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普京抓捕俄共頭目 背後或涉中共內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據俄羅斯共產黨中央國際部發布的通報,從9月下旬開始,俄羅斯當局組織內務、安全、國民近衛軍、稅務等部門執法人員,對俄羅斯共產黨展開了持續的抓捕行動,俄共在莫斯科市、莫斯科州等地已有數十個主要黨員及支持者被逮捕,他們或被監禁或被罰款。另外,莫斯科警方更對俄共的中央委員會大樓及俄共莫斯科市委大樓展開為期三天的查封。同時被查封的,還有俄共中央委員會的第一副主席梅列尼科夫辦公室。該事件前所未有,俄共中央主席久加諾夫發表聲明表示準備提起訴訟。

很明顯,俄共眾頭目被抓捕和俄共大樓被查封,背後一定是有什麼大事情觸怒了俄總統普京,讓他下令採取如此大行動,其查封大樓也或許在搜查什麼證據。

背後究竟是什麼原因呢?海外有媒體引述原莫斯科大學航天工業系教授、航天工業部工程師、現居海外的塔利婭的消息稱,主要原因是普京得知中共長期在暗中支持俄共推翻他,近期更有加劇態勢,因此才痛下決心啟動大抓捕。她認為,這是普京在對中共發出警告,或許他會效仿波蘭的「去共產主義法」,徹底清除中共對俄羅斯的腐蝕。

而五個月前,美國之音曾報導,俄羅斯極右翼民族主義政黨全俄政黨「祖國」以至俄羅斯司法部長的公開信的形式,批評俄共、領導人久加諾夫及其他俄共高官從中共獲得金錢等支持並受其擺布,稱俄共依法應被列入外國代理人的名單之中。該政黨稱俄共高層頻繁去前往中國旅行和演講,久加諾夫有3本書在中國出版,一個孫子在中國留學實習。原伊爾庫茨克州州長列夫琴科一家一年三分之一在中國度過。這些都屬於隱形受賄。

克格勃出身的普京,能夠迅速掌握各方情報,並不令人奇怪;中共滲透俄羅斯、收買俄共,也並非令人奇怪。奇怪的是如果上述消息屬實,那麼為何普京長期坐視中共對俄共的支持,反而現在無法容忍了呢?中共對俄共的「加劇」支持又是哪方面呢?而且,此舉對於一直視普京為「好朋友」、甚至想仿效其「強人政治」的習近平又能有何益處呢?絕對是弊大於利。尤其在中美貿易戰等明顯不利於中共的國際形勢下,俄羅斯對中共的友誼顯得更加「難能可貴」。

因此,我們不妨發出這樣的疑問:推翻普京真的是習近平授意的嗎?還是先來看看習與普京的關係以及中俄雙邊關係。

2012年習近平當選中共最高黨魁後,迄今已經八次訪問俄羅斯,普京亦多次到訪北京。據不完全統計,兩人會面次數近30次。習還稱普京是「最好的知心朋友」。

中俄關係,也因此彼此互有需求,在習近平和普京任期內越來越緊密。一方面,普京需要中共的經濟支持;另一方面,習更看重獲得普京在政治上的支持,尤其在對美問題上。

2019年6月,習在莫斯科與普京一起參加了慶祝兩國建交70周年的活動,簽署了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協議,並在聖彼得堡出席第23屆國際經濟論壇。在兩人簽署的《加強全球戰略穩定聯合聲明》中,還警告「當前國際安全環境面臨嚴峻挑戰」、「個別國家出於自身地緣政治甚至商業利益考慮,按照自身需要破壞現行軍控和防止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擴散體系的行為十分危險」,不點名批評美國。

當年底,習近平在新年賀電中信心滿滿地回顧了中俄友好,稱「中俄關係邁入新時代」,同時展望2020年,表示願同普京「保持密切交往」,「為中俄各自發展振興助力增勢」,而普京則略微低調,承認雙方在各領域互利合作,希望「俄中全方位合作及兩國在國際事務中的建設性協作將不斷邁上新台階」。

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肆虐全球後,中共對疫情擴散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也成了眾矢之地;此外,美國對北京的壓力是前所未有的。2020年底,習與普京通話「互致新年問候」,這與前四年都是互致新年賀電是完全不同的。習強調希望中俄關係「不受國際風雲變幻影響,不受任何其它因素干擾」,兩國通過加強戰略合作,「能夠有效抵禦打壓分化兩國的任何圖謀」,其潛台詞傳遞的是中共正處於「危難時刻」,需要與俄聯合對抗美國。

普京則回以太極手法,舉重若輕,既承認今年俄中關係穩步發展,又同意在新的一年繼續合作,但與習的期望有些差距,畢竟普京並不願與美國交惡。更為重要的是,脫胎於蘇聯的俄羅斯對於中共的邪惡是最為了解的,如果可以從中共身上謀取最大利益,普京並不介意與其維持表面的「好夥伴」關係。

今年6月28日,習又與普京舉行視頻會晤,並發表聯合聲明,正式決定《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延期。這是在美歐日益對中共強硬,並打造「反共」同盟的背景下,在不久前拜登和普京「充滿建設性」的會晤後,北京為反制而特意將早就自動延長的條約拿出來說事,藉以突出中俄關係「成熟、穩定、堅固,經得起任何國際風雲變幻考驗」。

8月25日,習又一次與普京通話,彼時國際社會有兩大熱點,一是掌握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權何去何從;二是美國情報部門即將公布對中共病毒起源的一份非機密報告。根據雙方官方公布的通話內容,塔利班和疫苗、病毒溯源上都有所涉及,對習而言,收穫之一是在阿富汗問題上明確了彼此立場,甚至祕密達成某種協議,還明確了雙方將繼續在國際熱點問題上溝通,但在疫苗、病毒溯源等其它方面,北京未得到俄充分支持。

不難看出,因為彼此的需求,習與普京在發展私人關係的同時,也推動了中俄關係的發展。中共在獲得俄羅斯在若干問題的支持,包括在聯合國共同對抗美國的同時,也付出了不小的代價,尤其在經濟利益方面。

比如2009年,中俄簽訂了一份長達25年的石油供應協定,總量是3.65億噸,總價是2,700億美元,折合每桶約101美元。根據合同,中共將向俄羅斯石油公司支付600億至700億美元的預付款。然而,從2014年6月後,國際油價大跌,甚至跌破30美元每桶,2017年油價的平均價格也只約為每桶54美元。但中共依舊支付給俄羅斯遠遠高於市場的價格,並轉嫁到企業和普通百姓身上。而俄羅斯對中共的「心意」也是心領神會。

基於這樣的關係,且明知普京掌控著俄羅斯,習近平有何理由去支持一個在野黨推翻普京呢?尤其是在與美歐處於緊張狀態以及對台灣虎視眈眈之際,尤其在其仍需要普京支持的情況下。

筆者推斷最大的可能是在中共高層相互絞殺激烈的背景下,無法排除黨內有人給習挖坑,製造各種事端,離間習與普京關係(雖然普京未必信任過習),給習添堵。而普京下令採取行動,應該是事態已經到了一定嚴重的程度。此外,10月11日最新的消息顯示,俄國宣布暫停進口多種中國生產的食品,原因是其中包含轉基因成分,而且含量嚴重超標。這背後又在向北京傳遞怎樣的信息呢?顯然,不管中共內部如何絞殺,若北京想打消普京的疑慮,或許還要付出某種代價。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