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平:之江新星忽落馬 反習大火延燒習家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8月21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官網發布消息,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書記周江勇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但中紀委並沒有說明周因何事被查。

周江勇落馬非常突然,落馬當天名字仍登上黨報頭版頭條。據《杭州日報》8月21日報道,8月20日下午,周江勇主持了杭州市碳達峰碳中和工作領導小組第一次(擴大)會議。

中央社於8月21日晚21點報道,周江勇被查可能和馬雲有關。8月22日,大陸多家網站和微信公眾號報道,周江勇被查和其家族涉嫌在當地一家公司IPO前突擊入股5億元,並和6月1日被查的浙江省寧波市海曙區委原書記褚孟形有關。

大外宣多維網引述微信公號@政在發聲稱,褚孟形被被留置後,其在浙江某律所擔任主任的妻子胡敏春找到了馬曉輝、張水堂、周江勇等人,以期將褚孟形「從紀委手裡撈出來」。

馬曉暉,原浙江省人大常委會機關黨組副書記,因涉嫌褚孟形案,8月19日主動投案。張水堂,原浙江省委省政府原副祕書長,退休近7年,因涉嫌褚孟形案,7月22日主動投案。

但因馬曉輝、張水堂、周江勇三人辦事不力,胡敏春憤怒之下將三人舉報到紀檢委。之後出現了張水堂、馬曉輝主動投案的事,但周江勇卻穩如泰山。

多維網援引@政在發聲稱:「胡敏春的一條舉報線索是:2020年底,浙江某金融公司上市前,周江勇5億元人民幣搶購股份,另一領導購入5,000萬。後上市被緊急叫停,退還給周5.2億,另一人5,200萬。此處多餘的金額顯然並不屬於螞蟻金服退還A股市場申購資金時遵照的『活期存款基準利率』——年化利率0.35%左右的利息賠償金。」

文章分析,該上市公司即為螞蟻金服,在2020年11月3日上市前兩天被監管機構叫停。

8月22日晚22:00,北京日報微博客戶端刊登了螞蟻集團關於《網傳「相關人員入股」不存在、系謠言》的嚴正聲明。聲明大意為阿螞蟻集團IPO發行公開透明,合規合法,不存在突擊入股和退款事宜。

不管有關螞蟻集團和周江勇的傳聞是真是假,周江勇作為之江新星突然落馬,不只是一個新聞點,而且讓外界對20大前的中共政局內幕充滿猜測。

周江勇落馬的時間點不一般,讓外界浮想聯翩。這個時間點和多個時間點有著不同尋常的巧合:首先是在褚孟形妻子胡敏春舉報後紀委後近一個月,換句話說是紀委查了一個月也沒事;二是,在北戴河會議結束後不久;三是,中共13屆人大常委會第30次會議後的第二天;四是,李克強視察鄭州洪災後回京的第三天;五是,國務院向鄭州派出水災調查組的第二天;六是,汪洋反常視察西藏的第二天。

上述的時間點,都是近期所發生的影響中共政壇的大事件時間點,外界評論這些事件基本都是今年北戴河會議甫一結束後,各方勢力,主要是反習勢力和習近平之間較量的外延結果。據推測,習近平在此次北戴河會議上並未占上風。

8月20日召開的中共13屆人大常委會第30次會議有兩個看點,一時關於布小林和蔣超良的人事變動,二是香港反制裁法的擱淺。時評人陳破空分析,蔣超良作為王岐山的舊部,在去年武漢肺炎疫情中被習近平追責,冷凍了一年多後安全著陸人大履新閒職,和香港反制裁法流產,都說明,習近平在北戴河會議上遭到了中共元老和反習勢力批判。

汪洋和李克強都被視為團派人物,按照中共政治局常委七上八下的潛規則,二人都有可能成為20大後的中共接班人。汪洋在北戴河會後中央財經會議上排名突靠前,並於8月20日率領中央代表團參加西藏和平解放70年典禮,表明汪洋很有可能獲得各方勢力認可,有望成為下屆接班人。

汪洋入常前被外界視為改革派人物,1991年年僅30多歲的汪洋在銅陵任市長銳意改革,被鄧小平接見,鄧稱其為「娃娃市長」,後來朱鎔基和溫家寶也非常看重汪洋,將其調進中央工作。汪洋任職廣東時,用溫和手段處理烏坎事件,讓黨內改良派對其寄於厚望。但18大因江派阻撓並沒入常。

習近平上台後,一路左轉,戰狼外交、收回香港自治權、領導人終身制、與美國交惡、打壓新疆、言論鉗制、閉關鎖國、刮文革風等一系列執政表現,讓黨內外各派及普通民眾對其極度不信任。反習勢力也屢屢伺機對其發起進攻。據說,今年北戴河會議上,習近平和反習勢力妥協,將汪洋立為王儲。

外界傳言,李克強對習近平左轉不滿,在多個場合公開唱反調。8月18、19兩天,李下到河南視察,當面訓斥習家軍河南省委書記樓陽生和鄭州市委書記徐立毅。李的視察,被指兩處反常,一是在北京聲稱要調查的半個月後才實施,二是,8月20日調查組正式開展調查工作時,還公布了受理舉報的專門舉報電話和郵箱,以及來電來信的受理截止時間是9月30日,多維網分析,這一形式更接近於中央巡視組的流程。李的視察,被指是反習派與習的較量。

河南官場是否發生地震,目前仍有待觀察。8月21日被查的周江勇,一直是浙江本土官員,2017年6月,他接替徐立毅任浙江省委常委、溫州市委書記,時年50歲,徐立毅任調任杭州市長。2018年5月,周江勇接替之江新軍重要成員趙一德(現任陝西省長),直升杭州市委書記,與徐立毅搭檔交集。2021年,徐立毅調任鄭州市委書記。

新浪新聞8月22日報道,2021年2月,中央第四巡視組向杭州市委書記周江勇等反饋提到杭州工作貫徹指示批示不力,但巡視組並無更多動作。2021年5月,杭州野生動物世界金錢豹外逃事件,第三隻金錢豹至今仍未找到,去向成謎。北京曾派調查組駐杭,但沒有任何處罰動作。

主管中紀委的趙樂際被指因秦嶺龍脈事件與習不和,周江勇躲過中央第四巡視和金錢豹事件,多歸功於其之江新軍的身分。

浙江省寧波市海曙區委原書記褚孟形之妻胡敏春將其舉報後近一個月,周江勇仍然優哉游哉,高枕無憂,恐怕也是得益於習家軍的身分。而就在北戴河會議剛一結束,咣當落馬,讓外界不得不懷疑,反習的火焰是否已經燒到了習家軍了呢?

中共百年,禍害人類無窮,習近平也好,反習勢力也好,改良派也好,毛左派也好,無論其能否在內鬥中得勢,只有拋棄中共,才能得以解脫,各自造化與命運都應唯此為大。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