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程翔:中共面臨國際空前孤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28日訊】國際形勢一直都在劇烈變化,尤其中共與各國的外交情況越趨緊張。《珍言真語》特意邀請了時事評論員程翔,分析一下當前局勢。「中共目前在國際上,叫做『空前孤立』,可以用這四個字來形容。美國當它是她的頭號敵人。連歐洲都準備跟台灣逐步建立一些非正式的關係。」

程翔表示,歐美跟台灣建立關係,使得中共十分生氣,說是所謂公然踐踏中共所宣稱的「一個中國」原則。「如果美國這麼做,它就說美國霸權亡我之心不死,要通過台灣問題來削弱我的民族復興。」但現在連澳洲和北約都開始感受到中共對自由世界的威脅,看到台灣是自由世界和共產世界抗衡的一個很重要的橋頭堡。所以他們意識到台灣不能夠失去,否則整個自由世界就會被中共吞噬。因此最近歐盟也都開始逐步恢復建立和台灣的關係,走第一步的就是捷克。

「目前的發展可以說使得中共是空前的孤立,它四邊跟它有地緣政治影響的(國家),對它稱霸世界的野心十分有警惕了,比如遠在澳洲的都開始走上孤立中共的道路,可以說現在中共這種孤立狀態,是從1972年以來,從來沒有見過的。」中共將於11月8日在北京召開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六次全體會議,程翔相信習近平在會上可能要面對質疑,為什麼他上台十年以來,將中國擺了在一個被全面孤立的位置。

程翔覺得,俄羅斯對中共的看法很值得留意。他提到最近在一個叫Valdai International Discussion Club(瓦爾代國際俱樂部)的場合裡,有記者問俄羅斯總統普京有否跟中國結成軍事聯盟,普京用一種很輕鬆的態度說,從來沒有想過要什麼軍事聯盟。「中共外交部汪文斌居然說,非同盟勝似同盟,非常的肉酸。」普京直接了當說根本就沒有軍事同盟的關係,汪文斌還要補一句,雖然不是同盟,但是實際上是非常友好的,關係比同盟更好,「完全是不知羞恥的語言」。程翔表示從這種舉動上看到,中共是何等的孤立,而且中共本來就一直想拉攏俄羅斯幫忙抗衡美國。

據程翔介紹,Valdai International Discussion Club就是像中共的博鰲論壇,每隔幾年一次,邀請全世界有分量的政客和企業界人士一起開會,商討國際形勢。日前第18屆的會議就在俄羅斯的度假勝地索契(Sochi)召開,大會主題是個人跟國家的關係。程翔指普京在會上發表了他覺得很重要的言論。普京警告美國,西方自由民主的社會正在受到左派思潮的侵蝕。他說這個危機他早在幾十年前已經面對過了,也都知道這種思潮的危害性,但是這種思潮竟然正在逐步逐步地在美國出現。「言下之意就是,你美國小心點。你任由這種左翼思潮這樣發展的時候,有朝一日你會危害到自己。」

程翔指當時普京很感觸地說,違背傳統社會價值、毀滅家庭的做法,竟然在西方國家以所謂進步「progressiveness」的名義,正在逐步摧毀社會的重要機制。他引述了普京的幾段講話,並作出了解說。

「The advocates of the so-called social progress believed they are introducing to humanity some kind of new and better. 」程翔指普京的意思是,美國左派提倡的所謂社會進步,他們認為可以為人類帶來一個全新的社會覺醒。而說到這普京就笑了。

「The only thing I want to say now is that their prescriptions are not new at all. It may come as a surprise to some people, but Russia has been there already. 」程翔指普京這句話是說,對許多美國人來講,美國左翼知識分子自由主義者,以及左傾思潮對很多美國人來講可能很新鮮,因為他們帶領社會進入一個新的境界,但是作為俄羅斯人來講,一點都不感覺到奇怪,因為俄羅斯早就已經領教過了。

「After the 1917 Revolution the Bolsheviks relying on the dogmas of Marx and Engels, also said that they would change existing ways and customs, and not just political and economic ones, but the very notion of human morality and the foundation of a healthy society.」俄羅斯領教過這種左派思潮,在1917年的十月革命以後,布爾什維克根據馬克思和恩格斯的理論,相信他們能夠改變這個世界,不只是政治或者是經濟的社會,最關鍵的是能夠改變人的道德和人心,為一個健康的社會建立一個穩固的基礎。

「The destruction of values, religions and relations between people, up to and including the total rejection of family, encouragement to inform on loved ones, all these was as progress.」在這種新意識形態下對舊價值的毀滅,對傳統價值的毀滅,對宗教的毀滅,對人際關係之間的破壞,包括對家庭的否定,甚至鼓勵人們去檢舉自己的親人,所有這些匪夷所思的做法,都是以進步的名義下進行的。程翔指,這些正是普京現在看到西方社會出現的問題。

「Looking at what is happening in a number of estern countries, we are amazed to see the domestic practice which we fortunately have left in the distant past.」俄羅斯早就在幾十年前已經拋棄的馬列教條,竟然今天在許多西方社會裡又出現了。

「The fight for equality and against discrimination has turned into aggressive dogmatism bordering on absurdity.」以自由和反歧視為名的鬥爭已經發展成爲很有侵略性的教條主義,這種教條主義已經接近荒謬了。「When the works of the great authors of the past such as Shakespeare are no longer taught school or universities because their ideals are believed to be backward.」這些教條主義使現在美國許多學校根本連經典的的作品,都不能再在學校來傳授,譬如莎士比亞的著作以及許多名著都不能在大學裡教授。這是比當年蘇聯共產黨還要嚴厲的做法。

「為什麼我會覺得普京這番話很重要呢?因為他是作為一個共產主義制度下成長的人,他深深看到共產主義的這種教條對社會的危害。」程翔指,普京慶幸俄羅斯已經擺脫了這種共產主義的束縛,所以當他現在看到美國社會出現許多反傳統價值的運動,「包括將許多美國開國元勳的頭像全部紛紛拉下來,摧毀他們,然後提倡同性的問題,男變女,女變男」。程翔指,普京覺得這些現象正在摧毀美國的社會,他是根據俄羅斯幾十年前經歷過的災難,在會議上語重心長地提出勸告。

程翔認為美國社會現在瀰漫著一種對中共的綏靖主義。他指今天占據美國大學講壇的很多教授、校長,「其實都是在60年代受共產主義思潮影響,出來搞反越戰運動那些人來的」。他們當年是學生參與反越戰運動,到做了教授、校長之後一樣推行著那種親共的左翼文化。而這種對中共的綏靖主義往往會影響到美國抗衡中共侵略全球的決心。「當中美關係比較緊張的時候,總是有一些人出來為中共說話的。」而今次嚴厲批評美國左翼思潮的,不是反共的人,而是普京。「普京曾經經歷了俄羅斯受共產主義災難,幾十年之後他作爲一個見證者,親歷其身的人,走出來公開勸美國的左翼不要再這樣搞了,你這樣搞,破壞美國社會的根基。」

「我覺得普京的講話,是在提醒著美國人,再這樣下去的話,資本主義就會走向崩潰了,你會不知不覺地被中共的東西影響,從而令到資本主義失敗。因為因為共產主義是有一些東西能夠改變資本主義的,就是它有很多做法是能夠不知不覺間就改變了資本主義。這件事情是很多人不去理會,不去覺察的,但我覺得這事情才是重要的。」

請完整訪問觀看《珍言真語》節目。

撐珍珍成為Patreon會員: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

訂閱Youmaker :https://www.youmaker.com/c/PreciousDialogues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