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死體驗後的生命感悟 感知靈魂的存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16日訊】十多年前的一個夏天,我和幾個朋友坐著一輛麵包車去祖山,一路上大家興致勃勃,把很多歌曲串在一起連唱,正在興頭,突然聽到一聲碰撞,之後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不知過了多久,我居然看到了自己,跟著一道白光飄到了天花板——有幾個穿白大褂男女圍著一個躺在床上的人。看了一會才明白,那幾個人是醫生。又聽到另一個方位傳來了哭聲,天哪,哭泣的人是我的家人和朋友,看到親人在痛哭流淚,才明白醫生在搶救的就是自己,親友們在哭自己。我在天花板上方大聲叫喊:「你們別這樣,我好好的呀!」可是無論我怎樣用力大喊,他們好像都沒有沒聽見。當我站在了親友們中間,我拉他們的手和擁抱,他們好像感受不到我,我大聲叫喊,把動作做到極限,他們依然在痛哭悲傷,我也非常著急和無奈……

不知過了多久,我產生了一個念頭,想離開一小會兒,這麼一想,感到一個飄然,自己非常輕靈,一下子就飄在了大街上,開始有點不習慣,還怕撞到別人,後來發現我發現別人也是看不見我,我飄向了一棟高樓的牆壁,來不及調轉方向,天!這不要撞得頭破血流啊……啊?!我居然可以穿牆越壁,毫髮無損。天哪!我居然可以穿過人的身體,可以隨意穿過其他堅硬的物質。我,居然、真的不受三維時空的限制了!這太神奇了,我居然可以這樣!

我充滿了喜悅,繼續我夢幻的旅行,我的身體沒有了一絲重量,一個意念,就到了埃及金字塔,到了美國看見了自由女神,再一飄悠,到了法國凱旋門,再飛,到了肯尼亞的野生動物園,在一個獅群中飛來飛去……我甚至想到一句詩意的話:當他們在搶救我的肉身時,我的靈魂已經飛行了十萬里。而且還不用吃東西,不用睡覺。

我像一個透明的水母離開了大海,在天空翩然飛翔。童話又神話,如夢又真實。我正要去澳大利亞看袋鼠,念頭剛一動,突然身子一沉,我重重地從高處摔了下來,聽到人聲:「醒了……」我慢慢掙開眼睛,感到肉身疼痛非常、癱軟如泥,迷濛中看到家人一臉愁容,我不知不覺脫口說了一句:「剛才我真高興,你們哭什麼呀?」「你已經昏迷五天了!」「可我感覺挺多半個小時呀。」我真的感覺我只是飛了半個小時。神奇的旅途,說真的我還想繼續感受,我還沒有玩夠呢!真的不想回來。昏迷了五天的物理時間和半個小時的心理時間,看來時間真是彈性呀!

現在我才想起剛才的旅程好像也沒穿衣服,但是也沒有人的害羞觀念。生命的另一處景觀在看似一場悲劇中我發現了喜悅,我感到自己金蟬脫殼一般,這種非常體驗,讓我感知了生命的另一種存在。人的肉身死了,但人的靈魂繼續著生命的因緣。原來真是這樣,我們常說的的靈魂出竅是一種真實的生命發生。

我感到自己的無邊無沿,像是一團氣或一束光融入天空的那種妙然。在這個特定的時刻,生命向我呈現了部分真相。我萬般驚詫,我的本質原是這樣虛無廣大,一個看似實在的肉身,原來其本質是一縷不滅的氣息。我看到我的真相和假相,有種超越語言的解脫感……

一場車禍,近於瀕死體驗,一車六人,三人重傷,另外兩個重傷朋友後來我們聚在一起述說各自的體驗,他們和我的體驗有差異,一個說感覺在黑暗的走廊裡飄蕩,那走廊是懸浮的,後來看見耀眼的白光,一個說在一片幽綠的光暈中看到了幾個死去的親人,親人相認,心裏都很高興。

「原來並不是人死了如燈滅呀,一截干樹枝點著了,還會有一股煙升上天空,一個人怎麼死了,怎麼會什麼都沒有了呢!」「是啊,以前我以為人生就是幾十年,死了就完了,看來人是真有靈魂的啊!」他們兩個都說我的經歷最美,不用花錢卻旅遊了一大圈。當時那種真實場景和詩意心情,至今想起都歷歷在目。當初開車的朋友,為了避開突然從S彎路迎面而來的大卡車,慌亂中猛打方向盤,我們的車一瞬間就翻到了溝裡,好在被一塊石縫夾住,才沒有掉到深深的溝底,我們三個人都在鬼門關領悟了一圈,可能是塵緣未了,又被放歸塵世。經歷了一番生死,那兩個朋友也都深信靈魂,敬畏因果,改變了以前及時行樂的生活方式。

車禍之後,我清醒了很多,在行為上收斂了許多,我感知了生命的另一種存在,這種靈魂的存在應該就是生命的真相部分,人的肉身只是靈魂的一個個載體。我拚命抓住現世的有形事物,會在一個眨眼間倒塌,那些看似實實在在的物慾大廈,其本質是一處處海市蜃樓,我在慾望都市的一次次苦海沉浮,為了一個小小得失煎熬內心,我計較的大事,我執著的兒女私情,我的自卑自大,那些幽怨,現在看來是多麼微不足道,我高興有機會看到了這種微不足道。人不能只為肉身的需要活著,要多做一些對靈魂有益的事(利己又利人)。人不能只為今生活著,一個對自己負責的人,就會修正自己不良行為,要對後世的生命負起責任。其實,人生在世,就是一場精神上修煉、靈魂的再一次旅行……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李樂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