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債務風暴 火燒曾慶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11日訊】幾天前,彭博社報導了一個消息,花旗和瑞信的私人銀行部門,已經停止接受花樣年控股的債券作為抵押品。花樣年是曾慶紅的姪女曾寶寶一手創辦的,她企業的債券突然遭到國際銀行封殺,據說是受到了恆大債務危機的影響,但是,有評論認為,這可能和曾慶紅家族遭到全面追殺有關。

一些朋友可能會注意到,最近發生的連串事件,比如馬雲、趙薇被打擊,中共前財政部長金人慶的離奇死亡,還有多個大企業的債務危機,這些似乎都指向了中共的頂層江澤民、曾慶紅家族。我們今天就來聊一聊和曾慶紅家族相關的一些隱情。

花樣年的危機

曾寶寶於1996創辦了花樣年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她是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曾慶紅的弟弟曾慶淮的女兒。公司主要在深圳和成都等地開發房地產項目,註冊地是開曼群島,總部在深圳。2009年花樣年在香港上市,曾寶寶是執行董事和大股東。

之前,中國華融和恆大集團陷入債務危機,這兩家公司都和曾慶紅家族有關聯。而現在,債務危機的蔓延似乎已經燒到了花樣年,曝出的財務危機中顯示,公司的較長期債券價格也在大跌,8月份,在彭博中國高收益美元債券指數中,表現最差。

根據港交所資料,花樣年集團從5月開始,就已經頻繁購買自家發行的2023年、2024年到期的高息債。據彭博社披露,花樣年有7.52億美元的美元債,將在今年底到期。此外,國際風評機構惠譽、穆迪,在7月份調降了花樣年信評的展望,從「穩定」降為了「負向」。

在彭博社的報導中,提到國際金融機構這次封殺花樣年的原因,是因為受到中國恆大集團債務危機的影響,讓投資者對風險較高的債券心存警惕。目前,恆大集團的有息負債,超過人民幣5,700億元。不過,也有評論認為,花樣年和恆大出事,和習近平在整肅曾慶紅家族有關。

曾家,在中國可是通天的家族。曾慶紅被認為是江澤民派系的二號人物;曾慶淮則仰仗哥哥的權勢,以中國文化部特別巡視員的身分駐守香港,成為活躍於香港和內地政、商、文圈子的特殊人物。曾慶淮一方面為主管港澳事務的曾慶紅,聯絡香港富商等主流社會人物,操控香港政治;另一方面,則是收集香港情報,同時還兼顧給曾慶紅等中共高官介紹女色。

2009年花樣年在香港上市時,可是風光無限。據港媒報導,2009年11月,花樣年公司的投資者推介會,成為一場香港名流的聚會,除了曾慶淮為其女兒助陣外,到場的還有鄭裕彤、劉鑾雄、張松橋、蔡志明等多位香港商界大佬。鄭裕彤、張松橋等人也都有認購花樣年的股份。

在曾慶淮的搭橋下和曾慶紅的幕後支持下,花樣年公司不僅在香港成功上市,而且在大陸做得順風順水。

恆大危機

花樣年和恆大到底有什麼關係?幾年前,《悉尼先驅晨報》曾爆料,2015年初,許家印將豪宅借給曾慶紅的兒子曾偉開派對,此後就攀附上了曾慶紅家族。不僅如此,許家印還是香港頂級富豪中的小圈子——「大D會」成員。2014年12月,富豪俱樂部——「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在香港成立時,曾慶紅的「白手套」肖建華擔任副會長,許家印擔任董事,和「大D會」成員楊受成、鄭家純、劉長樂、趙薇等富豪並列其中。香港特首梁振英則是該會的榮譽贊助人。

剛才我們提到的幾位富豪,也正是支持許家印和中國恆大在香港上市的人。截至2020年年底,香港同花順財經上顯示的中國恆大股東,除了許家印控制的兩家公司占股76.76%以外,香港富豪劉鑾雄的妻子,香港華人置業集團的陳凱韻,分別以公司名義持股6.48%,個人名義持股2.39%。

新世界集團主席鄭裕彤,曾在2008年金融危機時,出手幫助恆大堵上超過19億美元的資金缺口,讓恆大度過難關。

許家印和曾慶紅家族的另一層關係,表現在他和「人和集團」的老闆、東北首富戴永革的關係上。據媒體爆料,戴永革和曾慶紅的兒子曾偉關係非同一般。

我們看,恆大在去年曝出債務危機之後,近期的情況似乎更加嚴重,上週,恆大集團宣布,公司債務總額達到1.97萬億元人民幣。

目前,恆大的債券一直跌跌不休,9月6日,中國恆大境內兩支公司債,先後被上海和深圳證交所盤中臨時停牌,最大跌幅超過35%。而離岸美元債跌勢也不見回緩,個別債券已跌近面值的20%,而且仍然看不到跌勢的盡頭。另外,恆大的股價也連續下跌,今年,恆大股價的跌幅已經超過了75%。

在股、債雙跌之外,國際信譽評級公司,以及中國評級機構,還在這幾天內再度下調了對恆大的評級。比如9月7日,穆迪將中國恆大及其子公司的評級下調到「Ca」,展望為「負面」,認為恆大「可能會在不久的未來發生違約」。

而恆大的生意夥伴「三棵樹」還披露,恆大正在用樓來抵債。恆大有3.36億元逾期的匯票,其中已兌付的2.19億元是以樓代債償還的。以樓代債的物業分布於武漢、鄂州以及深圳,預期會在明年至2024年交付。

這段時間,接二連三的負面消息,讓恆大這個中國第二大的房地產巨頭搖搖欲墜。有分析說,恆大近2億人民幣的債務,比雷曼兄弟的規模還大,如果恆大宣布破產,可能會波及超過150家放貸銀行,成為中國版的「雷曼兄弟」。華爾街有不少持有恆大美元債券的公司,比如高盛、花旗、摩根等,還有比特幣的一個交易所,也抵押了很多恆大的美元債券。一旦債務引爆,不僅是國內會發生金融海嘯,國際投行也可能會血本無歸。

而恆大的狀況,也引來了美國金融大鱷索羅斯的不滿。8月30日,索羅斯在《金融時報》發表評論,警告中國即將面臨重大金融危機,索羅斯說,「最大的房地產公司恆大,負債累累,面臨違約風險。這可能會導致崩潰。」

除了恆大集團外,中國華融資產管理公司也同樣遇到了危機,而其背後也有曾慶紅的影子。

中國華融危機

中國華融是國際債券市場的主要借款人,在今年3月份時,華融推遲了本應發布的年度報告,讓全球投資者非常震驚。10天前,8月29日,中國華融終於發布了年報。年報顯示,中國華融去年淨虧損大約1,030億元。而同一天發布的另一份中期業績報告顯示,中國華融有多項監管指標,沒能達到監管機構的最低要求,比如資本充足率,還有槓桿率。華融還發出警告說,監管機構有權對其採取多項強制措施。不過,中國華融也表示,將獲得5家國有金融機構的注資。

中國華融的前董事長是賴小民,今年初,已經因為受賄和貪污罪被判處死刑。華融在公報中將公司問題歸罪於賴小民的「激進經營和無序擴張」。

有消息說,賴小民背後的靠山是曾慶紅和吳小暉。曾慶紅是江西吉安人,現任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曾慶紅的親信郭聲琨,是江西興國人,而賴小民是江西瑞金人。賴小民落馬後,大陸圈內的財經記者曾披露消息說,「翻看華融高管信息可發現,多人是賴小民的江西老鄉,也是「大佬老鄉」」,聽上去頗為耐人尋味。

在2012年,華融曾將旗下公司「至卓國際控股」70%的股權,還有深圳廠區的兩塊土地及其公司大樓出售給了兩個買家,而其中的最大買家就是花樣年旗下的公司。

也有港媒報導,賴小民,是曾慶紅家族在中國大陸和香港商界的前台人物,並向曾慶紅家族和江澤民家族輸送巨額利益。

曾慶紅家族遭全面追殺
我們看,最近在中國接連發生的事件,看起來雜亂無章、毫無關聯,但背後似乎隱藏著一條線,在將所有事件串連起來。

出現債務危機的花樣年、恆大集團、中國華融,都和曾慶紅家族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馬雲被整肅的深層原因也和江澤民、曾慶紅有關。2014年7月,《紐約時報》曾披露,馬雲創辦的阿里巴巴集團,股東包括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前中共元老陳雲之子陳元,前中共政治局常委賀國強之子賀錦雷,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劉雲山之子劉樂飛等人。

2015年,阿里巴巴以20.6億港元買下香港《南華早報》,但是報紙的經營權和控制權卻是在中共港澳工委手裡,而港澳工委的實際控制人是曾慶紅。

而現在的輿論焦點趙薇,也有越來越多的消息顯示,趙薇夫婦似乎是曾慶紅家族的白手套。

另外,中共前財政部長金人慶,8月底,在自家陽台被燒死事件也頗為蹊蹺,陸媒報導中說,金人慶是在陽台上給剛去世的亡妻燒紙時,蠟燭引發火災,不幸引火身亡。不過,奇怪的是,金人慶身為中共正部級官員,而且之前動過心臟手術,只能坐輪椅,但身邊竟然沒有服務人員。而且失火面積只有2平米,但卻把人燒死了。

外界傳聞說,金的死亡,背後或可能牽涉到曾慶紅。金人慶在2003年到2007年期間,擔任中共財政部長,當時正是曾慶紅進入中共中央常委,擔任國家副主席的時候。曾慶紅是前黨魁江澤民的代理人,當時上海幫掌控了中共的政治,而金人慶則是上海幫的會計師。在金人慶死前一星期,8月19日,中共中紀委剛剛進駐財政部,對相關單位展開調查。

通過這些連串事件,可以發現,背後牽扯的人物也好、公司也好,似乎都和江、曾勢力有著關聯。近期,外界紛紛傳聞,曾慶紅政變、倒習失敗,而習近平憤而反擊,已經瞄準了曾慶紅家族及其白手套,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和孫子江志成等人都懸了。

策劃:財商經濟研究所
撰文:財商經濟研究所
剪輯:曲歌
監製:文靜
財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責任編輯: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