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光誠: 高智晟被綁架失蹤整四年 匪共挑戰正義天良無底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今天一早醒來,突然想到被譽為中國的良心的高智晟律師到8月13日就被匪共綁架失蹤整整四年了。隨即又想起我在黑監獄中分秒難熬的經歷,便輾轉反側再難入睡,於是起床穿衣到書房坐在桌前陷入沉思。

2021年的暑假即將過去,按照中國農曆,秋天已經來臨,對於沒有遭受過共產暴政迫害經歷的人,尤其是生活在自由世界的人來說,每天考慮和處理的當然是讀書學習、工作、旅遊、孩子上學……等等日常生活起居瑣事,好像那些人為的災難與人權迫害都離得很遙遠,甚至難以置信,就像根本沒有存在過一樣。誠然,自由世界的人們曾經為今天的自由付出過高昂的代價,我們不能也不應該要求自由世界所有人為別人的苦難付出太多,甚至改變自己正常的生活方式;而像我們直接遭受過和正在遭受共產暴政摧殘迫害的朋友則應該運用我們的經驗,對正義盤伏而邪惡肆虐的背後成因多作一些深入的思考與探究。或許我們的努力不能阻擋末世瘋狂加速的進程,至少能起到為中國走向正路削高填窪的作用是可以肯定的。

高智晟律師不斷遭受迫害的案子為例,他這次在沒有任何理由的情況下,被匪共公然綁架失蹤四年,國際社會對一個在聯合國簽署了眾多人權公約卻一再違背公約的流氓暴政集團似乎毫無辦法。

到底是真的毫無辦法,還是有辦法不得施展?!對一個在國際上各方面都不具優勢且橫行霸道的共產暴政,自由世界今天怎麼會讓自己陷入狗咬刺蝟的不利境地?!這於情於理都是說不通的。

從目前全球的正義與邪惡的力量對比來看,很明顯邪惡的橫行不是因為他們的力量已經超越了正義占了上風,而是邪惡政權自身具有很強的危機感,他們知道稍有疏忽就會萬劫不復死無葬身之地。因此,他們全力以赴,無所不用其極的任意施暴,以維護其獨裁統治。而反觀自由世界的正義力量,一直被「政治正確」的枷鎖緊緊束縛著,雖然新冠病毒使得自由世界的人們有了一定程度的覺醒,但是對多年來一直悄悄進行中的滲透和隨之逐步降臨的威脅認識不足,估計不夠,整體上仍然感覺歲月靜好,所以在應對邪惡的時候顯得十分被動,屢失戰機。很多事情本可以快刀斬亂麻式的迅速解決,卻久拖不決導致不斷地顯現出無窮的後患,直至世人面對這些問題已有無從下手的錯覺。

從2005年中共對我們開始進行迫害算起至今已經17個年頭了。國際社會從各國政府到民間,無論是國會、人權組織還是主流媒體的關注與支持力度,不可謂不大。可是這也只是讓中共在2008年暫停了一下對高智晟律師身體的酷刑迫害,逼著他戴著竊聽器與美聯社記者見了一面。從那以後,中共索性連「秀」也不作了,高智晟律師被再度綁架失蹤,到現在已經整整四年。與此同時,中共在全國範圍內也更加直接公開地進行暴力維穩恐怖統治。

在科技信息技術高度發達的今天,高智晟這位國際知名的中國人權律師被強制失蹤整整四年,至今下落不知,生死不明。國際社會、人權組織、正義人士若繼續束手無策,既是當今人類的恥辱,也預示著中共暴政對更多人人身安全的威脅。

故此,在國際社會民主國家下定決心攜手就中共政權違反國際禁止生化武器條約制散病毒導致全球性的災難展開徹底追責之前,我們必須先尋求營救高智晟律師的途徑在哪裡?我認為必須跳出僅限於外交對話的範疇,要在戰術上尋找多方營救的答案。期待聽到朋友們的更多高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