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縱橫】劉鶴發「定心丸」天安門現凶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07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時事縱橫》,我是扶搖。今天是2021年9月6日,星期一。

今天關注的焦點:天安門廣場中軸線,飛落黑天鵝,中共敗亡徵兆?劉鶴發「定心丸」,針對中小型民企?近70年後,劉強東面臨曾祖父同樣困境;港府要誣告更多目標?支聯會拒配合交資料;菅義偉月底辭職,下任日本首相或對中共強硬。

黑天鵝飛落天安門廣場中軸線 現凶兆?

首先,我們來說說網絡上一個非常熱門的話題。

據官媒《北京日報》報導,9月5日早上6點左右,也就是升旗儀式結束後,一隻黑天鵝突然飛到北京天安門廣場,還剛好落在了廣場中軸線的位置上。

這隻黑天鵝時而低下頭梳理羽毛,時而優雅地走幾步,完全沒有要飛走的意思。它這副「見過世面」的樣子引來了人群圍觀。有用長焦鏡頭仔細拍攝的現場民眾說,天鵝腳上沒有腳環,也就是看不出是人工飼養的。

另一邊,工作人員則是「馬上進行秩序維護」,「疏散圍觀遊客」,並聯繫有關部門。

過了一會兒,廣場上開始下起雨來,到早上8點左右,動物保護部門趕來帶走黑天鵝,把它送到順義區的救護中心。從6點到8點,這隻天鵝在廣場上愣是待了2個來小時,不主動離開。

消息報導後,網絡上立馬炸鍋了。

有大陸微博網民問,「為何疏散遊客,天鵝沒過安檢嗎?」「圍觀一隻鳥都不行?」也有網民說,這是「黑天鵝事件」,並問「主何吉凶?」「難道……」很快,這些留言全部被隱藏了。

微博平台這麼做,因為黑天鵝非但不是什麼吉祥鳥,它的「到訪」還是個不好的兆頭。很多朋友都知道一個術語,叫「黑天鵝事件」,一般指非常難以預測且不尋常的事,會引起連鎖負面反應,甚至是顛覆的效果。

黑天鵝事件存在於經濟、政治、社會、個人生活等各個領域。比如,次貸危機、東南亞海嘯、美國9‧11事件、泰坦尼克號沉沒等等,都屬於這一類。

在言論相對自由的推特上,談論這件事的中文網友就更多了。

有人提到,在今年1月28日的中共政治局會議上,習近平才要求防止「黑天鵝」、「灰犀牛」事件;近期,中共網信辦也大力整頓財經自媒體,禁止他們「唱衰」中國金融市場和中國經濟。

「結果話音剛落,黑天鵝自己落在了天安門廣場,看來經濟突然崩潰是分分鐘的事了,而且最大的不確定性,就來自北京,來自政治中心。」

也有人聯想到,9月2日,中共剛公開確認將設立北京證券交易所。在資本市場,「黑天鵝」預示著會發生大凶事件,導致股票、債券崩盤。他們說,「(黑天鵝)真會挑時間」、「真是諷刺」。

還有網友給大家科普了一個成語,叫「野鳥入廟」,出處是《漢書‧五行志》。根據辭典解釋,這裡的「廟」指的是「廟堂」,就是古代帝王商議國事的場所,整個成語意思是野鳥闖入了廟堂,指國家(政權)敗亡的徵兆。

現在那麼大一隻黑天鵝,輕鬆突破號稱「固若金湯」的低小慢飛行物防線,飛到了天安門的中軸線上,對中共政權來說,又預示著什麼呢?

政論家章天亮在自媒體節目中指出,中共現在確實面臨著幾隻「黑天鵝」,比如各國軍隊在南海問題上可能攤牌、美國對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的溯源問題,以及中國經濟前景的不確定性。

這些危機一旦爆發,後果很難預料。

劉鶴發「定心丸」 針對中小型民企?

近來,中共當局頻頻出手,以監管的方式打擊中國科技、教育、房地產等多個行業。就在民營企業人心惶惶的時候,中共政治局委員、副總理劉鶴出來發「定心丸」了。

據黨媒新華社報導,在9月6日的中國國際數字經濟博覽會上,劉鶴以視頻方式致詞。他強調,必須大力支持民營經濟發展,使其在穩增長、穩就業、調結構、促創新中發揮更大作用。

劉鶴說,民營經濟為中國貢獻了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術創新、80%以上的城鎮就業、還有90%以上的市場主體數量。必須堅持推進高水平對外開放,堅決保護保護產權和知識產權。

他還稱,支持民營經濟發展的方針政策,現在沒有變,將來也不會變。

很多人看不懂了,劉鶴這話說的,和中共的實際行動相反啊,難道當局要收手了?他的話能算數嗎?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分析,當局搞「黨進民退」是既定方針,肯定不會變。目前,北京主要的打擊對象是大型民企,尤其政商一體、深度捲入了黨內爭鬥的壟斷性民企,都被習近平視為威脅。但這種打擊一旦鋪開,引發的「文革重來」影響巨大,這給他形成了很強的阻力。所以劉鶴出面說這話,主要就是安撫民企,尤其是中小型民企。

唐靖遠指出,現在,中小型民企暫時還不是鐮刀收割的主要對象。也就是說,之前當局黑臉唱得過頭了點,把觀眾嚇跑了,劉鶴相當於出來唱紅臉,穩住觀眾別跑,都跑了這戲就沒人看也沒錢賺了。

劉強東面臨曾祖父同樣困境 淡出京東日常運營

這麼看來,大陸中小型民企的處境暫時還不會太糟,不像大型民企,正在風雨中飄搖。

習近平提出「共同富裕」後,阿里巴巴、騰訊等科技巨頭紛紛承諾,要做出慈善相關的巨額投資。

提倡「共同富裕」的運動,在中國近代歷史上並不陌生。上個世紀50年代,中共針對民族企業家發動了「公私合營」,強行收購了他們的企業股份,將私人財產劃歸國有。但是,這些企業家捐出了家產,卻沒能改善自己的處境。

現在,中共發起了「公私合營2.0」。在這次運動中,那些努力表忠心的企業家們能逃過一劫嗎?

對此,政治風險咨詢公司歐亞集團全球技術政策專家特廖洛(Paul Triolo)並不樂觀。他對美國之音說,結果有待觀察。

而除了大筆捐贈,企業家們還想出了緩解監管壓力的另一個對策——隱退。

在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拼多多創始人黃崢相繼卸任後,9月6日,京東宣布高層人事變動。劉強東從日常業務中淡出,同時,京東零售CEO徐雷升任集團總裁。

據《華爾街日報》報導,京東的一位發言人拒絕對繼任計劃發表評論。自媒體人唐浩認為,劉強東等企業大佬宣布退出公司的日常運營,說白了就是「被奪權」,逐步將公司交出來。

在2014年,劉強東還風光無限的時候,財經作家韓平給他寫了一本書,名字叫《年輕就是要活出你自己:劉強東的商業新邏輯》。劉強東自己給書寫了序,說在他太爺爺那一代,他家還非常富有。之後,中共搞公私合營,財產就沒了,全家被迫搬遷到外省,在農村過著窮苦的日子。

同樣在中共治下,短短六七十年後,劉強東又要面對他太爺爺曾經經歷的危機了。

港府要誣告更多目標?支聯會拒配合交資料

除了在中國大陸掀起政治運動,中共對香港的打壓,也在實施「港版國安法」後越來越沒有顧忌。

8月底,香港警方國安處指控香港支聯會是「外國代理人」,並首次引用「港版國安法」第43條「實施細則」附表5,要求支聯會常委在9月7日前,提交該組織成立以來所有成員的個人資料、財務明細,以及和他們有過聯繫的中外組織、個人的資料等等。

支聯會全稱「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從1989年「六四」以來一直支持中國大陸民主運動,在2019年「反送中」運動中,他們也積極參與反抗活動。

5日,支聯會召開記者會。身為大律師的副主席鄒幸彤表示,他們拒絕交出任何材料,常委也已經做好準備,為此負上刑事責任。

鄒幸彤強烈否認他們是所謂的「外國代理人」。她批評說,警方在信件中沒有提及任何指控理據、沒有列明所涉罪名,連支聯會「代理哪個國家、組織都講不出」。這樣的做法是毫無理據、濫權、不合理。

鄒幸彤還強調,支聯會拒絕提供資料給國安處,是「對成員、支持者最起碼的保護」。警方令公民社會處於恐懼之中,但支聯會不會幫著散播恐懼。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鍾劍華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當局現在的做法,是先有整肅目標,再想有什麼條例可用,這是政治操作,目的可能有三個。

一個是,看看能否誣告支聯會;第二,恐嚇大家不要捐錢給這些團體,因為你捐款就有記錄,可以查到並追究,這麼做可以在社會上造成寒蟬效應;第三,港府想通過拿資料,找到蛛絲馬跡或其它證據,誣告其他想誣告的人。

而對於支聯會拒絕配合的態度,香港保安局警告他們「懸崖勒馬」。

菅義偉月底辭職 下任日本首相或對中共強硬

下面,我們再來快速關注一條國際方面的消息。

9月3日,日本首相菅義偉宣布不參選下任黨總裁,這意味著,他將在9月底辭去首相一職,而執政的日本自民黨,將選出一位新領袖接任首相職務。

消息一出,外界就開始盤點新首相的人選了,而這些人選對中共的態度,更是倍受關注。

6日,《華爾街日報》撰文說,主要候選人包括兩位前外務大臣:64歲的岸田文雄(Fumio Kishida)和58歲的河野太郎(Taro Kono)。兩人都發表過對中共的強硬言論。

比如,岸田文雄在今年的一份政策文件中表示,日本需要針對中國(中共)投射力量,震懾中國(中共)不要採取侵犯行動。他說,日本應當擁有導彈,以便有能力在敵人導彈攻擊日本之前,摧毀其導彈發射場。

另一位人選河野太郎,經常強調日本軍機應該緊急出動,阻止在日本附近行動的中共戰機;他還是首批經常將中國(中共)稱為威脅的政府高級官員之一。

《華日》的報導指出,中共對香港的壓制,和美國對抗中國經濟影響力的舉措,都讓東京更加堅定地致力於日美同盟,同時壓制了自民黨內對華鴿派的聲音。

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副教授王宏仁也表示,一直以來,華盛頓和東京對台海奉行模糊政策,但現在,政策已經逐漸轉為清晰,這是要對中國(中共)發出明確威懾的信號。

好的,我們今天就先說到這裡,下期節目,我們不見不散。

《時事縱橫》製作組

責任編輯:雲起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