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共意識形態總管王滬寧哪裡去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政治局常委、意識形態總管、宣傳機器總管王滬寧,已有14天沒有公開露面了。是否與8月29日王滬寧下令幾十家黨媒轉發「毛左」李光滿的文章《每個人都能感受到,一場深刻的變革正在進行!》有關,引發外界猜測與關注。

近年來,中共黨魁習近平強調最多的一件事,是跟習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尤其中共黨媒。

但是,就在中共最重要的黨媒集體轉發李光滿的文章後,《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突然公開站出來唱反調。9月2日,胡錫進發文稱,李光滿宣揚中國正在發生「深刻的革命」,是「嚴重的誤判和誤導」。

胡錫進說:「凡是對國家監管措施的極端解讀,大家都不要信」。他還說:「老胡在體制內因工作原因接觸到很多人,我無論在會議上,還是在私下場合,從沒有聽說過中國正在出現上述文章所描述的政治動向。」

眾所周知,胡錫進是一個聽黨的話的人。8月29日,他主管的《環球時報》也奉命轉載了李光滿的文章。但是,一夜之間,胡錫進突然變調,難道他敢不聽黨的話了嗎?借他一百個膽,他也不敢不聽黨的話。

問題不出在胡錫進這兒,而是出在中南海。在對待李光滿的文章背後,有兩個「黨中央」,一個是王滬寧代表的黨中央,一個是背後支持胡錫進的黨中央。

胡錫進在明知道轉發李光滿的文章有中南海高層授意的情況下,公開站出來唱反調,顯然也是奉命行事。奉誰的命?很可能是奉習中央的命。

中共各大黨媒突然轉發李光滿的文章,筆者認為,很可能是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決定的,而不是習近平決定的。

因為李光滿只是一個退休了的、極左的自媒體人,常在「毛左」網站「烏有之鄉」發表文章,曾經當過《華中電力報》總編,不過,該報早在2012年就停刊了。中共黨內御用文人很多,從中央政策研究室,到中央黨校,到中國社會科學院,習要找一個人寫一篇文章,闡明他的想法,輪不到李光滿。

其次,李光滿的文章被一些人稱為「又一張文革大字報」,引發的最大負面效應是,讓許多人感到:「第二次文革又要來了」。以至於習近平不得不讓他的親信、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出面「滅火」。9月6日,劉鶴在中國國際數字經濟博覽會致辭時稱,「支持民營經濟發展的方針政策沒有變,現在沒有改變,將來也不會改變!」

第三,李光滿的文章從炮轟娛樂圈開始,轉了一圈,又回到娛樂圈,開出的解方竟然是:「當前對娛樂圈、文藝圈、影視圈的整治力度還遠遠不夠,要使用一切手段打擊當前社會上存在的各種追星、飯圈現象,徹底杜絕社會性格中的娘炮和小鮮肉現象」。

這篇文章從頭到尾,沒有一句提到「官場腐敗」,沒有一句提到「官員腐敗」,更沒有一句提及習近平正在進行的政法大清洗,大清洗中落馬的大貪官,及其後台老板的惡行。

1月22日,習近平在十九屆中紀委五次全會上說,腐敗仍是中共最大威脅。1月29日,習當局極其罕見地以最快速度殺了原華融集團董事長賴小民。2-8月,政法大清洗在縣、市兩級展開;8-11月,在中央、省兩級展開。這場以反腐為名進行的大清洗,實際上是圍繞明年中共二十大的一場你死我活的權力鬥爭。

鬥爭的雙方:一方是習近平,另一方是以江澤民、曾慶紅為首的反習勢力。習搞的政法大清洗,說白了,就是把長期掌控在江、曾手中的政法大權奪到習手上。到11月中旬,雙方要斗出個基本結果來。

也就是說,8月中旬到11月中旬,這3個月,是習與江、曾權鬥又一個緊張、激烈的時期。江、曾是中共黨政軍最高層最嚴重腐敗分子的總後台。習的反腐也好,政法大清洗也好,其實,都是衝著江、曾去的。

8月29日,中共黨媒突然集體轉發李光滿的文章,則是一次轉移矛盾、轉移焦點、轉移視線的政治操作,即放過真正的「大惡」,聚焦娛樂界的「小惡」,讓億萬民眾都來圍觀明星們被追打的狼狽像和各種花邊新聞。

在中共大大小小的黨媒將趙薇當成「大罪人」炒作20天後,今天爆出趙薇9月14日現身安徽蕪湖,到當地中國移動服務廳辦事,與工作人員合影留念的新聞。趙薇不僅沒有被拘留,被逮捕,被審查,被罰款,相反,仍然自由自在地到處走來走去!

很顯然,李光滿之流炒作趙薇等,讓輿論圍繞趙薇這類明星轉,這不是習的意圖,而可能是王滬寧的意圖。因為王滬寧是江、曾安插在習身邊最重要的代理人。

習近平現在最關心的是,如何在中共二十大前高層你死我活的權鬥中取勝。

9月1日,習在中央黨校講話時,要求中青年幹部堅持原則、敢於鬥爭,強調「在原則問題上決不能含糊、決不能退讓」。

9月5日、9月13日,《人民日報》接連發表同一標題的評論《堅持原則、敢於鬥爭》。9月6日,中紀委網站、《解放軍報》也發表同一標題的評論《堅持原則 敢於鬥爭》。有評論認為,這預示著習準備和他的政敵來一場大廝殺。

9月13日,《解放軍報》用整版發表以「嚴明紀律」為主題的文章。全文4300字,「紀律」一詞出現75次。文章還列舉抗日戰爭時期,中共官員肖玉璧因貪污被判死刑的案例。全文引用毛澤東的話9次;鄧小平的話1次;習近平的話12次,江澤民的話0次。有評論指出,這是拿「紀律」說事,以死刑警告習的政治對手。

王滬寧是1995年江澤民任中共黨魁,曾慶紅任中央辦公廳主任時,由江、曾從上海復旦大學提拔到中央政策研究室工作的。至今,王在中南海工作了26年。其中,從1995年到2002年的7年,王一直為江、曾工作。2002年至2012年,胡錦濤擔任中共黨魁,但只是一個傀儡,掌實權的仍是江、曾,這10年,王實際還是在為江、曾工作。作為江、曾的最高智囊,這17年,江、曾乾的很多大壞事,王都有份。

2012年至2017年,習任中共黨魁的頭五年,乾的最重要一件事,就是借反腐打虎,將江、曾實際掌控的最高權力奪到手。王滬寧則夾著尾巴做人,並幫助習包裝「習思想」,贏得習信任。在中共十九大上,王成為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共意識形態、宣傳機器的總管。

置身最高權力中心後,王滬寧的江、曾派系色彩逐漸顯現。從不斷給習灌馬列主義迷魂湯,到不斷以「高級黑」、「低級紅」把習捧上天、摔下地,再到重大內政外交問題上不斷給習「挖坑」,僅用四年多的時間,便促習將「一手好牌打成爛牌」。

筆者過去講過,現在仍堅持認為,王滬寧是中南海最大的「奸臣」。

8月29日王滬寧下令轉發李光滿的文章,對習來說,不僅是一次轉移矛盾的政治操作,而且也是對習的又一次「高級黑」,讓海內外輿論再次聚焦習,痛罵習發動第二次文革

王滬寧14天沒有露面,很可能與他下令轉發李光滿的文章有關。

真正了解當代中共歷史的人都知道:江澤民、曾慶紅是中共最黑惡勢力的總代表。而王滬寧骨子裡卻跟江、曾是一夥的,是江、曾在十九屆中共政治局常委會中最重要的棋子。

曾經,有人認為,王滬寧的最終結局,可能步原毛澤東的祕書陳伯達的後塵。陳給毛當了31年祕書,最後,被毛批得一錢不值,並被關進秦城監獄

現在說王滬寧將進秦城監獄為時尚早,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其最終結局不妙。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