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弘顯貴不棄糟糠之妻 不忘夫妻恩義

文/周曉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05日訊】在受變異觀念影響的現代社會中,丈夫拋棄與自己共患難的結髮妻子的事並不罕見,古人秉持的「糟糠之妻不下堂」的美德以及其背後傳遞的夫妻恩義之情,對於很多的現代人而言,已是難以想像之事。

糟糠之妻不下堂」最早出現在《後漢書》,出自東漢光武帝時的一位大臣宋弘之口。糟糠,古代指用以充飢的酒糟糠皮等粗劣的食物;下堂,指從家中攆走。這句話的意思就是不會拋棄、辜負與自己同甘共苦的結髮之妻。

宋弘為什麼會說這樣的話呢?他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呢?史載,宋弘,字仲子,京兆郡長安縣人,也就是今天的陝西西安人。他的父親宋尚在西漢成帝時官至少府(官職),哀帝即位後,因為不願依附權臣董賢,被董賢以不敬之名治罪。

宋弘在漢哀帝、平帝時做過侍中,也在王莽當政時擔任過共工(官職),他雖然性格溫順,但受父親影響,身上也具有讀書人的剛直之氣。赤眉軍攻入長安,派人徵召宋弘做官,心中並不情願的宋弘在途經渭橋時跳入了渭水中。其後,他的家人將他救了上來,他便裝死得脫。

光武帝劉秀打敗其他豪強、建立新的漢政權後,宋弘被拜為太中大夫。建武二年(26年),又代替王梁為大司空,被封為栒邑侯。因為被封侯,他也有了很多地產,但他將收上來的地租分給自己的族人,自己家中不留存多餘的資產。彼時他清廉的品格受到時人的讚譽。後來光武帝又改封他為宣平侯。

光武帝劉秀打敗其他豪強、建立新的漢政權後,宋弘被拜為太中大夫。示意圖,圖為明仇英《帝王道統萬年圖‧漢光武帝》局部。(公有領域)

舉薦賢人 向光武帝進諫

光武帝曾向宋弘打聽國內學識淵博之人,宋弘就推薦了沛國的桓譚,他認為桓譚才學豐富、見識廣博,才華幾乎能與西漢的名家揚雄、劉向父子相提並論。光武帝遂召見桓譚,拜其為議郎、給事中。

其後光武帝舉行宴會的時候常會讓桓譚鼓琴,而桓譚總是演奏鄭衛之音(浮靡的音樂)以取悅光武帝。

宋弘聽說後,很不高興,因此後悔推薦了桓譚。一天,宋弘命人等候在皇宮外,待桓譚出宮,便將他請到自己的府上。宋弘則身穿官服,在正廳等候,

桓譚到後,宋弘並沒有照規矩請他入座,而是責備道:「我所以向皇上推薦你,是希望你可以以道德輔佐君王,但如今你卻數次給皇上演奏鄭衛淫聲,擾亂《雅》、《頌》正音,這絕不是忠正之士應該做的。你自己能夠改正嗎?還是讓我依法糾正呢?」桓譚遂頓首認錯。

又過了一段時間,光武帝在大會群臣時,又叫桓譚鼓琴。桓譚看見宋弘也在座,十分不安,彈奏也失去了以往的水準。光武帝深感奇怪,便詢問緣由。宋弘離開座位,摘下官帽,向光武帝謝罪:「臣之所以推薦桓譚,是希望他能夠以忠正之節引導君王,可是現在他卻叫朝廷耽迷於鄭衛淫樂,這是為臣的罪過。」光武帝聽罷,表情嚴肅地向宋弘道歉,並讓他重新戴上官帽。這之後,桓譚被免去了給事中的職務。

任人唯德的宋弘先後共推薦賢士馮翊、桓梁等三十餘人,他們中一些人或者成為了宰相,或者當上了公卿大臣,很好地幫助光武帝治理國家。

還有一次,光武帝設宴招待大臣們。御座後換了副新屏風,上面畫著美女。席間,宋弘注意到,光武帝數度回頭去看那屏風,於是表情凝重地向光武帝諫言:「未見好德如好色者。」

光武帝立即令人撤去了屏風,然後笑著對宋弘說:「我聽到符合道義的話,就立刻服從,怎麼樣?」宋弘回奏道:「陛下修養德行,臣不勝其喜。」

御座後換了副新屏風,上面畫著美女。示意圖,圖為清 焦秉貞 《仕女圖.蓮舟晚泊》。(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糟糠之妻不下堂

彼時,光武帝的姐姐湖陽公主的丈夫去世了,她因此整日悶悶不樂。光武帝想讓姐姐再嫁,便找了個機會與姐姐議論朝臣,探尋她的心意。在聊到宋弘時,湖陽公主說:「宋公的外貌和德行,群臣都比不上。」可是宋弘的結髮之妻尚在,光武帝覺得不太可能,但還是想問問宋弘的想法。

於是光武帝召見宋弘,讓湖陽公主坐在屏風後。光武帝對宋弘說:「諺言『貴易交,富易妻』,人情乎?」意思是,俗話說人升了官就換朋友、發了財就換老婆。這是人之常情嗎?宋弘正色道:「臣聞貧賤之知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意思是,我只聽說過不能遺忘貧賤時的朋友、不能拋棄貧窮時共患難的妻子。光武帝回頭對屏風後的公主說:「這件事難成了。」這個故事就是後世「糟糠之妻不下堂」、「糟糠之妻」典故的由來。

宋弘之舉詮釋了夫妻間「恩愛」為何「恩」在先而「愛」在後。佛家認為,夫妻間的緣份都是前世的各種因由結下的,其中就有恩情,是以「恩」在婚姻關係中更大於「愛」的涵義。婚姻如果光靠愛情來滋潤和維持,是非常不可靠的。只有真正地重視兩人之間的恩情,並做到「相敬如賓」,家庭生活才能美滿、幸福。這與現代人只重視愛情而忽視恩情、責任是截然不同的。

參考資料:《後漢書》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樂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