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打與死亡威脅 原大陸校長遭中共構陷逼供

李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28日訊】「一個專家進門就把門踹開了,煞氣騰騰地說:我告訴你,你坐的位置,就是死刑犯的位置。沒有任何人能從這個屋裡走出去。」

「他接著說: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告訴你,我是中國知名的刑事犯罪專家。我有太多的方法,撬開你的嘴,不管你說不說,我都會給你定罪。」

「(我)剛一進去,那種恐懼,就好像千萬座山壓下來,讓你時刻處於不安之中。我感覺自己就要完蛋了,馬上就要被他們害死了。」

以上是原遼寧省瀋陽職業技術計算機學院美術分院負責人(又稱美術分院的校長)、法輪功學員章偉迪,在2008年北京奧運前夕遭中共抓捕後,被強行構陷「破壞奧運」罪名的經歷。

章偉迪現旅居美國紐約,近日,她和大紀元講述了這段噩夢般的經歷。

章偉迪現旅居美國紐約,近日,她和大紀元講述了這段噩夢般的經歷。(本人提供)

警察不問法輪功 只問一個奇怪話題

2008年,北京奧運前夕,中共以「維穩」為借口加劇迫害法輪功。章偉迪一位熟識的法輪功學員被抓,章偉迪被迫流離失所。

章偉迪被抓後,才得知:中共當時派出大量國安人員、公安警察對其跟蹤、監控,並且將她作為大案要案罪犯在網上通緝。

章偉迪說,「我開車,他們一直用GPS(全球衛星定位系統)跟蹤我。」

2008年7月4日,章偉迪被抓。與此同時,USB閃存盤、法輪功真相光盤、真相資料、數萬元現金、私家車被抄走。

章偉迪於1998年在一次致命性的車禍後開始修煉法輪功。車禍後,章偉迪面部神經受損、眼睛歪斜、面部不自主抽動;修煉法輪功幾天後,身體康復。1999年7月20日,中共迫害法輪功後,章偉迪堅持修煉法輪功。

2008年被抓後,章偉迪被蒙上黑頭套,帶到一間小黑屋審訊,「讓我坐鐵椅子。手固定住了,腳也固定住了。然後審訊我。」

章偉迪表示,她被國安和公安警察反反覆覆逼問一個奇怪的問題——「收買奧運火炬手」,但他們不問任何有關法輪功真相資料的事情。

「就問我一個問題:你拿多少錢收買(奧運)火炬手?跟誰聯繫?」

「他們(警察)不問我:你發了多少(法輪功)傳單,跟誰有聯繫,做了多少資料。」

「我一開始覺得奇怪,覺得這問題也問得太離譜了。這跟我有啥關係啊?收買火炬手,跟我有啥關係?」

章偉迪表示,自己當時一頭霧水,摸不著頭腦,因為自己不知道任何相關事情。

她說,「後來,我才覺察到,這不是簡單的問題。這是他們要製造法輪功冤案,說我『破壞』奧運,要製造跟天安門自焚一樣的冤案。」

中共曾在2001年1月23日炮製出「天安門自焚」案,聲稱5名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自焚」,以煽動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和維持迫害。但此案被國際社會證實漏洞百出,是中共嫁禍法輪功的世紀騙局。

章偉迪表示,她當下意識到,警察這種反常逼供,是想製造一起類似於「天安門自焚」的冤案,以嫁禍法輪功。

一位現場警察領導的說法證實了章偉迪的推測。在章偉迪零口供的情況下,這位警察直接告訴她,已經提前定案,他說,「這件案子,已經定案了。你還是說了吧,這樣少遭點罪。」

性威脅 暴打 逼供

章偉迪表示,在小黑屋裡,她還受到性威脅和嚴刑逼供。

「夏天,他們(警察)就穿一個短褲,上身不穿衣服,喝完酒,半夜進來。醉醺醺的,像流氓一樣。好嚇人。」

她表示,有的男警察直接對她說,要施行輪姦;有的男警察用裝滿水的礦泉水瓶子狠狠地砸她的頭部;有的直接搧她的臉,她的臉當時就腫起來了。

「(警察說)你看我們這裡多少人?下流話就上來了。」

章偉迪透露,一位年輕警察對被固定在鐵椅子上的她,做出流氓挑釁的動作。

「他(一個男警察)搬個凳子,正對著我坐下。他大高個,腿還長,把兩個腿,一邊一個,整個腿搬到鐵椅子上。這不就是耍流氓嗎?」

章偉迪當時對他說:「你這麼年輕,我有你媽的年齡。你這姿勢,你覺得好看嗎?」

「你這太不雅了,有失你的身分。你這不是糟蹋你自己嗎?」

那個警察發出「哦」的一聲,這才把腿拿下來了。

中共酷刑刑具:鐵椅子。(明慧網)

死亡威脅

偉迪表示,一個全國有名的刑事犯罪專家把門踹開後,反覆威脅她:沒有一個人能活著從小黑屋走出去。

專家再三強調:你現在坐的位置,就是死刑犯的位置。

這位專家威脅章偉迪:「芝加哥記者給你巨額資金,(讓你)收買火炬手,破壞奧運。」

章偉迪說,「我根本不知道什麼芝加哥記者。」也不知道任何有關奧運火炬手的事情。

「他(專家)惡狠狠地說:『你知道我是誰不?我告訴你:你今天說,也得說;不說,也得說。』」

章偉迪表示,被審訊時,她感到如同面臨死亡一樣的恐懼。

「我想,我肉體可能承受不了這種酷刑。不管怎麼樣,我要走過這段路。因為這關係到大法的清白。請師父保護我。」

「我做好了不能活著出去的準備,但是,我想,不管怎麼樣,不能給大法抹黑。」

後來,「恐懼一點一點地消失」,正念和理智越來越強大。

章偉迪記得,自己當時告訴那位專家:「你既然是這麼知名的專家,在你審完的案子中,有沒有冤案?」

「如果你說,沒有冤案,我會全都告訴你;如果你說,有一件冤案,我不會跟你說一句。你也別想從我嘴裡套出一句話來。」

專家愣住了,接著叫人把她的手銬打開了。

「這個專家,一直審問我。好像持續一天一夜。」

章偉迪介紹,經過漫長的審訊,最後那位專家告訴她,「我相信你說的是真的,你沒有破壞奧運。」

「你可能是唯一一個能(活著)從這裡走出去的人。」

這次惡夢般的審訊之後,章偉迪被非法勞教2年半,送入馬三家勞教所迫害。

章偉迪回憶這段經歷時說,如果當時自己不夠堅強,如果自己在高壓下承認這一所謂「破壞奧運」的罪名構陷,那麼,等待她的,很可能不是非法勞教,而是被「坐實」「死刑犯」罪名。

她說,很慶幸自己還能活著出來,在國內她從來不敢講這段經歷。因為擔心揭露了中共對法輪功無所不用的迫害手法,隨時會有被滅口的危險。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樂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