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原:黨媒捧習仲勳家風 內鬥攤牌在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0月15日,中共黨媒新華社發表文章《習仲勳家風》。這篇文章當然試圖從另外的角度熱捧習近平,不但「根紅苗正」,還具備了「領袖」的氣質。十九屆六中全會之前,這相當於正式放出了習近平謀求連任的信號,習陣營應該準備與政敵攤牌。

10月15日為何特殊

新華社選擇10月15日這一天發表關於習仲勳的文章,是因為習仲勳出生於1913年10月15日,等於在紀念習仲勳108歲冥誕。當然,歌頌習仲勳是為了歌頌習近平。文章開篇就稱,「2001年10月15日,時任福建省省長的習近平給適逢88歲『米壽』的父親習仲勳寫了一封情深意切、大義微言的『拜壽信』」。

在這封信中,習近平寫道,「我們從小就是在父親的這種教育下,養成勤儉持家習慣的。這是一個堪稱楷模的老布爾什維克和共産黨人的家風。這樣的好家風應世代相傳」。

這樣的祝壽詞,大概是中共紅色家族內部特有的話語,表面上很紅、很馬列,但此時發表的用意,是要子承父業、繼續坐江山。

新華社也稱,習近平説到的「這樣的好家風」,「它既浸潤了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又打上了『老布爾什維克和共産黨人』特有的黨性原則及政治烙印」;「這樣的好家風,無疑一直薰陶、孕育和影響著習近平的人生態度、價值取向以及行事風格」。

中共黨媒當然知道,「布爾什維克」是外來的主義,不是中國人的東西,放在中國傳統的家書裡,既不倫不類,也有崇洋媚外之嫌。於是,新華社首先將習近平的家書描繪成「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之後才說「又打上了『老布爾什維克和共産黨人』特有的黨性原則及政治烙印」。

老子打江山、兒子接著坐江山,在中國古代應該順理成章,但一直被中共稱為「封建制度」;現在用到了習家父子身上,則被說成了「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為了習近平的連任,信仰無神論和反覆批判「封建迷信」的中共宣傳機構,也不得不要沾點君權神授的光。

不僅如此,新華社還稱,「梳理和探究習仲勳家風」,「是學習和研究習近平總書記思想品格、精神風范以及執政理念、領導風格、為人處世原則的重要視角」,能「教育引導廣大黨員幹部特別是各級領導幹部」,「做到『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新華社差不多直接宣布,習近平將繼續「平天下」。不過,新華社不會不知道,具有類似背景的紅二代,不只有習近平一個人。習仲勳從未坐過中共組織的頭把交椅,為中共暴力奪權賣命的,也不只是習仲勳自己。眾多紅色家族當然不願意大權旁落,不過也很可能希望在紅色家族內部「皇帝輪流做,明天到我家」。按照鄧小平一代定下的潛規則,已經登頂近十年的習近平,應該把權力傳給其它紅色家族,不應該再是習家,但其它紅色家族們卻眼看願望要落空了。

習仲勳「九大家風」與馬列關係不大

新華社的文章八千多字,總結了習仲勳的「九大家風」,包括「忠誠為民」、「嚴格自律」、「勤儉節約」、「低調謙讓」、「堅韌不拔」、「真誠坦蕩」、「團結向上」、「仁愛崇善」、「父慈子孝」。

這些詞彙,大多與中共一再強調的「黨性」比較遠,有一半以上大概是中國幾千年來做人、做官基本準則的一部分。這些內容主要應該不是來自馬列主義或「布爾什維克」,按照新華社的說法,這些「家風」是通過中國傳統家庭的方式傳承,而不是所謂的「黨組織」。

當然,中共紅色家庭內部可能無法分辨這樣的區別,也不願意去分辨,因為這就是中共權貴與普通百姓的根本差別,也是中共權貴獨享特權的心理優勢。若剝去了「布爾什維克」的虛假外衣,紅色家族並無特殊之處,與所有人其實都一樣,更無貴賤之分。

因此,新華社談論家風時,不得不把「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放在首位,但絕不肯丟棄「布爾什維克」的紅色標籤,即便沒有一個人真的相信馬列主義或共產主義。這也是為什麼中共高層明知中共早晚垮台,卻千方百計要保黨的根本原因,紅色家族們都想儘量延續享有特權的時間。

也正因為此,中共內部曾經掌權、現在掌權和幻想未來掌權的人,無論怎麼激烈地搏鬥、廝殺,但都要極力撐住中共獨裁統治的架構,無論如何都要防止崩盤。紅色家族儘量不讓老百姓知道更多中共內鬥的實情,還要繼續打著馬列主義的虛假旗號,不斷變換說辭、操縱輿論、欺騙老百姓。

中共最高當權者的局限

鄧小平明知共產主義不可能實現,就發明了一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實際一直不得不向資本主義靠攏,但又怕被「和平演變」、失去權力,同時又極力防止「全盤西化」,拒絕接受西方民主制度和自由價值觀。

1978年,習仲勳權力回歸後,在廣東提出允許參照外國和「亞洲四小龍」的成功經驗,搞出口特區,馬上就得到了鄧小平的支持。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時,習仲勳同情民主訴求、強烈反對出兵鎮壓學生,卻完全沒有人聽,因為大多數紅色家族都處在極度驚恐之中,害怕一夜之間失去了一切。

如今,「改革開放」讓中共權貴都成為了中國社會最大的資本家們,中共「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把戲已經穿幫,所謂的「改革開放」再也無路可走。「改革開放」再往前走,中共必然失去權力,走回頭路幾乎再次成了中共權貴維繫權力的下意識動作。過去的72年證明,中共政權的存在,實際一直是中華民族走向世界的根本障礙,也是中國社會走向進步的根本障礙。

中共最新的說辭,又拿出所謂的「共同富裕」、「民族復興」等虛假的口號,幾乎沒人再信。無論誰繼續掌權,中共政權都無法阻止每況愈下、惡性循環、最終解體的結局。習近平需要連任,與其說要獲得更無限的權力,倒不如說是紅色權貴的後代們為爭權奪利而走向了水火不容。

從這一點上看,中共權力的無序更迭,既不能平穩過渡,也不能確保最優秀的人上位,實際遠不如中國幾千年來的皇帝制。中國帝制對太子或儲君的要求相當嚴格,所接受的教育和訓練也無人能及。歷代王朝中,能承傳數百年不衰的,往往都特別注重儲君的培養;短命的王朝也基本敗在接班人的無德無能。

如今的中共高層,與歷朝的末代皇帝一樣,千方百計地要阻止改朝換代的歷史安排,卻看不到根本無法改變最終的結局。

習仲勳一直是中共派系鬥爭的棋子

中共的派系鬥爭,從中共建黨的100年前就開始了,習仲勳應該是主要見證者之一。被前蘇共操縱的中共中央,屢次暴動卻沒法在城市立足,只好跑到窮鄉僻壤的江西占山為王。當時的習仲勳跟隨劉志丹,也同樣在地理條件惡劣的陝甘地區武裝割據,但名義上需要聽命於中央。

1935年,中共中央在江西的基地被圍剿,「長征」中慌不擇路、輾轉跑到了陝北,中央的軍隊損兵折將、元氣大傷,還不如陝北當地的力量。中央為了奪取當地的控制權,劉志丹、習仲勳自然就被批成了「反革命」,後來儘管被釋放,卻遠離了權力中樞。隨後,中共試圖將勢力拓展到山西,劉志丹被派往前線攻城而戰死,中共失敗後撤回。

習仲勳也沒好到哪去, 1941年在抗日戰爭中,他卻被派前線,向國軍挑釁,所幸保住了性命。當時的習仲勳年紀輕輕就領教了黨內鬥爭的厲害,為了保命,或許就形成了他的「低調謙讓」和「堅韌不拔」。不過,日本侵華挽救了中共的命運,中共趁機做大後發動內戰,習仲勳也算是中共奪權的功臣之一。

1963年,習仲勳又因小說《劉志丹》被定罪、下放,習近平也受到牽連,其實還是派系鬥爭的延續。毛死後,鄧小平為習仲勳平反,實際被鄧小平拉到了自己的反毛派系中,共同對付毛指定的接班人華國鋒。即便如此,習仲勳最高的職位,也只是1982年成為中共政治局委員,兼中央書記處書記;1988年,他退居人大副委員長養老;1993年正式退休。

那些自覺比習仲勳更「根紅苗正」的後代們,恐怕認為自己更有資格坐上頭把交椅,自然也成了習近平連任的阻力。江澤民、曾慶紅集團曾長期經營中共官場,不會甘心勢力範圍被不斷侵蝕,更擔心因犯下的血債、孽債被清算,勢必也企圖反撲。

習近平連任之路,仍然是中共派系傾軋的決鬥。黨媒此時搬出《習仲勳的家風》,不過是習陣營展示占據輿論優勢的舉動,也是中共內鬥攤牌的信號。不過,無論誰能坐上頭把交椅,中共政權都無法擺脫中國歷代王朝的沒落之象,若偏要逆天而為、違背歷史安排,試圖掙扎的結局可能也會更慘。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