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要崩潰了」 江蘇無錫醫院陪護向外界呼救

原標題:【一線採訪】須隔離28天 無錫五院陪護喊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22日訊】「我們都要崩潰了,在這裡待得我人都傻了,我們打了12345投訴電話,我們打到爆。」一名在江蘇無錫市第五人民醫院(無錫五院)陪外孫住院的孫玉花(化名)女士抱怨說。

由於江蘇爆發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無錫五院出現染疫者,該院從7月29日至8月25日實行封控,此舉讓住院病人、陪護及醫護人員如同坐牢一樣,苦不堪言。

孫玉花8月20日向大紀元記者說,「隔離人數我聽說是一千多人,從7月29號我們就不能出去。」

孫玉花的外孫生病,於7月24日住進無錫五院,原本8月3日可以出院。孫玉花說,「隔壁床的阿姨7月29日正準備出院。但當天醫生過來跟她說,『告訴你一個不好的消息,不能出院了』,(大家)就莫名其妙開始被隔離了。我們也沒有什麼密切接觸啊。」

當時,醫生跟病人說做3次核酸沒有陽性,就可以出院。「但3天過後又說要(隔離)14天,那時我們也沒想多少,因為當時報導無錫五院有個確診的。」孫玉花說。

據中共官方通報,7月29日,無錫報告了1例本土無症狀感染者。當天,無錫五院的病人、陪護家屬和醫護人員又開始隔離。

「14天滿了,又要加7天,這都是口頭傳的,沒有看到什麼紅頭文件。」孫玉花說,整個醫院A、B、C、D四幢樓全部隔離,包括醫生、護士、病人、陪護。

孫玉花表示,醫院說8月18日可以出去。「我們這幢樓(B)沒有什麼情況的話,病人可以出院。到了18號又說還要7天(8月25日),我們都要崩潰了。」她說。

「它現在文件要求14+7+7。」孫玉花說,「我們情緒很激動,因為關了(隔離)21天了。我們不要口頭傳達,要看紅頭文件,當時(8月18)有警察過來,他問我們說有什麼要求提出來,可是我知道都是忽悠人的。」

「那天(8月18),我們吵得很凶,我們就是要見領導,要找做主的人。我們沒有看到過院長,只是醫生跟我們傳達了一下,要隔離幾天。」孫玉花說。

很多人打了12345投訴電話,對方說要三五個工作日答覆。孫玉花表示,除去週六日,三五個工作日的話,如果8月25日能解除隔離,這不也是忽悠人嗎?老百姓根本找不到投訴的部門。

在無錫五院裡,有為妻子當護理的丈夫,有為老人當護理的子女……都被隔離出不去,大家都乾著急,單位要上班,隔離又沒有補償……。

孫玉花表示,隔離這麼多天,很多年輕人還要上班的。像這種損失,應該找哪個部門賠償,大家去哪裡維護權益。

她說,「那些醫生護士也真是可憐。7月29日早上來上班,就被通知一個都不可以走,連替換衣服都沒有帶,有的小護士家裡還有吃奶的小朋友,都不讓回家。29號隔離到現在了,一個人都沒回家的。」

孫玉花表示,她是陪護,可以在病房裡面睡覺,但是也只能睡在不能翻身的凳子上,而那些護士和醫生都是睡在走廊裡。

她還表示,醫院門診、急診早已經不看診了,都沒有人進出。像C樓有確診病人,它是全部隔離的,醫生、護士根本不可以出來,所有物資有專門人員送到電梯口,那邊有人接過去。

她還透露,她所在病房樓有護士確診,但是她不清楚是在八樓還是在九樓,反正所在樓層的醫生與護士半夜凌晨三點半全部被轉至賓館隔離,同時已出院的病人也被帶到賓館集中隔離。「假如說27號出院,29號不是隔離嗎?後來全部讓過去也隔離了(出院的),出院的都拉回來隔離的。」

這些被隔離的人天天被要求做核酸檢測。「7月24號我們住進來做了核酸,從29日開始到今天(8月20日),天天都要做。我還開玩笑說『我說揚州高風險,人家就做了10次,這邊做了二十幾輪都不止啊。』」孫玉花說。

她表示,「家裡都是有老有少,是不是啊?年輕的人心裏有點急。醫生們也沒辦法,也崩潰的。那天我們去鬧的時候,有的小護士都在流眼淚,抹眼淚的,我們也可憐啊。」

據中共江蘇省衛健委8月21通報稱,8月20日,江蘇新增本土確診病例1例(揚州市)。7月20日至今,全省累計報告本土確診病例817例。由於中共對疫情的掩蓋,真實確診人數尚不清楚。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唐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