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輝:真「雙槍老太婆」抗日反共 中共混淆視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中國大陸,四十歲以上的很多人都知道紅色小說《紅岩》,也是通過這部小說知曉了「紅色英雄」江姐以及四川華鎣山女游擊隊長「雙槍老太婆」。

《紅岩》作者羅廣斌稱,「雙槍老太婆」的原型是陳聯詩。後來還有一種說法是其主要原型為鄧惠中、劉隆華、陳聯詩。其後,大陸又拍了電視連續劇《雙槍老太婆》,將「雙槍老太婆」的故事由國共內戰時期提前到了抗戰前,講述一個「在華鎣山地區的傳奇驚險、糾藹不清的恩怨情仇的故事」。但不管是哪個版本,在中共的宣傳下,「雙槍老太婆」都是心向共產黨,堅定地走在革命的道路上。

然而,中共再一次通過篡改歷史、炮製假「雙槍老太婆」混淆視聽,掩蓋真相,欺騙了國人。歷史的真相是:中華民國時期的確有一位大名鼎鼎的「雙槍老太婆」,她主要活躍在北方,名叫趙洪文國。與假「雙槍老太婆」不同的是,她既抗日又反共,她的很多家人都參加了抗日戰爭,30多人殉國,而她和兩個兒子則最終死於中共之手。中共打造南方「雙槍老太婆」,其掩蓋自己是凶手的用意不言而喻。

趙氏母子走上抗日戰場 保家衛國

趙洪文國,本名洪文國,1881年出生在遼寧省岫巖縣滿清愛新覺羅氏家族的一個旁支。1898年她嫁給趙玉堂,生有五子三女。夫妻二人經過辛勤努力,從貧苦農民變成了富裕家庭。心地善良的他們在富裕後,常常接濟周邊貧苦農民,因此在當地有一定聲望。

1929年,趙洪文國還開始籌辦小學,試圖對家鄉孩子掃盲,為中華民國之富國強民做出一己貢獻。

1931年日本侵占東三省後,已考入東北大學預科物理系的趙洪文國的三子趙侗,與苗可秀等人到北平組織「東北學生軍」,1932年返回東北加入鄧鐵梅的「義勇軍學生隊」,之後改組為「中國少年鐵血軍」,苗可秀任司令,趙侗擔任參謀長。1935年7月苗可秀犧牲後,趙侗繼任鐵血軍司令。

這支民間武裝遊走在東北大地,一再打擊日軍,而深明大義的趙洪文國則變賣家產予以支持,還動員全家參與義勇軍。即便在日軍獲知情報知曉趙家是少年鐵血軍的中堅力量而將其全家16間房屋和所有家產燒毀,趙洪文國也沒有放棄抗日,而是繼續以少年鐵血軍名義張貼散發宣傳單張。彼時50多歲的趙洪文國喜歡腰別雙槍,是以民間稱之為「雙槍老太婆」。

1934年8月,在日軍的突襲中,趙洪文國一家六口和300多鄉親被捕。兩個月後,因其不願投降,當地日軍報請關東軍司令部打算祕密執行死刑,但趙洪文國想辦法假釋出獄,並救出鄉親等人。之後,趙洪文國一家攜年邁丈夫及年幼子女往北平籌集軍火,並聯繫東北救國會支援少年鐵血軍,繼續抗日。

至1935年12月,少年鐵血軍由遼寧南部發展到遼東、熱河各地,隊伍發展到11個方面軍11000人左右,並成立趙侗為首的中國第一民眾抗日的「遼南臨時政府」。有資料稱,遼南少年鐵血軍各路連年大小戰役300餘次,殺敵數4000左右,俘虜日偽軍警2000多人。

1937年「七七事變」後,日本全面侵華。1938年春,趙洪文國的長子在一次戰鬥中被日本鬼子殘酷殺害並梟首示眾。隨後,在太行山青槓嶺戰鬥中,趙洪文國率軍大獲全勝,擊斃日軍33人。《大公報》報道了她伏擊日軍這振奮國人的消息,美國的《紐約時報》和日本國內報紙也刊發了電訊稿。

此時,趙氏抗日隊伍發展到25000人。中共得知這支武裝力量後,就開始派員進入部隊,逐漸將其同化為中共隊伍,最終將其收編為八路軍晉察冀軍區第五支隊,趙侗任司令,不過,趙侗的權力被中共領導架空。

1938年,趙洪文國從河南來到漢口,宣傳抗日。當時的美國記者斯諾、愛潑斯坦以及反戰同盟成員綠川英子等都採訪了她,向國際專門介紹其抗戰事蹟。在1991年出版的愛潑斯坦著作《人民之戰》中披露了趙洪文國為游擊隊購買運輸軍火和趙侗在河北組建抗日游擊隊的歷史。

同年9月,趙洪文國被邀請到廣州、香港、南洋各地宣傳抗日及募捐,受到華僑們的熱烈歡迎,並獲得巨額經費和大批物資資助。與此同時,認清中共假抗日嘴臉的趙侗帶著十幾個部屬離開自己的部隊,經北平、天津,乘船到香港與母親會面。

1939年1月,中華民國總統蔣介石邀請二人到重慶,一時間重慶市萬人空巷,趙洪文國被蔣介石譽為「游擊隊之母」。吳祖光創作了以趙侗和戰友苗可秀舉義抗日為題材的處女作《鳳凰城》,趙氏一家抵抗日軍的紀錄片也開始拍攝。宋美齡、宋慶齡、馮玉祥、陶行知、謝冰心、黃右昌、金仲華等民國名流紛紛撰文、題詞、編著、贈詩、報導讚美,稱她為「全國婦女之楷模」,將她比作孟母、岳母,贊其「女中模範」、「母教救國」、「女中豪傑」、「捉妖老太」、「氣概黃河三萬裡」、「神話成了現實」、「持久抗戰中一個游擊的新階段」。

之後,母子二人謝絕了國民政府贈送的汽車洋房和在後方休養生息或出國深造的好意,招募東北愛國知識青年組建了晉察冀游擊縱隊,再度北上抗日。趙侗被國民政府任命為總司令,少將軍銜。而趙洪文國則被國民政府聘請為全國義務兵役宣傳指導員,在川北宣傳抗日。

1939年12月下旬至1940年1月間,趙侗率部北進抗日途中,突遭中共賀龍和聶榮臻部偷襲,其原因是為了阻止他的舊部投奔於他。趙侗和年僅20歲的妹妹趙理智戰死。趙侗被國民政府追授中將軍銜。

對於不抗日的中共的卑劣行徑,趙洪文國對《益世報》記者表達了悲憤之情。然而,她並沒有倒下。1943年3月,她與東北同鄉國民黨中將王達,在湖北武漢一帶組織游擊隊,牽制日寇主力部隊,並再次將子女送往戰場。

而在趙洪文國一家積極抗日、抵禦外侮,為國捐軀30餘人之時,彼時的中共除了「保衛蘇聯」,在江西等地叛亂、建立根據地,躲避國民政府軍的幾次圍剿、北上逃跑後龜縮在延安外,何曾真正抗過日?

國共內戰時期因堅決反共被害

就在1945年抗戰勝利的前一天,趙洪文國的丈夫病故。抗戰勝利後,趙洪文國主動辭去國民政府軍政兩部和婦女指導委員會等職務,回到東北在丹東和瀋陽籌辦加工廠,試圖解決抗日軍烈屬生活出路。

然而,中共卻明著與國民政府和談,暗中挑起內戰,內戰最終爆發。對此,趙洪文國明察秋毫,譴責共軍「挑燈撥火,誘惑忠良」。她隨即接受蔣介石的任命,擔任晉察冀三省的剿共總司令。當時,趙洪文國指天為誓:「委員長以國士待我,我以國士報之,願為委員長肝腦塗地!」

之後,她率兒子、女婿等,糾合原部兩萬多人,與共軍對陣拼殺。南京淪陷後,趙洪文國隨潰退的國軍由江南到了西南。蔣介石在成都接見了她,讓其「發揚游擊經驗,奮起抗日精神,復興中華,樹立新功」。

1949年4月,李宗仁主導的國共和談失敗。趙洪文國受蔣介石委託在四川組織「中國國民反共救國軍」,抵抗中共軍隊。四子趙連中任總司令,駐足重慶。他們策劃了「反征糧」運動,提出「趕走共產黨,三年不納糧」等口號,並建立大陸游擊區,抵抗進川的共軍,還阻止國軍十六兵團投共,殺死共軍誘降代表,圍攻川西的溫江、崇慶、郫縣、金堂、新都及川東的秀山等多座縣城。

趙洪文國堅持反共近一年後,於1950年2月不幸被捕,她堅決拒絕投降中共。其子趙連仲等人先被槍殺,時隔一個月後,一代女傑趙洪文國也慘遭中共祕密殺害,終年70歲。趙連仲的妻子鄧外桃和孩子被釋放,之後,他們前往香港不知所往。

可嘆的是,趙洪文國及其一家抗日反共的英雄事蹟,在今日中國大陸很少有人知曉,究其原因就是中共為了掩蓋歷史真相,混淆視聽,炮製了假「雙槍老太婆」,即南方「雙槍老太婆」,給國人洗腦。

「雙槍陳三姐」陳聯詩一家遭中共迫害

可以說,南方「雙槍老太婆」並非真正存在過,而是中共的藝術加工形象,即將鄧惠中、劉隆華、陳聯詩三個人的故事拼湊起來,再加以渲染。而她們中沒有一人參加過抗日,沒有一人反共,且拿過雙槍的只有陳聯詩,卻沒有槍斃過叛徒。不過,她們的結局也各異。

據陳聯詩外孫女林雪透過香港《動向》雜誌透露,陳聯詩出生於四川岳池縣的書香望族,她在女師畢業後,與丈夫廖玉壁考進南京東南大學讀書,其後受革命熱潮影響,參加了1925年的「五卅運動」。很快,廖、陳先後加入中共,廖玉壁受中共派遣,於1926年回到四川華鎣山,建立了一支中共武裝。1935年,廖被國民黨殺死,彼時三十多歲的陳聯詩繼續率四十人的武裝為中共效力,曾坐監八次,陪過殺場,而且沒有資料顯示,她參加過抗日。

不過,因其容貌出眾,多才多藝,且文武雙全,講義氣,並成功周旋於當地三教九流人士之間,因此在當地被稱為「雙槍陳三姐(因她排行第三)」,而她的名氣也僅限於西南一帶,名聲遠遜於名鎮全國的趙洪文國。

在其年老時,已是中共建政後,進了婦聯的陳聯詩自然不敢別槍,也不用別槍,因此沒有人稱呼她為「雙槍老太婆」。中華民國時期真正的「雙槍老太婆」只有趙洪文國一人。

頂了「雙槍老太婆」之名的陳聯詩,在中共建政後被中共拋棄,一家下場悽慘。在「三反」運動中,陳聯詩被中共以「立場不穩」、「社會關係複雜」等藉口「勸退出黨」。心有不甘的她生前不斷向黨寫申請書要求恢復黨籍,一共寫了42封,但直到她1960年鬱鬱寡歡去世前,中共一直置之不理。直到到她死後22年,中共又想起了她的政治「剩餘價值」,於是又給她恢復名譽和黨籍。

躲過了文革的陳聯詩,還算幸運,而被她帶入中共革命的女兒女婿一家命運相當悲慘。女婿林向北出生於富裕鹽商家庭,因崇拜陳聯詩,遂加入中共,從事地下工作,並與陳聯詩的女兒廖寧君結婚。中共建政後,林向北先是在「三反」運動中被打成「大老虎」,之後在39歲被打成「右派」,文革時和半右派的廖寧君,被扣上「叛徒特務、為川東地下黨翻案、為華鎣山游擊隊翻案、為地主、土匪的父母翻案、為右派翻案」幾頂「反革命」帽子。

林向北在其回憶錄中說,他夫妻被關進牛棚,「被掛上黑牌,天天遊街揪斗,寫不完的檢查,做不完的交代,孩子遭受毒打,家裡數次被抄⋯」,1975年5月,廖寧君被折磨致死。而林雪的舅父及姑母和她第二任丈夫,也受牽連,在歷次運動中遭到整肅。

林雪在香港中文大學演講時介紹,父親林向北被打成右派後,對共產黨仍然是愚忠,勞改時曾躲在被蓋裡哭述他的委屈,到文革才開始醒悟,但真正的恍然大悟,是在他文革後首次聽說中共猙獰的「十六字」祕密方針(即「降級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才知中共如此陰險功利無情無義,自己一腔熱血竟被玩權謀的中共欺騙了。悲憤的林向北不禁脫口大罵:他媽的!只是此時後悔已經太遲了。

鄧惠中死於中共監獄  劉隆華官運亨通

再看看假「雙槍老太婆」另外兩個原型鄧惠中和劉隆華。2011年7月,中國作協副主席、中國作家出版集團黨委書記何建明做客中共人民網強國論壇,就《忠誠與背叛——告訴你一個真實的紅岩》這本書,在線與網友進行了交流。

據何建明披露,「雙槍老太破」原型之一的鄧惠中,曾加入雙槍的游擊隊,最後與她的兒子一起死在中共監獄裡。「我在看她最原始的檔案,特別是關於當年特務審訊她時的那些檔案,發現她是向特務『交代』了很多東西。」中共執政後,「有關部門根據敵人的檔案看到了她『交代』的東西,就直接將她定名為叛徒。」「人們一直把她當叛徒來看待,1982年才為她平反,追認為烈士。」

而劉隆華是1938年加入中共的,1944年在延安接受中共系統培養,抗戰勝利後被派回重慶,任重慶臨時特別小組整頓組織組長、廣安地委宣傳委員、川北游擊隊五支隊總支書記以及南川縣委書記、川黔邊區書記和綦江中心縣委常委。1948年劉隆華曾在華鎣山參加過支援游擊隊的工作,但沒有參加過戰鬥,這大概是其成為「雙槍老太婆」原型之一的原因。

中共建政後,劉隆華官運亨通,在文革期間,搖身一變成為重慶市一輕工業局黨的核心領導小組、革命領導小組副組長、組長,市計委副主任、黨的核心領導小組副組長等。這說明其緊跟中共跟的非常緊。文革結束後,則繼續當官,直至1994年離休,享受副省長級生活待遇。2004年離世。

結語

毫無疑問,效忠中共的劉隆華、鄧惠中、陳聯詩的故事加在一起,都無法成為趙洪文國那樣讓世人矚目的英雄,因為她們的眼中根本沒有什麼民族大義,沒有什麼抗日救國。而中共炮製假「雙槍老太婆」,實在是心懷鬼胎,那就是通過經年的洗腦,讓中國人誤以為「雙槍老太婆」不過是個藝術形象,而不再去探尋真「雙槍老太婆」的英雄事蹟。

迄今為止,中共的確是做到了,就如同它打造、歪曲許多所謂的「英雄」形象、欺騙了無數中國人一樣。但謊言終究是謊言,真相終會大白於天下,趙洪文國一家慷慨救國的故事也終將被世人廣泛傳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