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冥中可享受大福報的人 為何下場淒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28日訊】人在迷中,不是都那樣心正行為正,會有被貪慾、情慾所迷犯下過錯,從而造業損的。諸事在冥冥中均有因果存在,任何人都逃避不了,即使是命中注定有很大福報的,也會因為作惡造業而被削去福分。

清代的汪道鼎在《坐花志果》裡,記載了一則書生余某被削籍的故事。

書生余某,是浙江鄞縣人。出生時,滿屋異香,霞光照天。當晚他的外祖父,夢見自己進了文昌宮,見文昌帝君親自送一位身材魁偉的男子走出殿閣,前有旌旗儀仗開路,後有節幢長隊護擁,真是威儀萬方,十分氣派!旁邊一位綠衣吏,拿著一本簿子,瞟了一眼老先生,說:「這是一位星君下凡,就是你的外孫。」把手中的黃色簿子給老先生看,翻到第一頁,上面大字寫著姓名,下面開列了官品等位,小字注寫了一頁多。九歲入學館,十七歲中解元,接著登進士,廷試第一中狀元。歷任清貴之職,作官遍及京城和外省,最後升任宰相,賜爵上公,文治武功,勳業彪炳。還沒有看完,被家人叫醒,原來是女婿家派人來報,生了個兒子。天亮以後,去婿家探視,各自敘說遇到的奇異現象,都感驚喜,肯定這孩子將來會成國家之棟樑!」

這孩子從小就相貌不凡,稍長,聰穎絕倫,讀書一目十行,七歲能寫文章,九歲入縣庠(學館),一時被稱為神童。恰在此時,他舅父以進士身份被外放,去廣東作縣令,就把他帶去了。在廣東住了幾年,當時他已十七歲,博學豐才,見過他的人,都讚不絕口。他舅父的兩個兒子,與他同學,跟他相比,差得可遠了。

恰好當年逢秋試,舅父因為兩個兒子學業未成,準備讓他們等下一次科考,想讓余生和兩個兒子到時一同回老家。當舅父正猶豫、尚未做出最後決定期間,一天夜裡,舅父夢見關帝召去,指示說:「余生不歸,浙江省今年就沒有解元了。你讓他快點回老家。」醒來後,就趕忙為外甥準備好行裝,催他快些回去,並多給他路費。

很以自己風雅而自得的余生,非常喜歡眠花宿柳,一路揮金如土,剛過大庾嶺,就花光了錢。路過江西一縣,該縣縣令正是舅父之同年學友,一向很器重余生。

余生就前去拜見,縣令對他特別優寵,並把他推薦給一學館任教。然而,該館的館主卻是一個狡猾之人。當時縣裡有一富家婦人,懷孕未產,丈夫已故。族中人想要奪取她的財產,遂誣陷她因奸受孕,並一狀告到官府去。學館館主就是提出這一謀略的人。不過,因為縣令明辨是非,眼見族人就要敗訴了。館主見到余生是縣令的座上客,就用巨款賄賂他,央求他想辦法挽救敗局。

正缺錢用的余生,就巧言對縣令說:「這女人穢聲四著,全縣都知道,而明公初次審訊,極力保全其名節,大家都以為您得了婦人的錢,有意袒護她。我有愧得到你的厚愛,也知您素來廉正,不忍看到您被下面吏役所蒙蔽,而蒙受不潔之名,所以把了解到的情況告訴您!」縣令被他言辭所感,立即召集雙方,把前所斷決之案,全部推翻,判決將婦人休回娘家,並命令該戶族人另立繼承人。族人遂把家財全部瓜分,並另送余生一千金。當余生動身起程時,被趕回家去的寡婦,正好自縊離世了。

余生一路來到衢州,州知府也是余生舅父的同年學友,很器重余生,也為他在外謀一教師之席。該郡有一富家之婦,新近守寡。有遺腹子,族人誣衊是她抱養外姓之兒,控告到縣上,尚未判決,族人又說她亂了宗脈,提出控告。郡守不大聽信族人的指控。余生又收受了族人的賄賂,而巧言粉飾,面呈郡守,郡守也被他迷惑,判決廢除婦人兒子的繼承權,以族人之子為繼承人。

余生兩次得逞,獲大筆賂金,頗覺得意。考試完畢,竟榜上無名。回到家裡,更加肆無忌憚,專門從事顛倒黑白,混淆是非的刀筆生涯,構思既巧妙,文章又雄辯,海市蜃樓,隨意起滅,遭他禍害的人很多。而每次科試,次次敗北。到了四十歲,還只是一領青衫的秀才。後來舅父下任回家,聽說余生惡行,非常生氣,把他關在家裡,不准外出。

一夜,舅父夢遊城隍廟,見二位差吏坐在廊下。一吏說:「那姓余的,二十年來,屢次科考屢次除名,是為什麼?」另一人笑著說:「今科考試,又因某事被除名了!幸虧他舅父代他辦了那件事,還能活命。」舅感到很驚訝,上前打了一躬,問其中原委。

那名差吏就將一本簿子遞過來,他翻開一看,第一頁上就是余生的姓名,所列官品也和老太爺以前所見相同,只是下面開列了惡行條款,累累難數,幾乎把前列祿,抵銷殆盡。還剩一項好事,又見註明,已被清明日所作之惡事削去,大概是他清明節掃墓時所為。余生的壽命,也像差吏所說。

舅父醒來,急忙把余生叫到床前,把他所作惡事,一件件數落出來,並把夢中所見告訴他。余生涕泣服罪,從此稍有收斂。二十多年後,仍以秀才命終。蔣一亭君在寧波設館教書時,曾親眼見過這個人,此人額角廣闊豐滿,方面長髯,不像是一輩子老死於一領青衫的秀才。

古人記載的這一則傳統文化故事,能告訴讀者:人在世間正統文化的教育下,力行善事,多積德,會使福者更有福;命裡窮或命裡註定有災難的,會因為積德而改變命運。今天的家長們都望子成龍、望女成鳳,採用的辦法都是注重身外之物的培養與強化,忘卻了多行善事積德的古訓,所以苦惱多,煩惱多,不如意事也多,苦中掙扎看不到希望與前途。

雖然說人的命運往往是很難改變的,但並非完全不可更改。歷代就有一些專行大善或大惡之人,改變了自己運勢的。古語中的「一念之善,吉神隨之;一念之惡,厲鬼隨之。知此可以役使鬼神」不也老早就告訴我們秉持善念或惡念的最大差異在哪裡了嗎?!既有如此多前例在,我們豈能再無視行善積德這一個千古不變的真理呢?!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李樂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