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反思20年阿富汗戰爭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Dinesh D’Souza撰文/原泉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美國在阿富汗的失敗並不限於拙劣的撤軍,這是一場持續了二十多年的打得一塌糊塗的戰爭。請記住,在9/11事件發生時,塔利班統治著阿富汗。此後不久,美軍將他們趕下台。現在塔利班重回喀布爾掌權,並將他們的國家命名為「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美國的反恐戰爭顯然失敗了。

失敗的後果顯而易見,當數千美國人——也許超過一萬人——仍被困在阿富汗時,美國政府請求敵人塔利班幫助我們擺脫困境。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發表了空洞的聲明,「呼籲」塔利班「確保對婦女和女孩的保護」,並誓言美國將「密切關注」他們的行動。總統拜登表示,塔利班正在經歷一場關乎其在國際社會未來角色的「生存危機」,而美國和拜登政府顯然才是面臨危機的一方。

那麼,我們是如何走到這一悲慘地步的呢?美國領導世界的角色處於危險之中,美國的盟友在譴責美國,而敵人在嘲笑我們。答案可以在阿富汗戰爭的一個早期目標中找到:贏得阿富汗的民心。

戰爭通常不會以贏取民心為目標。羅馬人從不關心如何贏取被俘獲的人民的心。羅馬人的策略很簡單:打敗他們,接管他們的政府,然後用鐵腕統治他們,隨著時間的推移,給予那些特別支持羅馬統治的外國人成為羅馬公民的機會。

在塔利班被驅逐後不久——這是戰爭的輕鬆階段——時任國務卿科林·鮑威爾(Colin Powell)宣布,美國現在必須為阿富汗的未來承擔責任。

鮑威爾援引零售商店對易碎商品的行話,堅稱「如果我們打碎了它,我們就買下它。」為了加強他的觀點,國家安全顧問康多莉扎·賴斯(Condoleezza Rice)說,美國不想在阿富汗玩打地鼠遊戲,這意味著美軍不想不停地回來打擊塔利班——這個國家必須徹底重建。

但如何重塑一個國家?一開始的目標就是試圖贏得阿富汗人民的支持,這一目標貫穿布什的八年和奧巴馬的八年。為此,美國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在阿富汗實行民主選舉,為阿富汗女孩開辦學校,促進該國的經濟發展,訓練一支阿富汗本土的軍隊,等等。當阿富汗政府軍逃跑,塔利班重新掌權後,這一切在幾天內就土崩瓦解了。

歷史和經驗都告訴我們,改變人們的思想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在印度長大,我妻子曾去過幾次。我讓她想像一個她非常熟悉的場景,某一天,成群的人從一個印度的火車站湧出。我對她說,看看那些人,也許有兩千人,也許有五千人。要改變他們的思想,你會怎麼做?

她笑了,幾乎沒有任何方法可以做到這一點。我能想到的最明顯的方法是向他們展示一種他們無法想像的生活方式,比如說他們的家庭在美國一個綠樹成蔭的漂亮郊區的生活,在那裡他們可以看到自己孩子的美好未來。一旦他們看到了這種生活,並且看到了自己擁有這種生活的方式,他們很可能會對自己說,「我想要這樣的生活。」

但是請注意,你並沒有真正改變他們的思想;而是他們變了,他們是追求美國夢或美國生活方式的人。但是,如果美國人去其它國家,像法國這樣的發達國家或巴西,試圖改變那些人的思想,不可能很容易成功。如果你在那裡都不能成功,又憑什麼認為你能在像阿富汗這樣的第三世界成功呢?

英國統治印度很長一段時間,即使是他們也沒有試圖改變人們的思想。印度有一種由當地村長解決糾紛的制度,即所謂的村務委員會制度。英國人保留了這一點。印度由一群印度教和穆斯林統治者治理,他們統治著各自的王國。英國只是讓這些統治者屈從於英國的權威。

慢慢地,隨著時間的推移,在印度人中形成了一個講英語的階層,值得注意的是,當英國人離開後,印度獨立領導人繼續保持著他們從英國人那裡繼承的許多習俗和做法。英語成為印度的主要商業語言。印度人保留了英國的議會民主制度和英國的法院系統。

然而,再次請注意,是印度人投票保留了這些英國機構。誠然,英國人改變了印度人的思想,但這是經過了幾代人的努力,而且英國人不是從遠方統治印度,而是派英國人和他們的家人在印度定居、生活了近兩個世紀。

此外,考慮到我們在阿富汗面對的是深深信奉穆斯林生活方式的穆斯林,包括伊斯蘭法或伊斯蘭教法。在一個世俗的時代,許多宗教甚至在自己的信徒中都失去了地位,而今天的伊斯蘭教卻保留了它最初的七世紀的啟示的力量。當一位塔利班領導人被問及婦女在新阿富汗的角色時,他說他的政權將「在伊斯蘭教的範圍內,保護婦女的權利」。

一切都將在伊斯蘭教的範圍內進行,我猜這也是大多數阿富汗人民所希望的。因此,我們看到了一個引人注目的前景,分裂的美國,從未像現在這樣不確定自己和自己在世界上的角色,試圖說服一個伊斯蘭統一的社會接受美國的民主觀念、婦女權利、同性戀權利和人權。失敗的策略!

可悲的是,我們的政治領導人沒有看到這一點。我們的軍事領導沒有看到。我們的情報機構沒有看到。培訓人們進入情報部門的大學和政府沒有看到。所有這些機構都讓我們失望,向我們展示了它們的陳腐、狹隘和愚蠢。在未來,我們需要更少地想著改變國外的民心,而應該想著如何拯救我們的國家,我們必須改變自己。

原文:How Not to Win Hearts and Mind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迪內什·德蘇扎(Dinesh D』Souza)是作家、電影製作人和迪內什·德蘇扎播客主持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