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億礦權案餘波難平 趙發琦失蹤2年拒絕認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10日訊】日前,備受輿論關注的陝西千億礦權案,在北京第二中級法院舉行庭前會議。實名舉報中共官員及法官的商人趙發琦,在失蹤兩年後被控「非法獲取國家機密罪」。但他拒絕認罪,並揭露辦案單位的違法行為。

千億礦權案再聚焦 趙發琦和王林清浮出水面

自由亞洲9月9日報導,知情人陳先生透露,當天上午,陝西千億礦權案當事人趙發琦,被控非法獲取國家機密罪和單位行賄罪,在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舉行長達4個多小時的閉門庭前會議。

這是趙發琦在2019年初失蹤、被祕密羈押後,首次出現在公眾視野中。他拒絕認罪,並指控辦案機關程序違法。這次庭前會議沒有任何結果,開庭時間不明。

陳先生說,「趙發琦是被超期羈押,程序這些東西確實是有問題的。」

他表示,官方以涉及國家機密為由,趙發琦案將進行不公開審理。而且包括律師在內的相關人士,都被警告不得對外發聲。

陝西榆林凱奇萊能源投資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趙發琦,為千億礦權案打了十幾年官司。從2006年到2019年間,趙發琦就榆林一個價值千億的媒礦礦權歸屬,與西安地質礦產勘查開發院進行了曠日持久的合同違約訴訟。

趙發琦實名舉報時任陝西省委書記趙正永、省長袁純清等人強行將涉事媒礦礦權轉賣給他人獲利,他因此案一度入獄。

另一名知情人羅先生對自由亞洲透露,趙發琦在被捕後長達一年的時間,無法會見律師。「他(趙發琦)是2019年2月23號被抓的嘛,因為他最早啊是在監察委調查中,之後呢,才是轉到公安。第一次會見應該是到2020年了。」

另外,羅先生指,負責該案審理的原最高法院發官王林清案,和趙發琦案幾乎是同步的。「王林清8月30號還是31號要開那個庭前會議來著,好像後來沒開。」

2019年5月10日,中共官方公布「千億礦權案」最新調查結果,稱最高法院民一庭助理審判員王林清被立案調查。央視名嘴崔永元同日發表聲明致歉。(新唐人合成)

高院院長周強被實名舉報

2018年底,王林清與央視前主持人崔永元曝光「千億礦權案」卷宗在高院被丟失事件。崔永元在網上發布最高法院相關副卷材料,揭露最高法院有「內鬼」,竊取了千億礦權案卷宗。並指此案未審先判,是來自最高法院院長周強的指示。

當時,該案主審法官王林清實名舉報高院院長周強干預該案審理,並3次發自保視頻,講述該案二審卷宗消失的前後經過,並詳細講述了周強干預案件的整個經過。

事件引起輿論轟動,2019年1月8日,中共政法委聯合紀委國監委、最高檢、公安部等機構介入調查千億礦產案,王林清被帶走調查。

不過,一個多月後,事件突然發生大逆轉。2019年2月22日,聯合調查組公布結論,認定王林清「監守自盜」,偷盜卷宗是為了發洩對單位的不滿。

調查組還稱,崔永元在網上發布的最高法院相關副卷材料也來自王林清,經中共保密部門鑑定,相關案卷材料中涉及國家祕密。王因涉嫌犯罪,已被公安機關立案偵查。

當天,王林清突然上央視認罪,承認卷宗是他本人偷的,引發外界巨大質疑。隨後,崔永元也被噤聲。

「千億礦權案」涉權力鬥爭

體制內學者辛子陵當時刊文分析指,官方調查結果疑點重重,讓王林清央視認罪也難以服眾。

他表示,以前公開曝光的事實可以證明,王林清央視認罪是被逼迫的。而當局定王的泄密罪,這個「密」就是周強干預司法的罪證,藏在副卷裡是替領導人掩蓋罪行,而調查組掩蓋了周強的干預司法罪。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分析說,王林清、崔永元利用網絡爆料,矛頭直指周強,明顯背後有非常強大的政治後台。如果黨內高層一派可以假借民間之手,用爆料方式扳倒一名副國級官員,這種做法勢必引起高層官員的人人自危。

所以,各派聯手起來反對,迫使幕後支持崔永元的勢力不得不做出讓步,最後導演這齣劇情大逆轉的戲碼。

大紀元時政評論人士周曉輝分析說,「千億礦權案」背後是中共高層在博弈,王林清的「認罪」、崔永元的被噤聲,都是江派政法系反撲的直接結果。雖然過去幾年政法系被清洗,但並沒有清洗乾淨,尤其北京高層出於保權的需要,沒有拿下江派標誌性人物:江澤民、曾慶紅、李長春、劉雲山等人,導致他們仍可以暗中攪局。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說,迄今為止,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的下落,以及「千億礦權案」的最新進展,都被視為國家機密。

當前,中共黨內權力鬥爭激烈,政法系統正遭到大清洗,如今「千億礦權案」再次受到輿論關注,背後可能仍涉及中共高層的權力博弈。

(記者羅婷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