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被史詩大片忽悠 長津湖戰役慘絕人寰的真相

作者:許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洗腦電影《長津湖》,號稱中國影史成本最高的電影史詩級戰爭大片,於9月30日在中國大陸開畫後,被愛國小粉紅們瘋炒中,引爆國殤日檔票房熱度。此片眾星雲集,很多名導如徐克、陳凱歌在中央出手整頓中國娛樂圈的風潮中,參與了該片的製作。

在上世紀50年代的朝鮮戰爭中,長津湖戰役是一場舉世聞名的重要戰役。美軍以此戰為驕傲,為將士們頒發了美軍戰史上最多一次勳章87枚。中共視之為是一場扭轉了朝鮮戰局的決定性勝利。但是,中共在戰後撤銷了參戰兵團的番號,長期以來,官宣不願讓人知道此次戰役的情況。如今,投巨資拍大片長津湖,以配合中共當前的反美備戰精神需要。當年殘酷的真相被粉飾一新,實屬窮途末路的自嗨。

這裡,擷取歷史片段,概要揭示長津湖一戰中的事實,以正視聽。

1949-1950年4月,毛澤東先後將解放軍中朝鮮族5萬多人祕密編入了金日成人民軍,並成為其主力。人民軍很快擴充到9萬多,南韓軍不足其一半卻毫不知道。蘇聯又提供給金大批武器裝備,包括重型武器。毛又許諾金日成一旦他打南韓,美國如果出兵,中國將支持朝鮮。有了外部靠山,金日成預計兩週占領南朝鮮,於1950年6月25日,突然出兵侵犯南韓,三天後占領了漢城等地。在漢城大肆屠殺所謂反革命和戰俘。當成批反綁雙手坑埋的屠殺照片傳到西方後,聯合國決定出兵,16國參戰。

9月15日,麥克阿瑟指揮美軍第十軍在仁川登陸後,扭轉敗局,10月後逼至鴨綠江。金日成潰不成軍,再次向中蘇求救。斯大林答應提供中共武器援助,但不提供空軍參戰。他提供給毛一份間諜情報,是美國總統杜魯門給麥克阿瑟的指示:要求美國將軍無論在任何條件下都不要越過中朝邊境,不要使用核武器。美國害怕捲入和中國之間的持久戰爭。中共將領反對出兵的原因是擔心惹來美軍打入中國,以及對中國工業中心投擲原子彈。本來猶豫不決的毛澤東在得知杜魯門底牌後,立即決定出兵,藉口指責美軍越過三八線,想入侵中國。10月19日,也就是聯軍和韓軍攻占了平壤那天,中共軍隊23萬人祕密進入朝鮮作戰。

因為中共掩蓋了實際入朝的兵力數字,所以聯合國軍隊以為中國只有五、六萬人入朝。麥克阿瑟決定乘勝解放朝鮮全境,東線美軍和西線的聯軍成鉗形各自向北開進,準備攻取金日成的臨時政治中心江界。預計不久將結束朝鮮戰爭。共軍阻擋不住美軍攻勢而節節敗退。毛澤東急調第九兵團入朝,務必將二、三萬美軍王牌圍堵在長津湖地區殲滅。美其名曰:「誘敵深入」的周密部署。

第九兵團由中共精銳20軍、26軍和27軍三個超額編制的加強軍組成,15-16萬人。他們主要是來自江南上海一帶的南方兵,是原定攻打台灣的主力部隊。1950年11月1日,九兵團從山東境內開赴東北,在火車上接到了直接入朝命令。東北軍區臨時將庫存的5萬件日軍大衣、棉鞋等調給9兵團使用,有很多也沒能來得及送上入朝的火車。

九兵團悄悄渡過鴨綠江。入朝第一天,僅20軍隊一個師就有700多人凍傷凍病而掉隊。但仍然被要求嚴密偽裝,在積雪覆蓋的山路和樹林中開進。士兵們不得不頭上裹著毛巾,身上披著毛毯或夾被,凡是能擋寒的東西都穿在身上,五花八門如同叫化子一般。夜間睡覺更成問題,將這一兩床薄被攤在雪地上,十多個人擠在棉被上互相摟抱取暖。中共電影津津樂道的是十萬人到達長津湖,美軍偵察機竟沒有發現。其實,一個美國將軍在飛機上看到了向南走的志願軍,他誤以為那是逃難的韓國百姓。正常的軍人,很難想像中共指揮官超極限用兵的常態。

一般長津湖地區到11月下旬時,平均氣溫白天在零下27度。這時,寒流來襲,風卷雪飛,氣溫驟降至攝氏零下30-45度,積雪達40厘米厚。在這幾十年不遇的罕見極寒天氣,即使美軍有全套的防寒服裝、羽絨睡袋、帳篷,在打仗時也容易凍傷。

11月27日入夜後,埋伏在山林中的志願軍20軍、27軍突然向美軍發起總攻。陸戰一師臨危不亂,立刻用200輛坦克在三處主要被圍地域組成環形防線。除了開始被偷襲時有所傷亡外,志願軍就很難占到便宜了。白天共軍根本無法跟美軍較量,到了晚上,信號彈一響,共軍就幾百人往上沖,背著槍擠在山坡上。美軍就槍炮、火箭筒齊發,山坡一片火海。

陸一師7團海洛德·摩爾豪森下士回憶了一場戰鬥,「出乎意料之外,攻山的戰鬥並不激烈。山上的志願軍沒什麼有力抵抗。他們的彈著點和手榴彈只落在幾個地方。繞著走,就可以避開。……我們團僅以很小的傷亡,就攻到山頂。一到山頂,我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小小山頭上到處是死亡的中國士兵,大約有一二百具屍體。我的上帝,真是恐怖極了!他們好像大多是在空襲和炮擊時被炸死的,屍首不全,肢體四散。但是班長根據他們鐵青的膚色和無血的肢體推斷說,很多志願軍士兵在我們的空襲和炮擊前已經被凍死了。。。他們有軍火供應,卻沒有過冬準備?要不是凍死、凍傷這麼多的志願軍,那一二百具屍體就可能不是中國人的,而是我們美軍陸戰隊的。」

零下30、40度的天氣,死得最慘的是被安排打埋伏的士兵,趴不了多久就會凍死。在中共自己的統計中,有三個連設伏人員全被凍死。

1950年11月28日夜,20軍59師177團六連125名官兵,在死鷹嶺埋伏,準備堵截陸軍一師,全部凍死。一個個身著夏季軍裝,均保持著戰鬥姿勢,持槍俯臥在戰壕裡。1950年12月,20軍60師180團2連129人,27軍80師242團5連,除一名掉隊者和一個通訊員,全都在設伏美軍7師第31團時凍死在陣地上。

中共沒有愛惜生命的概念,誰敢讓士兵大膽去死誰才可重用。因此,慣用戰術就是把士兵當食人螞蟻,一群群去消耗敵方的槍彈,去擊垮對手的人性意志。只要螞蟻足夠多,總會有螞蟻咬上去,那就是戰勝了強大的敵人。這就是中共敢打硬仗的祕訣。這樣的勝利是可歌可泣還是令人噁心呢?

長津湖戰後,志願軍的傷亡沒有確切公布的數字,死亡人員超過一多半都是饑寒交迫而死,非是戰死。中共現在出示的數據僅供參考:傷亡19,202人,凍傷28,954人(少有存活下來的),凍死4,000餘人。減員近5萬人。由於中共一貫數據造假,實際傷亡人數恐怕不止這些。美軍兩個師2萬多人幾乎吃掉了中共兩個軍8個師。

根據美軍公布的數據,陸戰一師在長津湖戰死718人,失蹤192人,加上受傷的三千多人,共減員四千多人。陸軍步兵七師減員三千多人。《時代》雜誌稱長津湖作戰是「是堅忍和勇氣的史詩。」

聯合國軍從興南港(Hungnam)撤軍後沒想再過三八線。這正是毛根據所知的蘇聯情報推算出的結果。毛澤東拒絕當時的和談請求,命令共軍繼續南侵,最終被打回三八線。1953年,毛澤東被迫接受停戰和談,仍舊以三八線為南北分界。中共從此宣稱從長津湖開始打敗了強大的美軍,讓世界不敢小瞧。表面像黑社會老大一樣氣粗,卻再也不敢打台灣。

其實戰爭之後,恢復了和平,維持了同一條三八線。唯一的插曲,是三年裡,喪失了上百萬生命,幾百萬人致殘,無數家庭被毀。歸根結底,真相是朝鮮戰爭不是保家衛國,不是非戰不可,更不是維護正義。毛澤東明知道美國不想打中國,不想與中國人作戰,他反而有恃無恐大舉入朝,又大造輿論污衊美國有滅中國之野心,使至少75萬中國青年,白白葬身在異國他鄉。用華夏子孫慘死的白骨疊起中共唬人的軍威,忽悠並脅迫中國人為他當炮灰

這場人為製造的苦難與悽慘,實在跟高大上的宣傳不相合,中共電影是不會去表現的。10年後,中共需要鼓動韭菜和血肉長城的磚瓦們戰勝美軍,於是《長津湖》解禁,令人悲痛的凍死慘劇,被美化成了光榮的「冰雕連」。藉此美化,可以把對罔顧人命的悲劇質疑變成昂揚的愛黨禮讚。在黨性高於人性為標準的文藝工作者,也在尋求生存中,泯滅了自身的人性和善念,在製作毒人毒己的鴆酒中自嗨和不知不覺中自毀。好在今天的中國人都已經或者正在覺醒,不會再像當年一樣甘當炮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