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馬龍:全民打疫苗的潛在問題

(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Jan Jekielek採訪報導/江元貞翻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28日訊】「即便我們100%的人口都接種了疫苗,我們也無法阻止病毒在美國人群當中的傳播,我們將(只)會減緩病毒的傳播。」馬龍博士說。

在這次採訪的上半部分,mRNA疫苗技術的發明者羅伯特·馬龍(Robert Malone)博士向大家說明了新冠疫苗的最新研究情況、疫苗加強劑及人體的自然免疫力等問題。

上期《美國思想領袖》的內容是:【思想領袖】馬龍:疫苗功效vs自然免疫力

那麼在下半部分,我們進一步探討一下「老藥新用」的藥物,比如伊維菌素。羅伯特‧馬龍博士將談伊維菌素、逃逸突變體和強制接種疫苗的錯誤邏輯。

馬龍博士說:「討論這些(採用「老藥新用」來治療的)話題的人們會遭到封殺或責難,冒著其可能失去行醫執照的風險。」

還有,採用所有人接種疫苗的政策為什麼可能會適得其反,並且出現嚴峻的後果呢?

馬龍博士說:「由於我們以不恰當的方式在使用這一非常重要的工具,使其可能會出現風險,因為我們過度使用了這種工具。」

這是《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主持人楊傑凱(Jan Jekielek)。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ept.ms/3fgTKSv
——————————————————————————

治療新冠的有效方案受打壓

馬龍博士:我們現在處於這種很奇怪的境地,有一些醫生團體相信他們有一套相當有效的方案,如果及早實施,可以防止(新冠導致的)死亡、生病和住院情形。然而政府和各種大型國家機構卻在極力抵制他們,不讓他們使用這些方法和起作用的方案。

醫生無法開具藥方;藥房不抓醫生處方裡開的藥;在醫院,醫生被禁止按照他們認為好的方式進行救治。除此之外,人們普遍感覺到,討論這些話題的人們會遭到封殺或責難,冒著其可能失去行醫執照的風險。

美國國家醫療委員會(Medical Boards)已經揚言要吊銷這些人的執照,在其它國家,如英國和加拿大,就已經實施了這種做法。我覺得這讓人們感到更加的不安和驚愕。人們已經知道這些治療方案(作用劑)是安全的,也已經被使用了幾十年了,為什麼政府要詆毀它呢?

楊傑凱:就伊維菌素而言,不僅是治療馬匹安全,用於治療人也安全。我的意思是,我不得不插一句,因為我看到人們嘲笑或貶低這種藥物,有一個很奇怪的梗,人們不認可這種藥物,我覺得可以說世界上每天有數以百萬計的人使用伊維菌素來治療寄生蟲一類的疾病。人們質疑它只是一種治療馬匹的藥物,不是吧?人怎麽能吃這個?這就是它遭到嘲笑的梗。

為什麼有人用治馬匹的藥替代打疫苗

馬龍博士:這是由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的推特帳號的一則推文引起的,它當時用了個詞是「y』all」(「大夥兒」,註:美國南部用語),該條推文稱:難道人們不懂伊維菌素是給馬匹用的藥物嗎?這件事被媒體報導後,就愈演愈烈,後來某些政府官員又進一步給它煽風點火。

所以在三天之內,這件事情就出現了爆炸性的效果,之後立刻就發生伊維菌素被詆毀是一種給馬匹用的藥物。大家知道,我本人養馬,我給我的馬匹施用伊維菌素;我也給我自己施用伊維菌素用來治療我長期罹患的新冠疾病。

我非常熟悉(伊維菌素)有很多型態因素,我是絕對不會給自己施用液體型態的伊維菌素的,很多飼料店會銷售它,這種配方是給牛用的。我甚至不會把它施用在我的馬身上,更不用說我自己用它了。而給馬用的伊維菌素的型態是膏狀的,是專門用於治療馬蠅和腸道寄生蟲的。

事實是,按體重計算,馬匹使用的劑量與推薦給人類施用的劑量其實是一樣的,但是其配方和生產的品質標準,與給人施用的是非常不一樣的。

因此這個梗四處瘋傳,說伊維菌素是給馬施用的藥,為什麼人們會用它來代替打疫苗?這就是輿論的論調,他們說這些人瘋了,對打疫苗很猶豫,但是卻願意去施用給馬用的膏狀藥物。

我對這個問題的觀點是,輿論的焦點是放在「預防」的問題上,即人們用這種藥物來替代打疫苗。而我的感覺是,人們一直在尋找能在感染初期對自己進行治療的藥物,並找出了伊維菌素,因為沒有其它的選擇。

在美國,在如何處理新冠感染的問題上,醫院管理和醫學處理仍然是採用常規的政策。如果你去看醫生,或者你去看急診,你告訴醫生:「我呼吸困難。」他們會檢查你的血氧水平,如果他們發現你的血氧是92或93,而不是在室內空氣環境下的98或99,他們會說:「你先回家去,等到嘴唇發青了再回來」,當然這是個比喻,它的意思就是(等到)你的氧氣濃度大約是88(再來就醫)。

所以説,民衆被醫生告知回家去時,他們是知道自己有住院風險的,而且醫生沒有提供任何治療,所以他們是挺絕望的。

全民打疫苗會造成嚴重潛在問題

楊傑凱:您之前提到,如果實施全民打疫苗的政策,這個理念會有很嚴重的潛在問題。我們的觀眾可能不是每個人都了解什麼是逃逸突變株(Escape mutant,或耐藥突變株)。

馬龍博士:所謂逃逸突變株(escape mutant)是指就某一種病毒的分離株,疫苗所提供的對於感染和傳播的控制對這個毒株不再起作用了,疫苗產生的免疫反應對毒株不起作用了。因此這個毒株逃逸了疫苗提供的免疫監督。

這就是所謂的「逃逸」(escape)的本質,在病毒內發生了突變(mutant)。

最近,另一份發表的論文顯示,這個新冠病毒的突變率比我們先前預估的要高得多。所以病毒學的原理其實和培育狗的品種的道理差不多。如果你有一窩小狗,有六隻狗,其中一兩隻是你會想留下飼養的,其它的小狗你可能想賣掉。比如,你要培育獵犬品種。

那麼在病毒的情況下,這就好比母病毒產生了成百萬至數十億個子病毒。其中的很多子病毒會出現基因改變或突變的情形,使它們與源病毒的基因產生區別。之所以病毒會有這種情況,是因為病毒的組成粒子的數量很少,所以只要它感染第三個人,或者說再感染一個人,就可以重新啟動整個的感染循環。

我和一個朋友、靈長類動物學家查德·羅伊(Chad Roy)交談過,他在「杜蘭地區靈長類物種研究中心」(Tulane Regional Primate Research Center)從事SARS冠狀病毒的研究。他發現了一些有意思的數據,不久後會公布,他們在追蹤病毒感染靈長類動物的過程中的進化過程。

那麼吸引他的因素是,他發現病毒株在出現進化,使它們更能夠感染腸道,而且可以把自己隱藏在腸道裡面。那麽,這個進化的過程在艾滋病毒上也出現過。你可以在艾滋病毒感染病人的過程中,追蹤它的基因發生變化的過程,這個過程是非常不可思議的。

所以只要一個病毒在感染宿主,比如說我們人類,它就隨時在發生著突變,而這些突變也不斷地被選擇,看看哪些更具有適合度,術語是這樣說吧。它們被選擇,看看哪些病毒株的繁衍適合度更高。

這個意思就是,在宿主的身體裡,有一些因素在限制著我們的免疫系統,另外也有因素在限制著病毒繁殖和傳播的能力。宿主體內的病毒隨時都與我們的免疫系統處於戰鬥狀態,免疫系統在適應並試圖控制住病毒,而病毒也在隨時試圖逃離免疫系統的適應。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ept.ms/3fgTKSv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