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重磅!世衛調查 48小時談判內幕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14日訊】 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8月13日晚上6:30,北京時間8月14日。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Iris(陶明);我是秦鵬。

今天焦點:重磅!世衛中國調查組負責人親自指認,中共干擾實驗室泄漏調查「冒煙的槍」曝光,首次披露關鍵48小時內幕;零號病人「有可能」是武漢實驗室員工,CDC有重大嫌疑。

週五(8月13日),在丹麥國家電視二台的一個紀錄片中,世衛中國專家調查組組長恩巴雷克(Peter Ben Embarek)承認,中共方面主導了調查方向和世衛報告的撰寫,並施壓調查組放棄實驗室泄漏調查。

這個重磅說法,徹底粉碎了世衛第一次調查報告的可信性。恩巴雷克還首次披露了他和中共方面談判的一些關鍵內幕。

那麼,武漢的「零號病人」是誰呢?恩巴雷克說,「有可能」是武漢實驗室的工作人員最先被蝙蝠感染,而其中的重大嫌疑是中國疾控中心CDC的武漢實驗室,該實驗室距離華南海鮮市場僅500米。

這種可能性有多大呢?中國科學家的一篇論文揭開這個黑幕一角。

世衛組長坦承中共干擾調查 談判內幕曝光

Iris: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Iris(陶明)。

秦鵬:大家好,我是秦鵬。

Iris:今天是美東時間8月13日,京港台時間8月14日。

今天,我們將整期的節目,用來聚焦和剖析一條重要的breaking news,新鮮出爐的重磅消息,這也可以說是在病毒溯源問題上,所最新出現的重大轉折之一。

週四(8月13日),丹麥國家電視二台,首映了一個獨家紀錄片,主人公是世衛派去中國調查專家組的組長,恩巴雷克(Peter Ben Embarek)。在昨晚出爐的紀錄片中,他首次承認,中共方面影響了調查方向和世衛報告的撰寫,並施壓調查組放棄實驗室泄漏論的進一步調查。

專家組組長親自揭露報告背後,中共的幢幢鬼影,這也讓世衛第一次調查報告的可信性,受到致命打擊。此外,恩巴雷克還首次披露了他和中共方面談判中的一些關鍵內幕,包括「關鍵的48小時」。

秦鵬:另外,武漢的「零號病人」是誰呢?恩巴雷克聚焦到了一個獨特的理論,說「有可能」是武漢實驗室的工作人員,而不是老百姓,最先被蝙蝠感染。而其中的重大嫌疑是中國疾控中心CDC的武漢實驗室,該實驗室距離華南海鮮市場不足500米。這種可能性有多大呢?中國科學家的一篇論文揭開這個黑幕的一角。

Iris:我們先來看一下這個視頻的片段:……

秦鵬:這個紀錄片的原文是丹麥文,我們現在看到的是英文字幕翻譯版本的一部分。顯然,這麼快的跟進和翻譯速度,也顯示世界也一直高度關注病毒溯源問題。

Iris:我們接下來,圍繞中共干擾調查,以及恩巴雷克談到的實驗室員工感染,這兩個大重點,來逐一剖析恩巴雷克所講的內容。

首先講一下背景,恩巴雷克是誰?他是世衛組織新冠病毒武漢溯源專家組的組長,去中國的考察團,就是他帶隊的。他本身是個丹麥人。

丹麥公共電視台TV2製作的,這部叫做「The Virus Mystery」《病毒謎團》的紀錄片,他是主人公,親身地講述在中國調查的經歷。昨晚紀錄片一出,《華盛頓郵報》、《華爾街日報》等等,都馬上做了跟進報導。

秦鵬:根據《華郵》的報導,恩巴雷克甚至還在去中國的旅途中,就已經在拿手機拍攝,幫這個紀錄片取得第一視角的影片了。所以首先,這部作品,不是這個電視台一拍腦袋製作的,是經過長時間的醞釀的。

Iris:沒錯,而他在紀錄片說了什麼呢?我們來看看,他描述的他們團隊在離開前,與中共談判的過程。

他說,中共最一開始,根本就不想讓他們在報告裡提及關於實驗室的任何東西(「they didn』t want anything about the lab in the report」)。

但是,他說,這根本就不可能嘛,因為病毒溯源溯的就是這個,不提就完全沒可信度了,成不了一份報告了。所以他說,他們的團隊堅持要在報告裡,提到實驗室的事情。那這點我們也的確看到了,最後的報告出來,的確是提到了實驗室的。

秦鵬:但是,這事兒沒這麼簡單。他說,關於報告裡到底能不能提及「實驗室泄露」的這個理論,是直到他們要離開中國前的48小時,都還在與中共方面討論著。那換句話說,就是結束實地調查的兩天前,中共都還在跟他們爭,而且是互不相讓的。

中共方面當時的藉口是,這是不可能的,所以沒有必要在這上面浪費時間。而恩巴雷克他們則堅持:要把它包括在內,因為它是關於病毒起源的整個問題的一部分。

Iris:聽到這裡,大家可能想了,那最終還是提了,中共想要完全不出現「實驗室」這三個字(或者labortary這一個字)的願望是泡湯了,那到底哪兒又妥協了呢?

秦鵬:妥協在這兒。他說,最後中共的對口官員,同意在報告裡提到實驗室泄漏論,是開出了一個前提條件的:你們「不可以建議去針對這個假設開展進一步的調查」。說白了,就是你能提一提,但你就此打住,得把這條繼續查的路給堵死。

Iris:沒錯,我們看到世衛調查報告的最終版本中,結論的確是這麼鋪陳的,說:「新冠病毒『極不可能』(extremely unlikely)是從武漢病毒所泄漏的,並且,不建議未來就此再做研究。」

最後一句話,現在看來,是應了中共意。

秦鵬:不僅如此。紀錄片中的記者,提問了一個最關鍵的問題:病毒泄漏論「極不可能」的這個字眼,是不是也是中共政府要求的?

他給出了肯定的回答:「這是我們最終決定將其(理論)放入的類別,是的。」

Iris:丹麥的這個電視台是這麼報導的,說得更清楚一點:恩巴雷克本人是傾向於,把實驗室泄漏論說成「不太可能」(unlikely),但是最終妥協了,報告中這個類別變成了「極不可能」(extremely unlikely);而做到這一點,中國政府方面就獲得了成功。

秦鵬:換句話說,這份報告的最核心的結論,甚至到裡面具體的措辭,是中共施壓的手筆。所以,這個紀錄片對於揭露中共影響世衛調查,可以說是一個非常重磅的消息。

中共最近在病毒溯源問題上,不斷在咒罵美國和盟友,幾乎每一天新華社、《人民日報》、《參考消息》等主要黨媒,以及外交部等等,都披掛上陣,它們的一大理由就是說世衛組織之前的報告已經得出了結論。所以,調查結束了。而現在恩巴雷克的說法,相當於直接顛覆了這個調查報告的可信性,對中共來說,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Iris:是的。我們看到,世衛組織的顧問傑米‧梅茨爾(Jamie Metzl),也對此公開發聲。他說,恩巴雷克這次的發言,是一個「game-changer」(顛覆遊戲規則的事情),而之前說實驗室論不可能的結論,更「令人恥辱」(shameful),特別還是去實地調查的專家,現在自己出來反駁自己之前的話。

中共掩蓋「人為錯誤」 零號病人或為實驗室員工

Iris:沒錯,那麼這點,是我們討論的第一個重點。在我們進入到他講的第二大重點,也就是圍繞武漢實驗室和零號病人,這個更有技術含量的問題前,我們不妨先針對他透露的談判過程,提出一個相對簡單的問題:

中共既然口口聲聲,說武漢實驗室「管理良好」,並且安全水平很高,總之就是沒毛病啦。那為什麼一開始,到調查團臨走的兩天前,都還咬著牙不鬆口,非得要報告中連「實驗室」的理論連提都不提呢?如果真的像它說的,絕對不是實驗室有問題,那直接施壓,說你給我出去說個不,給個否定的結論,不是更能打消外界疑慮嗎?為什麼一開始的要求,是要「隻字不提」呢?

秦鵬:中國有句話叫,事出反常必有妖。雖說一個正常調查,必須包括實驗室來源的調查,但是,中共很怕此一旦被列入調查,中共怕的是,就算給出一個否定的結論,也會把公眾和國際的注意力,進一步地聚焦到武漢實驗室身上。就像我們一提「地無銀三百兩」,大家馬上會想到「隔壁王二不曾偷」。所以怕得不行……

事實也確實是這樣,世衛後來出台的報告說:武漢從事冠狀病毒工作的實驗室「管理良好」,並具有高質量的生物安全水平,在此前幾個月也沒有報告人員出現與新冠有類似症狀的呼吸道疾病。

那麼,單單「管理良好」這個結論,騙一騙普通不明真相的群眾還行,讓專業的或者像我這樣長期跟蹤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溯源的人來說,就覺得打臉中共N次,比如,我們知道,第一個美國大使館2018年有報告說,武漢病毒所的管理不善,可能存在風險。

第二,中國媒體自己報過,石正麗自己的論文也被發現,她們居然在P2實驗室做危險實驗,而按理說有了P4實驗室之後,應該在P4做那樣的實驗。

第三,前幾天美國媒體報導,曝光出在疫情爆發之前的2016年,武漢病毒研究所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簡稱P4實驗室)主任袁志明向美國同行發出了求救郵件,要求幫助解決實驗室和密閉安全服消毒問題。而且,在2019年的一篇論文中,他還寫到「實驗室生物安全處於危險之中」。他解釋其原因是「投資來源、隸屬關係和管理體系不同,這些實驗室(對條例)的實施在達標和合作工作流程上面臨困難」。

袁志明這篇論文2019年5月、9月經兩次修改後完稿,2019年9月發表在他自己任共同主編的英文期刊《生物安全與生物安保雜誌》(Journal of Biosafety and Biosecurity)上。這篇文章的題目是「中國高級別生物安全實驗室的現狀與未來的挑戰」。

Iris:沒錯,《華盛頓郵報》就發現,恩巴雷克針對實驗室本身,還透露了一個重要的信息。這沒有出現在紀錄片中,但是出現在了丹麥電視二台的網站跟進報導裡。

報導中透露,恩巴雷克自己也思索過,到底為什麼中共要對實驗室的理論,施加這麼大的阻力?

他認為:「可能是因為這意味著,這樣的事件背後存在著『人為錯誤」(human error)」,但中國的政治制度不允許當局承認這一點,因為它強調「一切都要是完美的」。

他最後還給出了意味深長的一句話:「也可能是有人想隱藏某些東西。誰知道呢?」

Iris:那麼,我們要討論的第二個重點來了:恩巴雷克說的中共實驗室的「人為錯誤」包括什麼呢?我們不清楚他的具體所指,不過,採訪中,他明確地說,武漢實驗室工作人員可能是最先被蝙蝠感染的,而且他還重點談了中國CDC的武漢實驗室。而丹麥電視台網站,更是把這個作為標題。我們來看一下他是怎麼說的。

丹麥電視二台網站,《丹麥世衛組織負責人表示,武漢實驗室工作人員可能首先被蝙蝠感染》。

秦鵬:恩巴雷克告訴丹麥電視台,一名員工在武漢做實驗的時候,採集蝙蝠病毒樣本、或者在實驗室進行病毒研究的時候,被蝙蝠感染,這是可能的假設之一。

他說,這屬於一種可能的理論,即「零號病人」是實驗室有關的人,而不是一個老百姓。

武漢實驗室工作人員與馬蹄蝠有親密接觸

Iris:他還強調,世衛組織專家沒有發現直接證據,表明病毒的爆發與武漢實驗室進行的蝙蝠研究有關。

秦鵬:是的。武漢周邊沒有馬蹄蝠(也被翻譯成菊頭蝠),最近的是在雲南的山洞裡。所以,外界一直認為,某些人把這種病毒帶到了疫情的爆發地武漢。

恩巴雷克也說,已知的唯一與馬蹄蝠有過親密接觸的人是武漢實驗室的工作人員。今年的調查中,他們訪問了兩個實驗室,武漢病毒所的P4實驗室,以及中國CDC的武漢實驗室。這兩個實驗室都使用——或者曾經使用過——使用蝙蝠做研究。

恩巴雷克說,儘管外界都對武漢病毒所進行高度關注,但是也有理由看看另一個由中國衛生當局(CDC)管理的實驗室。

上一次關於蝙蝠工作的出版物是在2013年,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從那時起就沒有與蝙蝠合作過。恩巴雷克說,據我們所知,它們主要與寄生蟲一起工作,而不是病毒,所以他們已經與蝙蝠的寄生蟲一起工作。

Iris:在對中國CDC武漢實驗室調查過程中,恩巴雷克和實驗室管理人員的一番對話,讓他做出了驚人的思考。

他問:「這個實驗室有多久了?」對方回答:「從2019年12月開始。我們於2019年12月2日搬到了這些新實驗室。」

我們知道,CDC的新辦公場所距離華南海鮮市場僅500米,這個市場,也是2019年12月前幾週大流行爆發的中心。

恩巴雷克說:「有趣的是,實驗室於2019年12月2日搬遷。這是一切開始的時期,你知道,當你搬遷實驗室時,它會破壞一切。」

他補充說,「如果人們想更明智地了解CDC實驗室可能扮演的角色,就需要收集更多信息,看看發生了什麼。」

秦鵬:他這是含蓄表達,這個實驗室有很大嫌疑。要知道他們同樣對這個實驗室也沒有實際的調查,只是有和管理人員的簡單對話。他說,他們得到的內容像是一個「演示文稿」(PPT),「但沒能看到任何的證明文件(documentation)」。

而我們也知道,你可以抄一份實驗室管理的完善的規章制度,但是實際上怎麼樣,那就可能完全是兩回事兒了。

Iris:恩巴雷克在訪談中,還解釋了自己的四個分類的定義,(1)蝙蝠感染人,(2)人被感染了病毒的東西感染,(3)蝙蝠感染了動物然後再感染了人,(4)實驗室來源。而現在,他說這種員工感染病毒,再傳播開來,也是一種可能性。

他還說,「雖然它是實驗室泄漏的一部分,但它也是我們第一個假設的一部分,即從蝙蝠直接轉移到人類,我們認為這個假設是一個可能的假設。」

那麼,秦鵬老師,你認為這種可能性有多大呢?

秦鵬:這種可能性還是很大的,實際上,中國學者、華南理工大學教授肖波濤去年2月的時候,發表了一份題為「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源頭可能性」的報告,指出距離被指是爆發疫情源頭的華南海鮮市場280米的武漢疾控中心,曾捕捉蝙蝠研究冠狀病毒,更有研究員被蝙蝠的血和尿濺到,研究員要自我隔離14日。

肖波濤的報告引述官方資料,指武漢疾控中心曾從湖北省捉來155隻蝙蝠,當中包括菊頭蝠,另從浙江省捉來450隻蝙蝠。不過負責研究的研究員,曾於2017年及2019年接受媒體訪問提及兩場意外,包括他曾受蝙蝠襲擊,蝙蝠的血濺到他皮膚,於是他自我隔離了14日;另外曾因沾到蝙蝠尿而須隔離;他還曾在蝙蝠身上發現活蜱蟲(a live tick)。

肖波濤的報告總結指出,具殺傷力的冠狀病毒可能還來自武漢的實驗室,有關高風險生物實驗室的安全等級可能需要加強,應採取法規將實驗室位置遠離市中心和其它人口稠密的地方。

Iris:他發表的原文後來被發現刪除了,但是媒體還是廣泛報導,而且論文原文也被下載。CDC官方的記載,也確實很難自圓其說。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