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州疑疫情失控 副市長等4人被問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14日訊】江蘇揚州疫情疑似失控,8月12日進行第七輪全員核酸檢測,又發現新的病例。13日,揚州將一處高風險區範圍擴大,同時揚州副市長等四名中共官員被問責。

揚州一高風險地區範圍擴大

近期,揚州市感染人數持續高位攀升,成為當前中國疫情最為嚴重的地區。根據揚州發布8月13日的消息,該市一處高風險區範圍再擴大。

揚州市大學北路以西、文昌西路以南、新城河路以東、文匯西路與文匯東路以北合圍區域被調整為高風險地區。原中風險地區邗江區雙橋街道文昌中路577號,劃入新的高風險區範圍。

而在12日,揚州剛剛重新劃分風險區,從3個高風險和84個中風險地區,升級為9個高風險地區、27個中風險地區。

截至13日,揚州共有高風險地區9個,中風險地區28個。

2021年8月3日,揚州市民眾做核酸檢測。(STR/AFP via Getty Images)

13日,揚州市衛健委副主任王勁松在新聞發布會上說,8月12日13點起,該市進行了主城區第七輪全員核酸檢測,又發現六例陽性。但由於中共官方一貫掩蓋疫情,外界質疑官方通報疫情數據的真實性。

揚州四名官員被問責

當天,中紀委網站通報,因防疫不力,揚州四名官員被問責。包括:

陳鍇竑,中共揚州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市疫情防控工作指揮部負責常務工作的副總指揮,黨內警告處分。

余珽,中共揚州市副市長,政務記大過處分。

錢峰,中共揚州市邗江區區委書記,免職。

朱勇,中共揚州市廣陵區區委書記,免職。

在此之前,8月8日,揚州市紀委監委通報八名公職人員因防疫不力被問責。

孫春蘭下令嚴格封控

由於疫情嚴峻,中共副總理孫春蘭11日趕赴揚州,已連續三天在揚州一線督陣。

中共黨媒新華社報導,當前,揚州疫情處於集中暴發期,出現社區、家庭廣泛傳播,傳播「底數不明」,防控形勢複雜嚴峻。

因感染人數激增,揚州市的隔離場所已不夠用。11日當天,揚州大批人員被送往江蘇泰州、淮安、鎮江、鹽城等多地隔離。

截至目前,江蘇各地已派出超過4000醫護人員支援揚州。

據「新江蘇」客戶端8月13日晚報導,孫春蘭在座談會中多次提到社區防控。稱揚州疫情防控正處於吃勁階段,社區防控至關重要。

她要求對小區嚴格封控管理,24小時值守巡查,嚴格限制人員車輛進出。

封閉小區的艱難

四季園小區是揚州市最大居民聚集區,有100多棟樓,居民人數達到8043名。自7月30日晚開始封閉管理,至今已半個月。

2021年8月6日,志願者給封閉小區的民眾送生活物資。(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志願者靳江向大紀元記者透露,四季園11日一天就有54例確診病例。已有30多棟樓進行封閉式管理。

「如果一棟樓道有確診或者疑似的,發燒的,就整個樓道會封起來,從10日開始哪一個樓道有確診,整棟樓全部要拉走的,管控升級了,(同時)周圍的五棟樓就封起來了」。

靳江承認,封閉這麼久,居民們情緒不穩定,許多居民家中無儲備,買菜等都很困難,而且有100多戶孤寡老人的生活更是陷入困境。

靳江還透露,他們現在主要負責這些孤寡老人、殘疾人的一日三餐,這是屬於居民自救行為。志願者有時送餐晚一個小時,老人們開著門哭著在那裡等待。

還有一位志願者在微博中披露該小區在封閉期間的艱難,「從小區封門的第一天開始,社區就亂糟糟的,說是有15名社區工作者,就是所謂的領導,但我進去第一天就沒看到,很多工作沒有交接、沒有計劃,沒有人支援我們,小區大門被鐵皮封得死死的……苦不堪言,欲哭無淚。小區封門的這些天,平均兩天一次核酸(檢測),到第四次才算正規點,不是隨意拖一個居民就開始核酸了。再說消殺 ,直到9號才有一次真正意義上的消殺,每天不停的投訴,不停的市長熱線,終於等來一次像樣的消殺」。

2021年8月11日,揚州防疫人員在進行消毒作業。(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團隊初期,我們沒有物資,就連最基本的防護物資都沒有,靠著隊裡的一位老大哥積極籌集的物資,起初隊伍還算強大,但是隨著高強度的工作,有中暑的,有擔心感染的,有因為確診樓層然後封控的,我們只剩下12個,……能堅持到最後都不容易」。

有居民表示,確診人數即使清零,還要再隔離14+7天才能解封,以四季園每天都有新增病例,解封可能遙遙無期。

被困的遊客:現在就想回家

還有不少外地人也被困在揚州,一名從西安到揚州實習的吳同學向新唐人透露,他從7月10日到揚州後,一直被困在酒店,不能出去。「揚州實際上已經封城了」。

山東泰安孫先生和妻子來揚州旅遊,結果被困在這裡。他說,每天只能呆在酒店,已經呆了20多天,所有費用都必須自己支付,回去工作也可能沒了。

孫先生說,因為資金有限,「我和媳婦餓了就吃點泡麵,不餓就那麼地了,就等著,什麼也不吃,現在就想回家」。

(記者羅婷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