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驚奇】美最高將領祕電中共 恆大遭當局補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15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今日焦點:福建爆疫拖累「武統」!國軍演習台北攻防;廈門形同封城,確診迅速攀升,感染區莆田3萬人出省引恐慌;中共要進駐恆大,廣東還給許家印補刀!成都深圳債主遭防暴清場;強颱風威脅上海浙江。

【美最高軍官限制川普 祕電共軍:打你前會通知你】

美軍現在的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名叫馬克‧米利(Mark Milley),華裔網友習慣叫他「米粒」,他所擔任的職務是美軍的一個頂級官職了,可大家對他觀感一直不是很好。他在川普(特朗普)時期上任,但是做的事,卻常常跟川普對著幹。9月14日,《華盛頓郵報》和「美聯社」等多家美國媒體也揭露報導了米利在川普第一任期的最後一段時間,幹出的令人震驚的事情。

報導內容主要提到的是,美國國防部的一名高級將領,引據一部即將出版的新書內容說,2020年10月30日,大選前四天,和2021年1月8日,國會山事件後兩天,馬克‧米利先後兩次跟共軍現任的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李作成通話。馬克‧米利在祕密通話中向李作成保證,美國政府很穩定,不會對中共進行攻擊或採取軍事行動,如果有行動,會提前告訴你,不會搞得很突然。這是「米粒」跟李作成說的話。也就是說,美軍的最高將領向共軍保證,美軍要出兵,會事先知會敵人。此外,「米粒」還被揭露,在2021年1月6日的國會山事件後,暗中在軍中限制了川普發動核打擊的能力,因為他奇怪地以為,川普的精神已經失控。

種種作為,在川普得知此事後,當天就對美國媒體表示,「米粒」的所作所為,已經屬於「叛國」。不少華人網友在轉發相關訊息的時候,也都很憤怒。這是美國政壇今天投下的一記重磅炸彈,後續發展也會很牽動人心。最近這幾年,美國政界也真的發生好多事,事件都很吸引人關注。

【美更多人開始關注政治 意識到保護自由權 未必是好】

截至今年,美國這個國家,建國也有245年了。但是,您到美國的大街上問問地地道道的美國人,今年美國多少歲了?很多人答不出。我相信,不關注政治、不看新聞的人哪個國家都有,而且為數不少。人們往往只關注最接近自己的事物,就連關注政治和新聞的人,也符合這樣的規律。這也是為什麼,新聞學裡面有個「接近性原則」。

但是美國它言論自由嘛,所以什麼都可以拿出來說,最近啊,美國賓州大學的「安能博格公共政策中心」最近公布了一項數據,他們做了一個有趣的研究,就是看到底有多少美國人在關注美國自身的政治,調查結果比較令他們意外。

大家知道,如果一個國家的人民,對政治特別關注,有兩種可能:第一,就是國家政治開始與他們自身的利益得失,變得息息相關;第二,這就是一個特殊例子了,就像共產黨這種政府,曾經一度催促普通人多關心政治,認為這是有階級覺悟,但是它所謂的政治,其實就是接受中共洗腦,對它的政策一概逆來順受。在美國不存在第二種情況,只有第一種情況才可能發生。

那麼剛才我們提到的調查結果就是說,美國人關注政治的比例,在近年,呈現跳躍式增長,相對於過去我們對美國人的印象,這可是個新鮮事。

我們舉這項調查中的一個最簡單的例子。2016年,也就是川普跟希拉里競爭總統大位的那年,美國受訪者中只有33%的人能很準確說出美國三權分立,是指哪「三權」,這個我們不少觀眾都能脫口而出對吧:立法、行政、司法,國會就是立法機構,白宮管行政,美國最高法院是司法系統的最高層級機構。這是簡單來說。

那麼2016年只有大約三分之一的美國人能把這三權都說出來。可是到了2020年,川普競選連任這一年,能說出「三權」的受訪者,達到了51%;到今年,2021年,這個數字又增長到了56%!我想這其中原因,各位觀眾也能說出一二了。別說美國人了,也不用說前四年,就是2020年底大選那幾個月,有多少不懂美國政治的外國人,都成了美國政治的專家了?那美國人更是這樣。

像我們剛才說的,這是因為,國家政治越來越跟個人生活息息相關,產生了「接近性」,所以人們的政治相關知識,也就水漲船高。比如今年以來,美國汽油價已經攀升到六年來最高點,天然氣價格也飆到了2009年以來的最高點,這都跟美國人的生活息息相關,這意味著,冬天的取暖費可能要升高,平日開車出門,成本變更多,而這些東西漲價,是跟當局的政策有很大關係。

那麼剛才我們提到的調查裡,還有其它問題,比如,到了今年,明確意識到一些自由權利的美國人越來越多。美國因為它的這個自由制度,很多人生而擁有,像呼吸空氣那樣自由單純,所以原來根本就不知道什麼自由權,但是近年來,這些權益越來越受到威脅,人們才意識到:喔,原來我有這個自由權,我有那個自由權。

例如,在今年,74%的美國人知道自己的「言論自由」是被保護的,這跟媒體的歧視性報導以及社交媒體巨頭明顯的言論管制有關;56%的美國人,明確知道了「信仰自由」是被保護的;50%的美國人知道了「新聞自由」是被保護的憲法權益。大家說這是好事嗎?人們意識到了自己的權益,這不是好事嗎?但這未必是好事。

中國的老子在《道德經》中說:「大道廢,有仁義;智慧出,有大僞;六親不和,有孝慈;國家昏亂,有忠臣。」就是人們偏離了先天正道,才要強調「仁義」;人們變得越來越聰明了,說明壞人壞事越來越多了;父母兄弟親朋還有之間綱常不正,經常鬧矛盾,才要強調孝順、仁慈;國家在傾覆之時,暴君亂黨當道,才能看出來誰忠誰奸。不就是這樣嗎?

在《莊子》一書中還有這麼一句話:「夫赫胥氏之時,民居不知所為,行不知所之,含哺而熙,鼓腹而遊。」大意可能就是,在上古時期,人民無欲無為,嘴裡邊吃東西邊嬉戲玩耍,拍著飽飽的肚子到處走。顯示的是一派太平盛世,無爭無鬥,無憂無慮的景象。

所以啊,當人們突然覺得要強調什麼的時候,突然要強調自由權,突然意識到自由權的重要,那真的不一定是值得慶賀的事,因為這很可能意味著,你正在失去它。

中共治下的中國大陸,經常有各地的老百姓上訪,受侵害的是各種不同的權益。甚至沒享受過言論自由的小粉紅,反過來還會覺得強不強調「言論自由」是無所謂的事,會說「自由」值幾個錢?能當飯吃嗎?摸得著、看得見嗎?他們也不會覺得看境外網站要翻牆是件可悲的事,只能跟中共一起罵美國政府、卻一個字都不能罵共產黨政府,是件可恥的事。

但就為這「自由」兩個字,香港的年輕人可是前赴後繼,因為他們擁有過,知道它的真實價值,現在正在失去,真的是儘力去維護。

而中國人失去權利太多了,沒法一一點名,所以近年就催生一個常用詞,叫「維權」。相應地,中共政權則是太需要穩定了,所以概括出另一個高頻詞匯,叫「維穩」。在真正的太平國家,這兩個詞是絕不會出現的。

恆大警告面臨「重大不利」 中共組團進駐 判許家印「死刑」】

最近「恆大」危機,就引發了新的維權和維穩行動。恆大的陰影巨大,甚至是籠罩著全中國,它的債務達到2萬億人民幣,這個地產界的龐然巨物倒下,很可能砸壞中國經濟,它也會像是一張大號多米諾骨牌,產生很嚴重的連鎖反應,以至於牽連世界的金融穩定。這個問題前前後後的情形,我在昨天節目有跟大家詳細介紹,今天就不介紹背景了,就說新進展。

9月14日,恆大向港交所提交了一份公告,證實了該公司在過去三個月的房屋銷售業績持續惡化,6月銷售額700多億人民幣,7月437億,到了8月就變成380億,在直線下降。想必人們因為恆大的債務危機,對恆大出售的物業也是越來越沒信心。恆大旗下也已經有兩家公司,出現償付違約,現在還在研究解決方案。

同時,恆大還提出警告,說如果該公司資金問題得不到緩解,採取的拯救措施也行不通的話,那麼該公司的業務、財務、運用和前景,將面臨「重大不利影響」。這沒準就是恆大一直不願承認的「破產重組」。

美國彭博社引述知情人消息說,中共的廣東省政府,正在考慮安排由會計師和律師組成的「聯合工作組」,進駐恆大集團,對其財務狀況進行摸底。彭博社在報導指出:這可能就是為恆大潛在的「重組」在做準備。而恆大的總部就在廣東。目前,廣東當局還正在選擇「聯合工作組」的適當人選。

恆大雖然口頭否定破產重組,可是它的行動卻很「誠實」,無不透露著巨大的危機感。「大而不能倒」的商界保命咒語,到了恆大這似乎也玩不轉了,現在的共產黨當局,似乎要選擇對恆大的「自由落體」冷眼旁觀,甚至再「踩上一腳」,恆大也因此四處遭遇「閉門羹」。

跟江派曾慶紅家族有過不少往來的恆大老闆許家印,最近曾直接請求廣東省政府給予救助,但是被廣東省拒絕。

廣東佛山市的「南海住建局」也在近日的一份公文中表示,他們要暫停受理恆大的「不動產抵押」業務,這意味著,你要買恆大的房子,拿不到銀行的貸款,簡單說就是恆大的房子會賣不出去。

這涉及恆大在當地的至少九座樓盤,包括恆大悅府、恆大御湖城、大御景半島、佛山恆大城等等住宅區項目。佛山市主動禁掉了恆大在當地的全部貸款,而且是在恆大最需要錢的時候,這無疑是給恆大補了一刀。

佛山的事例,正被許多媒體解讀是中共給恆大判了「死刑」。

現在,恆大是前有老百姓討債,後有共產黨補刀,進退維谷。

【成都深圳警民衝突 恆大共黨互相利用?破罐破摔、一了百了】

9月13日,四川成都出現一眾抗議者,到當地的恆大分公司維權,他們都是購買了「恆大財富」金融產品的受害者,高喊著「恆大還錢」的口號就走到了恆大公司的大門外。跟其它社會事件一樣,人們沒等來恆大的官員,卻等到了中共的公安。這些公安人員不僅在現場搶奪民眾手裡的橫幅,有不少人還被抓走。

有恆大金融產品的投資人對大紀元透露,有的公安已經從恆大那裡掌握了投資人名單,正在一一給投資人打電話,不是說要還錢,而是警告別所謂「鬧事」。就連抖音、快手這種大陸的社交媒體,也統一步調,開始刪除平台上投資人分享的影片。

恆大就算得不到中共的任何幫助,可它清楚一點,中共極度害怕社會亂掉,它會拚命維穩,所以恆大無論怎麼不講理,如果有老百姓公開維權,那中共便會主動出擊,解決需要解決問題的「人」。仗著這種畸形的「優勢」,恆大就算欠錢,也變成大爺,也正因為有背後的大流氓看場子,所以它的高層才敢以「家裡有事」為由提前兌付資金的債務,才敢單方面修改還錢條款,而根本不必跟普通投資人商量。

而恆大這樣賴帳對黨也是有好處的。其一,恆大在前台賴帳,給共產黨擋住了好多老百姓的怒火;其二,共產黨讓恆大破罐子破摔,一了百了,很多人的錢,可能就這樣真拿不回來了。如果恆大跟中共玩這種互相利用的遊戲,那雙方的「圈內人」其實是賺的,不是賠的,賠的或吃虧的,是那些普通老百姓個體投資人,或者是房屋買家,這也正好「共同富裕」了。

也在9月13日,恆大在深圳的總部外,也有不少抗議者繼續堵在門外,他們喊出「恆大還我血汗錢」的口號,結果同樣是沒等來恆大的管理人員,直接遭到大量防暴警察趕到清場,橫幅被奪走,雙方互相推搡,場面失控。有參與維權的人說,他們有人還被迫簽了保密協議,當局不讓把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事說出來。

目前恆大對這些投資人,提出了「以資抵債」等變相解決方案。按照恆大財富公司的金融服務業務副總裁呂沛美的話說,恆大有兩億多平米土地儲備,還有大量不動產,這些都可以拿來償還債務。

例如,投資人可以根據拖欠金額,選擇恆大的的不動產,包括房屋、商鋪、車位等等,作為「還錢」方式;也可以選擇另一種兌付方案,就是現金分期兌付,金融產品到期後,當月最後一個工作日兌付一次,然後此後每三個月的最後一個工作日,都兌付一次,但每次都不能超過10%。以上兩種方案,投資人們都很不爽,不願接受。

首先,恆大沒有好好跟投資人商量,投資人們想怎麼做;其次,債務到期不還,本身就違約了,然後還要分期付款,就更讓投資人沒法接受,這真是欠錢的是大爺,想什麼時候還就什麼時候還;再者,恆大說以資抵債,這被一些人看來無異於轉嫁危機,你恆大自己都賣不出去的東西,拿來還錢,投資人一想,這吃虧啊,所以對此也很抵觸。

他們就是希望,恆大能夠按照合約,儘快兌付全部拖欠的現金。就這麼簡單,但恆大不做,一方面是恆大高層不願「出血」,就像有的同樣受害的恆大員工舉的橫幅寫的那樣:「恆大盆滿缽滿,員工傾家蕩產」,另一方面,是深刻證實,恆大資本出現了嚴重問題。而恆大問題還有一個最大的隱形黑手,就是該出來主持公道的所謂「政府」,卻根本不見蹤影,老百姓自己維權,「政府」卻充當起恆大的打手。

所以說,現在這情況給我的感覺就是,中共可能就想讓欠債2萬億的恆大破罐子破摔,一了百了。

【廈門「封城」 確診反超莆田 福建疫情影響「武統」】

這是恆大問題,我們就說到這。中國大陸出現的另一場危機,是福建被曝出的疫情。

福建省的莆田市,素有「鞋都」之稱,各位腳上現在穿的鞋子,可能就有莆田生產的,美國Nike在這裡也有代工廠。當然莆田生產的鞋子,不一定都是正牌的,也有冒牌的,所以這裡素來也生產很多假冒盜版的鞋子。

我總覺得這個稱號的諧音不好聽,鞋都、鞋都,聽起來有點彆扭。而現在這個城市,正遭遇中共病毒(COVID-19)Delta毒株的「圍城」。自從9月10日發現第一個病例之後,截至9月14日,莆田已經有76人確診,這還只是中共官方自己報的數字,實際應該更多。

當地的仙遊縣園莊鎮、郊尾鎮等,都是中風險區。還有一個高風險區,是在楓亭鎮。比較讓外界留意的是,瘟疫已經攻進了楓亭鎮的鋪頭小學和協勝鞋廠。欸,這名起的哈,也是有點邪性,「協勝鞋廠」。而在以上小學和鞋廠分別傳出的第一個病例,都來自同一個家庭,這家的一雙兒女在那個小學上學,目前已知有18人感染,那妻子呢,是在鞋廠上班,鞋廠已有至少13人感染了。

那這個家庭是個四口之家,還有家裡的爸爸我們沒提到,他是咋回事呢,他被認為是莆田當前傳染鏈條的源頭。中共的專家說他是在境外感染,8月4日入境後,先在廈門隔離兩週,又在莆田仙遊鎮隔離一週,而後回家,直到9月10日才檢測出陽性,被認為是罕見的「超長潛伏期」。

但中共的專家也懷疑,怎麼會潛伏這麼久呢,所以也提出另一個說法,就是男子不一定是在境外感染的,而可能是另有源頭,但到底源頭在哪,連中共的衛健委,目前也沒有十分明確的說法。

而莆田常住人口287萬,那名男子是9月10日被發現確診的,按照慣例往前追查兩週,也就是8月26日到9月10日之間這個時間段,離開莆田走出福建省的有3萬人!主要去了廣州、深圳等城市,而到了那裡的人,又可能轉往珠海、佛州、惠山等地。

如果那名男子的潛伏期這麼久,那就很難說從莆田出去的那3萬人,是不是有已經感染的。所以啊,咱們剛才提到的這幾個地方,還有更多的城市,例如四川成都、上海、北京等地,也都在排查來自莆田的人。

特別是,現在臨近中秋節,又臨近大陸的十一長假,所以交通運量漸漸繁忙起來,莆田爆發的疫情,特別是已經走出去的那3萬人,當局認為,這對全國的形勢都有影響。

在莆田本地,受疫情影響,現在大多數鞋廠已經停工,物流業也連帶受損失,當地經濟活動遭到重創。

同在福建的廈門,9月13日也傳出跟莆田確診者有密切接觸的人,檢測為陽性,截至9月14日,官方數據說,廈門一天就多了35個確診病例,比當天莆田的都多,莆田是24例。而廈門病例中,有33人在同一間工藝品工廠工作。

這說明,在福建莆田和廈門的病毒毒株,有相當強的傳染能力。廈門因此開始實施嚴格的封閉式防控,要居民非必要不能出城,9月14日零點開始,當地所有小區封閉管理,要出去的人,都要附上健康碼綠碼和48小時核酸檢測證明,地面長途交通全部暫停,機場嚴格排查,全市各場所也開始控制人流,很多室內場館、景點都受影響。廈門的知名景點鼓浪嶼,也受到波及,室內展覽館等處都停止運作。整個廈門市,形同封城。

而在廈門的街頭,還有大型體育場館,則是大量市民聚集等待核酸檢測。有的廈門網友在質疑,官方說疫情是從莆田傳出來的,可是為何廈門單日確診反而超過了莆田呢?也有的說,莆田去廈門的人很多,近日就有至少5萬人。

此外,福建的泉州市也在9月13日公布,發現3例確診。

海外媒體《看中國》引述分析人士的話報導說,當前福建的疫情,影響到了很可能要參與中共所謂「武統」台灣的廈門第73集團軍,還有福州的武警第二機動總隊。確實是這樣的,因為這些當兵的,也勢必要對大炮打不到、子彈碰不著、習思想統一不了的病毒嚴防死守。

【國軍演習台北攻防 瑞士友台議案 強颱威脅上海浙江】

與此同時,對岸的台灣國軍,在9月14日進行了「漢光37號演習」的第二天,包括阻止敵軍從「淡水河」攻入台北及總統府的演訓項目。在國際上,挺台的聲音也越來越多,歐洲立陶宛的經濟部長阿爾莫奈特(Aušrinė Armonaitė)近日針對台灣將派投資考察團前往立陶宛等三個國家的事情,發出推文表示歡迎,還在推文中大方展示了「青天白日滿地紅」的中華民國國旗。

9月14日,瑞士國會下議院也以壓倒性票數,通過《改善與台灣關係》的議案,當議案最終通過後,將有助於瑞士在政治、商務、文化等領域,深化與台灣的交往。

反觀中共當局,現在忙於整肅和應對內部各項危機,對台的所謂「武統」,暫時還處於恐嚇的狀態。

除了福建的疫情,新的強颱風「燦都」,也對上海和浙江構成嚴重威脅。大陸當局預測,「燦都」可能會在浙江舟山到象山一帶登陸,也可能通過杭州灣進入。13、14日兩天,上海全市中小學和幼兒園停課,15和16日兩天,上海的公園、景點及遊樂場所,也要一並關閉,上海機場的航班運作,也會受到嚴重影響。而15日和16日,可能是颱風影響最大的兩天。

好,我在Telegram上的官方公告群是t.me/dayunews,觀眾討論群是t.me/xwpajq_us,節目信箱是xwpajq@gmail.com,還有我的會員網站,網址是dayuus.com。也歡迎您訂閱本頻道,並點擊小鈴鐺,獲得節目發布通知。那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再會!

加入會員觀看獨家:https://ept.ms/2Re72pA
大宇會員網站:dayuus.com
支持大宇:https://donorbox.org/dayutime
歡迎訂閱+打開小鈴鐺:http://bit.ly/PAJQsub

《新聞拍案驚奇》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