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現代版《越獄》視頻曝光 居然是神祕「脫北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21日訊】 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10月20日(星期三),北京時間10月21日(星期四)。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

今天焦點:視頻曝光!朝鮮籍囚犯吉林越獄,3分鐘翻過高牆電網;帶你了解神祕的「脫北者」;英國媒體:中國正上演真實「魷魚遊戲」。

Sydney:一名朝鮮籍囚犯日前在中國吉林市成功越獄,最新曝光的視頻顯示,這個朝鮮前特種兵身手矯健,居然在3分鐘之內就完成了翻越3層樓高的大棚、切斷電網,翻越鐵絲網的一連串動作。中共當局懸賞15萬元捉拿他。不過,這個案件暴露了逃犯一個神祕的身分——「脫北者」,這是怎樣的一個人群呢?

秦鵬:風靡世界的韓國大逃殺連續劇《魷魚游戲》,獲得了很多人的追捧。雖然那是虛擬的一個故事,但英國《每日電訊報》日前揭露,一個真實版的魷魚游戲,每天都在中國上演。

現代版《越獄》視頻曝光 居然是神祕「脫北者」

Sydney:北京時間10月18日晚上,警方發布一份協查通報,說吉林監獄的一個叫朱賢健的朝鮮籍罪犯,利用收工時間,強行脫逃。通報稱,凡是提供線索協助抓捕該嫌犯的,獎勵人民幣10萬元;提供線索直接抓捕嫌犯的,則獎勵15萬元人民幣。

相關新聞隨後還發布了吉林監獄逃犯追捕現場:路口設護欄,民警敲門入戶搜查等等。

秦鵬:這份通告因為巨額的懸賞,引起了很多人的關注,但是真正讓這個消息火爆的,則是網上曝光的這名朝鮮籍囚犯的越獄錄像,讓很多人驚歎:這簡直就是好萊塢大片般的震撼,很像真實版的電視連續劇《越獄》。

Sydney:是,我們來看一下吉林監獄的攝像頭拍下的三段囚犯逃離的過程。

第1支監視器,拍到的是穿著監獄服裝的朱賢健,獨自1人在戶外走動。

第2個攝像頭,拍到了他驚動了獄警之後,狂奔到一個約3層樓高的遮雨棚前,抓著鐵桿迅速爬到棚頂。然後,他順著棚頂走到監獄的電網前,破壞了電網,我們可以看到電網被破壞過程中迸發的火花,然後他順著電瓶走到監獄外牆旁,翻過鐵絲網,一躍而下。

秦鵬:第3個攝像頭,我們可以看到,他摔落到了監獄外面的馬路上,稍作調整,然後站起來拔腿狂奔,消失在鏡頭前。

中國警方稱,這名逃犯目前下落不明。當地警方通報稱,朱賢健為北韓人,1982年10月13日出生,身高160公分,主要特徵有單眼皮,瓜子臉,小眼睛,逃跑時身穿監獄勞動服。

Sydney:很多觀眾說,這個人很像特種兵。那麼,這個飛簷走壁,身手矯健,3分鐘不到,就破壞了電網,躍下6公尺高牆的囚犯是什麼背景呢?

根據中國裁判文書網的信息,朱賢健2014年犯下偷越國境罪、盜竊罪、搶劫罪,數罪併罰,被判有期徒刑11年3個月,並處罰人民幣1萬6,000元。他在服刑期間2次獲得減刑,將於2023年8月21日獲得釋放,期滿將驅逐出境。

秦鵬:Sydney這一段話,實際上說明了,他為什麼逃跑。

中國網友爆料說,他曾經是一個朝鮮退役的特種兵。他逃跑的原因,是因為一旦刑滿,就要被遣送回國,在朝鮮他將面臨被處決,因此還不如在中國越獄,抓不到就自由了,就算抓到也不會判死。

實際上,從中共警方的通告我們也可以看出,他在2014年犯下的第一個罪名是偷越國境罪,即從朝鮮越境逃跑到了中國,隨後為了活命盜竊、搶劫,最後被捕。

神祕的「脫北者」

Sydney:從朝鮮逃離到南方,不管是韓國,還是到中國的人,有一個經常被外界叫的名字「脫北者」,這是一個神祕的身分。而脫北者也是一個神祕的人群。我們今天也來探索一下,他們都是些什麼人,逃亡過程在中國和韓國會發生什麼,逃出生天又會怎樣改變命運。

實際上,我們之前有幾次提到過脫北者中的一些人物,比如,前幾天談到Netflix火紅的電視劇《魷魚游戲》,參加遊戲的人裡面,就有一位脫北者女孩叫姜曉,在遊戲中是67號參賽者。在劇裡她是帥氣短髮造型,參加遊戲,是為了幫助一起逃跑到韓國的弟弟有一個更好的生活,還想掙錢之後把還在北朝鮮的媽媽接到韓國。

秦鵬:姜曉是一個虛擬人物,但是有一個真實的脫北女孩現在生活在美國紐約,被全球幾億人熟悉。這個人叫朴妍美(Yeonmi Park,或譯朴延美),2007年,她在和母親逃離朝鮮到中國的時候,只有13歲,最後她終於在韓國定居下來。她今年27歲,現在紐約常春藤盟校哥倫比亞大學讀書。同時,她還是知名朝鮮人權活動家,經常站出來批評朝鮮當局。

Sydney:我們現在看到的是,2014年,她在「世界青年峰會」(One Young World Summit)上講述自己悲慘經歷的演講。這也讓她成為全球知名的脫北者。

朴妍美回憶說,九歲時,她看到自己朋友的媽媽因為「觀看一部好萊塢電影」而被公開處決。

甚至在她設法到達中國時,這種恐慌仍然繼續跟隨著她。她透露,在他們逃跑的第一天,一名中國經紀人就強姦了自己的媽媽。這個令人震驚的演講,讓她成為2014年BBC選出的「全球百大女性」之一。現在這個視頻在YouTube上的播放量已經接近9,000萬次。

秦鵬:朴妍美的父親是朝鮮的一名上校。她還曾經回憶,朝鮮政權喜歡讓高層官員觀看處決秀,朴妍美本人就曾經看過11個音樂家被處決。這讓她感覺噁心與恐怖。

Sydney:是的。逃離北韓的人有各種各樣的身分,有像今天我們介紹的這個越獄的軍人身分的,也有普通居民。甚至還有一些前朝鮮政權的官員,著名的有前北韓人民會議常設會議議長黃長燁,前北韓駐英國公使太永浩等等。

脫北者的現象,最早開始是1990年代中期的北韓饑荒,當時因為沒有了蘇聯的援助,朝鮮死了300萬-500萬人,很多人為了活命逃跑到中國。

一個很著名的例子,是今年參加英國地方選舉的朴智賢(Jihyun Park,音譯),在定居英國之前,曾經兩次逃跑。她的經歷很不簡單,很艱苦。

她第一次逃到中國時,被人販子以大約700美元的價格賣給了一個中國農民,被迫結婚,這據說也是很多逃跑到中國的朝鮮女子的宿命。她被迫和酗酒的丈夫生了一個兒子,她一直活在恐懼中,也不敢反抗,因為如果被發現抓到,中國當局會把她們送回朝鮮。

然而,五年之後,她還是被中國當局抓獲,被驅逐回朝鮮與兒子分開,還被關進了勞改營。接著第二次,她又冒死逃到了中國,之後輾轉到了聯合國,獲得難民身分,然後在2008年獲得庇護在英國定居。

秦鵬:在正常國家,這些逃北者,都被視為難民。而且,大韓民國官方稱呼其為北韓離脫住民(북한이탈주민)、北韓流亡人士。因為《大韓民國憲法》第三條規定大韓民國的領土為韓半島及附屬島嶼,此條法令就意味著,包括脫北者在內的全體朝鮮國民在法理上是大韓民國公民。

儘管中共當局是1951年聯合國難民公約的簽署國,該公約禁止將難民送回他們面臨迫害或酷刑風險的國家,而且,中共在1995年還和韓國政府正式建交,但是中共將朝鮮叛逃者視為非法移民,而不是難民。因此如果朝鮮人被抓獲,中共當局會將他們強行遣返。而且,其生的中朝混血小孩,中共也往往會給他們中華人民共和國居民的身分。

Sydney:因為在中國沒有辦法獲得難民身分、合法打工,還可能被遣返,所以這些人往往只能私下從事體力勞動,或是做非法活動,像偷竊、搶劫、勒索、走私等等。實際上也給中國自己的治安帶來了一個隱患。但在中朝兩國對脫北者採取嚴厲的措施,像遣返、勞改甚至處決後,又產生了大量的多次脫北者。

秦鵬:我曾經多次聽說過逃到中國的脫北者的遭遇。我在給一個連鎖集團客戶做企業管理諮詢的時候,老闆提到朝鮮金家政權的時候,咬牙切齒,他說他們不是人。因為,他年輕時,在吉林延邊,就親眼在火車站看到一些脫北者,被中共警察看押著,他們的肩胛骨上穿著鐵絲,可能因為痛苦早過去了已經變得麻木。

老闆說,他們會被判刑或處死。還有人跟我說過,他見到過,這些人被送到中朝邊境之後,會被朝鮮來接應的人敲碎腿骨,因為怕他們逃跑。

Sydney:好殘忍。所以,到了中國的脫北者,多數也會逃亡到其它國家。部分人試圖逃進韓國駐瀋陽的領事館希望被送到南韓,但中共近年來又加強了對韓國駐瀋陽領事館的安保。因此脫北者又只好開闢逃往韓國的新途徑,其中就是去蒙古國邊境,但是,這條路徑也很艱難,需要穿越沙漠,因此選擇的人不多。

還有一些人,會通過中國再前往東南亞國家,例如泰國,在那裡他們會被官方認定為非法移民,在監獄中服刑完畢後被送往韓國。也有脫北者選擇逃往日本。

秦鵬:是的。依據脫北者的真實故事,也誕生了很多影視作品,比如前兩年火爆的電影《隱祕而偉大》,由金秀賢、李玹雨、朴基雄等韓國影星聯合主演。此外,日本、香港等地也有一些影視和漫畫等作品,描寫了這個特殊的族群的人生悲劇。

英媒揭中國真實版魷魚游戲:每週數千人按訂單處決

Sydney:是,悲劇在真實世界天天上演。我們節目之前討論過現在在九十多個國家暴紅的《魷魚遊戲》,有它背後影射的共產主義社會,後來發現,和我們持同看法的觀點不少。英國《每日郵報》16日出了一則報導,直接就點名中共,報導中說,中國正在上演真實版的魷魚游戲。

從哪裡可以證明呢?就是活摘器官的這個部分。在《魷魚遊戲》中,基層遊戲組織者偷偷把遺體完整或是甚至還沒死的參賽者的器官摘去賣,牟取暴利,這個情節,正在中國上演,但不同的是,中共政府是上到下,有系統地這麼做。《每日郵報》的報導中舉了很多例子和數據,還有調查員對醫院的採訪。

秦鵬:報導說,中共每年從成千上萬名的政治犯或良心犯身上,摘除心臟、腎臟、肝臟和眼角膜。一個由政府運作的「按訂單殺人」器官販賣,在大規模運作。

當然,中共對此事是不承認的。就在《魷魚遊戲》上映的一週前,北京才否認聯合國人權專家對他們大規模活摘器官賺取暴利的指控。

疑中共成立專屬機構 活摘器官

Sydney:報導中說,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曾派出9個專員,花費了一年多的時間蒐證,調查中國境內可疑的器官捐贈率,懷疑中共成立了專屬機構,對包括法輪功修煉者、維吾爾人、藏人、穆斯林和基督徒,執行殘忍的「活摘器官」手術。許多人在不知情的狀況下,被迫進行血液測試和器官功能檢測,照超音波和X光等等體檢手續,為的是建立一個活人器官庫存清單。

秦鵬:今年6月,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辦公室(OHCHR)官網上,12名人權專家發表聯合聲明,表示對於中共活摘器官感到極度震驚。

聯合國調查報告中說,中國市場中最常見的器官為心臟、腎臟、肝臟和眼角膜等等。由於器官販賣的過程重度依賴醫療人員的參與,許多參與行動的外科醫師、麻醉師等等,都是由中共當局分配,在軍警人員的威嚇下,祕密進行了無數活摘器官的手術。

Sydney:是,之前《新聞大家談》節目也放過在中國參與活摘器官醫生的證詞。他是之前在烏魯木齊鐵路中心醫院腫瘤外科做外科醫生,說他剛開始被主任帶去活摘器官時,還搞不清楚怎麼回事,後來才明白過來。我們來聽一下。

安華托帝:「然後我就開始問這個麻醉師,因為我們常規做手術之前都是看一眼麻醉師。麻醉師點頭,我們才可以。但是,我也是用那種常規的那種眼神看了他一眼,然後他說:你看我幹啥?

「我說沒有打麻藥,然後我才反應過來,根本用不著打麻藥。因為他已經半死了,然後我就開始切開,切那個皮膚的時候,可以看到出血,在切皮膚的時候,看到出血,說明這個心臟還在跳,而且這個人他還沒死,他全身還做了一番掙扎,但是他已經沒有那個力氣,他的掙扎也沒有阻礙手術,他的掙扎很弱。」

這個之前節目中放過,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7月12日那一期的《新聞大家談》。

特定時間和地點預約手術

聯合國調查員發現最蹊蹺的地方是,在中國接受器官移植手術的人,可以在特定時間和地點預約手術。在其它國家這是不可能的,因為外科醫生沒辦法預測選擇成為器官捐獻者的人什麼時候會死亡。

所以對於很多需要器官移植的人來說,等到一個器官是需要好幾年的,因為接受者還必須與死者血型相同,器官大小相同。但是在中國卻不是這樣,代表中國有一個豐富的「器官庫」,還可以隨時取得,這代表一個更噁心的事實,這是個「活人器官庫」。

秦鵬:是的,世界上其它國家,比如美國有器官捐獻的傳統,一個人考駕照的時候,就會讓你選擇要不要捐獻,這樣一旦發生意外死亡,就可以立即展開匹配。所以,美國3億人中有1億人自願捐。但即使這樣,在美國等待一個肝臟和腎臟,需要2-3年,但是在中國卻只需要一個星期最多一個月,就可以了。這是一件無法解釋的事情。

Sydney:2019年中國法庭(China Tribunal)的聽證會上,一段臥底調查員打去中國醫院的通話中,就充分說明了這一點。

秦鵬:中國法庭是由中國濫用器官移植國際聯盟(ETAC)委託而設立的民間法庭。

Sydney:電話中,山東省某軍醫院的馮振東醫生(Dr Feng Zhendong)在電話中告訴假裝需要器官的調查人員,說「每個月都有新器官,最快每週都有」。說明器官量是相當大的。醫生還保證,三天就能做移植手術。

國際社會未阻止這種可怕的交易

秦鵬:《每日郵報》說,儘管中共的活摘器官幾十年來一直有據可查,但國際社會幾乎無能為力阻止這種可怕的交易。因為北京向世界衛生組織少報移植數據,世界衛生組織也只能被迫接受成員國的官方統計數據。

Sydney:中國濫用器官移植國際聯盟(ETAC)執行長蘇西(Susie Hughes)指出,中共當局過去聲稱,每年僅執行1萬到2萬次器官移植,但深入分析中國官方的醫院收益、病患人數、床位使用率和手術記錄等資料,會發現中國每年進行器官移植的次數,最少介於6萬到10萬次以上。

秦鵬:這數字相當恐怖。但是又非常地具有真實性。《每日郵報》引用了中國法庭上一位法輪功學員的證詞,他被中共關押兩年多,現在居住在澳洲,叫做劉金濤。他說2006年,他和八名吸毒犯關押在一起,警衛唆使吸毒犯定期毆打他。有一天,那些吸毒犯毆打到他的背部與腰部時,一個警衛跑進來告訴他們,「不要傷到他的器官!」

Sydney:這就像魷魚遊戲裡專門找遺體完好的參賽者摘取他們的器官一樣。只是中共政府有意地想保留這些人的器官。

劉金濤說他2007年底,和其他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一起接受了一系列醫學檢查。包括測量身高和體重、抽血並進行X光透視。沒有一個人被告知體檢是為了什麼,劉金濤說,也從未收到過檢查結果。但考慮到在勞教所遭受的對待,劉金濤不相信當局是在為他的健康著想。

秦鵬:法輪功學員因為修身養性,通常身體比較健康,相較於其他囚犯來說也是。他們當然還得挑器官健康的。令人髮指。

Sydney:另一位被關了六年的法輪功成員余新輝說,一位監獄系統的醫生曾私下提醒他小心這種事。余先生在他的證據中說:「一位同情法輪功學員的獄醫偷偷告訴我,不要去反對共產黨,不要抵制他們,如果你這樣做,時間一到,你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會怎麼死掉。你的心、肝、脾和肺會被帶到哪裡,你不會知道的。」

秦鵬:報導也列舉被關押過的維吾爾族人祖穆雷特‧達吾特(Zumuret Dawut)的例子,她說被拘留的第一天就被帶到醫院,接受器官掃描。

中共強制摘取人體器官 被曝官員延壽至150歲為目標

當然面對這類調查指控,中共政府一再否認存在強制摘取人體器官的行為,反稱聯合國的聲明是「捏造」和「誹謗」。但是,這個罪惡卻越來越被世人、包括中國人所熟知了。比如,2019年,301醫院微信廣告洩露,中共領導人最新保健工程以延壽至150歲為目標。

這讓網上炸了鍋。因為很多人一下子就想到了活摘器官,當時有的網友說:「隨便換器官,活的能不長嗎?」還有網友說,「他們都不想死,活著繼續禍害老百姓。」

所以後來,301醫院趕緊撤掉了那個廣告。還給出了一個荒唐的理由「不當使用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的名義或形象」,顯得欲蓋彌彰。

Sydney:這些是活生生的人,活生生的例子。數據也證實了這一切。很難想像世界上有這樣的事在發生,不過卻是千真萬確的。我想身為一般人我們能做的,就是讓更多人知道這個惡行,相信大眾的聲音集結起來,還是可以遏制這個暴行。

秦鵬:是的。目前美國等國家,聯合國機構等,正和WHO及眾多人權組織攜手,加強調查中共高層內部涉及摘取活人器官的機關名單,就是希望能嚇阻中共建立國際地下「器官銀行」。

也希望我們的觀眾朋友,如果知道相關的信息的話,也通過郵件或其它方式聯繫我們,我們會轉交相關的人權組織。讓我們一起制止這個慘絕人寰的罪惡,非常感謝大家的支持。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