀牌。這是中國人在奧運會上第一次拿到一塊獎牌。那是1960年,中國大陸大饑荒的那一年。

楊傳廣之後繼續訓練,成績還越來越好,尤其是某些項目上特別突出,比如他破了室內撐竿跳高的世界紀錄等等。所以到了1964年東京奧運會,他被當成了金牌大熱門。

然而這次運動會上,卻發生了一起驚天案件,就是台灣馬晴山叛逃事件,影響了楊傳廣的運動生涯,也摧毀了中國人這次拿到奧運第一面金牌的希望。

東京奧運會,男子十項全能的第一天比賽即將開始,全部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楊傳廣這個不久前創下十項全能超越九千分紀錄的運動員身上。大批記者雲集,很多台灣代表團的人前往觀戰加油。台灣射擊隊的一個隊員馬晴山,靠近楊傳廣,遞給他一杯橙汁,祝他比賽順利。

喝了這杯橙汁之後,楊傳廣不久感覺到頭腦昏昏沈沈,全身發軟。

這次比賽,楊傳廣成績很不好,最後只拿到了第五名。

給他喝下橙汁的馬晴山,第三天跑去了日本警視廳,要求政治庇護,脫離台灣。台灣的消息說,馬晴山是因為和一位在日本的華裔女子墜入愛河,而選擇叛逃的。後來,日本方面把他遣返中國大陸。

1964年11月,馬晴山在日本華僑總會組織部部長博仁特古斯的協助下,乘船抵達天津新港。11月12日,當時的中華全國體育總會主席、中國國家體委副主任,於北京接見並宴請馬晴山。馬晴山的父親、兩個弟弟也參加了宴會。11月17日,北京市副市長吳晗在北京政協禮堂舉行正式歡迎儀式,超過1500人參加,中國國家體委向馬晴山頒發獎金人民幣1萬元。

1964年,中共一個省級官員的月工資,不過兩百多元人民幣,即使到了80年代,萬元戶仍是中國人可望不可及的目標,可見中共這次大手筆獎勵。

台灣情報部門的說法,是馬晴山到台灣之後,一直無法找到女朋友,所以老是鬱鬱寡歡。1964年東京奧運會,他偶然遇到了一位華僑女子,遂被美人計拉下水。

當然,中共方面的說法是,馬晴山痛恨國民黨「反動派」的統治,心中嚮往「新中國」。他在大陸揭露台灣「黑暗統治」,接受過不少記者採訪。

究竟馬晴山是否被美人計拉下水,他那一杯橙汁到底有沒有問題,其實現在仍是個迷案,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恐怕只有當事人才知道了。但結果確實是,1964年東京奧運會,楊傳廣失去了作為中國人拿到首面金牌的機會。

馬晴山本人是遼寧通遼人,內戰中加入國軍,並隨部隊退到台灣。因為槍打得準,後來被選入中華民國射擊隊,那次東京奧運,他的射擊項目比賽得到第53名。

馬晴山後來加入中共國的射擊代表隊,負責培訓射擊運動員。1980代末期馬晴山漸漸淡出了公眾視野,以遼寧省體委副主任的官銜退休。說起來諷刺,中共1984年在洛杉磯為中國人拿到的第一面金牌,正是射擊項目。這應該和這個馬晴山多少有些關係。

歷史上恩恩怨怨,總是說不清道不明的,但中共說政治和體育要分開,或者說政治和經濟貿易要分開等等,絕對不能相信,這一點是大家必須記住的。

說回這個楊傳廣,1964年之後他基本上退出體壇,已經三十多歲了。

楊傳廣的另一件奇事,其實也應該和大家說一下。楊傳廣是修道之人,這一點台灣很多人知道的。他很年輕的時候就有奇遇。

楊傳廣在自傳中說,年輕時突然有一天可以聽到有人和他說話,開始告訴他會發生什麼事情,說得很準,後來和他講道理,講宇宙、世界和人世間的事情,再後來就教他修煉。

最奇特的是,他完全不知道說話的是誰,看不到這個人的樣子,但想要聯繫的時候,這個人就會開始和他講話,他管這個人叫做師父。

楊傳廣說,這個師父教他的東西,對他取得好的體育成績幫助極大,尤其是十項全能是一項密集比賽的項目,體能要求很強,要恢復很快才行,而這方面正是師父教的東西對他幫助最大。

1960年義大利羅馬奧運之前,他得了感冒,擔心成績受影響。師父告訴他說,沒問題,可以比賽,但拿不到金牌,只能拿到銀牌,而且還告訴了他具體得分的成績。楊傳廣在自傳中說,神奇的是後來他在羅馬的成績,和師父說的完全一樣,8334分。

楊傳廣問過這位師父,他是誰?從哪裡來?現在哪裡,等等。這位師父說,自己原來在四川那邊的大山中修道,已經經歷了很多很多年,但後來共產黨來了,他待不住了,所以就來了台灣。

楊晚年吃素,常在山中獨居,是否後來終於見到了這位師父,不得而知。

我倒是相信他說的話。因為中共並非簡單的政治團體和政治勢力,而是確有背後詭異力量的。有人稱為邪靈,或是惡神,這確有道理,因為中共並不滿足獲得人世間的利益和權力,它總是要消滅其他宗教和信仰,維持自己的獨霸天下。

去台灣旅遊,其中一個最大的特色就是廟宇,數量和種類繁多,道家的、佛家的,道家加佛家的,西方的、東方的,還有西方加上東方的,簡直是眼花撩亂,不勝枚舉。我琢磨著,大量原來在中國大陸的神靈,無論高低,抵不過中共惡靈的壓迫,也紛紛逃亡,而台灣也成了他們的棲身之處。所以才有台灣當今遍地道場的局面。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