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恆大骨牌效應 花樣年集團爆債務違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06日訊】中國恆大集團的地產風暴會不會掀起骨牌效應?全球高度關注。繼恆大之後,中國地產商花樣年、新力控股也紛紛傳出債務違約。來看詳細報導。

恆大集團之後,又有一家中國房地產公司爆出債務違約,是前中共國家副主席曾慶紅的侄女曾寶寶創辦的花樣年控股集團。

一筆應該在10月4號支付的2億美元債務,花樣年集團4號證實,現在沒有辦法支付,而且也無法償還欠碧桂園服務控股的7億人民幣貸款。

該集團公告說,花樣年在今年內,至少還有16億美元的境外債務到期。

原大陸投行人士鄭義:「現在出現了一個變化,就是它現在拿不到錢了,第二點是在賣房的環節中,它也出現問題了,為什麼呢?它賣不出去房了,你一方面借不來錢,二又沒有銷售回款了,這二個都沒有,光剩消費了,你這樣的情況下,那就跟擠兌是一樣的,抗不了幾個月。」

根據花樣年發布的財報顯示,今年上半年的營業收入超過109億元,但隱身在後的債務嚇人,總負債830多億人民幣,資產負債率高達75.7%。

大紀元專欄作家王赫:「中國的房地產行業早就陷入了困境,恆大的爆雷就是中國整個房地產危機的體現,像花樣年,不是恆大把它帶進來的,而是它自身就有類似的問題,還有很多企業都要爆雷,因為很多企業經營模式都是一樣的。只是說在目前非常緊張的市場環境下,哪些企業能夠活的下來。」

恆大集團債務違約事件引發的市場擔憂,讓投資者們非常警惕。

鄭義:「我覺得房地產泡沫這個東西,其實就是政策不停的在干預,如果早期不干預的話,泡沫不會有現在這麼大,你這個泡沫肯定會爆,說白了,到今天就是湊合不下去了,所有的政策都出過了,那大泡沫出現了,那可不出現大爆雷,沒有辦法了現在。」

在三大主要的國際風險評估機構中,惠譽已經將花樣年的評級下調四級;穆迪和標普也將花樣年的信評下調為負面,並提醒說有債務風險。

鄭義:「他的評級是用非常非常健全的評級系統,他不會單獨考慮你企業個體原因,他會考慮綜合因素,行業、政策、包括你所在的地區,包括你公司內部管理制度。他如果大的評級系統,把你的分降下來,就跟個人徵信一樣,那你信譽度自然就下來了。」

另一家中國房地產公司新力控股,同樣被標普和惠譽降級。標普4號表示,新力控股的債務償付能力,幾乎已經喪失殆盡。

還有,河南建業地產公司和華南城的評級,也被標普調整為負面。

王赫:「他們是掌握著金融市場命脈的,因為他這個評級一降級,你的融資成本大幅度提升,甚至你根本就融不到資,所以他這個影響在整個金融界是能夠呼風喚雨的,像國內的這些房地產公司評級降低,對他們來說是小意思。」

從9月底到現在,花樣年已經在港股停牌,當時花樣年的股價為0.56港元,相較於去年年中,股價暴跌接近7成。

鄭義:「第一是出現實質性風險了,二是告訴你,還款有風險,從而導致你的債券在市場貶值,就是你想轉讓你的債券只能折價轉讓,原來10塊錢東西,現在可能只能賣5塊(錢),甚至於像恆大那種,有可能就賣2塊(錢)。人家10塊錢買的,現在只能2塊錢賣出,你說買你債券的人得虧多少錢吧?」

大紀元專欄作家王赫表示,中國房地產泡沫的深層原因,總體來說,是中國經濟危機的一種體現,造成了非常惡劣的影響,使中國經濟的發展潛力受到很大損害。

採訪/易如 編輯/孟心琪 後製/鐘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