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推遲表決反制裁法 北京為何自抽耳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百年黨慶」和明年「20大」兩把火的夾燒下,北京當局腦子發燒。例如,6月10日,打破常規兩讀就匆忙推出《反外國制裁法》,來反擊美國制裁。那麼,香港是美中較量的窗口,適用不適用呢?這其實是中共的一個難題。不適用吧,中共不就還沒出戰就自己弱了三分嗎?適用吧,香港不就被更快撕裂嗎!因此,北京並不敢輕易拍板。

但是,最近幾件事使中共腦子燒的更狠了:一方面美軍在撤出阿富汗,認為美國又遭遇了一個「(越南)西貢時刻」、衰落得更快了;另一方面,美軍聯合盟友同時在全球舉行兩場大規模軍演(LSE 2021和LSGE21,LSE 2021是冷戰期間北約舉辦Ocean Venture軍演之後海軍和兩棲部隊首次進行的,也是40年來最大規模的軍事演習),顯示美國有能力同時在黑海、東地中海、南海和東海應對挑戰,對此中共妒火中燒,要給美國一點顏色看看。

一方面,打台灣牌:8月17日,中共東部戰區出動「作戰艦艇、反潛機、殲擊機等多軍種力量」,在「台島西南、東南等周邊海空域,組織聯合火力突擊等實兵演練,檢驗一體化聯合作戰能力」,聲明是對美台合作的「嚴正回應」。

另一方面,8月17日開始的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議程之一是把《反外國制裁法》列入港澳《基本法》附件三,使之成為適用於香港的全國性法律。這個風,由全國人大常委中的唯一的香港委員譚耀宗來放。18日,他在當天會後接受香港電台採訪時表示,人大早前已諮詢特區政府和基本法委員會的意見,預料週五閉幕前將會通過。

不過,出乎意料,20日人大常委會會議結束,該決定草案並未進行表決。中共緊急叫停香港落實《反外國制裁法》,抽了自己一耳光,鬧劇一場。

那麼,中共為什麼寧可抽自己一耳光,也要緊急叫停香港落實《反外國制裁法》呢?

本文以為,總的來說,是中共心虛了。打打口頭仗可以,反正這是中共的老本行,一騙二詐三嚇,套路多了;但是,如果真槍實彈干,中共就得掂量掂量自己有多少子彈了。

就香港而言,金融中心地位早已風雨飄搖了。內地企業再怎麼去香港上市,也是撐不起一個金融中心的。目前香港200多家銀行八成以上是外資銀行,外界普遍認為,一旦《反外國制裁法》香港落地,外資銀行在中美較量中陷於兩難,估計過半數會選擇撤出香港(因為可以使用美元「對銀行來說太重要」)。

更嚴重的是,今年以來,尤其7月份以來從辣手整肅滴滴開始,中共密集出手監管措施和製造輿論風暴,眾多行業和明星企業一一陷入困境,經濟界一派風聲鶴唳。大陸財經界統計,今年1月1日至8月17日,中概股總市值淨減少6600億美元(折合人民幣4.29萬億),港股總市值淨減少6萬億港幣(折合人民幣4.98萬億),同期A股總市值增加2.1萬億人民幣。合計下來,今年以來,大中華股市(A股+港股+美股中概股)整體市值淨減少7.09萬億人民幣。

如果香港這把反制裁的火再燒起來,不僅僅是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加速不保,更加劇大陸經濟的不穩定性。

8月16日,中共國家統計局發布7月份經濟數據。《華爾街日報》分析稱:宏觀經濟指標延續回落勢頭,並且全線不及市場預期,凸顯疫情反覆之下,中國經濟的恢復面臨考驗。而大陸經濟學者任澤平17日在微博發表長文,認為中國經濟正從「滯脹走向衰退」。

當前中國經濟的嚴峻形勢,不僅揭穿了中共成功抗疫和體制優勢的虛假,更暴露了中國經濟的深層次問題和中共經濟政策的混亂。

總算北京當局還沒有完全昏頭,被涼水澆了下,考慮到中美實力的懸殊,在香港這個世界矚目的關鍵戰場上緊急後撤,放煙幕彈說反制裁法在香港的實施比較複雜,許多細節尚待進一步斟酌。譚耀宗也在人大常委會會議閉幕後指,相信人大常委會的做法可以令《反外國制裁法》「更有效果」。

中共這次自抽耳光,不過是其外強中乾特性的又一次證明。面對中共的威脅、恐嚇,西方有句名言再適當不過了:「除了恐懼本身,我們一無所懼」。摒棄恐懼,立陶宛不就這麼在走嗎?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