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習近平財富再分配令投資者卻步

大紀元專欄作家Antonio Graceffo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將他指揮經濟的政治理論解釋為「建設一個繁榮、強大、民主、文化先進、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偉大國家」。

在2016年的一次演講中,他告訴商界領袖,除了賺錢,他們還必須熱愛祖國,熱愛共產黨。現在,他正在對一項制度進行最後的潤色。在這個制度裡,公司為國家利益服務,參與諸如農村振興戰略和「一帶一路」等項目。作為回報,國家將以利潤分享的夥伴關係支持這些公司的活動。

產業政策似乎是習近平新經濟的核心,因為中國正逐漸接近國家資本主義。他正在擴大國有企業的作用,呼籲中央政府加強對私營部門和私人投資的控制,同時為半導體芯片和電動汽車電池等國內產業分配市場份額。

他還鼓勵創建更多的「混合所有權」公司,在這些公司中,私營公司購買國有企業的股權,反之亦然。儘管人們正在使用「夥伴關係」與「合作」這兩個詞,但中共最近的政策變化表明,國有企業比私營部門更受照顧。這似乎扭轉了上世紀80年代鄧小平的經濟自由化和私有化政策。鄧的政策導致了中國經濟奇蹟,使中國從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轉變為第二富有的國家。

習近平表示,這些措施旨在提高國家的自給自足和全面繁榮。他對一個繁榮和更加平等的中國的新願景意味著讓那些已經取得經濟成功的人來照顧那些沒有取得經濟成就的人。在中共中央財經委員會的一次會議上,中共領導人確定,共同富裕是完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建設的關鍵。為此,應該有計劃地加強對高收入者的監管,調整過高的收入,讓高收入群體回饋社會。

「共同富裕」一詞讓人想起毛澤東在文化大革命期間採取的嚴厲經濟政策。習近平的經濟政策也被拿來與毛澤東的「政治指揮經濟」相比。上個世紀,毛澤東從農村精英、富裕的地主和農民那裡重新分配財富。今天,這些錢似乎將取自富有的企業家和科技巨頭。習近平指責他們製造了社會經濟問題,可能破壞國家的穩定。

鄧小平在中國向西方開放投資時也使用了「共同富裕」一詞。他有一個政策,允許一些人更快地致富,但最終目標是讓每個中國人提高生活水平。

現在,那些率先致富的人將重新分配他們的財富。習近平說,再分配是必要的,因為中國的富人數量超過了美國富人的數量,而中國大部分地區,尤其是內陸、西部和農村地區,則落後了。習近平的新目標是通過讓更多的人擺脫貧困和擴大中產階級的規模,創造更大程度的「社會公平」。當然,這些政策將給富人帶來更大的壓力,因為政府將會徵收財產稅和遺產稅。

2012年10月19日,在浙江省嘉善縣的一次房地產展上,客戶和房地產經紀人正在觀看幾種建築模型。(AFP/Getty Images)

收入極度不平等的浙江省被指定為財富再分配試點地區。目標是到2025年將年收入增加45%,達到75,000元人民幣(合11,563美元),並將城市化率提高到75%。為此,工人被指示進行集體談判,而上市公司則被告知要增加股東的現金股息,並鼓勵農民更具創業精神。此外,公司和個人將因慈善捐款而獲得稅務減免。

習近平希望到2049年,即中國共產黨接管中國100周年之際,實現他關於更大繁榮和平等的願景。但是,為了減輕人們對壓制性經濟政策的擔憂,類似於文化大革命期間的情況,習近平解釋說,他只是要「合理調節過高的收入」,並鼓勵富人回饋社會。

習近平最近發表財富再分配聲明後,ING的金融分析師認為,中國的稅率即將上升,包括所得稅、房產稅和公司稅。最近,中國加強了對金融科技、遊戲公司、騎行應用程序和私立教育的監管,所有這些都表明,中共政府正在經濟中發揮更積極的作用,加強控制,增加稅收。從長遠來看,這些政策可能可以避免中國未來的發展因其不斷增長的不良資產組合而脫軌。2020年,中國不良資產組合規模已達3.02萬億元(合4,669億美元)。

所有這些動向都令投資者感到不安,因為他們預計的投資回報將受到負面影響。例如,最近對營利性教育公司的禁令可能會讓投資者握緊錢包。投資者希望從教育公司投資中獲得高於他們在其它地方可以賺取的回報率。現在,回報率可能為零。更糟的是,這些投資者將很難出售他們的股票,因為準買家也希望獲得正回報。

習近平聲稱,政府正在採取這些措施,保護普通民眾免受大企業的剝削。但普通民眾是這些大企業的投資者和雇員,因此,他們的生計依賴於他們。COVID-19封鎖、中美貿易戰以及其它一些經濟和環境因素已經將年輕人的失業率推至多年未見的水平。對商業的進一步限制和增加稅收不太可能解決這個問題。與此同時,財富的崩潰威脅著該國持續的投資和創新。

1949年共產黨接管中國後,資本家受到詆毀、監禁,有時甚至被殺害。

1978年,在鄧小平的領導下,經濟開始開放。然而,1989年天安門廣場大屠殺表明,儘管中共正在進行經濟改革,但共產黨願意讓步的程度是有限的。

到2001年,商人和企業家必須加入共產黨。在2012年的一次演講中,習近平說,國家需要增加私營企業中的黨組織數量。習近平表示,儘管民營企業已成為中國經濟增長的明顯推動力,但私營部門開始受到更嚴格的控制。到2013年,私營部門占所有經濟活動的75%。

僅僅三年後,習近平開始控制私營公司和國有企業,要求他們把共產黨寫進他們的章程。證券監管機構隨後採納了這一政策,要求公司將該黨納入其公司治理守則。公司也有一個黨委,有時由黨委書記擔任董事會成員。

2016年的一項調查發現,中國68%的民營企業和70%的外國公司都有黨組織,而一些省份設定了95%的民營企業建立黨組織的目標。沃爾瑪、歐萊雅、華特迪士尼和陶氏化學已經出現了錘子和鐮刀標誌,所有這些公司都有黨委。

在習近平的領導下,中國雖然變得更加富裕,但也走向了更保守的共產主義,政府在商業中扮演了更重要的角色。知名企業的負責人經常在公開場合大聲疾呼,表面上表示對黨的熱愛,以避免受到迫害。安邦保險集團董事長吳小暉失蹤並隨後被判處18年監禁,中國華融資產管理公司前董事長賴小民被處死,這給其他未能達到黨的期望的企業家敲響了警鐘。

2018年12月18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的改革開放40周年慶典上,阿里巴巴的創始人馬雲(中)。(Andrea Verdelli/Getty Images)

2018年12月18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的改革開放40周年慶典上,阿里巴巴的創始人馬雲(中)。(Andrea Verdelli/Getty Images)

阿里巴巴的馬雲(Jack Ma)從未像其他商界領袖一樣堅持黨的路線,他有句名言:「愛上政府。但不要嫁給他們。」然而,當馬雲指責中國監管機構扼殺金融創新時,他可能走得太出格了。馬雲的姓的意思是「馬匹」,黨說他們已經把這匹馬馴服了。他的螞蟻集團的首次公開發行被取消,之後監管機構開始解散他的公司。他還被免去他創辦的湖畔大學的校長職務,這是一所精英商學院。此後一直沒有公開露面。

在撰寫本文時,馬雲已經九個月沒有露面了。

習近平新的財富再分配經濟政策令人想起毛澤東的嚴酷共產主義,當時富人和企業家被認為是人民的敵人。在習近平的領導下,中國似乎正在轉向一種更完整的共產主義形式,政府領導著經濟。

另一方面,新的經濟體制可以被稱為法西斯主義,一種國家資本主義形式,其中最大和最受青睞的公司仍然掌握在私人手中,但國家分享大部分利潤,同時保持更嚴格的控制。

作者簡介:

安東尼奧‧格雷斯福(Antonio Graceffo)博士在亞洲已經住了二十多年。他畢業於上海體育大學,擁有上海交通大學的中國MBA學位。安東尼奧是一名經濟學教授和中國經濟分析師,為各種國際媒體撰稿。他的一些中國著作包括《超越一帶一路:中國的全球經濟擴張》(Beyond the Belt and Road: China’s Global Economic Expansion)和《中國經濟的短篇課程》(A Short Course on the Chinese Economy)。

原文「Xi Jinping’s New Wealth Redistribution Plan Unsettles Investors」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