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傅政華對抗習批示被曝 雷洋案能翻轉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被視為中共酷吏的公安部原副部長、司法部原部長傅政華在日前落馬後,引來了網絡上的一片叫好聲,關於其貪腐、以權謀私、以權謀色、迫害良善等諸多內幕亦隨即曝光。據名為「大社老記有話說」的微博透露,當年震驚全國的「雷洋案」,傅政華就曾阻礙執法,拒不執行中央領導批示。這個中央領導指的就是習近平。

雷洋案」說的是2016年5月7日晚,畢業於人民大學的雷洋,在去接機途中,被警察懷疑有嫖娼行為而被拘捕,在押解途中雷洋死亡。該事件曝光後,引起了輿論的廣泛關注,不僅民間,如雷洋的校友聯名上書要求還原真相,就連幾大官媒也相繼發文質疑警方說辭。比如中共中宣部直屬的光明網發表《「人大碩士死亡」官方回應含糊,需要邏輯完整的答案》一文,對警方針對家屬提出的質疑和公眾訴求的回應表示不滿,稱雷洋死亡「需要證據鏈、邏輯鏈完整的答案」。

鬧得沸沸揚揚的案子自然也為中南海知曉。5月20日,習近平在主持召開的中央深改組會議上,強調要「深化公安執法規範化建設,要著眼於完善公安執法權力運行機制」等,要讓老百姓在「每一起案件辦理中都能感受到社會公平正義」。海外有消息指,習近平對雷洋案的批示「十分尖銳、直接了當」,就是要公安部依法嚴肅處理執法犯法的「害群之馬」。

習近平的表態對案件的走向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隨之,澎湃新聞網發表社論《管住警權》,公安報則發文稱要向香港警方學習。6月1日,北京市昌平檢察院正式立案,並決定對昌平區公安分局東小口派出所警察邢某某等五人進行立案偵查。6月底公布了屍檢結果,證明雷洋應是外力所致的窒息導致的死亡,隨即兩名警察以「涉嫌玩忽職守罪」被批捕,而這一罪名與雷洋家屬和律師陳有西提出的涉嫌故意傷害(致人死亡)等罪名相距甚遠。律師和家屬對此表示異議。

是什麼原因讓中共檢察院罔顧雷洋家人和律師的意見,不以涉嫌「故意傷害致死、濫用職權及偽造隱匿證據」罪批捕和偵查呢?這無疑與其背後的博弈有關,而「大社老記有話說」最新的爆料,更佐證了長期擔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長,在2016年5月才卸任的傅政華在其中扮演著不可小覷的角色,尤其是公然對抗習近平的批示。

傅政華是如何對抗的呢?首先是掩蓋真相,即掩蓋警察濫用職權、故意傷害、造成雷洋死亡的真相,這自然與習要求的讓人民體會到「公平正義」背道而馳。

其次,在無法徹底掩蓋後,拋出基層的幾個替罪羊,但卻是以「玩忽職守」的名義,罪名大大減輕。之後,公安系統內部以「隊伍內部震盪太大,不利工作」為由,案件止步不前。據說,公安內部還有人叫囂:「決不能開這個口子!」不知這個人是否就是傅政華。

第三,據香港《蘋果日報》報導,雷洋老家湖南政府官員與北京公安人員不斷向家屬「做工作」,目的就是希望家屬撤訴。據說開價是七百萬元。家屬深感安全受到威脅。另有網上署名@媒體人林-國-強透露,民政局出面給了雷洋妻子五百萬,分兩部分給,第二部分何時給予取決於雷洋家屬的「配合程度」。

傅政華和北京警方的所為間接證明了一件事,那就是雷洋根本沒有嫖娼,雷洋之死與警察過度執法密切相關,警察涉嫌故意殺人之說是有根據的。而雷洋家屬感到安全受到威脅,也說明北京警方的說服中有暗示,有恐嚇。雖然不知道細節,但中共警察的卑鄙、殘忍,國人早已領教不少。

最終,雷洋家屬被迫接受了條件。引發全國轟動的「雷洋案」在當年12月匆匆落幕。北京市豐臺區人民檢察院以「犯罪情節輕微,能夠認罪悔罪」為由,對邢某某、孔某、周某、孫某某、張某某等五名涉案警務人員作出不起訴決定,他們僅僅受到開除公職、免職或降職、記過等處分。這樣的結果不僅讓國人再次失望,也置習近平於非常尷尬的地步,而且警方明顯與最高層的意願背道而馳,對其明顯是陽奉陰違。

當年的傅政華之所以如此有膽量,敢於陽奉陰違,對抗習的批示,大概是心中有底氣,因為習近平對於江派長期掌控的政法系,還沒有徹底收服,還是有所顧忌。是以或許在傅政華和諸多警察的心中,也沒將習放在太重要的位置。在他們看來,如果按照習的指示辦,北京警方、檢方將不得不公布雷洋案中更多令人髮指的罪行,隨之而來的是層層官員的被追責,甚至還要對包括警方、央視等造假的追責。由此難保不會掀開幕後黑手的馬腳和政法系無比的黑暗。因此,推出幾個小馬仔糊弄糊弄就好了。

如今,在「雷洋案」對抗習批示的傅政華落馬,雷洋的冤情就能得以昭雪嗎?畢竟前有聶樹斌沉冤得雪的先例,因為其案子快速推進也是在河北政法委書記張越落馬之後。然而,筆者對此並不樂觀。

兩個案子的相同之處都是警察罔顧法律,草菅人命,但兩案的不同在於,聶樹斌案的真凶王書金在被捕後主動承認了殺人罪行,而且經辦該案的或者已經退休,或者已經落馬,阻礙並不很大。但雷洋案則不同,殺人者是警察,而且已經被輕輕處理過,若查小馬仔的背後,還不知道引出多大的反彈,因為小馬仔被逼急了,難保會咬出某些人,而其背後官員大多仍還在位。

此外,將注意力放在政治安全和清除政治對手上的中南海高層,此時未必會關注於此;而且已趨於平靜的雷洋的家人也未必會願意重新被威脅。因此,雷洋案單獨翻轉的可能性並不大。

而最大的可能是,傅政華落馬後,北京在整肅其馬仔的過程中,有可能以其他的名義,將涉雷洋案者拿下。一句話,不管是以什麼名義,做了惡的人是逃不過報應的,因為上天在衡量著一切。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