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種子】1997年李洪志大師的台灣行

《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中篇 扎根(14) 採訪、撰稿:曾祥富 ‧ 黃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13日訊】【緣起】《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這本書主要紀錄了法輪功在台灣發展的脈絡及一些感人的故事,而這些珍貴的歷程也是一部活的歷史。

1994年,一對台北夫妻在山東濟南的奇妙緣起,上海醫師的遠渡來台,貴州老翁的花蓮探親,捎來了大法的種子,串起了曠世難遇的修煉機緣。

2016年2月編輯小組逐步展開台灣北、中、南各地的專訪,歷經錄音檔聽打後再交互查詢比對,歷經三年,終能彙整集成冊。比原來預期的還要艱難。

欣逢5月13日世界法輪大法日,大紀元推出《金色種子》一書全文連載,期望這本書的刊登,讓法輪大法在台灣的發展足跡,能夠更完整的留下一個歷史見證。

(接前文)

臨時的一場會議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十五日,劉皇影接起一通電話,電話裡通知他「今晚到台視十二樓開會」,會議內容與相關訊息在電話裡都沒有多說。劉皇影說:「常常開會,不過今天怎麼這麼神祕!」

走進十二樓會議室,劉皇影看見六、七名學員已經到來,沒多久又有數名學員加入,他正想問問今天的開會主題時,這時會議室的門又開了,大家抬頭一看,走進來的竟是李洪志老師。「大家真的驚呆了!」劉皇影與在場的學員都瞪大了眼,不約而同的起身致敬,李老師微笑的讓大家坐下,然後講法將近一個小時,最後並宣布隔天下午將為台灣學員講法,要大家回去通知所有認識的台灣學員。

「李老師到台灣,一定要通知我。」一位香港學員曾多次這樣叮囑洪吉弘的妹妹洪月秀。

原來,海外許多法輪功學員已經風聞李老師可能蒞臨台灣,不少人都準備屆時前來聆聽講法。也正因此,為了讓各地學員專心修煉,不要因旅程奔波而耽誤,李老師特別要求這次負責接待事宜的聶淑文不要公開行程。所以,包括台灣大部分學員事前都不知道李老師的到來。

李老師剛來台灣,這位香港學員就來電問洪月秀說:「李老師是不是到台灣了?」正當洪月秀納悶她怎麼會知道時,只聽對方說:「昨晚夢裡,我看見很多的神佛都往台灣上空聚集,我猜想:李老師到台灣了!」

台視的臨時會議結束後,大夥回到家已是深夜。劉皇影拿起電話簿,心裡想著:「這麼晚了打電話給人家,一定會挨罵!」但他轉念一想:「如果沒有通知到他,事後他也一定罵我。」於是他按著號碼一一撥打。就這樣,大夥在深夜分頭通知明天的講法活動。

住在花蓮的張震宇深夜接到洪吉弘的來電說:「有重要人物要來,你上來台北。」這通沒頭沒腦的電話,反倒讓他想起昨晚夢見自己在蘇花公路上開車,還載著人往台北趕的景象。他意識到那位「重要人物」可能就是李老師,於是立即連繫花蓮當地的學員、朋友,凌晨開車走蘇花公路到台北。

當深夜劉皇影結束聯繫後,他卻因為心情興奮而睡不著。而像他一樣興奮等待的人還有許多,其中包括台灣大學經濟系教授葉淑貞。

煉功不到一年,折磨葉淑貞二、三十年的頭痛,以及無法治癒的腸沾黏、糖尿病都已不藥而癒。如獲新生的她得知李老師來台講法的訊息,特別早早抵達講法會場──台北市「三興國小」。那天,她坐在禮堂的第一排,激動地等待著李老師的到來。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十六日李老師在台北三興國小針對社會大眾公開講法,會場一千多人。(博大出版社提供)

禮堂外,一輛從豐原駛來的遊覽車,滿載著台中的學員,以及廖雪霞連夜通知而來的那群求道之友。當天,李老師為大家連續講法約五個小時,講法結束後又讓學員發問。會場內有千餘名從台灣各地趕來的聽眾,其中超過半數是尚未學煉、慕名前來的民眾。

陳馨琳記得李老師那天提到台灣人很講義氣,朋友之間重義氣,這是台灣人所特有的。當時台灣大都是新學員,更有為數不少還沒修煉的人,陳馨琳回憶道,所以當時提的問題非常的粗淺,然而,即便如此,李老師仍舊耐心的一一回答著各式各樣的問題。

有人提問,中國大陸的人得法和台灣人得法有什麼不一樣?李老師回答說,在大陸沒有神佛概念,所以較難得法,但一旦得法後卻很堅定不移;台灣人什麼宗教都接受,很容易得法,但也容易不專一。李老師當時並說以後大法在台灣會弘傳得很好。

講法結束後,李老師對聶淑文說:我就講一次法就行了。聶淑文當下心急:「好多南部的學員認為老師會到中部南部去,所以今天沒有北上來聽講法。」在她的懇求下,李老師同意到台中再進行一場講法。

由於還有中南部許多學員沒聽到李洪志老師在台灣的講法。十一月二十日在台中霧峰農工又增加了一場講法。(博大出版社提供)
李洪志老師在台中霧峰農工講法。(博大出版社提供)

學員們看見的李老師

在兩次的講法中,近兩千名的聽眾絕大部分是第一次親睹李老師的風範。

李老師衣著平實,深色西裝雖然已有點舊,但整理得平整乾淨,頭髮也梳理得很整齊。

在講法會場的休息室裡,一群人圍著李老師爭相索求簽名,甚至有些爭執。知名中醫師胡乃文看見李老師在紛擾的眾人中,一直微笑著,沒有講一句話。「我就覺得要向這樣有修養的人學習,看著就能讓人心生歡喜。」於是,還沒修煉的他自此決定修煉。

負責安排台中講法場地的邱添喜,體會最深的是李老師沒有「架子」。曾拜師練氣功多年的他,所接觸到的知名氣功師總是高高在上,「但李老師看到學員都是笑瞇瞇的,很慈祥、和藹。」而且,李老師準時講法,不會讓聽眾等待。

這場台中講法從下午一點到七點,中間只休息一會兒,李老師連水都沒喝。講法結束後,許多人圍繞著李老師,有要問問題的,也有想與李老師握手,當時邱添喜心裡有些急了,「我想李老師已經講這麼久了,應該要休息吃飯了,可是我看到老師非常有耐心,不厭其煩地微笑著一一回答,也一一與學員握手。」

而最令劉皇影難忘的是,在三興國小講法結束後,當他協助收拾會場而站在講台中央時,才發現兩旁為攝影而架設的投射燈,直射的燈光強烈到讓他睜不開眼,他立即想到李老師竟在這兒講法五個小時……

造訪兩個地方

這次李老師來台後,除了講法,只想造訪兩個地方:台北故宮及日月潭。

1997年11月17日,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右三)與前幾位同行的學員前往故宮博物院參觀後合影。(博大出版社提供)

十一月十七日,李洪志老師與幾位學員來到台灣故宮博物院。洪吉弘急忙申請導覽員為大家解說。不過,李老師沒等解說員到來,已逕自領著學員參觀。

大家從故宮三樓一層一層往下參觀,李老師如數家珍的為學員講解每一件文物的由來、使用方法、當初製造的過程及如何欣賞它的美……等等。學員們個個聽得津津有味,洪吉弘說,經由李老師講解大家才懂得了怎麼欣賞這些古物。他還記得當時有一根連故宮文物專家都不知道來歷的金黃色骨頭,李老師告訴大家那是龍骨。他說:「李老師還教學員們用『天目』看它微觀粒子,就是那個龍的形象。」

儘管之前大家對李老師都已經無比崇敬,而跟隨著李老師遊覽故宮後,更擴大了學員們的崇敬之情,大家更清晰而具體的感受到李老師的不凡。洪吉弘當時就覺得:「老師知道一切,對天地間的事物,對每件歷史文物的來龍去脈都瞭若指掌!」

隔天,李老師往日月潭出發,一位隨同李老師來台的學員與洪吉弘夫婦共三人陪同。洪吉弘負責開車。洪吉弘回憶:「李老師再三提到要去日月潭,當時我想,李老師難得來台灣,此行一定要好好的帶老師遊覽台灣。」所以,他徵得同意後,安排從東部到墾丁,再從高雄前往日月潭。

從東部到墾丁,再從高雄前往日月潭。李洪志老師(中)站在台灣最南端鵝卵鼻燈塔前,跳望遠方若有所思。(博大出版社提供)

途經宜蘭,他們去了已移居宜蘭的鄭文煌夫婦家。當他們抵達鄭家,李老師看見牆上掛著鄭文煌夫婦兩度參加李老師大陸講法學習班的照片,就一幅幅地看了起來,並說道:「三年多了!」之後,李老師與何來琴夫婦話家常一個多小時,還問他們夫妻倆在台灣弘法的情況。何來琴回憶,當時弘法用的橫幅都是由她女兒手工縫製、手寫,她請教李老師這樣的作法是否合適?她說:「老師告訴我,照這樣做下去。」李老師還特別提到,以後會有很多「老師」來向何來琴學功。何來琴心裡納悶著:我學歷這麼低,認識的人也少,怎會有很多老師來找我學呢?但日後,果然許多大學教授都來向他們學煉法輪功。

告別鄭家,洪吉弘驅車前往花蓮,但在蘇花公路途中,洪吉弘發現油箱已沒什麼油了,他深怕自己誤事,內心緊張了起來。幸好,不久就看見一個村莊,洪吉弘趕緊繞進村子,但是在村子裡怎麼找都沒看見加油站,他急忙的問了路人:「請問你們的加油站在哪裡?」

「我們這裡沒有加油站,任何一台車只要在宜蘭加滿油都可以到花蓮。」洪吉弘一聽,心涼了半截。

此時,他從後視鏡看見李老師閉眼不語,一會兒後,油表上的指針竟慢慢的回升了,這讓洪吉弘驚奇不已,他馬上示意妻子,妻子看後也露出驚訝的神情。就這樣,他們順利地開到花蓮。

當夜他們計畫投宿於洪吉弘所任職集團旗下的飯店。進了飯店,洪吉弘拿出信用卡交給櫃台,但站在洪吉弘身後的李老師沒等櫃台人員接下,就直接拿走卡片。李老師笑著說:「信用卡先保管在我這兒,明天再還給你。」然後,李老師付了住宿費。

隔天,洪吉弘非常懊惱:在自己的「地盤」都還讓李老師付帳!快到台東時,他心想著,今晚無論如何不能再讓李老師付帳,而且還要請李老師「吃大餐」來彌補。洪吉弘就這樣盤算著。這時卻聽見李老師說:「停車。」洪吉弘聞言停下車來,但卻一臉狐疑:「停車要做什麼?」

「吃飯。」

洪吉弘看看周圍,「可這裡沒有餐廳啊!」他心想。

只見李老師逕自往前走,大家跟隨其後,走到一戶人家門前,打開大門,原來這裡竟是一間自助餐廳。這間沒有招牌毫不起眼的家庭式餐廳,只有簡易的陳設,且只供應簡單的幾道菜。洪吉弘說:「還是由李老師出錢。」

事實上,李老師七日訪台之行,舉凡機票、住宿費等旅費開銷,李老師一律自行負擔。負責接待的聶淑文說,原本計畫由台灣學員負擔李老師的住宿費,「李老師自己的生活非常簡樸,即便生活並不寬裕,也不願給學員增加任何麻煩,所以老師來台灣的一切吃住費用都自己負擔。」在大陸參加多次學習班的她還提到:李老師在大陸傳功講法五十多個班,每次辦班都是由他自費,每次帶著一、二箱的方便麵維持生活。「有一位學員每場都跟著老師出門,因為老師吃方便麵,他也只好跟著吃方便麵,他現在看到方便麵都會頭昏。」

這趟旅程中,心有所感的洪吉弘鄭重地對著李老師說:「李老師,從現在開始,我要改口稱您為『師父』。」

抵達日月潭

一路上,洪吉弘盡可能地為李老師導覽台灣美景,從台東到墾丁、高雄、嘉義直到日月潭,每到觀光景點,他都熱情的請老師下車拍照。有一次,李老師笑著對他說:「你到底又要帶我去哪裡?」

當一行人抵達日月潭時已是半夜,進房前,李老師特別交代大家,隔天早晨七點前,不要打擾他。

一行人抵達日月潭已是半夜,隔天早上離開前,李洪志老師(右二)在住宿飯店門口留影。(博大出版社提供)

隔日早上用餐過後,洪吉弘對李老師說:「我帶您參觀日月潭的文武廟。」而這個提議讓李老師否決了。

「那麼,去邵族文化村?那裡有原住民的文化。」

「不用。」

「那帶您繞湖一圈?」……「半圈?」洪吉弘心裡開始疑惑起來。

「不要。我們走!」李老師回答。

洪吉弘心想,到日月潭都已經半夜了,李老師連湖都沒看一眼,這麼千里迢迢的趕到這裡是為什麼?

可能是知道洪吉弘的困惑,李老師說道:「日月潭裡這個神,本來是不錯的一個神,但因開發過度,驚動到祂。」

這段話更是讓洪吉弘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但當時的他也沒多問。

多年後,在一次機緣中,洪吉弘將這個放在心裡的困惑,再次向李老師提問了:「師父您當年到台灣,每天都說要去日月潭,結果到日月潭以後,卻連看都沒看就走了。」洪吉弘說:「李老師回答我:日月潭的存在與否,牽扯到整個台灣的生命鏈。」

對於這個不算明確的回答,已修煉多年的洪吉弘這次卻有了理解。他有點惱悔的回憶著說,那時他完全不明白李老師趕赴日月潭化險為夷的心情。

就在他們離開日月潭前,洪吉弘的妻子得到李老師一張親筆手寫的紙條,紙條上是一首詩,這首詩後來收錄在《洪吟》一書中:

遊日月潭

一潭明湖水

煙霞映幾輝

身在亂世中

難得獨自美

李老師到台灣講法,讓原本互不相識的台灣法輪功學員首次相聚,彼此認識,而李老師的言行也讓學員仿效,外加三次前往大陸的交流,學員們更加明白大法的珍貴與弘傳機緣的難得。一九九八年起,台灣法輪功學員逐漸進入一段平穩的修煉狀態,從當時到一九九九年七月,學煉的人數快速激增到近萬人,短短一年多,呈現數十倍的增長。

(待續)@

點閱【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系列文章。

本文原標題〈大師來台〉,選自《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版權歸博大出版社http://broadpressinc.com/所有,歡迎傳閱和轉載,不得更改。

購書請洽: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40719
金石堂網路書店 https://www.kingstone.com.tw/basic/2012710067523/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