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新文件曝光武漢病毒所驚人計劃

大紀元專欄作家Jeff Carlson與Hans Mahncke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吹哨人披露的文件揭示了2018年一項研究基金申請計劃書。該計劃書詳細介紹了危險的冠狀病毒功能性增益實驗。

新露出水面的文件詳細闡述了彼得·達薩克(Peter Daszak)的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和中國武漢病毒學研究所計劃如何利用功能增益實驗將「人類特異性切割位點」(human-specific cleavage sites)人工插入冠狀病毒中,以提高它們感染人類細胞的能力。

新發布的文件是2018年提交給五角大樓國防高級研究計劃局(DARPA)的基金申請計劃書的一部分。計劃書詳細描述了人工合成「類-COVID-19病毒」的藍圖。研究的表面目標是通過預測病毒是否會隨時間而演化,以便人工獲得這些演化增強的特徵。

當COVID-19首次出現時,一些科學家就對該病毒在切割位點具有針對人類特異性的適應性感到迷惑不解。科學雜誌《自然》(Nature)上的一項研究指出,COVID-19病毒「在所有被測試物種中表現出對人類(h)ACE2的最高結合。」

COVID-19這種針對人類的結合特徵,在同一類噬菌體的冠狀病毒中不存在,使得它與過去的疫情爆發極為不同。該病毒與人體細胞結合的獨特能力使其具有高度傳播性,並使病毒能夠在全球迅速傳播。

這種無法解釋的COVID-19的結合特徵導致了全球瘟疫大流行和數百萬人喪生,也導致了世界經濟的崩潰。相比之下,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SARS)和中東呼吸系統綜合症(MERS)在全世界只造成不到1000人死亡。

這些文件最早是提供給一個研究COVID-19大流行起源的互聯網團體,後來被一位前川普(特朗普)政府官員證實。

這個名為DRASTIC的組織已經將這些文件發布到網上。(註:該組織的全名是分權徹底自主搜索COVID-19調查小組,Decentralized Radical Autonomous Search Team Investigating COVID-19。)

五角大樓國防高級研究計劃局項目負責人詹姆斯·金萊特(James Gimlett)拒絕了這一基金申請,主要是因為該計劃涉及危險的功能利用和兩用研究,而達薩克的計劃書既沒有提及,也沒有評估這些研究。

然而,計劃書中的細節,包括中國雲南省現有試驗場的信息,令人不得不關注計劃中提及項目的現狀,並進一步質問計劃書中提及的一些工作是否在提交之前就已經開始了。

雖然目前還不清楚達薩克最終是否進行了擬議中的項目,但他和他的中國合作者、武漢病毒學研究所所長石正麗已經從其它美國機構獲得了其它項目的資金。其中包括安東尼·福西(Anthony Fauci)博士的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 NIAID)的資助。該研究所資助了武漢病毒所的類似病毒功能收益研究。研究人員也得到了中共政府的直接資助。

達薩克2018年基金計劃書共75頁,提供了許多細節。它佐證了COVID-19是在實驗室中製造或增強的說法。

雖然病毒本身是自然產生的,但是該計劃書表明,達薩克和石正麗計劃引入適當的人類特異性切割位點,並評估病毒在 Vero 細胞和 HAE 培養物的生長潛力。

用外行的話說,達薩克和石正麗提出了一個藍圖:人工將人類特異性切割位點插入冠狀病毒中,以使其在人類中傳播得更快。COVID – 19中明顯異常的切割位點尚未在任何其它β-冠狀病毒中發現。這一事實在疫情爆發時立即引起了研究人員的注意。

2020年2月1日,在福西主持的一次祕密電話會議上,病毒的這一特徵成為討論的主要話題。這次電話會議是由福西和英國製藥信託董事(British pharmaceutical trust Director)傑里米·法拉爾(Jeremy Farrar)匆忙召開的,以回應公眾關於COVID-19與武漢病毒學研究所之間潛在聯繫的報導。在明顯提到將人類特異性切割位點插入 COVID – 19 時,一位電話會議與會者指出:「我們也需要討論(DNA鏈的)骨幹,而不僅僅是插入?」

在同一次電話會議上,由福西資助的科學家克里斯蒂安·安徒生(Kristian Andersen )聲稱「60-70%肯定病毒來自實驗室」。安徒生的合作者愛德華·霍姆斯認為這個數字甚至更高,達到」80%」。

儘管他們私下裡認為病毒有可能是人工設計的,但福西的電話會議小組在這之後的20個月內一直公開鼓吹病毒的自然起源說。

達薩克和石正麗的計劃書還詳細闡述了用其它病毒的序列信息對病毒進行人工合成重建的建議。這意味著武漢病毒所希望參與合成病毒的製造。該計劃書表示,武漢病毒所每年將製造三到五種這種「新」病毒。

該研究所還計劃將包有「新型嵌合刺突蛋白」的氣溶膠釋放到本地蝙蝠種群中。表面的目的是為蝙蝠接種疫苗,防止病毒隨後跳到人類身上。這個計劃似乎以前沒有披露過,也沒有人評估過其相關風險。

值得注意的是,達薩克的基金申請還稱,他和武漢病毒所已經在中國雲南省有一個「試驗洞」。

雲南和加利福尼亞面積差不多大。然而,該計劃書沒有具體說明實驗地點的確切地理位置。一種可能性是,達薩克的試驗場是墨江礦。武漢病毒所在那裡進行了很多年的實地研究。墨江礦試驗場的存在被達薩克和石正麗反覆隱瞞,直到在線研究人員在研究該流行病的起源時,才在中國研究論文中發現該礦的參考文獻。

墨江礦作為試驗場的可能性似乎得到了衛星畫面的支持。衛星畫面顯示,2012年,在偏遠的礦場出現了新建築。三名礦工死於COVID-19型疾病。墨江礦也是石正麗發現與COVID-19親緣關係最接近的病毒的地點,而她在疫情的第一年隱瞞了這個事實。

墨江「試驗洞」的存在或許也解釋了為什麼中共當局採取了非常措施,阻止任何人進入墨江礦區或周邊地區。2020年12月,BBC的一名工作人員多次被阻止進入該地區。

值得注意的是,達薩克的計劃表明,他和石正麗都擁有一百八十多種獨特的冠狀病毒,而大多數序列從未發布。事實上,2019年9月12日,武漢病毒所在半夜刪除了整個蝙蝠病毒序列數據庫,這些序列一直缺失至今。在達薩克的要求下,調查病毒起源的世界衛生組織決定不向中共當局查詢數據庫的問題。

達薩克的計劃還透露,武漢病毒所有保存活蝙蝠的設施,而他和他的合作者後來都否認了這一點。

達薩克2018年計劃書的曝光引起了科學界的強烈反應。維斯庫特·萊德利(Viscount Ridley)正在寫一本關於本次病毒起源的書。他對達薩克隱瞞了將人類特異性切割位點插入冠狀病毒的計劃表示失望。

萊德利說:「現在事實證明,他撰寫了關於武漢病毒工作的重要信息,但拒絕與世界分享。我很生氣。全世界也應該為此而憤怒。」

達薩克的計劃詳細描述了該研究所的科學家打算將切割位點插入蝙蝠冠狀病毒,從而製造出一種專門為人際傳播而設計的新病毒。正如我們所知,一年後在武漢出現的病毒具有達薩克計劃書中描述的確切特徵。

達薩克的基金申請計劃書應該引起科學界內外更廣泛的關注。人們也應該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在像福西這樣的科學家身上,因為他們努力地鼓吹病毒的自然起源說。

作者簡介:

傑夫·卡爾森(Jeff Carlson)是《大紀元時報》的常駐撰稿人。他是CFA註冊的特許持有人,在高收益債券市場擔任分析師和投資組合經理20年。他還經營網站TheMarketsWork.com。讀者可以@themarketswork在推特上關注。

漢斯·馬恩克(Hans Mahncke)是《大紀元時報》的常駐撰稿人。他擁有法學學士,法學碩士,和博士學位。他是許多法律書籍的作者。他的研究已經發表在一系列國際期刊上。讀者可以在推特上關注@hansmahncke。

原文「Leaked Documents Reveal Proposal by Daszak’s Organization for Developing COVID-Like Viruses」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