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共二十大前習近平最擔心的是軍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爭取中共二十大上三連任,是習近平的生死大戰,因為習當政八年多得罪太多高官,包括軍隊的一批上將、中將、少將。

為此,習已採取了許多措施,如殺原華融集團董事長賴小民,將原上海市公安局長龔道安、重慶市公安局長鄧恢林等押上審判台,查辦海軍原副參謀長宋學等。但是,習仍有一大心頭之患,那就是:擔心軍人造反

進入2021年以來,習反反覆覆強調「軍隊必須服從黨的絕對領導」,「軍人必須絕對忠誠」等,說到底,是因為習沒能實現對軍隊的絕對領導,軍隊有人對習不忠誠。

黨媒透憂慮

2月20日,習近平在黨史學習教育動員大會上的講話中,特別提到,在長征途中,在中共「最需要團結的時候,張國燾挾兵自重、另立中央」。

從2月到8月,「野心家」、「陰謀家」張國燾,成了中共黨媒反覆提及的人物。比如,5月1日,《求是》發表中共政協副主席、黨組副書記張慶黎的文章,點名張國燾。6月24日,中紀委網站發表《「四個服從」的由來》,點名張國燾。6月25日,《解放軍報》發表文章《軍旗永遠跟著黨旗走》,點名張國燾。8月15日,求是網發表習近平的文章,再次點名張國燾。

毛澤東曾講,他在長征路上同張國燾的鬥爭,是他「一生中最黑暗的時刻」。

今天誰可能是中共黨內張國燾式的人物?很顯然,是掌握軍權的高級將領。

習現在面臨他一生最黑暗的時刻嗎?從表面看,似乎不是,中共黨媒對習的歌功頌德之聲仍不絕於耳。但是,海內外反習勢力正在聚集。

8月13日,美國金融巨頭索羅斯在《華爾街日報》發文稱,「習近平是開放社會最危險的敵人」。在中國國內,近期,習對中國金融巨頭展開密集整肅行動。因為這些金融巨頭背後站著一批中共權貴家族子女。習的重磅行動可能是中共高層權鬥異常尖銳、激烈的體現。

從中共黨媒報導看,中共軍隊內部似乎一直暗流涌動。除了可能存在張國燾式的人物外,還有各種不忠於習的問題。

7月24日,武警北京總隊司令員李維傑在《中國軍網》發表文章,以罕見的口氣強調:「貫徹軍委主席負責制,對於保證黨中央、中央軍委牢牢掌握軍隊最高領導權指揮權具有根本性、決定性作用」,並稱對「亂傳亂信、妄評妄議,結黨營私、拉幫結派,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等行為,要堅決糾治查處」;「對那些不作為、不盡責,影響軍委主席負責制貫徹落實的人和事,必須反應快、下手狠、零容忍」。

中共軍隊內部是否有人謀反?中共軍隊內部是否有大事發生?還有待觀察。

宣誓透憂慮

6月18日,在中共「史上最高級別官員」叛逃美國的消息廣傳之際,習近平帶領在北京的中共最高層官員,在中共黨史館,重溫入黨誓詞,發誓「保守黨的祕密」、「永不叛黨」,引發海內外廣泛關注。

出席宣誓儀式的官員包括:習近平等七位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王岐山,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全國政協副主席,國務委員,最高法院院長,最高檢察院檢察長,中央軍委委員。這是身在北京的真正的中共「最高級別官員」陣營。

6月19日,中紀委網站發表《永不叛黨不僅僅是一句誓言》,專門提到1931年5月21日中共中央發出的第223號通知。該通知宣布:永遠開除叛徒顧順章的黨籍;號召全黨和一切叛徒作鬥爭。

1931年4月,中共中央特別委員會(類似今天中共國家安全部)負責人顧順章,在武漢被抓捕後「叛黨」。之後,當時在上海的中共領導人、顧順章的上級周恩來,親自帶隊到顧順章家,用繩子勒死了在顧家的十多個成年人,包括顧的妻子、岳父母、兄嫂等,並就地掩埋。這起極端冷血、殘忍、野蠻的凶殺案,後經媒體曝光後,轟動上海灘,震驚海內外。

叛逃美國的中共高官究竟是誰?是否是中共軍隊的高級將領?現在不得而知。原中共海軍航空兵司令部中校參謀姚誠,將叛逃中共高官圈定在六人之內,包括中共軍事科學院以及與細菌研究有關的人。美國共和黨資深委俞懷松則說,叛逃中共高官有兩位。

習突然帶領在北京的中共最高層官員宣誓,表明中共高層可能真的有人叛逃美國了,這件事給習的刺激很大,以至於他要搞這麼一個特別的儀式,將這一眾高官全都系在一條船上。中紀委的文章拿顧順章案說事,則是對中共高官發出嚴重警告。誰叛黨,顧順章家人之死,就是前車之鑑。

換人透憂慮

近期,中共軍隊高層密集調整,中央軍委、北京衛戍區、東西南北中五大戰區,均出現將領變動,八省軍區司令換人。

比如,北部戰區副司令員兼戰區陸軍司令員吳亞男,調任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副參謀長;鄭維升任中央軍委訓練管理部副部長;北京衛戍區副政委鮑澤敏,調任江西省軍區政委;東部戰區海軍副司令員柏耀平,轉任北部戰區海軍副司令員;中部戰區空軍紀委書記薛宏偉,調任上海警備區政委;中央軍委國防動員部副部長王東海,調任南部戰區陸軍政委。

新疆、廣東、遼寧、浙江、黑龍江、陝西、四川、湖北省軍區司令員全部換人。

去年12月至今年7月,武警部隊10名高層換了9人。王春寧接替王寧任武警部隊司令;鄭家概、朱祥文接替秦天、於建華任副司令;陳劍飛接替姚立功任副政委,周友亞接替鄭家概任參謀長,田義祥接替王小鳴任紀委書記;張林接替孔誠任後勤部長;宋春靂接替管延密任裝備部長;汪利平接替高偉任政治工作部主任。短短半年多,武警部隊高層換了這麼多人,極不尋常。

去年12月至今年7月,西部戰區換了三任司令:趙宗歧、張旭東、徐起零。趙宗岐現任中共全國人大外事委副主任,張旭東下落不明。張旭東1962年出生,沒到退休年齡。有港媒報導說,張旭東生病了。如果生病了,中共完全可以公布相關消息,但中共未公布相關消息。如果不是生病,而是被祕密抓捕了,那麼,上將被抓,肯定出大事了。不管怎麼說,西部戰區7個月內三換司令,極端反常。

習上台八年多,北京衛戍區軍政高官換了七人,司令員換了四個:鄭傳福、潘良時、王春寧、付文化;政委換了三個:高東璐、姜勇、張凡迪。

習上台以來,中央警衛局局長已換了三任——曹清、王少軍、周洪許。自1949年中共建政以來,這樣的情況未曾有過。

有評論認為,軍隊高級將領頻繁換人,說明習對誰都不信任。此說或許言過其實,但也有幾分道理。因為習掌軍時間很短,跟毛澤東、鄧小平帶兵打仗幾十年沒法比,跟江澤民放縱貪腐在軍中遍植黨羽十幾年沒法比。習上台前,沒有讓高級軍官心服口服的特殊政績。習上台後,軍中反腐和軍改觸犯了很多人的既得利益。中共十九大以來,習將「一手好牌打成爛牌」,海內外罵習、反習、倒習之聲不斷,很多高級軍官對習不可能服氣。

習疑心很重。在中共最高層,誰是習真正的鐵桿心腹?七個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可能只有栗戰書一個人。現任國家副主席王岐山,曾助習奪取最高權力立下汗馬功勞。但如今,習王關係非常疏遠。何故?一是有人離間,更重要的,可能是習擔心王功高震主。

習對王岐山這樣重要的「盟友」尚且如此,對手掌「槍桿子」的高級將領,更是不得不提防了。

反腐透憂慮

1月22日,習在十九屆中紀委五次全會上說,腐敗是中共面臨的「最大風險」;反腐是一場「輸不起不能輸的政治鬥爭」。

2018年8月13日中共政治局會議不是宣稱「反腐敗鬥爭取得壓倒性勝利」了嗎?怎麼到了2021年還在談「輸不起不能輸」?因為中共的腐敗已經病入膏肓,中共的反腐敗壓根兒就沒有取得過所謂「壓倒性勝利」。

江澤民當政或當「太上皇」時期,在江的親信,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的帶頭作用下,中共軍隊的腐敗達到了中共軍史上最嚴重的程度。

2015年3月,中共軍事科學院少將楊春長接受採訪時說:「軍隊裡頭,包括武警、解放軍,入個黨要多少錢,提個排級幹部、連級幹部、團級幹部、師級幹部都有行情,都有價碼。」這些靠花錢買來的官可能忠於習嗎?

談到徐才厚、郭伯雄時,楊春長說:「他們權力太大了,人家一個大軍區司令,給他送了一千萬,再有一個送兩千萬的,他就不要一千萬的。」

2016年4月《中國新聞週刊》報導,郭伯雄的兒子郭正鋼曾揚言:「全軍幹部一半以上是我家提拔的」。這句話或許有點誇張,但是,向徐、郭花大價錢買的少將、中將,可能還有不少人在位。這些高級軍官可能忠於習嗎?

2015年12月1日,法國國際廣播電台發表文章,標題是「總後張金昌少將《炎黃春秋》撰文稱賈廷安是王守業後台」。文章寫道:「雖然《炎黃春秋》刊發版本已經隱去名字,但熟悉軍方事務的讀者不難看出,以『XXX』代替的,正是江澤民祕書賈廷安上將,點名拔擢王守業的『X』辦則正是『江辦』(江澤民辦公室)。」

張金昌寫道:官至海軍副司令的王守業,是一個「什麼錢都敢收,多少錢都敢要……把玩弄女性當成他最大精神享受」的大貪官。

張金昌還特別提到:「王交代了與他同案的四十多人,數量不少,可奇怪的是,沒有一個受到追究或查處,反而得到了重用提拔,現在都在軍、師兩級領導崗位上任職。」這四十多名高級軍官可能忠於習嗎?

原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的祕書,後來成為中共上將、官至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副主任的賈廷安,無疑是一個大貪官,但是,至今沒被查處,還是全國人大華僑委員會副主任委員。賈廷安可能忠於習嗎?

尤其是,中共軍隊最嚴重腐敗分子的總後台江澤民,沒有被查辦。常言道,樹倒猢猻散。如今,「樹」未倒,「猢猻」未散。這些「猢猻」可能忠於習嗎?

結語

早在2016年3月5日,反習勢力匿名在新疆無界新聞網上發表要求習辭職的公開信,信中三次威脅習一家老小的性命安全。

從那時起到現在,習最擔心的事,就是他本人及其家人的性命安全。如果習在中共二十大前被趕下台,其對手可能會置之死地而後快。

習現在已沒有退路。繼續往前走,習能依靠誰?唯有「槍桿子」。「槍桿子」靠得住嗎?很難說。從上述情況看,習前路凶險。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