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深圳樓市大幅降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最近,有關深圳樓市降溫的消息頻現報端。陸媒紛紛報導「深圳二手住宅成交量跌勢不止」;截止到7月,已「連續4個月下跌,創近17個月新低,同比下跌超8成」。

列出這組數據之前,陸媒不忘指出,這是「自今年2月推出調控新政」後才出現的,並聲稱此次調控是「史上最嚴厲的調控」。然而,令人不解的是,深圳乃至整個大陸的房價「永遠漲」的神話持續了那麼多年,老百姓為了買房都傾家蕩產了,政府為何等到今天才決定要搞「最嚴厲的調控」?或許,最真實的原因就是,中國老百姓的血汗已經再也榨不出什麼了。

疫情發生後,大陸最先掀起「棄房斷供」潮的似乎就是深圳。據陸媒報導,截至去年6月,深圳的法拍房數量就激增了60%。某國有銀行深圳分行的管理人員還透露,每月僅一家網點就有一、兩千個客戶斷供,短短5個月內已出現了1.3萬個斷供帳號。陸媒也分析說,這是因「隨疫情而來的降薪、裁員大潮」所致。

看著被降薪、被裁員的深圳人買不起房了,政府就趁機做做樣子「給樓市降溫」,以便證明自己為老百姓做了點實事。儘管連信用卡都還不起的中國人根本無法從降溫的房價中獲益,但政府的舉動不難讓人看出,房價的升降與市場供求關係並不大,其實全在政府的掌控之中。

處在房產銷售一線的中介人員最有發言權。深圳某房產中介很直白的指出,「二手房指導價(制度)出來以後,降價的房源越來越多了」;但即便「降價,也不一定有買家接手」。看來,大陸的房價就是由政府「指導」出來的。

在中國的樓市中,最能凸顯政府「指導」的當屬學區房了。近日,從深圳樓市傳出消息稱,大跌500萬、被放在京東上拍賣的學區房被流拍。此外,單價每平米超過 20萬、總價基本在2500萬到3000萬的學區房,即使起拍價降至1900多萬,也無人問津。另有單價10萬/平米的優質學區房也遭遇流拍。

陸媒指出,這背後的原因就在於,深圳市政於8月1日發布了《深圳經濟特區社會建設條例(草案徵求意見稿)》。該條例明確提出要「推行大學區招生」,這意味著按學區學位入學的舊模式將被打破。沒有了「學區」,自然不必再去哄搶「學區房」。儘管該條例還未出台具體的細則,哪年哪月開始實施也尚未有定論,但即便如此,也對當地的房價產生了直接、迅猛的影響。

不難看出,中共政府就是直接操控大陸房價漲跌的幕後黑手。連陸媒都知道:(政府)哪怕調控也是越調越漲。降價源於政府「指導」,漲價源於政府「調控」,這種操作完全符合壟斷人民土地、再靠賣地掙錢的中國最大地主中共的強盜邏輯。

中國樓市最大最關鍵的問題其實就體現在土地所有權上。中共從一開始就把國民的土地搶來,然後當上了惟一的地主,接下來所有人看到的就是地價瘋漲、房價瘋漲。中國的房價/收入比甚至超過發達國家數倍,幾乎沒有哪個國家的民眾會像中國人一樣,幾代人的收入都拿來買房,還得從銀行貸款。

不僅如此,侵吞了百姓土地,騎在人民頭上作威作福的中共,為了牟取暴利,縱容毒水、毒地、毒食品泛濫;生產毒奶粉、毒疫苗,連孩子都不放過;迫害、虐殺有信仰、有良知的人,活摘其器官販賣;趁老百姓受災,發國難財……宰割中國人,無所不用其極。這樣邪惡的政權,令中國民眾真的是忍無可忍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