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偉:當價格管制疊加貨幣擴張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8月24日,北京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發布《住房租賃條例(徵求意見稿)》,提出將建立租金監測和發布機制,當住房租金快速上漲時,住房城鄉建設等主管部門可以採取限制住房租賃企業經營房源的租金漲幅、查處哄抬租金行為等措施,調控住房租賃市場,必要時可以實行佣金或租金指導價。

政策之手控房價 抑制剛需

這是中共當局繼限制二手房價格之後,又明確提出限制租房價格。而深圳限制二手房價後效果如何呢?深圳政府出台了對3000多個小區的二手房指導價,普遍比二手房市場價低30%,並且要求銀行按照指導價發放按揭貸款,致使成交量萎縮,目前成交價約下跌10%。與此同時,中介機構幫助房主變相提高房價,如買房必須同時買房中的名畫、電器等,所以這些扭曲市場價格的舉措,表面上看控制住了房價,但同時限制了剛需,讓想買房的人增加了首付等成本。

前不久,杭州又出台新政打擊房地產中介,鼓勵買賣雙方到政府開通的平台上直接交易,讓中介機構出局,致使貝殼(BEKE)股票下跌15%。中共當局聲稱此舉可以減少數萬元中介費,對百姓有利,而業內人士則稱,這樣的政府平台在多年前就有,但掛牌與成交寥寥無幾,早已被證明是失敗的嘗試,政府想取代市場是不可能的,這是破壞市場的行為。

中共頻頻出台的限制政策,使得今年7月房價漲幅不到1%,似乎政策之手已經湊效,但實際上需求一但放開,價格仍會上漲。因為價格是供需決定的,武漢憑票買房,杭州交5年社保才能買房,都說明需求被限制了。

集采大幅降價 扭曲市場價格

如今,中共的政策之手瘋狂地伸向各個領域,醫藥集采(集中採購)的範圍擴大導致市場不安。8月19日,安徽省醫藥集中採購服務中心發布公告,將對部分臨床檢驗試劑納入集中採購範圍,主要是化學發光檢測試劑,此舉令A股藥企和醫療設備板塊股價應聲而跌。因為大家沒預料到這類產品也會進入集采範圍。

中共從2018年試點藥品集中帶量採購,至今已經完成六批集采,平均每年兩批,平均藥品降價超過50%。最典型和誇張的是心臟支架的價格,通過集采,價格從1.3萬元降到700元,中共認為集采是解決藥品價格虛高問題的對症辦法。但同時,企業被迫以「地板價」銷售而變得難以生存。業內人士認為,相當數量的醫藥製造企業將會被淘汰出局,造成稅收的減少和失業人口擴大。當生存都成為問題,更遑論醫藥研發投入。

尼克松的前車之鑑

價格管制能帶來暫時的經濟高增長和低通脹,但後果是嚴重的。1969年尼克松上任時,美國的通貨膨脹率高達4.7%,是繼朝鮮戰爭以來最高的,利率也達到一個世紀以來的最高點。1970年,美國國會授予總統權力干預工資和物價,不過擁有大多數席位的民主黨人知道尼克松曾反對這樣的管制,所以認為他即使擁有這個權力也不會使用。1971年8月,通貨膨脹問題尚未得到解決,大選年也迫在眉睫,尼克松宣布管制臨時工資和價格,允許美元兌換其它外幣的匯率自由浮動,並中止美元與黃金的兌換。

尼克松的政策在1972年有效降低了通脹率,但是贏得連任後通脹再度出現。他於1973年6月再度實施價格管制,但這樣的政策在公眾,特別是商界人士心目中不得人心,與控制價格的官僚機構相比,企業主們寧願與強大的工會組織打交道,也不希望政府管制價格。這些管制造成糧食短缺,肉從食雜店的貨架上消失了,農民們不願意虧本養雞賣出,於是選擇將之淹死。1973年四季度CPI就從年初的3%飆升到10.5%,1974年一季度就到了12.5%,年中則不得不取消管制政策。美國的教訓正說明,政策之手控制物價、匯率、利率價格,短期可能有效,但違背市場規律的做法都會導致失敗。

中共現在的做法正是如此,價格管制疊加貨幣擴張,而這兩樣中共都停不下來,因為一旦取消控制,價格就會上漲;一旦取消貨幣擴張,企業和地方政府平台資金跟不上就會導致破產潮。收放之間,靠政策之手,而不是靠市場調節,早晚會出問題。

今年7月,中國的經濟數據已經變得難看,消費、投資、出口三駕馬車均表現不佳,市場普遍預計今年下半年經濟會下滑,而且央行可能再一次降准。現在,中共只是用價格管制維持表面的低通脹,一旦管控不住就可能出現嚴重通脹,對經濟造成致命打擊。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原文鏈接:當價格管制疊加貨幣擴張

(轉自希望之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