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謎】我的前世是安妮•弗蘭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17日訊】大家好, 我是扶搖

今天的故事,跟一本書有關。這本書被認為是二十世紀最重要書籍之一,也是世界上最暢銷的日記。它就是:《安妮日記

安妮日記》作者安妮·弗蘭克(Anne Frank)是二戰猶太人大屠殺中最著名的受害者之一,死時年僅15歲。

安妮是荷蘭猶太人。 13歲生日那天,她得到了一本漂亮的日記本做生日禮物。夢想當個作家的小安妮就開始以日記的形式寫作。之後為了躲避德國納粹的抓捕,安妮一家4口和其他4人躲進了她父親奧托·弗蘭克(Otto Frank)在阿姆斯特丹的辦公室的一個密室。

在父親所信任的一群同事的協助下,他們成功躲藏了兩年零一個月,直至1944年8月被人告發,之後全被趕進了集中營。安妮在1945年死於貝爾根-貝爾森(Bergen-Belsen)集中營。8人中最後只有她父親奧托倖存了下來。

這兩年的密室生活在安妮的日記中被完整的記錄了下來。日記後來由父親奧托整理成書後,於1947年出版,不久便風靡全球,成為了二戰期間納粹德國滅絕猶太人的著名見證。

我就是安妮

時間到了1960年代。在瑞典的某個小學課堂上,老师給孩子們講起了安妮的故事。有一位7,8嵗的小姑娘滿是困惑地抬起了頭:「老師是怎麼知道我的事情的?」這位小姑娘就是巴布羅·卡倫(Barbro Karlen)。

1954年,巴布羅在瑞典一個基督徒家庭出生。不到3歲的時候,她就開始跟父母说,她是「安妮.弗蘭克」。《安妮日記》那時候還沒有瑞典文版,所以那時巴布羅的父母還不知道安妮.弗蘭克是誰。想著這或許是女儿自己想象中的朋友吧。

然而從此以後,小巴布羅就開始經常做噩夢,夢見男人們爬上了樓梯,踢向她家閣樓藏身處的大門。她出門看見穿制服的男人就會嚇得躲在媽媽身後,眼裡充滿了恐懼。偶爾吃一次豆子就在那兒嘟囔:「以前成天都吃這個,實在是不想再吃了」。孩子説的以前,是在密室中的時光,然而這一點巴布羅的媽媽自然無法理解。

小姑娘還不肯洗淋浴,也不願意剪頭髮。因爲當年在集中營中,新來的人都會被剝光衣服,剃光頭髮,然後洗淋浴進行消毒。有的人被叫去洗淋浴後就再也不回來了,因爲淋浴噴頭裡噴出來的不是水,而是致命的毒氣。而這些,巴布羅的父母也是全然聯想不到一塊去的。

他們開始担心了。這孩子會不會精神上有什麽問題?於是帶孩子去看精神科醫生。這時,小巴布羅已經意識到了,安妮的世界是不為大人們所接受的。所以她在醫生面前閉口不談安妮。最後,醫生的診斷結果認為,孩子精神完全正常。

重訪密室

巴布羅10歲那年,全家人周遊歐洲,阿姆斯特丹也是其中一站。那時隨著《安妮日記》瑞典文版的發行,巴布羅的父母已經意識到了安妮.弗蘭克原來真有其人。剛好當年有密室的那個辦公室已經改建成了一個博物館,名爲「安妮之家」,成了阿姆斯特丹的著名景點。所以父母就想著不如就帶孩子一起去看看吧。也好給自己解解疑惑。

阿姆斯特丹的街道非常複雜,外地人就算手拿地圖,也很少有不迷路的。於是巴布羅的父親拿起了酒店的電話,打算叫輛出租車拉他們過去。 然而女兒突然說:「我們不需要出租車,離這裡步行不遠。」看到孩子胸有成竹的樣子,父母就依了她。

帶著父母在曲折的街道七拐八彎走了差不多10分鐘後, 巴布羅說:「我們很快就會到那兒,就在下一個拐角處。」果然,「安妮之家」就在下一個路口。

站在門前, 巴布羅開始自言自語:「這很奇怪耶,以前看起來不是這樣的啊。」原來門前臺階在建博物館后進行了修改,不是原來的樣子了。他們進入屋子,沿著狹窄的樓梯往上走,巴布羅一直熟門熟路的走在前面。突然小姑娘臉色變白,回頭抓住了母親的手,小手一片冰涼,原來他們進入了從前安妮一家的藏身之處。不過巴布羅還是堅持往前走著,仿佛在尋找著什麽。

當他們走進一間較小的房間時,巴布羅眼裡閃現出了亮光,大叫道:「看,電影明星的照片還在那裡呢!」,高興得好像是又回家了。原來這間是安妮從前的睡房,她喜歡裁剪拼接報紙雜誌上的電影明星照片,然後貼在墻上。那是她在那兩年的幽居生活中難得的娛樂了。

可母親看到的卻是光禿禿的一面墻,什麽也沒有。巴布羅定睛一看,咦,也確實什麽都沒有呢。疑惑中,母親抓住旁邊的導遊問了一下。導遊回答說,牆上的確有照片,不過兩周前拿下去了,以便裝進玻璃框中做長久保存。母親聽完心中十分震驚,瞬間明白了爲什麽女兒對阿姆斯特丹的街道這麽熟悉,爲什麽她會知道樓梯被改建,光禿禿的一面墻上曾經掛滿了相片。母親轉身抱住女兒説:「我明白了,你不會再孤單了。」

這次旅程之後,巴布羅父母終於接受了她是安妮轉生這一事實,開始理解並支持她。小姑娘漸漸變得快樂起來了。

而這時她寫作的天分也充分地展現出來了。彷彿是爲了圓前世安妮的作家夢,巴布羅很快推出了一系列作品,成爲神童作家。12歲時,她出版了第一本書《地球上的人》,成為了瑞典歷史上最暢銷的散文詩集。在16歲的時候,她已經出版了11本詩集和散文集。這些書像《安妮日記》一樣被翻譯成多種語言,廣爲流傳。不過巴布羅在書中從來也沒提過自己曾經是安妮這回事。

新書《狼嚎》

有意思的是,15嵗以後,巴布羅的前世記憶開始褪色,到了16,7歲的時候,幾乎完全不記得了。她回歸正常生活,做了一名警察。她以為關於安妮這段記憶會從此封存, 永遠不會為外人所知。

然而,在40多歲的時候,身邊兩名警察試圖加害於她,並且幾乎快置她於死地了。這時安妮.弗蘭克的記憶再次回歸。在一次夢中,巴布羅清清楚楚又體驗了安妮最後的那段日子,她忽然意識到了這兩名警察正是當年迫害死安妮的兩名納粹轉世。

巴布羅忽然明白了自己的使命所在,上天讓她保留安妮的記憶,是爲了讓她把自己的故事説出來,告訴大家,天下沒有偶然的事,今世發生的事情很可能是由前世的某些恩怨促成,這就是「業力」─Karma.

於是巴布羅再次提起了筆,勇敢挖開傷疤,寫下了自傳體小説《狼嚎》(And the Wolves Howled),記錄了自己與安妮之間的淵源, 還有與那兩個納粹之間兩世的糾葛。巴布羅說,雖然前世她被迫害死了,但今世,她不會再讓他們得逞,因爲這一世的她,内心更强大了。

書出版以後,好評如潮,然而,嘲弄和諷刺也紛至沓來,特別是,針對巴布羅是安妮轉生這一事實,懷疑者大有人在。

好在巴布羅也有同盟。第一個就是弗吉尼亞大學醫學院伊恩·史蒂文森博士(Dr.Ian Stevenson)領導的輪回轉生研究小組。他們仔細研究對比了安妮和巴布羅的長相,脾氣,性格特點的種種相似之處後,確定了這則輪回故事的真實性。

比如説,安妮日記最打動人的就是小姑娘善良的內心,逆境中不放棄希望。安妮認爲,人們做壞事只是被邪惡所操控,雖然現實殘酷,但她「仍然相信,不管怎樣,人性本善。」(1944年7月15日日記)

而巴布羅則説「有更多的人相信善良,並且相信自己內心的善良力量,控制邪惡的可能性就越大。只要他們能相信善良,加上內心的力量,許多不幸的人就能從黑暗中突圍。」

比照看看,對於邪惡的認知和對善良的堅信,兩人是不是非常同步呢?

還有一位重量級的同盟就是安妮的表哥,安妮.弗蘭克基金會主席巴迪·埃利亞斯(Buddy Elias)。在巴布羅準備出《狼嚎》這本書時,巴迪通過出版商邀請她到家中吃飯,不過他要求不透露他的身份,就説是個小粉絲。

然而剛一見面,巴布羅就認出了他,流著淚撲進了他懷裡。巴迪看到眼前這張酷似安妮的臉,也不禁老淚縱橫。在這之後,他們一直是非常好的朋友。巴布羅新書的德國發佈會上,巴迪當仁不讓,出來為前世表妹站臺。

在這本自傳之後,或許是使命完成了吧, 巴布羅移居美國,安心過起了平常人的生活。

好,今天的故事就講到這裡。有人説每個人來到世上都是有使命的。如果説巴布羅的使命是為安妮續寫人生,論證因果。那您的使命會是什麽呢?

未解之謎】節目組製作

歡迎訂閱Youmaker頻道:https://www.youmaker.com/c/UnsolvedMystery
訂閱頻道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zvQZ1p_-AXgAWiyHhE7CxQ
訂閱未解之謎telegram群組:https://t.me/wjzmchannel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