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上萬詐騙犯回國 傳習近平祭出狠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07日訊】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10月6日(星期三),北京時間10月7日(星期四)。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

今天焦點:盛世奇觀:上萬詐騙犯排隊從緬甸回中國「自首」,傳因習近平祭出狠招:不回國就拆房子!日本人再獲得諾貝爾獎,當年居然被《人民日報》稱「口出狂言」!

Sydney:有在使用社交軟體的朋友們,尤其是女性朋友們,最近有沒有發現收到的陌生私訊少了?原來是因為這些詐騙犯,都上中緬邊境的雲南瑞麗口岸排隊去了。近期,中緬邊境積壓了上萬名等待入境的中國人,每天還限量進入,這些人很多人是之前出去的偷渡客,不過他們紛紛回國是怎麼回事呢?

緬甸北部,這個被稱為電信詐騙犯天堂的地方,又是如何演變成今天這個局面的呢?

秦鵬:10月5日,日本人真鍋淑郎(klaus hasselmann)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他的一番話引起網絡熱議。而就在去年,中國網絡有人斷言:日本人再也不會獲得諾貝爾獎了。

也有網友翻出2001年中共《人民日報》的一篇報導,嘲笑日本政府50年獲得30個諾獎的計劃是「口出狂言」。為何同為東亞文化的日本會獲得如此多的諾貝爾獎呢?

上萬人在中緬口岸排隊等自首 傳習近平祭出狠招

Sydney:近日,中緬邊境的雲南瑞麗再次受到關注,大量中國人聚集在邊境口岸,等待入境。僅僅在中國的「十一黃金週」期間,就有超過一萬人在排隊,這些等候入境的人中,不少是之前以偷渡方式進入緬甸的偷渡客,很大一批是電信詐騙犯、網絡詐騙犯。因為緬北地區近年來,已經成為網絡及電信詐騙大本營,很多中國人偷渡往當地從事非法活動。

秦鵬:雲南瑞麗,在今年下半年相信很多中國人已經耳熟能詳了,媒體時不時地會披露又有多少人被檢測出感染了新冠病毒,瑞麗還曾因此「封城」。

Sydney:是的。關於瑞麗,我們今年看到報導,在那裡打工的緬甸人被以防疫為藉口,被中國警方驅逐出境。還有報導稱,那裡修了長達500的公里鐵絲網,防止越境和偷渡,還增加了持棍棒、穿防護服的民兵防守。網友說「只此一項已經讓某國的前總統淚流滿面」。

秦鵬:這裡的梗兒是要求在美墨邊境修建邊境牆的川普(特朗普)總統,被民主黨阻撓,最終沒能如願吧。

對了,今年9月,緬甸的果敢地方政府還發出通告,說是中方一側,為了防止偷渡,還在中緬邊境埋了地雷,後來在緬甸方面要求下,開始排雷。總之,今年的中緬邊境不太平,處於多事之秋。

Sydney:對。不過,我們今天要聊的,是上萬名偷渡到緬甸、排隊等待回國自首的中國人。因為人數太多,而防疫檢測壓力太大,瑞麗方面還做出限制,規定每天只能接受150人入境。這也導致了緬甸的邊境地區,持續積壓了上萬人。

秦鵬:據報導,這種局面,還導致當地出現了一個新的「黃牛」職業,出錢給他們,他們可以幫助通融瑞麗口岸的官員提前入境,甚至誰出錢多,誰可以先回國。

Sydney:果然哪裡有需求哪裡就有供應。等待入境的人,一旦排上號,會被要求在緬甸一方先觀察5天,然後在中國瑞麗一側觀察21天。據大陸媒體報導,僅這一趟,他們每人就要花費上萬人民幣,這還不包括回國之後因為偷渡被罰款的錢,據說也至少上千元。

中共出狠招 不回國就拆房

那麼,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冒著這樣的麻煩和代價,在這裡煎熬等待回國呢?台灣媒體新頭殼今天報導,這是因為習近平為了抓海外詐騙犯,使出了一個狠招:不回國就拆房。不言而喻,排隊的很多都是詐騙犯。

秦鵬:報導稱,習近平在今年4月時開始打擊詐騙集團,強化舉發詐騙案件的手段,為了追緝藏匿在東南亞的中國詐騙黨羽,開始破壞通緝犯住家甚至是其親戚的住宅,並宣稱因為他們的房子是用「違法金錢建造」,手段一出,通緝犯紛紛回國,今年至少就有超過5萬人從國外回到中國大陸自首。

Sydney:5萬人真的很多,看來這種手段起到作用了。

秦鵬:不過這些人都是怎麼詐騙呢?相信如果大家有用社交媒體,可能都有親身體會,就是收到一些想要搭訕的陌生私訊,套路還非常多,還針對女性比較多。Sydney你有收到過這種詐騙訊息嗎?

Sydney:是呀,我和我身邊的好姐妹之前每天都收到很多,這種搭訕訊息,花樣百出,最近還真的少了,可能這些人都排隊去了吧。

其實這就是俗稱的「感情詐騙」或是「殺豬盤」。這些人就是通過微信、Instagram這些社群平台來詐欺,他們盜用相貌姣好的人的照片,給自己的個人頁面營造高富帥形象,利用一些人渴望戀愛的心情敲詐他們。和對方勤聊天、談戀愛,等對方上鉤投資後再架空。

不過其實仔細看會發現,他們的頁面發的文都是集中在同一個時段,底下沒什麼朋友留言,感覺就非常假。但是他們畢竟都是真人在操作,聊天方面還是高手,專業的靠這個吃飯嘛,因此還是很多人上鉤。

網上就有人分享,她一個留美閨蜜說想要自殺,最近重度抑鬱。被騙子騙了50萬人民幣,這裡面是她兩年職場的全部積蓄,還有20萬人民幣是騙子給她洗腦後,她找朋友借的。這位網友說真的是震驚了,因為她閨蜜是高材研究生,怎麼會被騙這麼多?可見這些詐騙犯多會聊天。

我還在想,常常收到的中共領事館語音詐騙電話不知道是不是也是這一群人,秦鵬,你應該也接過吧?

秦鵬:……

Sydney:報導說,這些詐騙集團多半在海外,包括柬埔寨、菲律賓、越南等地,最多集中在緬甸北部,且他們幾乎都是透過非法入境手段進入當地。大陸官媒曾報導,緬甸已成為中國電信詐騙團伙的主要棲身之地,持中國護照的人超過十萬。

秦鵬:其實,這個報導也讓近期中共的一些行動看起來得到比較好的解釋了。我們知道,實際上這些詐騙集團在緬甸等地已經存在很長時間了,官方雖然也多次打擊,但是每一次收效甚微,最多幾十上百人落網。而從4月份至今,打擊力度明顯加強。這很可能是得到了高層的要求。

今年5月初,中共公安部長趙克志還曾前往孟連口岸視察,強調要嚴密邊境口岸出入境管理,並「打擊電信網絡詐騙、跨境賭博、製毒販毒、走私偷渡等跨境違法犯罪活動」。隨後,中國多地陸續發布文件,要求前往緬北的人員立刻返回。

Sydney:是。為了讓這些詐騙人員回國,各地政府使出了更多招數,包括發出警告,要求他們儘速返國,11月30日之內,如果還不能回國自首,除了凍結國內銀行帳戶、註銷他們戶籍外,小孩也會被禁止到學校就讀。

熟悉緬北情況的商人張勝其對自由亞洲電台說,「他們家裡的人面臨威脅,導致他們不得不回國投案。他們大部分是偷渡出去的。僅偷渡一項就構成偷越國境罪,至少被判刑6個月到3年。官方應該掌握了名單,如果沒有名單,不可能到他們家裡去脅迫。」

秦鵬:很符合中共的以暴力解決問題的習慣。不過,這裡面透露出一個消息,警方是根據名單來勸返或者追蹤處置的,我估計這確定了,這次行動是中緬兩國政府的聯合行動,另一方面,可能是通過手機、微信、銀行卡等大數據對這些人進行了精準定位。因為,大陸媒體稱,有的家人都不知道他們在哪裡。

不過,這樣也難免會出現誤傷,在緬甸的中國人很多是做其它生意或者打工的,也不一定都是詐騙犯。

緬甸北部為什麼會成為「詐騙天堂」

Sydney:應該是這樣。不過,緬甸北部為什麼會成為「詐騙天堂」呢?我查了一下,BBC報導說,中緬兩國邊界附近的很多城鎮,處於像緬甸民族民主同盟軍(MNDAA)或佤邦聯合軍等武裝的控制之下。這些軍閥很多是緬甸共產黨的前成員,所以現在當地的一切也看上去很像中國。例如,那裡流通的貨幣是人民幣,語言是漢語,基礎設施比如電力、移動通信,用的也都是中國的,一些地方還使用北京時間。

難怪那麼多中國人會聚集到緬北開公司實施詐騙,生活便利是一個重要原因。

秦鵬:緬甸當地政府這樣也是出於經濟利益。由於經濟轉型不順利,經濟越來越弱,緬北各個特區要想與緬甸政府周旋,就得有一些短期內可以暴富的產業支撐,比如博彩業、色情業等,電信詐騙也是其中之一。

按佤邦的法律,電信詐騙業和色情業、博彩業一樣,都不屬於犯罪。從電信詐騙近幾年在緬北的迅速發展看,不排除當地政府與電詐團伙之間已經形成了某種「潛規則」。

我看到報導說,在大量的電詐公司入駐之後,佤邦勐能縣的年財政收入也在增加,2019年僅一千三百多萬元人民幣,電詐產業聚集該縣的次年,財政收入達到兩千多萬元人民幣。

曾在勐能縣某職能部門擔任要職的一個回中國的人,還曾經向《南方週末》記者確認,勐能曾把法院的用房也騰出來出租給電詐公司。

Sydney:那這些10萬詐騙大軍,又都是什麼人?據報導,大部分詐騙人員都來自農村,男女都有,有的人是因為被高薪誘騙到了緬甸,之後被收走手機,脅迫參與,當然也有的明知這是詐騙,但因為需要錢還是加入其中。

秦鵬:就是說,造成這麼驚人的詐騙人數的原因,除了緬甸一方的縱容,還有來自中國的跨國犯罪組織者,而那些參與其中的除了被欺騙的,還有很多人是出於一夜暴富的心態,主動地參與了這樣的犯罪。而為什麼這麼多中國人會願意通過這種方式賺黑心錢,很大程度上是中共權貴堵死了很多人發展的出路,同時又摧毀了中國人的道德,所以才導致上上下下金錢至上,唯利是圖。

Sydney:是,看來現在已經面臨著慘澹收場,姐妹們的私訊箱也終於可以清幽一點了。

日本人再獲諾貝爾獎 曾被《人民日報》稱「口出狂言」

Sydney:再來我們看到另一個話題,今天年諾貝爾獎物理獎5日出爐了,共3位得主,一位是出生自日本的美籍氣象學家真鍋淑郎(Syukuro Manabe)、還有德國海洋和氣候學家哈塞爾曼(Klaus Hasselmann)及意大利理論物理學家帕裡西(Giorgio Parisi),他們將抱回獎牌、獲獎證書以及1,000萬瑞典克朗獎金。

我們今天要聊的,是這位日本諾貝爾獎得主在中國引起的聲浪。因為就在去年,中國網絡上有人斷言:日本人再也不會獲得諾貝爾獎了。

《人民日報》嘲笑日本

也有網友翻出2001年中共《人民日報》的一篇報導,嘲笑日本政府50年獲得30個諾獎的計劃是「口出狂言」。

秦鵬:是,2001年3月,日本政府出台了第二個科學技術基本計劃,提出要在50年內拿30個諾貝爾獎。隨後,在百年諾貝爾慶典後,日本政府重申了這一目標,還在瑞典卡羅林斯卡醫學院內設立了「研究聯絡中心」。當然,這一宏偉的計劃就讓外界譁然。反對者就說,在之前的百年諾獎歷史中,日本僅獲得了9個諾貝爾獎,其中7個科學獎。

Sydney:不過,目前為止,日本已經實現28位諾獎得主了。真鍋淑郎此次獲獎,是第12位獲得諾貝爾物理獎的日本人。

秦鵬:是,在《人民日報》那篇報導裡面,就專門引述了那些反對者的聲音,對日本進行了嘲笑。我覺得本質上,這是因為中共一直在煽動仇美仇日,所以時不時利用一些機會,來轉移國內矛盾。

當然,如果是我不會笑話,因為日本在二戰被打敗之後,短短幾十年時間,技術發展非常之快,僅在1960-1990這三十年間,美國就和日本在紡織品、鋼鐵、彩電、汽車、半導體等五大行業進行貿易摩擦,後來逐步升級為匯率金融戰、經濟戰。顯然,日本的科技實力還是非常強的,否則「沒有人會去踢一隻死狗」。

Sydney:《人民日報》當時還說日本會適得其反。說在追求諾貝爾獎的目標下,科研體制可能失衡,人力、物力、財力可能會投向容易被諾貝爾獎評委會認可的、容易出成果、快出成果的領域,忽略其它領域的基礎研究,並誤導部分科學家把得獎當成科研的目的,最終反而阻礙科學的發展。

秦鵬:可是,二十多年過去了,我們看到日本在不同的科技領域,包括使用科學方面,一直做得很優秀。

日本貨依然是全球追捧的目標,比如到日本的中國遊客一般都會背回家六大類商品,比如象印(ZOJIRUSHI)保溫杯等生活用品、手持電子設備、家電、零食、奢侈品和藥妝等。

Sydney:秦鵬,你覺得日本政府50年獲得30個諾獎的計劃有可能實現嗎?

秦鵬:我覺得應該會實現的。現在才過去了20年,平均每年一個。還有30年呢。而科技發展是講究厚積薄發的。

日本人的「職人精神」

Sydney:其實注意到,日本人好像做什麼,常常都特別出色,可能跟他們的「職人精神」也有關係,他們可以在自己擅長的領域,鑽研得非常透徹,耗費畢生的經歷去琢磨,而且樂在其中。

秦鵬:對科技、對人才影響最大的是教育。日本重視科技人才和文學、思想在錢幣上也能夠看出來。1,000日元上印的,是細菌學家野口英世;5,000日元上印的,是女性小說家樋口一葉;1萬日元上是啟蒙思想家福澤諭吉。而中國的錢幣上是誰?毛澤東,還有不知道誰的人民。

中日孩子的教育也差距巨大,中國孩子從小捧在手裡怕摔著,含在嘴裡怕化了,卻被教育要服從,不要做出頭鳥,學習虛假歷史不允許質疑,到了大學教導出來的當然就是一個模子的沒有創造力的精緻的利己主義者。而日本的孩子,從小要自己動手,學會禮貌、忍耐、創新、團隊合作…..這樣培養出來的孩子是什麼樣的?當然會更具創新力、動手能力,但是大面上對國際規則又符合。

中國的大學體制,是官僚體制,甚至有人一針見血地說,包括清華北大,都是黨校。

當然,這是中國人的悲劇了,至今我們看到得諾貝爾獎的中國人,科學類只有屠呦呦,而且她還是被排斥於主流之外的「三無」人員(無博士學位、無海外留學經歷、無兩院院士頭銜)。

Sydney:當然,日本人有許多值得學習的地方,看到別人的成就為別人高興的同時,可以看看別人的優點與他學習,彌補自身的不足。當然同時也要珍惜自己的優點和特點。像在共產黨破壞文化之前,日本的很多良好文化都是引進中國的傳統文化的,中國的五千年傳統文化有非常多美麗的地方。

秦鵬:是。這說明東亞文化並不是和科學發展矛盾。從日本和台灣我們都可以看出來。

當然,我看到其它答案「我不能和睦相處」,回憶一首《同伴壓力》。維基百科:同伴壓力是指在特定同伴群體(例如社區或工作場所)中做出決定和建立共識時,含蓄地誘導少數意見的人同意多數意見。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