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云:中共調查組入鄭州 動員會有「看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8月20日,中共在鄭州召開了一次動員會,事關國務院河南鄭州「7·20」特大暴雨災害(註:此處應為「洪災」)調查組進駐及工作部署。

據大陸官媒報導,中共國務院調查組組長、應急管理部部長黃明在會上稱,展開災害調查「充分體現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對人民生命安全的責任擔當,體現了總書記深厚的人民情懷,體現了黨的初心使命」。

這段話實在奇葩。事實是:鄭州洪災充滿人禍因素,反映出執政黨官員不作為、瀆職、草菅人命;立案調查說明事態嚴重,怎麼反而成了「擔當」、「人民情懷」的體現呢?假如最高層真有什麼「責任」和「情懷」,就應當第一時間趕赴災區;假如執政黨「人民至上」,這場災害完全可以避免。

黃明還稱,希望河南省、鄭州市各級黨委政府和廣大幹部與調查組齊心協力,回應社會關切,給黨和人民一個負責任的交代。

眾所周知,河南省和鄭州市的黨政官員不都是中共上層任命和認可的嗎?他們都代表黨。如今,洪災造成重大人員傷亡和1千多億元的財產損失,這是黨的領導失職。中共從中央到省、市各級都應檢討和謝罪,其中包括最高負責人,也包括黃明這個應急管理部部長。所以,不是鄭州官員要「給黨和人民一個交代」,而是中共執政黨要給鄭州、河南及全國人民一個交代。

河南省委書記樓陽生的發言同樣官腔十足,他稱黨中央的「親切關懷」「讓我們倍感溫暖」,還稱要「提高政治站位」,「向黨中央、國務院交出優秀答卷」。

河南省的一把手謹記向黨表決心,對人民卻懶得提一句。他的表態顯示了中共官員的共同心態。因為沒有黨的認可,他們就會失去為自己和家人海撈利益的特權。金飯碗是黨給的,與人民無關。

在令人肉麻的官話中,樓陽生也透露了一點實情。他稱要「主動配合調查,誠懇接受監督,深刻汲取教訓,系統查漏補短」等等。這說明,他承認,河南各級官員的工作有漏洞,有短板。世界見證了,中共官員的漏洞和短板造成了重大人命傷亡,損失無可估量。

可是,一個月過去了,一些關鍵的監控錄像仍未公開,遇難者家屬的追問都被消聲,就連真實的死亡數字還是謎、或將永不為人知曉。中共高層僅李克強一人在三天前現身河南,遲到得驚人。迄今,各路官員還在四平八穩地開大會、扯黨八股,唯一的變化就是,向黨表忠心的荒誕爆表,超過了北朝鮮。

既然如此,中共為何要搞個調查組呢?一來是因為鄭州災害引起全球關注,尤其是5號地鐵線列車進水及京廣隧道被淹太慘烈,招來民間強烈質疑和憤慨。中共需要作秀一下,既可減壓,也可挽回點面子。反正到頭來還是喪事喜辦,責任推給極端天氣和少數替罪羊,功勞都是黨的。

說起「責任擔當」,要提到前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去年初,武漢爆發了大瘟疫,禍及全球。武漢、湖北及中共上層都涉嫌隱瞞疫情、誤導國際防疫。蔣超良雖被免職,但有驚無險。就在前一天,8月20日,中共人大會議決定,蔣轉任人大,職位是人大農業與農村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一句話,他平安著陸,根本沒有受到任何實質性的處罰。

今年5月22日,甘肅白銀市百公里越野賽發生悲劇,21名長跑選手被活活凍死。6月11日,中共甘肅省委公布了調查和處理結果,宣布景泰縣委書記李作璧對事件負有主要領導責任,而李竟然離奇墜樓。死無對證。其他受罰的20多人都是小官,等於不了了之。

再看去年3月中共監察委對李文亮事件的所謂調查,最後兩名派出所的警察承擔了所有責任,公眾的諸多質疑全部未得回應。當事人已逝,留給家屬的是自相矛盾的「訓誡」、「烈士」以及不言自明的脅迫壓力。

總之,中共自導的任何調查都不可能還原真相,只是為了黨的利益而表演和掩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