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戒的故事 什麼是齋戒?

文/宋寶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23日訊】藺相如奉璧使秦,為何請秦王先齋戒五日?眾將出逃,蕭何月下追回韓信,為什麼蕭何勸諫劉邦先齋戒,再拜韓信為大將?王業巡視地方,必先沐浴齋戒,他對上天祝禱了什麼心願?究竟什麼是齋戒?又有著怎樣的說法?且看筆者擷取文集意趣,和大家分享。

說起齋戒,古人舉行祭祀之前,或舉行某項重要活動時,要進行齋戒。《禮記·祭義》說:「齋之日,思其居處,思其笑語,思其志意,思其所樂,思其所嗜。齋三日,乃見其所為齋者。」大意是說,齋戒時要審視平日的一思一念,以澄澈心神,淨滌思慮,目的是以純潔的心與神明溝通。所以古人說:「洗心曰齋,防患曰戒也。」

在中國古代,對於朝政得失利弊,有需要改善之處,百官要向天子直言進諫。由於茲事體大,天子聆聽前,需要先齋戒,然後再接受百官規諫。

每到年終,天子考核評定百官政績。百官也要先齋戒,然後聽候天子的考核評語。然後再舉行養老宴,舉行蜡祭,慰勞辛苦的民夫。到了這時,這一年才算過完,這一年的事情才算結束。

除了祭祀時的齋戒,在中國古代,遇到重大事件,或者委以某人重任,也需要齋戒,以示尊敬。

藺相如奉璧使秦 請秦王齋戒修敬

戰國時期,趙國有一塊稀世珍寶和氏璧。公元前283年,秦昭襄王(前325年—前251年)派人給趙王送來書信,打算用十五座城來換和氏璧。趙國群臣商議後,擔心奉璧予秦,恐怕得不到城池;若不奉璧予秦,可能遭到秦國的攻打。所以此事難有定論,一時懸而不決。於是,在宦官繆賢的推薦下,趙惠文王派藺相如持和氏璧出使秦國。

藺相如來到秦國,發現秦王只在一般的章台上接見他,禮節十分傲慢;秦王得到美玉後,傳給姬妾觀看,以此來戲弄他。所以藺相如發現秦王並無誠意以城換璧,於是借言玉璧有瑕,及時取回了和氏璧,並退到柱子旁。他怒髮衝冠,對秦王說了一番話。

他說,本來趙國群臣商議,秦國不會以城換璧。但他認為,「百姓之間交往,尚且不會互相欺騙,更何況秦國是大國呢!所以趙王為了兩國的友好,齋戒了五天,派我奉璧出使秦國,在殿堂上恭敬地拜送國書。為什麼?是因為尊重大國的威望,以表示敬意呀!」

趙王送璧齋戒五日,藺相如也請秦王齋戒五日,並在王廷設下國宴,邀請天下九賓,他才敢獻上和氏璧。秦昭襄王揣測,如果強行奪取,藺相如會抱著和氏璧去撞柱子,那美玉就要碎了。於是,秦王許諾齋戒五日。藺相如看出了秦國沒有以城換玉的誠意,於是派人走小路,將和氏璧送回了趙國。

韓信拜將 蕭何請劉邦先齋戒

楚漢爭霸時,夏侯嬰將韓信推薦給漢王劉邦,但劉邦並沒有重用韓信。後來,韓信與蕭何談過幾次。蕭何感歎韓信很有將才。當劉邦到了南鄭時,很多將領都離他而去,韓信認為自己不被劉邦重用,於是也離開了。蕭何接獲消息,也沒向劉邦打聲招呼,趕緊連夜快馬追回了韓信。

人們以為蕭何也跑了,於是稟報劉邦。劉邦非常憤怒。然而,過了一兩天,蕭何回來了。劉邦劈頭蓋臉罵了他一通:「你跑什麼?」蕭何答道,他沒逃跑,只是追回了逃跑的人。劉邦聽說他追回的是韓信,竟又罵道:「軍官逃跑的有幾十人,你都不去追;卻只追韓信,你在撒謊。」蕭何認為,那些逃跑的軍官很容易得到,但像韓信可是「國士無雙」,天下找不出第二個像他這樣的人才。他勸諫劉邦,若想稱霸天下,除了韓信沒人能幫他實現這個偉大宏圖,所以鄭重地向他推薦韓信。

看在蕭何的面子上,劉邦只想讓韓信做個將軍。蕭何說:「讓他做將軍,韓信不會留下來。」就這樣,劉邦才想到任命韓信為大將軍。為了表達對韓信的尊敬,蕭何再向劉邦進言:「大王素來輕慢無禮。現在任命一位大將,如同招呼一個小兒一樣,這就是韓信離開的原因。大王一定要拜他為大將軍,最好選個日子先齋戒,建造土台,辦置聘禮,按照任命大將的禮儀來辦,才行。」劉邦答應了。

諸將聽說漢王要拜將,都很高興。人人都以為自己可以任命為大將。然而等到正式授官時,才發現原來漢王拜的是韓信,全軍都感到震驚。

和氏璧是趙國國寶,趙王讓藺相如使秦奉璧,齋戒了五日,以示對秦國的尊敬。蕭何勸諫劉邦任命韓信為大將軍,也要先齋戒,以示對韓信的敬重。在中國古代,也有官吏為了不辜負百姓,出巡前沐浴齋戒,向上天祝禱呢!

虔心齋戒 不負民心

東漢時期,有一位刺史名叫王業,字子香。漢和帝時,他擔任荊州刺史。每次,他外出巡行前,都要沐浴齋戒,然後向天地祈禱:「請啟迪我愚昧的心靈,不要讓我做出辜負百姓的事情。」他任荊州刺史七年,大力推行惠民仁政,他為官清正廉潔,所轄之地沐浴著一片仁風,境內沒有盜賊和殘暴之人,連山裡都沒有豺狼等凶猛的野獸。

後來,他在湘江去世。人們看到,有兩隻白虎低著頭、拖著尾巴,臥在他的旁邊宿衛。人們安葬了王業,那二隻白虎越過州境就不見了。於是,百姓一起為他和老虎豎起一通墓碑,稱之為「湘江白虎墓」。

參考資料:
《禮記·祭義》
《莊子·人間世》
《史記》卷81
《漢書》卷34
《搜神記》卷11@*#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