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利特瓊:抵制冬奧 不為中共站台

(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Jan Jekielek採訪報導/秋生翻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30日訊】「我們談論的是:(中共)肆無忌憚的強迫墮胎、強迫絕育、處決囚犯活摘他們的器官進行移植。」利特瓊說。

抵制2022年北京奧運會的運動日漸高漲。利特瓊表示,當我們說(種族滅絕)「絕不能重演」之時,我們的意思是不是說(種族滅絕)「絕不能重演」,但中國除外。或者說(種族滅絕)「絕不能重演」,除非它真的讓我們付出某種代價。

在中國境內有一個拯救中國女嬰和老年寡婦的祕密地下網絡。利特瓊表示:「我們不會告訴任何人,我們的網絡分布在哪裡,連我自己的董事會也不知道網絡在哪裡。」

在本期節目中,我邀請到瑞潔‧利特瓊( Reggie Littlejohn),她是中國人權倡導者、婦女權利無國界(Women’s Rights Without Frontiers)組織的創始人和主席。

這裡是《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ept.ms/3fgTKSv

——————————————

瑞潔‧利特瓊(Reggie Littlejohn),很高興你能做客《美國思想領袖》。

瑞潔‧利特瓊:謝謝你邀請我,我非常推崇這個節目。

種族滅絕罪 中共不配主辦冬季奧運會

楊傑凱:瑞潔,你正在組織一項「停止(2022年)種族滅絕奧運會」(Stop the Genocide Games)的活動,當然,奧運會是在中國舉辦。那麼請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利特瓊:我們(「停止種族滅絕奧運會」)是由一些人權團體組成的聯盟,兩個發起團體分別是「應對中國當前危險委員會」(The 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 China)和「婦女權利無國界」(Women’s Rights Without Frontiers)組織,還吸引了其他一些團體和個人,大家都說:鑒於中國(中共)可怕的人權記錄,讓他們成為2022年(冬季)奧運會的舉辦國實在令人憤慨。

這體現在中共眾多的人權暴行之中,尤其是中共已被(美國等西方國家)正式認定對新疆維吾爾族和其他少數民族實施種族滅絕,其它如在獨生子女政策下、4億(中國)婦女被迫墮胎,處決囚犯以活摘其器官用於移植,殘酷鎮壓所有的宗教。你可以一直說下去:(向美國輸入)芬太尼和向全世界傳播冠狀病毒,有太多的理由表明,中國(中共)不配主辦冬季奧運會。

楊傑凱:在你看來,2022年在北京舉行的冬奧會,對中國共產黨意味著什麼?他們為什麼如此熱衷於此?

利特瓊:我認為這與1936年柏林奧運會非常相似,它為一個殘暴的(納粹)極權政權提供了一個自我吹噓的機會,其實它什麼都不是。這是一個極好的宣傳機會,(納粹和中共)政權利用奧運會作為煙幕彈,來掩蓋他們正在進行的所有其它暴行。

2008年奧運會,北京在這方面大獲成功。2008年他們做了各種各樣的承諾,承諾他們將如何改善他們的人權記錄,但他們撕毀了所有這些承諾,現在他們已經被正式認定為犯下種族滅絕罪。

中共說得天花亂墜 但絕對不會兌現

為了讓你相信,他們會說得天花亂墜,但絕對不會兌現,你根本不能相信他們所說的任何話。

楊傑凱:最近,你在美國國會大廈前組織了這次(抵制北京奧運會的)集會,一些異議人士在那裡發言。我在那裡短暫停留,碰到了一個非常、非常老練的華盛頓特區政治家。他基本上回應了我最近一段時間從一些人那裡聽到的東西:就是一種全面抵制(complete boycott)(中共)的想法,的確是一個過高的要求(tall order),為什麼會這樣呢?

利特瓊:說全面抵制是一個過高的要求,意思是很難做到。這是否意味著我們什麼都不做?哦,全面抵制太困難了,我們不會這樣做。

當我們說「絕不能重演」(never again,自從納粹集中營種族滅絕猶太人罪行曝光之後,國際社會一致認為種族滅絕「絕不能重演」)時,反應了我們的何種品格?我們的意思真是(種族滅絕)「絕不能重演」了嗎?還是說(種族滅絕)「絕不能重演」,但中國除外。或者說(種族滅絕)「絕不能重演」,但我們與有經濟聯繫的一個國家除外。或者說(種族滅絕)「絕不能重演」,除非它真的讓我們付出某種代價。

我們已正式認定他們(中共)犯下種族滅絕罪,這意味著什麼?種族滅絕包含哪些罪行?我們談論的是:肆無忌憚的強迫墮胎、強迫絕育、系統性強姦,我們談論的是:宗教迫害、將100萬到300萬人關進集中營、強迫勞動、處決囚犯以活摘他們的器官進行移植。要怎樣才能說:我們不會給這個國家塗脂抹粉,去參加他們的奧運會,在那裡他們只會吹噓自己的國家如何美妙和偉大。

楊傑凱:這是個好問題,不是嗎?我的意思是,這幾乎是難以想像的。對中國整體人權狀況,你並不陌生。我一直在觀察你和「婦女權利無國界」組織多年來的工作。首先,請告訴我你和你的團體都做了什麼,一直在做什麼?

利特瓊:「婦女權利無國界」組織今年即將迎來成立10周年,為此,我們非常高興。最開始,我們基本上是一個遊說團體(advocacy organization,又稱為利益團體、壓力團體或倡議團體),因為當時我是一名律師,我從法學院畢業,做了8年的訴訟律師。

中共獨生子女政策 強迫墮胎 9個月胎兒也不放過

說來話長,當時我發現中國婦女被強制墮胎和絕育,(我想)也許我們可以參與其中,我辭去律師工作,創立了這個團體。那是在2008、2009年間,當時,人們認為(中國的)獨生子女政策是自願性的。當然,中國(中共)也在宣傳說這是自願性的。

楊傑凱:請簡要地告訴我們獨生子女政策到底怎麼回事。

利特瓊:獨生子女政策是在1980年制定的,一直持續實施至2016年,2016年獨生子女政策被廢除,人們可以生二胎,最近政策又允許生三胎。我們可以討論一下這個問題,但在三胎政策下,強制墮胎仍在繼續。

獨生子女政策的制定,是由於中國出現了人口爆炸,他們(中共)想降低生育率。因此,他們說,每個人都可以生一個孩子。他們強迫墮胎,手段殘酷得讓人難以置信,甚至懷孕了9個月也不放過。

其中一些強制墮胎如此殘酷,以至於孕婦自己和她們的足月嬰兒一起死亡,強制絕育、強行避孕、殺嬰。而我曾相信中國(中共)的宣傳,說這(計劃生育)是自願性的。我知道他們有獨生子女政策,我從來沒有停下來好好想一想它是如何實施的,直到作為一名律師,代表一名受迫害的基督徒難民,而她在獨生子女政策下被強制絕育。

我的意思是,她真的是被拖出了家門,尖叫著、哭喊著、懇求著,她被按在桌子上、(腹部被)切開,在沒有麻醉的情況下被結紥輸卵管。她說,那種疼痛就像有人在她身體裡面拿著焊槍噴火。她後來果然患上了慢性偏頭痛、慢性腹痛、慢性背痛,從事情發生到我代表她的時候,已經有很多年了。因此,我認為她因那次手術而終身殘疾。

直到此時我才明白,這(計劃生育)是強迫執行的。在我第一次在國會作證時,一個非常、非常勇敢的人,傳出很多中國(內部)消息。他的妻子懷孕晚期被強制墮胎,他和他的妻子都不再顧慮生死,他們要把這個消息傳出去。

這就是說人們被逼迫到這一步了。在這個到處是監控的國家,你不可能真正反抗,他們寧願去死也要把真相傳播出去。因此,他走出家門,把他周邊村莊強迫墮胎和強迫絕育的情況,拍攝並記錄下來,交給另一個人權組織,然後人權組織又轉給了我。

中國男女比例巨大失衡 導致人口販賣和性奴

利特瓊: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第一個提出的,但我肯定大力宣傳了。我記得多年前,可能是2010年或2009年,我去參加華盛頓的一個專家組會議,那是一個關於國際婦女販賣的專家組。最後的問答階段,我舉手問道:國際婦女販賣和中國的獨生子女政策之間有什麼關係?專家組成員們看著我,一臉茫然。

我認為兩者關係非常直接,這成為我在歐洲議會作證的證詞。由於獨生子女政策,引發了多米諾骨牌效應。(中共)強迫墮胎,(導致)性別滅絕,選擇性墮胎女嬰,導致了中國男女性別的巨大失衡,最終導致了人口販賣和性奴。

中國從所有周邊國家販賣婦女,強迫其充當新娘和性奴,在國內也同樣販賣婦女,這方面中國是世界上最糟糕的國家之一。這份證詞發表在一本名為「中國的人權」(Human Rights in China)書中,《中國的人權》一書的出版與2008年奧運會有關,所以那份證詞實際上是在2008年。這就是我如何知道2008年那一年發生的事情。我分析的思路是這樣的:由於獨生子女政策,整個中國都在進行性別滅絕,才導致了販賣婦女。

楊傑凱:在我們的節目中,我大體也談到了一些販賣婦女的話題,但從未放在中國背景之下,你能不能多談一點中國販賣婦女的實際情況?

利特瓊:實際情況是,中國迫切需要更多的女孩和婦女。因為中國女性人數要少得多,她們會向上流動,貧困村莊的女性嫁到當地的城鎮或城市,因為她們有這樣的機會,嫁給那些更有錢的人。

所以中國有叫「光棍村」的村莊,住在其中的人,幾乎都是男人或老人。他們被稱為光棍,因為家族血脈到他們那裡終止了,他們沒有後代。這就是災難的根源。

中國共產黨基本上不會認真執行他們有關販賣婦女的法律,這就是為什麼他們在《人口販賣報告》(Trafficking in Persons Report)中,被列為最差的第三類國家。被列為第三類國家,其中一個關鍵因素是,他們國家不僅人口販賣非常猖獗,而且政府沒有採取有效措施來阻止它。

我相信,他們沒有採取有效措施來打擊人口販賣,因為他們知道,一旦他們這樣做了,他們就會人為地製造一場內亂。我記得看過一個故事,一個中國鄰國的女人,和她的嫂子(sister-in-law)住在一起,她們都是這個家族的成員。(一天)嫂子對她說:「我已經在中國給你找了一個好工作,你可以掙很多錢,寄錢回家。」

她嫂子帶著她一起去中國,在車上給了她吃了一些東西,說是治暈車的。當她在中國終於醒來時,發現自己被戴上腳鐐,遭到強姦,成為某人的強迫新娘。我不知道具體情況,後來有如神助般出現奇蹟,她帶著她的兒子一起逃了出來。

那個男人對她說,我不在乎你是否離開,但你不能帶走我的兒子。我記得這記載在《人權觀察報告》上。但她還是帶走了兒子,她是在躲藏狀態下,接受了這個採訪。這是一個典型的故事,說明了由於(中共的)獨生子女政策、性別滅絕、中國的人口販賣,中國周邊國家的婦女因此而遭遇的情況。

應禁止中共舉辦和參加奧運會

利特瓊:在美國國內,兩黨廣泛支持外交抵制,歐盟也是如此,他們也一直投票支持某種外交抵制。但我認為這還不夠,因為如果(歐美)外交官不出席開幕式,是的,這等於打了中國共產黨的一記耳光,但只要運動員出場,那麼他們仍然可以有他們宏大的開幕式、各種各樣的喧鬧場面和所有的熱火朝天,以及所有媒體的關注,他們會利用這些,使他們的政權合法化。

誰知道他們接下來要幹什麼?如果在2008年奧運會後,他們可以繼續對維吾爾人實施種族滅絕,那麼在2022年後他們會做什麼?他們會入侵台灣嗎?誰知道他們會做什麼。

對於中國共產黨,我們一直在談論的是,他們在國內對自己的人民所做的事情,但對整個世界,他們也一直在做出可怕的事情,他們在世界範圍內釋放了冠狀病毒或者說武漢病毒。

他們正在輸入大量的芬太尼到我們邊境。我有一個朋友,他有兩個兒子死於芬太尼。他們(中共)已經竊取了價值多少億美元的知識產權,他們正試圖侵占南中國海,他們威脅要入侵台灣。在我看來,他們不僅不應該舉辦奧運會,他們應該被宣布為一個跨國犯罪組織。我們應該終止與他們的所有外交關係和經濟聯繫,我們應該開始起訴對這些暴行負有責任的那些人。

楊傑凱:我們很多觀眾,在看到這樣的採訪時寫信給我們,他們想知道,他們能做什麼?《美國思想領袖》或《大紀元電視》(Epoch TV)的觀眾,個人能做什麼?

利特瓊:好吧,我鼓勵人們做的一件事是登錄genocidegames.org網站。首先,你可以在請願書上簽名,我們希望有10萬個簽名,因為簽名的人越多,我們就越能向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和美國奧林匹克委員會說,聽著,你們需要轉移賽場或抵制(北京冬季)奧運會,你們需要轉移奧運會(至其它國家舉行),否則我們將全力抵制。

其次,如果你有興趣,如果你又有足夠的熱情,我們剛剛在華盛頓舉行了一次(抵制北京冬奧會的)集會,我們可以在紐約舉行(同樣的)集會。我們可以在科羅拉多斯普林斯(Colorado Springs)舉行集會,那裡是美國奧林匹克委員會的所在地,甚至是在洛杉磯。如果有人想就此舉行集會,這確實有助於提高這個問題的能見度。他們應該與我聯繫,說他們有興趣主辦一次集會。

楊傑凱:我們就要結束本期節目了,最後有什麼想法要說嗎?

利特瓊:我認為,中國共產黨應該被禁止參加奧運會。我的意思是,南非因為種族隔離制度被禁止參加奧運會24年,因為他們不允許黑人運動員和白人運動員一起參加比賽。但我認為他們(中共)甚至沒有任何維吾爾族或南蒙古族(Southern Mongolian)的運動員。他們甚至被排除在奧運會選拔系統之外。不是不允許他們參加比賽,而是他們正在被殺害。這還不足以禁止中國(中共)參加奧運會嗎?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ept.ms/3fgTKSv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