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紅嬋現象:金牌背後的沉重

作者:何與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練的,慢慢一直練唄。我媽媽生病了,可是我不知道那個字怎麼讀,不知道她得的什麼病,然後就很想賺錢,回去給她治病,賺很多錢,治好她……」

東京奧運記者會上,全紅嬋回答問題。這天是8月5號,這位中國選手剛剛獲得東京奧運會十米台女子跳水冠軍。她這個冠軍可謂縱身一躍,驚豔世界,動作非常完美,第二、四、五跳甚至全部裁判都給了滿分,打破了這個項目歷史上任何最高成績,簡直不可思議。人們形容她壓下的水花比煮水餃的水花還小,盛讚她絕對是一個跳水天才!

全紅嬋一鳴驚人,橫空出世,舉世皆驚。而且她才十四歲,剛剛夠資格參加奧運。本來,在2016至2020這個奧運備戰周期裡,中國隊並無這個湛江農村出來的小女孩的姓名。全紅嬋的生日是2007年3月28日,如果東京奧運會按照原定舉辦時間2020年夏天來算,根據奧運會參賽規則,全紅嬋則無法參賽。可是,誰也沒想到奧運會被延期了,屈指一算,2021年舉辦奧運全紅嬋到時滿了十四歲,可以參賽了。真是命運女神特別眷顧。

也是命運女神特別眷顧,讓全紅嬋因而能夠在全世界注目下,在記者會上說了上面這一段話。小小年紀的她,不是特別會說話,回答問題時不時害羞地偷笑,偶爾還想不起來該說什麼。她跳水動作非常成熟,但是在心理上,還完全是一個孩子。她說出的話都堪稱是天籟之音,自然的,底層的,未經雕飾的。她還沒有掌握中國運動員慣用的而且是必須的那套「感謝用語」。沒有感謝國家感謝黨,至少在兩個場合,她都直接表達了自己努力奪冠是為了掙錢給媽媽看病。

這可能是在任何國際賽事上中國運動員獲獎後說出的最獨一無二的聲音。把金牌直接等同於錢,這麼直接的表達,本來應該讓人感到尷尬,但她卻讓人感觸至深。她沒有大話,有的只是大實話。人們更盛讚她:感恩父母,這是人之根本,是善;純真誠實,這是人之品格,是真。多麼真實善良的有血有肉的感情!

但全紅嬋的純真誠實,也撕破某些當權者刻意營造的盛世假象。全紅嬋在接受採訪中時還說:「放假只能回家,回家又沒別的地方去玩,就只能在家裡。哎,沒錢。我連遊樂園都沒去過,動物園也沒去過。」小小年紀令人心酸。全紅嬋的話其實還透露了一個祕密:七歲就離開父母去練跳水的她,根本沒有好好念書。她的天真和純粹背後,是一個殘酷的世界,讓人感到極其沉重。

全紅嬋獲得冠軍之後,她全家的命運肯定會徹底改變。事實上,好些天她位於廣東省湛江市麻章區邁合村的住家一下湧來各種相關或不相關的人,認識不認識的家鄉父老、賢達要員、見沒見過的親戚全都來了,相爭祝賀,相爭親熱。她家外鞭炮齊鳴,鑼鼓喧天,人聲鼎沸,震耳欲聾!湛江市三家企業也相爭宣布要向全紅嬋一家贈送什麼精裝住宅、商鋪以及現金。湛江市衛健局和醫院代表去病房慰問全紅嬋的爺爺,表示要為她的爺爺和媽媽提供全方位的醫療保障,現在,什麼錢不錢的,絕對沒有錢的問題了!現在,有關領導們大聲宣告:「請全紅嬋放心!」還有一則消息在網絡上走紅:「廣東省湛江市全氏總支本家追認2020東京奧運會跳水冠軍全紅嬋為二十六氏孫,並修訂家譜,立門族牌位和匾額,未來全紅嬋將獲得獨立牌位。」這樣的一齣戲,更給人一種奇怪的感覺了——只有光宗耀祖才配做一家人?而且,還要「追認」?出現這樣的鬧劇,很多人都感嘆世態炎涼,完全一個功利現實、功利社會的縮影。

全紅嬋現象,不能不讓人深入思索一些問題。

全世界都知道,中國以舉國體制,大力製造奧運冠軍,世界冠軍。據有關統計,中國一塊金牌,大概要花費人民幣七億元。七個億是什麼概念?這是超過九個貧困縣的財政收入!但中國當局算的是所謂「政治帳」,為極端民族主義綁架的民眾也一味狂熱地以成王敗寇看奧運。這次中國以一面金牌數之差而夢斷東京奧運會,便讓中國上下一片嘆息,憤憤不平。他們無法忍受:既然「東升西降」,既然「時勢在我」,何以奄奄一息的美帝還這麼猖狂?!中國這些人的心態,真是離奧運精神十萬八千里。

什麼是奧林匹克精神?它本質是人的精神,這個精神的底色,應該是純真的,乾淨的,歡快的,自由的,超越的。這次奧運會期間各國運動員爆出很多冷門,全紅嬋是一個典型。也有另一個典型——公路自行車金牌得主的奧地利選手安娜·基森霍夫。她是一位數學博士後,目前在大學做研究員,她這次比賽就充分利用了自己的專業知識。她沒有團隊,沒有教練,沒有國家一分經費,孤身一人奔赴賽場,並最終獲得奧運冠軍。有人就說,何謂「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這就是!她並沒有自詡為誰掙了什麼光,只是在比賽中開心地玩了一回,她玩得是那麼瀟灑。這才是最好的奧運精神,最好的人生態度。全紅嬋儘管也體現了奧林匹克的憧憬和寄託,但是,那種悲情底色,人們不能因為她一朝奪冠就徹底遺忘。中國孩子全紅嬋和奧地利姑娘安娜,詮釋的正是這樣的兩個大不相同的境界。在舉國體制的奧運模式下,全紅嬋付出沉重的代價,顯然與追求自由和自我的安娜不可同日而語。

人們還要說,全紅嬋可以壓住命運的水花,她是幸運的,而無數像她一樣從小就離家訓練要付出沉重代價的運動員最終離領獎台卻很遠很遠;農家女兒全紅嬋固然壓住了命運的水花,但她身後的中國大約六億農民很多即使付出更為沉重的代價也難以像她這樣幸運。

人們還想起民國教育家陶行知先生早在1932年發表的《中國人的命》中所說的話:

中國要到什麼時候才能翻身?要等到人命貴於財富,人命貴於機器,人命貴於安樂,人命貴於名譽,人命貴於權位,人命貴於一切,只有等到那時,中國才站得起來!

(2021年8月8日於悉尼)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