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驚奇】拜登抓了紅通犯 與川普合照 騙到美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03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今天焦點:中南海幾百米外爆發疫情!北京核心區設限;習近平清理門戶,鄭州水災書記徐立毅捲入馬雲案?令完成至今隱身;美國抓中共「紅通」,拜習會前遣返嗎;曾慶紅家企出售核心資本,股價大跌。

【美國抓到中共紅通要犯 隱姓埋名入境美國 最高判10年】

大家在新聞報導或影視作品中,經常聽到一個詞,就是「紅色通緝令」。這是國際刑警組織發出的一種「通報」,並非「逮捕令」,也沒有強制性的要求,是國際刑警組織的祕書處,接到了會員國家的申請,審核通過後,就發出的一種,相當於國際性的「臨時拘留證」一樣的東西,那麼各個國際刑警組織的會員國,拿到紅色通報後,都可以對受通緝的人員進行拘捕,但國際刑警組織只是協助的角色,他們一共有7種要犯通報級別,藍綠黃黑橙紫,一直到「紅」,按照緊急程度來劃分,「紅色」是最高級。

中共國也在國際刑警組織中,它也會把自己要通緝的人,報告給國際刑警組織,尋求協助。2015年1月,國際刑警組織的中國國家中心局,公布了中共要追拿的100名外逃要犯,這便是俗稱為「百名紅通人員」的名單,他們大部分人被認為是在美國。截至2019年1月,名單上的56個人已經被抓到。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在那份名單上,比如,10月27日,美國剛剛逮捕了一名中共「紅通」要犯,是57歲的中國商人施建祥,他在拉斯維加斯參加一場加密貨幣的投資會議,所受指控是以「欺詐方式」入境美國。美國司法部的聲明說,施建祥2017年2月入境美國時,使用的是一個姓名為「牛隆Long Niu」的證件,不過,進入美國後,仍然是以本人的名字,以及英文名Morgan Shi進行公開活動,常住在美國加州和內華達州。10月28日,他首次在美國聯邦法院出庭,因為怕他逃跑,法庭決定繼續拘留他,直到在邁阿密對他開始審判,如果欺詐和濫用美國非移民簽證的罪名成立,施建祥要面對最高10年刑期和最高25萬美元的罰款。

【該「紅通犯」曾融資詐騙 是《葉問3》投資人 還欲騙泰森】

施建祥在中國大陸的時候,是「快鹿集團董事局」的主席,中共指控他實施詐騙集資,導致他操控的多家上海金融公司,損失了幾十億美元。他依託快鹿集團,成立了幾個不同的融資平台,依靠P2P平台進行詐騙,籌得434億人民幣,款項實際都流入了他自己和快鹿的銀行帳戶,只有一部分,二百多億元用於兌付前期投資者的本息,其餘都拿去自己揮霍,或者是擴張業務。施建祥在2016年3月7日外逃「跑路」,2017年1月,施建祥便被列入國際刑警的「紅色通緝令」。

施建祥最為人所知的還有一個身分,他是電影《葉問3》的投資人。美國《華爾街日報》曾在2016年3月8日報導,《葉問3》宣布,上映三天便收到4.7億元人民幣的票房,但大陸有關部門卻正在調查,《葉問3》的發行方,是否靠自己大量購買電影票,製造「幽靈票房」,來拉抬業績。很快,施建祥的「快鹿系」資本運作便浮出水面。而且,通過拍攝《葉問3》,施建祥還結識了拳王泰森,曾一度想跟泰森合作推加密貨幣,但是作法實在是很具欺騙性,對於泰森這樣的「直男」來講是無法接受的,當時泰森受邀去參加施建祥的一個新年party,結果到場後才發現,居然變成了請他代言加密貨幣,並且給施的另一個噱頭式的活動,做嘉賓,這令泰森很意外,便不再與施建祥合作。而拿名人當招牌,可是施建祥行走江湖的另一個祕訣。

【「紅通犯」與川普合照 騙到美國!拜習會前引渡回國?】

他曾出版過一本書,叫《第一本》,講述的是自己在商業領域的一些經驗,但書並不厚,裡面幾乎每一頁都是跟各類明星豎大拇指合作的照片,人到美國後,他還特意給川普(特朗普)和共和黨捐款5萬美元,換得了跟川普合影的機會,也曾跟奧巴馬攀談得很熱絡。這還不止,施建祥還善於跟「建築」合影,比如在白宮內外經常是留下到此一遊的「帥照」。大型會議的請柬,也都會成為他「擺譜」、「擺闊」的道具。就是靠這樣的「高端路線」,施建祥是忽悠了一路,一直到最近在美國被捕。其實他到美國後,也沒有閒著,重操舊業,又玩起了好萊塢搞影視投資的把戲,其中貓膩也不少,直接導致美國證券委員會在今年9月取消了施建祥影視投資公司的所有證券,原因是,這家公司居然在2019年以來,沒有任何財物報告。

實際上,施建祥只是中國大陸好多騙子致富的一個「範例」,在金融、網絡、電影、娛樂領域,其實還有房地產,玩資本運作的遊戲,然後找大明星、大領導背書作秀,攢人氣,資本雪球越滾越大,最後出事爆雷,如果背後關係硬,能兜住就兜著,兜不住那就等著歇菜。

而現在被美國逮捕到的施建祥,是否會被引渡到中國,還沒有確定,美中之間沒有引渡協議,不過美國政府在個別情況下,會對涉嫌金融犯罪的人,與北京合作。這也有過先例,比如2015年9月,被指控「腐敗」的中國商人楊進軍,就被從美國強制遣返回中國,中共中紀委的聲明說:美中兩方司法執法和外交等部門的密切合作,使楊進軍被強制遣返成為可能。他早在2001年就逃到美國了,直到2015年才被抓回,而實際上,他被遣返的時間,正是習近平當年要訪問美國的幾天前。如今,拜登和習近平要在年底前進行遠程視訊會晤,日期還沒確定。不知施建祥會否成為楊進軍第二,在線上拜習會召開前夕,被送回中國。

【公開「紅通」都不算啥 令完成握三顆「核彈」至今神隱】

按照美國《紐約時報》的說法,其實公開的「紅通」名單上,都是中共「不怕公開討論」的案子,而真正重量級的,確並不一定在公開的名單裡,但也不意味著,一些人員,就沒有被「紅通」。國際刑警組織的網站真的未必查到一些人的名字,一種原因是相關人員真的沒有被「紅通」,另一種原因是,有關政府要求,不能公開。

例如,令計劃之弟令完成,這一個人對中共的敏感性程度就超過那所謂「百名紅通犯」的總合還要多。習近平曾向美國前總統奧巴馬當面要人,但是一直也沒下文,甚至有傳言說,令完成在美軍基地裡生活,作為美國對付中共的一個砝碼,之所以在美軍基地,一方面是保證他安全,另一方面是不想讓令完成隨便出去亂講話。

而令完成手裡握著大量令計劃盜出的中共機密,他被認為有對中共的三顆「政治核彈」,第一是中共暗藏在其它國家的所有高級間諜名單;第二,是中共高層的人事關係資料,甚至包括中共高層領導人的腐朽生活影像資料;第三,是中共的「核心機密」。而令計劃作為中共的前中辦主任,曾盜出中辦機密檔案多達2,700多份,政治、軍事、經濟等各方面都有,中共給令計劃等第一條罪名,就是所謂「違反保密紀律」。

馬雲家庭和資產被完全控制 是搗毀曾慶紅重要人物】

作為獨裁專制政體,又是具備恐怖意識形態的邪惡政黨,「祕密」二字對共產黨來說是最要命的,它當然要拚命保守。因此,前些日子,阿里巴巴的馬雲在香港現身,又在西班牙與荷蘭露面,說他是自由出巡,可能很多人根本就不會信。這樣一個跟很多中共高層有過往來,深諳中共政治圈、經濟圈內幕的大富豪,又可能對當局的整肅心懷不滿,怎麼能讓他隨便就這麼出去呢。事實上,在中共特務部門「小黑屋」待過的人,還能夠出國的,都會讓人有question。(新聞拍案驚奇

熟悉中共內幕的知名旅澳法學家袁紅冰,10月28日對大紀元透露,實際上,馬雲是被當局「完全控制」的,包括他的所有家人,以及在香港的親屬,都被中共控制的。在香港,控制馬雲家屬的人不是香港保安局長鄧炳強,而是中共在香港的一個國安委副主任,包括馬雲在香港的資產,都被當局監視著,而馬雲本次出國,確實是處理在海外的一些資產和業務,但是卻在中共的監控之下,馬雲的所有行動,都是在中共祕密警察的嚴格控制之下,因為馬雲是習近平搗毀曾慶紅「經濟基礎」的重要人物,不可能給他自由,現在到海外,只是在嚴密監視下處理一些自己的事情。

馬雲所擁有的龐大財團,被認為有眾多江派權貴,都伸了一隻腳,除了曾慶紅,還有江澤民之孫江志成的博裕資本,賈慶林女婿李伯潭的「北京昭德投資集團」。按照袁紅冰的觀點,習近平對江家白手套的商人,目前的政策是,如果交出「經濟控制權」,表態跟原來的權貴勢力「劃清界線」,便會避免肖建華、吳小暉那樣的下場。

【馬雲國內外關注「農業」也是政治秀 跟捐千億目的一樣】

旅美經濟學者李恆青進一步指出,馬雲之所以出國,跑到荷蘭去關注「農業」,其實是政治投機,也跟他目前的處境有關。包括馬雲在內,現在所有的中國富豪就關注一件事,就是怎麼保住錢,而不是怎麼掙錢,因為現在他們發現,再怎麼賺大錢,最後共產黨都給搶走,習近平喊一句「共同富裕」,馬雲阿里巴巴就宣布捐1,000個億,這是個非常不正常的現象,就是討好土匪嘛,所以馬雲現在考察農業,包括在前一段時間他宣布全國建上千個所謂「數字大棚」,去浙江嘉興參觀農業,這都是衝著當局的喜好去的,意思是現當局需要這一塊有人做。看著美國富商自由創業、發展的同時,在中共體制下的馬雲們不知道作何感想。

最近,深陷醜聞的美國「非死不可」公司創辦人扎克柏,又給集團公司改名為「滅它」,就是Meta,企圖「轉運」,還要重新開始、繼續進取呢。

【馬雲致一些「之江新軍」遭殃 也害了鄭州徐立毅?】

那麼,因為馬雲出事,隨即跟他有關的很多人,也都相繼出事。包括杭州市委書記周江勇,他與馬雲關係密切,在今年8月下旬落馬。中共當局並隨即宣布,還會追究杭州更多官員的官商勾結問題,會繼續查下去,外界分析,這其中也包括螞蟻金服IPO的「利益鏈條」。而繼續追查的對象,也覆蓋最近三年,在杭州任職過的市管領導幹部,連離職的、退休的都算在內。

這也讓我們想到了另一個人,就是2017年2月到2019年6月擔任杭州市長的徐立毅,我們昨天的新聞還提到這個人。他從2019年6月開始,去河南當了鄭州市委書記,但是在10月底的河南省黨代會上,還沒有到58歲紅線的徐立毅,卻沒能連任省委常委,甚至有媒體預測,徐立毅可能會丟掉鄭州書記的烏紗帽,被認為可能是給今年的720鄭州水禍背責。但他可是習近平「之江新軍」的一員啊。不過要是連繫周江勇的落馬,我們也許可以從另一個角度去看。

無論是習派啊、還是「之江新軍」啊,都是外界的一個籠統的泛稱,落馬的周江勇之前也被認為是習近平的人馬,但是該被打下去也被打下去,是因為周江勇在習近平心目中可能並不夠忠誠,他也參與了其它派系與馬雲的投資、幕後的資金運作。那現在人到了鄭州的徐立毅,也剛好在中共當局要「倒查三年」的杭州市管領導的範圍內,他雖此前被認為是習家人馬,但要是做了跟周江勇一樣的事,跟馬雲過從甚密,那徐立毅如今的仕途不順或者之後遇到的更大麻煩,就可能不是因為「鄭州水禍」,或者說不只是因為「鄭州水禍」,而是跟馬雲的問題,也有關聯。

不過,有意思的是,前幾日大陸好多媒體報導徐立毅沒能連任河南省委常委的事,但是如今大多網站都刪除了相關報導,只有財新網等個別網站還有保留。我想這應該是徐立毅的事現在還有爭論,他不連任常委應該是板上釘釘,改不了了,但是對他要不要接下去繼續整肅,這個可能還沒有最後確定,當局不想把事情搞大,避免外界追蹤解讀,所以對他的事改為低調報導,所以刪除大量報導文章,只有個別媒體還有保留。但是徐立毅應該確實是攤上事了,而且連繫到馬雲和周江勇的事件,不排除是習近平當局像對待周江勇一樣,主動出手處置徐立毅。

曾慶紅家族企業拋售核心資本 股價又大跌】

而習近平的政敵「江派」中,曾慶紅的家族企業,最近也是接連遭遇不順。從負債、裁員,到現在出售資本,又出現了股價暴跌的慘狀。10月26日,曾慶紅姪女的企業「花樣年」,其物業公司「彩生活」旗下的「鄰裡樂控股公司」,把全部已發行的股本轉讓給了「碧桂園物業」,而「鄰裡樂」曾被稱為是大陸物業領域的「第一股」,也是「彩生活」的核心資本,如今以33億元人民幣出售,外界都認為這是為了給花樣年「還債」,可是隨著核心資本的出售,彩生活的股價也順勢狂跌,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禍不單行。

許家印的恆大、馬雲、還有曾家的「花樣年」公司,這都被認為是江派勢力的生意關係戶,結果江派式微,現在這些人或他們的公司出事,也兜不住了。

【上海迪士尼封4萬人 中南海幾百米外爆疫 北京核心區設限】

在習近平內部整肅逐步升溫的同時,中國大陸的疫情又開始了新一輪的蔓延。10月31日,上海市發出緊急通知,當地迪士尼樂園關閉,所有最近兩天去過那裡的人,都要居家隔離12天,並且立即進行核酸檢測,而事發當天在樂園裡遊玩的四萬六千多遊客,則是被封鎖在園內,排隊接受核檢。

而從10月17日,西安公布了2個病例之後,大陸本輪公布的疫情,已經在15天內,蔓延到16個省市或自治區。截至11月1日,北京也報告了31例感染者。距離中南海僅幾百米的北京飯店,也出現感染病例,因為距離中共政治心臟太近,當局不僅緊急對北京飯店採取了限制措施,對北京最核心的東城、西城區的酒店,也都祭出限制措施。北京市內的各大劇院、藝術中心等等,也都取消或暫停演出。

【張文宏與鍾南山又唱對台 宣稱「疫情常態化」】

與此同時,中共各專家的防疫態度也出現明顯不同。10月30日,中共力捧的專家鍾南山宣稱,中國是局部地區出現的小規模聚集性的疫情,不到一個月就能有效控制,而且當疫苗接種超過80%,就能達到群體免疫了。但也是在這一天,來自上海的醫學專家張文宏則表示,就算之後全都接種疫苗,人們都應該減少聚集,儘量在室內人多處戴口罩,並加強通風,並在11月1日發微博說,疫情已經「常態化」。鍾南山認為疫情很好控制,但是張文宏的觀點是就算全接種了疫苗,也要繼續小心謹慎。

根據網友的反映,普遍認為前者更像是為當局出於「維穩」考慮的政策服務,而張文宏則更像是作為一個醫學工作者的告誡。他們之間觀點的針鋒相對,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很久了,已經發生多次。但很顯然的是,兩者言論都是被中共宣傳體系所允許的,起碼目前為止是這樣的,特別是張文宏,如果沒有發什麼過於敏感的言論,當局可能還會繼續允許他的言論存在,令中國社會各有所用、各取所需,這也是中共的宣傳手段,不然他們中的一個,早就被封殺禁言,不能這樣隨意地在社會上發布觀點了,中共的言論管制,大家不要忘了,是相當嚴厲的。

好,我在Telegram上的官方公告群是 t.me/dayunews,觀眾討論群是 t.me/xwpajq_us,節目信箱是 xwpajq@gmail.com,還有我的會員網站,網址是dayuus.com。也歡迎您訂閱本頻道,並點擊小鈴鐺,獲得節目發布通知。那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再會!

加入會員觀看獨家:https://ept.ms/2Re72pA
大宇會員網站:dayuus.com
支持大宇:https://donorbox.org/dayutime
歡迎訂閱+打開小鈴鐺:http://bit.ly/PAJQsub

《新聞拍案驚奇》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