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紀委為何又提「妄圖攫取黨和國家權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9月2日,中紀委網站發表《黨的政治建設是黨的根本性建設》一文,其中引述了習近平關於有人「妄圖攫取黨和國家權力」的講話。

明年,中共將召開二十大,中共高層將換屆。今年11月,中共將召開十九屆六中全會,可能初步確定中共政治局常委會的關鍵常委。在這個時候,中紀委發表此文,重提習的上述講話,格外引人注目。

習的原話是2018年1月11日在十九屆中紀委二次全會上講的。當時,習指出:「從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開始,我就反覆強調警惕『七個有之』。『七個有之』本質上是政治問題,概括起來是兩個方面。一個是政治問題和經濟問題交織形成利益集團,妄圖攫取黨和國家權力;一個是山頭主義和宗派主義作祟,大搞非組織活動,破壞黨的集中統一。」

七個有之」是什麼呢?2014年10月23日,習在十八屆四中全會說:「一些人無視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為了自己的所謂仕途,為了自己的所謂影響力,搞任人唯親、排斥異己的有之,搞團團伙伙、拉幫結派的有之,搞匿名誣告、製造謠言的有之,搞收買人心、拉動選票的有之,搞封官許願、彈冠相慶的有之,搞自行其是、陽奉陰違的有之,搞尾大不掉、妄議中央的也有之。」

從中共十八大以來查處的大案要案看,上述「妄圖攫取黨和國家權力」的問題一直存在。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薄熙來、令計劃、孫政才等黨政軍高官,曾被點名「陰謀篡黨奪權」。

中共十九大以來,有人「妄圖攫取黨和國家權力」的說法反覆被提及。比如,1月23日,新華網置頂大頭條文章《一個月內三提「政治三力」》,特別提到習的這句話。

此類問題在相關案例中也屢被提及。比如,1月29日被執行死刑的原華融董事長賴小民,「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搞政治投機,為個人職務升遷拉關係」。2月被公訴的原重慶市公安局長鄧恢林,「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參與在黨內搞團團伙伙,撈取政治資本,熱衷政治投機」。3月被公訴的原上海市公安局長龔道安,「參與在黨內搞團團伙伙,造成嚴重政治危害和惡劣政治影響」。 5月被公訴的原江西省人大副主任史文清,「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搞政治攀附」。8月被逮捕的原山西省公安廳長劉新雲,「參與在黨內搞團團伙伙,結交『政治騙子』,熱衷政治投機,造成惡劣政治影響」。

去年4月19日,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被查的消息公布當晚,公安部長趙克志在公安部黨委會上講,孫被查「是其長期以來無視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不守紀律、不講規矩、不知敬畏、肆意妄為的必然結果」。

孫力軍的案子已經查了1年零4個多月,現在還沒查結,可能是問題相當嚴重。估計11月中共六中全會前,中紀委對孫力軍問題的審查可能會有結論,習可能據此警告全體中央委員、候補中央委員。

去年末到今天,中共對螞蟻金服、阿里巴巴、滴滴出行等著名企業進行了查處。這些案子背後很可能涉政治問題與經濟問題交織的利益集團。

2月17日,《華爾街日報》發表的一篇調查報導說:「中央政府的一項調查發現,在持有螞蟻集團股權的層層不透明投資工具的背後,是一個由人脈廣泛的中國(中共)權貴組成的小圈子,其中一些人與那些對習近平構成潛在挑戰的政治家族有關聯。」

1至8月,海外反習勢力一直在發聲。8月13日,美國金融巨頭索羅斯在《華爾街日報》發表文章,稱習「是開放社會最危險的敵人」。8月30日,索羅斯在英國《金融時報》發文,再次批評習不懂市場,打擊民企,嚴重拖累經濟。

8月27日,有江、曾派系色彩的海外媒體發表文章,大談習之前的中共領導人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主動退休」。文章的最後,引用習稱讚胡錦濤「裸退」充分體現了胡的「高瞻遠矚、博大胸懷、高風亮節」。有評論指,這是借習打習,逼習下台。

習一直有一種強烈的不安全感。1月22日,習在中紀委五次全會上講,反腐敗是一場「輸不起也決不能輸的政治鬥爭」,必須「堅決打贏」。9月1日,習在中央黨校講話時稱,要「勇於鬥爭,在原則問題上寸步不讓、寸土不讓」。

有人「妄圖攫取黨和國家權力」的話題,之所以一再被提起,主要原因有三:

一是習反腐打虎得罪人太多;二是中共十九大以來習將「一手好牌打成爛牌」;三是中共內部反習勢力為保住既得利益、防止被清算全力倒習。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