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瑞麗市長說瑞麗不需要援助,是這樣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0月28日,瑞麗市前副市長戴榮里抱著「為民請命」的願望,在個人微信公眾號上發布了《瑞麗需要祖國的關愛》一文,呼籲全國人民關注瑞麗的現狀。

文章說,瑞麗曾是美麗的城市,如今卻成為一個讓生活在其中的生命感到恐懼的城市,「百姓的抱怨,隨時而起,政府的謹慎,越加小心,惡夢和虛幻此起彼伏,這個小城,正承受著千載難遇的大劫難。」作者 呼籲「救救瑞麗」。

文章發出後,引發許多當地居民及網友的共鳴和熱評。截止當日23點左右,該文在其公眾號閱讀量已經二十萬+了。

然而,瑞麗官方的反應卻迥然不同。瑞麗市市長尚臘邊指戴榮里的文章「不代表組織」,文中內容「是四五年前的一些資料」,並稱瑞麗「現在暫時還不需要援助」。瑞麗市委宣傳部副部長楊曉梅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瑞麗是一個邊貿城市,商業的確受到衝擊,但是現在當地疫情防控正在有序展開,生活安定。瑞麗市委29日召開新聞發布會,要求大家「自覺抵制謠言」,「打贏疫情防控狙擊戰」。總之一句話,瑞麗市不需要援助,而言外之意,顯然是指戴榮里文章中敘述的瑞麗防疫慘狀與事實不符。

據鳳凰網報道,瑞麗官方的反應促使戴榮里又連發兩文回應。他反駁說,「瑞麗不需要支援,不需要幫助,人民不需要嗎?說你文章的資料過期暫時不用支援,你說是不是胡扯?」

戴榮里表示,「說實話,如果市長不作那種回應,我今天就不發言了」,他再發聲,是因為對方回應「起碼與事實不符」。他說,「我為我的文章負責,也為我本人的聲譽負責,我不會輕易說每一句話的,我寫的就是老百姓的正常訴求」。

他強調要有道德良心,「假如那裡的老百姓就是我們的爹娘,你會無動於衷嗎?或者你是一個平民百姓,你是不是也感同身受?」

前副市長說瑞麗需要援助,現任市長說不需要援助,兩人的意見截然相反。那麼,瑞麗防疫的真實情況究竟如何,到底需不需要援助?我想,不管是現任市長還是前任副市長說了都不算,瑞麗老百姓說了才算,因為最有發言權的是他們。

那麼瑞麗老百姓是怎麼說的呢?

檸檬精-酸酸酸:我是生活在瑞麗市的居民,市長不需要援助我們需要。

簡FLORAL:需要支援 早日讓我的生活恢復正常

李明偉Linmw:我聲明:我是生活在瑞麗市的居民,市長不需要援助我需要。

瑞麗最美:我聲明:我是瑞麗的一員,市長的話不作數。

緬甸翡翠小乙:作為瑞麗本地市民,沒感受到任何政府惠民措施,我需要援助,快吃土了,聲討市長,希望他引咎辭職,到不需要援助的地方去。

Prencasszyt:頂上去,人民的心聲。

光光來自地球:我是瑞麗人,不管市長需要不需要,我覺得邊境線上是需要人力物質的!

澎湃新聞在10月30日的報道中引述瑞麗一名做翡翠買賣的商人說,自己一歲多的孩子已經做了74次核酸檢測,平均兩天一次,而他另一個孩子還在上幼兒園,因疫情從今年6月停課至今。他還表示,疫情管控對當地餐飲等行業打擊很大,自己的積蓄也維持不了多久,長期封控,大家都承受不住。他還說,他想帶家人離開瑞麗,但每個小區只有兩個「離瑞名額」,排隊的大有人在。

鳳凰星寫的另外一個故事,劉利民是瑞麗一名快遞員,去年4月來瑞麗打工,今年「別說賺錢了,吃飯都成問題了。」他說,今年以來自己所在的快遞站只正常工作了兩個月。他做快遞掙的兩萬元已在管控中耗盡,倒貼進去一萬多元積蓄,維持最基本的生活需要,「天天都是要用的錢,沒有進的錢」。

劉利民證實,核酸成了日常,從3月起,自己做核酸的次數, 「數都數不清了,核酸差不多有100次了吧。」他一直申請離開瑞麗,至今沒有結果。

據報道,瑞麗市要求,除因公、因病、因學、因喪四種情形外,離瑞人員需先申請自費集中隔離,時間為7-21天不等。隔離後要馬上到政務大廳辦離瑞證明,並於24小時內持證明離開瑞麗,不然就走不了了。

還有一位在瑞麗做玉石生意的創業者在社交網絡寫道:「到現在半年多了我們都沒有工作……前些日子更是菜市場都關了,搞得大街小巷小攤販隨處竄,想離開更是難上加難……政府一刀切的管理讓這個曾經繁榮的美麗城市蕭條落寞,人民生活都困難,不少人精神狀態都出了問題……心情真的好沮喪」。

網友 @歲月燉了心情 在網上吐槽說:「我們雲南瑞麗市從2021.7.4到今天2021.10.24,一直都是封閉管理,要出瑞麗必須申請同意後,去集中自費隔離7天或14天(抵邊村寨)核酸後,才能出瑞麗!不能做生意,不能自由外出,孩子上網課!陸陸續續的疫情,隨時封控管理,各種政策朝令夕改,我們普通百姓長期沒收入,我們有老人,要生活,孩子的學費,生病,請大家來雲南瑞麗了解一下瑞麗人現在的現狀,幫幫我們瑞麗人吧!!!救救我們吧!」

@江神川奈星:「救救瑞麗!這裡是祖國的西南邊境!請大家看看我們!是的,我們很重要,我們是祖國疫情的邊境防線,不能連累大家。但是救救瑞麗,我們已經消耗不動,不公開透明的疫情信息加上一直一刀切的居家隔離,百姓恐慌同時也沒有生活。市里在封邊境上的小村莊也在封,商業停擺工業停擺,村民出不了村,田間地頭也在停擺。我們需要公開透明的信息,我們需要生活!邊境對岸的戰事越來越激烈,流彈在村莊裡飛!疫情的恐慌流彈傷人的恐慌!救救瑞麗!!!!」

可見,上述每一位瑞麗市民的發言都是在打現任市長尚臘邊的臉,也都印證了前任副市長戴榮里的文章真實無誤。

其實,尚臘邊心裡完全清楚瑞麗到底需不需要援助,他只是為了維護官府和清零政策的面子,在蓄意說謊罷了。沒有什麼謊是中共不敢撒的,這一回也不例外!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