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中共省長退黨的故事

原標題:認清中共卸磨殺驢 前省長退黨自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07日訊】近幾個月來,僑居加拿大的法輪功學員張靜(化名)通過電話揭露中共邪惡本質的真相,幫助幾位中共高官退出中共黨組織。她向大紀元講述了其中的一位前省長退黨的故事。

張靜1996開始修煉法輪功,當時癱瘓的她一週後奇蹟般站了起來。她的經歷讓周圍的人紛紛走入了法輪功修煉。十多年前,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她來到了加拿大。之後她一直在旅遊景點和通過打電話給中國民眾講法輪功受中共迫害的真相、勸說他們「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

數月前,張靜打電話給一位前省長。對方一直靜靜地聽,到最後當她問他是否願意退黨時,對方小聲但肯定地答覆:「好,謝謝。」

那通電話她一共打了1小時16分鐘。

「我想,我的開場白引起了他的共鳴,他沒掛電話。」張靜說。

張靜對省長說:「喂,您好,我是xxx,您有時間嗎?我想和您聊聊。昨天我的一位將軍朋友告訴我,他要搬進將軍樓了。我祝賀他,他說這個不重要,關鍵是他能平安退下來就好。」

「這位將軍朋友怎麼會這麼說呢?」

「我反思了一下:文革後,北京市公安局局長劉傳新自殺了,他敢說他迫害死那麼多老幹部嗎?他敢說是中央讓他幹的嗎?他不敢說,他只有自殺。」

「這還不行,害死了那麼多老幹部,再把相關的警察八百多人拉到雲南槍殺,給老幹部有個交代。這種事情公平嗎?」

「可是作為一黨制的中共,不管歷次運動三反、五反、文革等,每一次運動到最後都得有一批替罪羊,都得有一批犧牲品,這就是卸磨殺驢啦。」

「中共的高官都自身難保,國家主席劉少奇都可以被打倒;趙紫陽支持學生反腐敗也被打下去了,被軟禁18年。中共的高層富貴階層稍有不慎,就會挨整。」

她娓娓道來,講到此,對方一直沒掛電話。張靜能感到對方屏住氣靜靜地聽。

接著她問:「您知道嗎?問題的根源來自哪裡?其實都是來自共產黨、馬克思這個東西。」

「馬克思是一個撒旦魔教徒,所以人入黨的出發點本身就錯了。你看世界上任何人發誓都是對上天發誓,表示要做個好人、求得神佛的保佑。而只有咱中國人是對著馬克思的黨標——鐮刀斧頭發誓的。」

「從小入隊,再大一點入團,再大點入黨,舉起拳頭三次發誓把命交給了黨。鄧小平、劉少奇在內也都對馬克思發過誓言,於是馬克思的東西迫害這些人就名正言順了。」

「歷史的教訓是深刻的。我們要清醒地看到現在對每個在位的人來講,他可以堅持正義,做一個老百姓心目中的好官,他也確確實實能夠影響到父老鄉親們的生活。」

張靜說,她特別跟對方強調了,不是退出習近平而是退出馬克思。習近平結束勞教所、打貪官,這是做了順服民心的好事,但是在這個體制之下他本身也是個受害者,他的父親習仲勳也受共產黨的迫害。

「所以咱們自保自救很重要,我們保住清白。將來大清算那天,我們有個交代,對家人、對父老鄉親們有一個交代。」

「您知道現在也就走到這一步了,就是說大清算的那一天會到來。既然每一次運動都會平反,那麼說當前對法輪功的迫害最後也一定是要清算的,現在全世界制裁中共的呼聲很高。」

法輪功是佛家修煉的上乘法門,在短短七年內有上億人修煉。她說,因為他心口相傳太有說服力了。家裡一個人修煉了,他身體健康了,癱瘓的能站起來、患癌症的好了,醫院治不了的一煉功好了,所以說法輪功就發展得這麼快。

1998年下半年,人大委員長喬石派國家體育總局局長伍紹祖去長春調查法輪功,調查的結論是: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法輪功祛病健身有效率達到98%。

張靜告訴這位省長,當時從部長、副總理到人大委員長、副委員長、政協主席、副主席,幾乎人人都看過《轉法輪》(法輪功主要著作)。

她還舉了一個她從知情者那兒聽到的一個例子:江澤民的妻子王冶平有一個老姐妹,有一次老姐妹問王冶平,為什麼江澤民非要和人家李大師(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過不去呢?王冶平說:「有權又妒忌,過了頭兒就是這副模樣,前幾年我煉法輪功身體一天比一天好,我告訴他也趕快煉,你猜他說什麼:『連我老婆都信李洪志了,誰還來信我這個總書記!』」

「怎麼辦?江澤民就想了一個辦法,搞『天安門自焚』來欺騙老百姓。」

2001年1月23日,大年三十,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上,所謂五個「法輪功學員」自焚。事發後不到一分鐘,警察就帶來了二十個滅火器。

「您看見哪個警察在天安門廣場上揹著滅火器巡邏的?燒傷的人是要晾乾傷口的,那個劉思影卻被紗布包得嚴嚴實實的,是吧?再就是視頻中的畫面有遠景、近景、特寫,各個角度拍得非常專業。這都是導演好的啊。」(見文末揭露自焚真相視頻《偽火》)

「古羅馬帝國那時那麼強盛,為什麼後來遭受四次瘟疫後而亡國?當時的執政者是尼祿,尼祿對基督徒做的和江澤民採取的辦法一模一樣,放一把火燒掉皇宮再栽贓到基督徒頭上,然後進行迫害,把基督徒扔到鬥獸場裡叫獅子咬,把他們當成火把燒。」

「相信尼祿的話的人在瘟疫中被淘汰了;善良的人、虔誠的信徒、理性的人沒有死。羅馬帝國經歷了四次瘟疫而滅亡,真是人不治天治啊。」

「《天安門自焚》的導演是陳虻(原央視電台社會專題部副主任),主播是中央電視台的羅京。之後陳虻得了胃癌,羅京患了淋巴癌,他們在病痛中死去。一個48歲,一個47歲,都走了。」

「再跟您說說活摘器官,這令人難以置信,對吧?但它確實存在。」

「你知道在國際社會裡一個病人要得到一個匹配的肝或者腎要等3到5年,可是在中國就一兩個星期,病人就會得到匹配的肝或者腎,就是殺一個人救一個人。」

「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中國已成為國際上的器官供體大戶,這是鐵的事實。」

「據『追查國際』調查,來自中國865家醫院的9,500名醫生都涉嫌參與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手術刀變成了屠刀。」

「全國的各大醫院已經形成了一個非常完善的器官交易網絡,可以掌握所有人的身體狀況信息,需要時隨時就可以活摘人的器官。」

這種罪惡已降臨到普通老百姓身上。

張靜舉了兩則網絡上曝光的大陸新聞:一個病人,醫院剛給他下了病危通知,他馬上被醫生拖到一輛沒有在醫院正式註冊的救護車上。在馬路邊他的器官被摘了,一個腎臟值16萬美元、肝臟13萬美元、眼角膜3萬美元。

山西有一個叫斌斌的小孩兒,當警察發現他時,他的眼角膜已經被摘取了。他被送到媽媽身邊時說了一句話:「媽媽,天怎麼還不亮啊?」

「您知道中共中央黨校十八名老教員聯名退黨的事情嗎?他們說我們對共產黨了解太多了,我們退出來吧,他們深有感受。」

「《九評共產黨》這本書您看過嗎?據我所知中央裡的高官們手裡都有。這套書把中共搞的歷次政治運動說得清清楚楚。在什麼地方哪些人受迫害,因為什麼受迫害,最後結局是什麼樣等等,就像看著這個事情發生一樣…….」

2004年11月19日,海外中文媒體大紀元發表了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把中共的本性揭示得淋漓盡致,自此中國人紛紛退出中共組織,至今已超過3.8億人三退

張靜說,她在講的過程中,用事實說話,儘量從理解對方的角度去講,像他這樣的高官會有很大的恐懼心的。但在一個小時的通話中,對方沒有掛斷電話,一直靜靜地聽。

張靜跟高官還提到了中共病毒(武漢瘟疫),提到了武漢李文亮醫生因告訴人們病毒人傳人的真相後被當局打壓的事。

「李文亮醫生平反後又被稱為烈士,可是有用嗎?這疫情已經一個月過去了。您知道中國疫情專家說了一句什麼話嗎?他說如果提前一個月隔離,能少死三分之二的人。這是什麼概念呀?人命關天呀!」

張靜舉了「萬家宴」的例子:2020年年前,1月18日,武漢當局在百步亭社區舉行了「萬家宴」,4萬個家庭歡聚一堂,結果這個「萬家宴」成了一個病毒傳播場,很快就在全市爆發疫情。武漢封城的時候,500萬人逃出武漢走向世界各地,結果導致很多國家發現的第一個疫病案例來自武漢。

「在災難面前,三退保平安,對一些不同層面的領導來講就是自保自救。」

她又舉例說,2004年的南亞大海嘯,當時一位土著婦女說大海嘯要來了,叫人們趕快離開。當時藍天白雲,風景美極了,30萬人在海邊觀景。人們罵那位婦女神經病、瘋子,攆她、唾棄她。這位婦女無奈地離開了。她剛一離開,大海嘯上來了,30萬人的命就沒了。

「當前三退就像大海嘯一樣,一旦到了大清算共產黨的時候,不退出來的就當它的陪葬,神能救善惡不分的人嗎?」

「現在您這個位置上下的人都在悄悄地退,不是說『三尺頭上有神靈』嗎?當您說『我退』時,瞬間,您腦門上的黨標就會被抹去。」

「您同意嗎?您同意,我幫您起個化名叫『鵬飛』,幫您退黨,您就會感到輕鬆了。」

前省長輕聲地說:「好,謝謝!」

文/羅瓊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樂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