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濤哥侃封神】第六十八回 首陽山夷齊阻兵

作者:石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拜帥臺」是按照「三才」(天、地、人)做三層。它周邊的周長是二十四丈,按二十四節氣。為什麼這麼做呢?

姜子牙拜帥的時候,告知了與人相關的天、地,乃至地下的一切生靈。中國人就講究這樣的概念。可能有朋友說:這有什麼用?

人長了鼻子、眼睛,你說有什麼用?為什麼長成這樣?

就是造化……古時候是講究這一套的,不單純是活在一個「利益」中……每一個生命都有他的能力,但每一個生命也都有他的局限性。最低的,最利益(最利益的是最低的)。

第一層(拜帥臺),東、西、南、北、中,五個方位(對應金、木、水、火、土「五行」)各站立二十五人。

第二層,「按周天三百六十五度」,也就是(象徵)三百六十五天。

第三層,立七十二員牙將,「按七十二候」。一候是五天。七十二候,三百六十天。一圈三百六十度。

五天為一候,三個候,十五天。十五天為一個節氣。其實五天,是按照金、木、水、火、土走的。金、木、水、火、土加上日、月是七曜日——一星期。

三層臺當中,最高層是「天」(按三才——天、地、人)。第一層到第三層循環一圈(三百六十天=七十二候)又回扣到第一層,回到「二十四丈」裡面去(對應二十四節氣)。

我們在計算時間的時候,就是一天、兩天、三天。在一年裡,「每天」是循環的;星期,同樣是循環的;月——每一年裡面都會有一月、二月、三月,同樣重複的。但「年」是不重複的——公元前三百六十五年;公元後二千七百年,它不重複。

白天、黑夜,轉一圈,還是白天、黑夜。到了「年」這兒,這一圈就轉不下去。樹木「年輪」也是一圈一年,轉了一圈,下一圈(年輪)在第二個圈。

一年十二個月,「年」是人計算時間最大的數,就到這兒,再往前,就不往回走(循環),就是獨立的某年。

時間是對應的。「年」對應的是什麼?我說實話,我有點對應不太好,因為到底是「月」對應了天,還是「年」對應了天,這是一個問題!

十二個月為一年,對應著一天裡面的十二時辰。所以,如果「月」是計算時間的最大「可以循環的數」的話,那一「天」是人;一個「星期」是地;一個「月」是天。

我們看到耶穌有十二門人,元始天尊有十二金門(弟子)。那十二門人也好,十二金門也好,他們修成了,修出(三界)去,「十二」為人們知道的神仙最大的數。再往上(修出去的)?不配人知道。所以「十二」是人們知道的最大數。再往前,就不往回走了。

年的概念就像元始天尊、老子一樣,人們知道的傳法者,對應:太乙真人、觀世音菩薩……如果說「時間是個神」的話,可能有關聯。我不知道朋友能不能跟上我說的意思?它最大的意義就是知道了我們生命的永遠!和這個生命是以什麼樣的方式存在人間的!

可能有點高,因為就我個人來講,我覺得用語言描繪挺吃力的。但裡面大家能感受到全是數字,已經不是語言描繪。

數字就是定數。七十二,是(代表)什麼?楊戩有「八九玄功」,當他學了「八九玄功」之後,其他一般人根本壞不了他(包括當時瘟神的傷寒,都壞不了他身),他已經脫開天、地、人中的人和地,他的功夫已經到了天。只要這天、地、人中金、木、水、火、土「五行」所涵蓋的一切東西,他都可以演化出來,可不只是「七十二變」,他什麼都能變。

每一個人的生日就是「定數」。而人們通常說的定數,就是:死。其實是一樣。任何一個時間點加上經緯度的一個位置,都是獨一無二的。每一個人出生,對應的都是獨一無二的。所以我覺得這就是我們每個個體者極其珍貴、極其珍貴的地方。

而定數同樣表現在《封神演義》中。在拜將臺第一層,散宜生讓元帥「面南背北」開始讀祝文,「面南背北」指人的層面中「帝」的位置。到了第二層的時候,周公旦讓姜子牙「面東背西」,這是指:地。因為姜子牙東征(紂王在東),東征取得天下——(對應)地。

我覺得這容易理解:東征取得天下,滅掉紂王,改為周朝。

到第三層就沒有東、西、南、北之分了,是姜子牙站在中間接受了寶纛旗、金盔、袍。這些東西有什麼意義呢?這些東西代表在一定境界中「生命的定數」。同樣也反映出他境界比較低,講究比較多。終歸姜子牙是修不成的,他是人中的聖人,人中的神仙,人中的一條龍,所以他就受控於這樣。

最後元始天尊跟老子都出手了,所以他們自己本身也在這個氛圍中,也在被迫的環境中——有著不被人知道的更高神,在左右這件事。

在破「黃河陣」的時候,老子跟元始天尊講:「師弟!辦完事兒得趕快走,紅塵不能待。」當下到紅塵,對於他們來講就是一份劫難。

他們當然法力無邊……問題在於「他們被迫來到人間」。這是問題。

在當時,其實人沒有見到老子,也沒有見到元始天尊,因為都是切隔開的。不太恰當的比喻:在西方,我們看到只是摩西自己見到了神,其他任何人都沒有見到。所以神在那個時候也是被迫只見他一個人,因為人不配見到神。

當老子、元始天尊破「黃河陣」的時候,所有人(包括黃飛虎他們)都不在陣中,他們都沒有過來,都在西岐城搭的棚子裡,只有這些仙、神在。類似耶和華拿出十誡告訴摩西該如何的時候。

就是講一個「時代」,沒有什麼對、錯。我們去體會生命之間的相互關聯。我們趕上了一個大時代,才會有這樣的機會能夠感受,對吧!這是我想跟大家補充的。

第六十八回「首陽山夷齊阻兵」。講伯夷、叔齊這兩個人。這章比較簡單,是一個過度章節,講述了伯夷、叔齊兩個人至死不食周粟,流傳萬古。

詩曰:
首陽芳躅為綱常,欲樹千秋叛逆防。
數語喚回人世夢,一身表率死生光。
求仁自是求仁得,義士還從義士揚。
讀罷史文猶自淚,空留齒頰有餘香。

他們兩個人原來是孤竹國的兩位王子(商紂王末期)。伯夷是長子,叔齊是弟弟。因為父王在離世的時候,大概是選了叔齊接班,但是叔齊不願意,他覺得哥哥伯夷是長子,這個國應該是給伯夷。伯夷也不願意,說父親選了你,應該是你。這哥倆誰都不接這個國。後來他們的兄弟接這個國。

因為孤竹國是商紂的附屬國,他們就到了西岐,那時候文王在的時候,就借了一席之地過活。「數語喚回人世夢,一身表率死生光。」這是講他們既仁又義,給史書中留下了一個令人讚歎不已的一份仁義吧!這一回就講這一段故事。

子牙點將 請駕親征 天地三才共十陣

話說清虛道德真君見黃天化來問前程歸著,欲說出所以,恐他不服;欲不說明,自又恐他誤遭陷害。真君沒奈何,只得將前去機關作一偈,聽憑天命。

真君作偈曰:
逢高不可戰,遇能即速回。
金雞頭上看,蜂擁便知機。
止得功為首,千載姓名題。
若不知時務,防身有難危。

後來,完全對應了黃天化師父說的話。殺掉在劫難逃的人叫高繼能,在金雞嶺殺了他。高繼能會一些道術,是用蜂把黃天化毀了。整個東征的頭功,是黃天化拿的,拿完頭功,他就死了。所以他要懂得時務。

只能說這(偈語)是師父的好意,但師父無力扭轉乾坤,連自己的徒弟都救不了。全定下來了。完了。這種重要的時辰,就像大瘟疫。

大瘟疫沒出來的時候,很多事是機會。大瘟疫一露臉,沒了。習近平不拿「國安法」去踐踏承諾還有機會,這一踐踏就完了。

道人作罷偈,黃天化年少英雄,那裡放在心上!只見土行孫也來問懼留孫。懼留孫也知土行孫不好,他還進得關,死於張奎之手,也只得作一偈與土行孫存驗。

偈曰:
地行道術既能通,莫為貪嗔錯用功。
攛出一獐咬一口,崖前猛獸帶衣紅。

後來土行孫死在張奎手裡了。張奎在山崖邊等著他,在懼留孫的洞窟門前,但師父不能救。什麼意思?

黃天化也好,土行孫也好,他們的定數不來自於他們的師父,來自於更高的因由。可以說生命滿悲劇的。「悲劇」只不過是現今人在利益上去看待——師父得救他。師父救他,連師父都沒了。師父能看著,但師父不能在情感中。

懼留孫作罷偈,土行孫謝過師尊。且說眾仙與子牙作別,各回山嶽而去。子牙同武王、眾將進西岐城。武王回宮,子牙回帥府,大小眾將俟候三日後,下教場聽點。

在這之前,姜子牙「出師表」中勸武王東征討伐紂王。姜子牙說了兩番話,武王不接受:「臣不能伐君。」後來散宜生出面。散宜生就講:「八百諸侯會潼關,這都說好的事,大王不可不去,我們到那兒看著,八百諸侯都到門口了,紂王肯定會改變。那這樣的話,我們也不用去伐紂,主公也不失與八百諸侯相互的約定。」武王挺高興,就成了。為什麼?

跟武王講不了天意。人只有利益,人只聽得懂利,人聽不懂天意。武王是大福之人,但就是個「人」。姜子牙當時跟他講的時候,講的是天意,散宜生跟他講的時候,講的是利益。

子牙次日作本謝恩,上殿來見武王。姜子牙金幞頭,大紅袍,玉帶,將本呈上。只見上大夫散宜生接本,展於御案上。子牙俯伏奏曰:「姜尚何幸!蒙先王顧聘,未效涓埃之報,又蒙大王拜尚為將,知遇之隆,古今罕及。尚敢不效犬馬之力,以報深恩也!今特表請駕親征,以順天人之願。」

所以報答「知遇之恩」這是最大的承諾。惡的人卻以這份知遇之恩,以承諾作為欺騙的手段。這是大逆不道。不只是大逆不道,這是對人的直接侮辱,也是對神的侮辱。今天在中共環境下的人,太多人是以這樣的方式獲得自己的利益。

為什麼擁有信仰的人,他能夠約束自己?為什麼在今天的美國社會,幾億支槍在民間,卻絲毫沒有太大的麻煩?

武王曰:「相父此舉,正合天心。」忙覽表:

「大周十三年,孟春月,掃蕩成湯天寶大元帥姜尚言:伏以觀時應變,固天地之氣運,殺伐用張,亦神聖之功化。今商王受不敬上天,荒淫不德,殘虐無辜,肆行殺戮,逆天征伐,天愁民怨,致我西土十載不安。仰仗天威,自行殄滅,臣念此艱難之久,正值紂惡貫盈之時,天下諸侯,共會孟津,蒙准臣等之請,許以東征,萬姓歡騰,將士踴躍,臣不勝感激,日夜祗懼,才疏德薄,恐無補報於涓埃,佩服王言,實有慚於節鉞。特懇大王,大奮乾剛,恭行天討,親御行營,托天威於咫尺,措全勝於前籌,早進五關,速會諸侯,觀政於商,庶幾天厭其穢,獨夫授首,不獨泄天人之憤,實於湯為有光。臣不勝激切惓望之至!謹具表以聞。」

武王覽完表,問曰:「相父此兵何日起程?」

子牙曰:「老臣操演停當,謹擇吉日,再來請駕起程。」

武王傳左右:「治宴與相父賀喜。」

君臣共飲。子牙謝恩出朝。

次日,子牙下教場看操,過名點將。子牙五更時分至教軍場,陞了將臺。

軍政司辛甲啟元帥:「放炮豎旗,擂鼓點將。」

子牙暗思:「今人馬有六十萬,須用四個先行方有協助。」

子牙命軍政司:「令南宮適、武吉、哪吒、黃天化上臺來。」

辛甲領令,令四將上臺打躬。

子牙曰:「吾兵有六十萬,用你四將為先行,掛左、右、前、後印。你等各拈一鬮,自任其事,毋得錯亂。」

四將聲喏,子牙將四鬮與四將各自拈認:黃天化拈著是頭隊先行;南宮適是左哨;武吉是右哨;哪吒是後哨。

子牙大喜。令軍政官簪花掛紅,各領印信。

四將飲過酒,謝了元帥。子牙又令楊戩、土行孫、鄭倫各拈一鬮,作三軍督糧官。楊戩是頭運;土行孫是二運;鄭倫是三運。子牙令軍政官取督糧印付與三將,俱簪花掛紅,各飲三杯喜酒,三將下臺。

你看,那時候督糧官的位置相當重要,僅排在先行官之後。這麼多人吃飯是最關鍵的,沒飯吃,全完了!

子牙令軍政官取點將簿,先點:
黃飛虎、黃飛彪、黃飛豹、黃明、周紀、龍環、吳謙、黃天祿、黃天爵、黃天祥、辛免、太顛、閎沃、祁恭、尹勛周之四賢、八俊。

毛公遂、周公旦、召公奭、畢公高、伯達、伯適、仲突、仲忽、叔夜、叔夏、季隨、季騧、姬叔乾、姬叔坤、姬叔康、姬叔正、姬叔啟、姬叔伯、姬叔元、姬叔忠、姬叔廉、姬叔德、姬叔美、姬叔奇、姬叔順、姬叔平、姬叔廣、姬叔智、姬叔勇、姬叔敬、姬叔崇、姬叔安──文王有九十九子,雷震子乃燕山所得,共為百子。文王有四乳,二十四妃,生九十九子,有三十六殿下習武,因紂王屢征西岐,陣亡十六位。

又有歸將降佐:
鄧九公、太鸞、鄧秀、趙昇、孫焰紅、晁田、晁雷、洪錦、季康、蘇護、蘇全忠、趙丙、孫子羽。

女將二員:龍吉公主、鄧嬋玉。

所以:原來你的家將,你還帶領。那個時候他用人,信任的程度就到這份兒上。

話說子牙點將已畢,傳令:「令黃飛虎上臺。」

子牙曰:「成湯雖是氣數已盡,五關之內必有精奇之士,不可不防備。當戰者戰,當攻者攻,其間軍士須要演習陣圖,方知進退之法,然後可破敵人。」隨令軍政官抬「十陣牌」放在臺上:

一字長蛇陣。二龍出水陣。三山月兒陣。四門兜底陣。五虎巴山陣。六甲迷魂陣。七縱七擒陣。八卦陰陽子母陣。九宮八卦陣。十代明王陣。

天地三才陣,包羅萬象陣。

後來,《三國演義》裡面的「七縱七擒」,只不過是姜子牙「十陣法」當中的第七個。

「天地三才陣」不在十陣裡頭。我不知道為什麼?也可能他說的「天地三才陣」是指「整個統領」之下。

子牙曰:「此陣俱按六韜之內,精演停當,軍士方知進退之方。黃將軍與鄧將軍、洪將軍,你三位走一字長蛇陣。聽砲響變以下諸陣,毋得錯亂。」

黃將軍、鄧將軍、洪將軍這三個人都是人中打仗的人。無論神仙多厲害,今天解決人的事還得神來,神仙起著決定性的作用,但也得人來(做事)。任何一個環境都要符合這個環境的要求。

三將領令下臺走此陣。正行之際,子牙傳令:「點砲,化六甲迷魂陣。」竟不能齊。子牙看見,把三將令上臺來,教之曰:「今日東征,非同小可,乃是大敵,若士卒教演不精,此是主將之羞,如何征伐?三位須是日夜操練,毋得怠玩,有乖軍政。」

三將領令下臺,用心教習。子牙傳令:「散操。眾將打點,收拾東征。」

翌日,子牙朝賀武王畢,子牙奏曰:「人、馬、軍糧皆一應齊備,請大王東行。」

武王問曰:「相父將內事托與何人?」

子牙曰:「上大夫散宜生可任國事,似乎可托。」

武王又曰:「外事托與何人?」

子牙曰:「老將軍黃滾歷練老成,可任軍國重務。」

武王大喜:「相父措處得宜,使孤歡悅。」

武王退朝,入內宮見太姬,曰:「上啟母后知道:今相父姜尚會諸侯於孟津,孩兒一進五關,觀政於商,即便回來,不敢有乖父訓。」

太姬曰:「姜丞相此行,決無差失。孩兒可一應俱依相父指揮。」吩咐宮中治酒,與武王餞行。

這些禮數在當時都是非常講究的。

翌日,子牙把六十萬雄師竟出西岐。武王親乘甲馬,率御林軍來至十里亭。只見眾御弟排下九龍席,與武王、姜元帥餞行。眾弟進酒武王與子牙用罷,乘吉日良辰起兵。此正是紂王三十年三月二十四日。起兵點起號砲,兵威甚是雄壯。怎見得?有詩為證,詩曰:
征雲蔽日隱旌旗,戰士橫戈縱鐵騎。
飛劍有光來紫電,流星斜掛落金藜。
將軍猛烈堪圖畫,天子威儀異所施。
漫道弔民來伐罪,方知天地果無私。

三月十五日拜帥,九天之後,三月二十四日起兵。其實是這樣。

補充一點:

在姜子牙金臺拜帥的時候,元始天尊特意過來看他,而且敬了三杯酒,更別說給了他自己的座騎四不像、打神鞭、杏黃旗,使他能夠號令諸仙。如果站在現在人的角度,大家會覺得姜子牙深受元始天尊喜歡。

人的想法會這樣想,神的想法其實不是,是因為姜子牙擁有這個使命——這跟他修煉的本身既有相輔相成的內容,同時又有他的局限性(註定是修不成的)。

反過來,姜子牙又是在民間名望最大的,而他的師父又對他非常關照。崑崙山元始天尊就只有一把杏黃旗,元始天尊的弟子有十幾個,只給了他。給他的原因是因為他的使命是要去做封神這件事情。

姜子牙封神,僅申公豹妒嫉他,其他師兄沒有人干擾他,只是幫他……我說的意思是:我們人所理解的近和遠,與真正生命的境界是兩回事。

說這些是說給那些有宗教背景……比如修天主教的,你以為教宗就能修成?教宗現在也得保持「社交距離」。那一天看到,在西班牙,小孩受洗,禮儀上,牧師拿著水槍,跟那小孩大概有兩米遠,他往那孩子腦袋噴水。正經八百地在教堂裡這麼做。

我個人覺得那是對神的污辱,不開玩笑!

所以瘟神(瘟疫)是來淘汰人的!在人中負責跟神之間有所聯繫的這樣特殊的人,在面對人的大瘟疫的時候,竟然以這樣方式處理宗教中本該神聖的事情。

為什麼叫神聖?他背後有神的因素,他已經不是人了,那神能得人間的大瘟疫嗎?那他為什麼害怕啊?為什麼用這樣的方式啊?那不就是人墮落了?人的墮落是在面對這種事情的時候,他只考慮自己,完全站在七情六慾去看待神的東西,那就完蛋了。

姜子牙師父特意來送他,敬他三杯酒,是有原因的——因為他的使命,不是因為這個人。今天人們站在人的角度去看待這個問題的時候,會覺得「姜子牙肯定能修成」——他師父這麼照顧他了,肯定能修成。不是那麼回事!你看後來那些修成的,都沒有跟元始天尊打過招呼。

我們說個最有趣的,姜子牙他們下一輩的,就哪吒這一輩的,你見誰跟元始天尊打過招呼?這一輩的只有南極仙翁的弟子白鶴童子跟元始天尊有交往,因為他就是伺候元始天尊的。

這是我個人從故事中看到這樣的內涵,而這個內涵對今天有宗教信仰的這些人,是個借鑑,起碼是個思考——你怎麼看待自己跟神之間的關係。我覺得這些是滿值得的,因為你有信仰,你要修煉,所以不是隨便用人的概念去看待的。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沉默是金,智者無語。」

伯夷 叔齊不曉天意 力阻臣伐君

話說大勢雄兵離了西岐,前往燕山,一路而來,三軍懽悅,百倍精神。行過了燕山,正往首陽山來。大隊人馬正行,只見伯夷、叔齊二人,寬衫,博袖,麻履,絲絛,站立中途,阻住大兵,大呼曰:「你是那裡去的人馬?我欲見你主將答話。」

有哨探馬報入中軍:「啟元帥:有二位道者欲見千歲並元帥答話。」

子牙聽說,忙請武王並轡上前。只見伯夷、叔齊向前稽首,曰:「千歲與子牙公,見禮了。」

武王與子牙欠身,曰:「甲冑在身,不能下騎。二位阻路,有何事見諭?」

夷、齊曰:「今日主公與元帥起兵往何處去?」

子牙曰:「紂王無道,逆命於天,殘虐萬姓,囚奴正士,焚炙忠良,荒淫不道,無辜籲天,穢德彰聞。唯我先王,若日月之照臨,光於四方,顯於西土,命我先王肅將天威,大勳未集。唯我西周誕及多方,肆予小子,恭行天之罰。今天下諸侯一德一心,大會於孟津,我武維揚,侵於之疆,取彼凶殘,殺伐用張,於湯有光。此予小子不得已之心也!」

夷、齊曰:「臣聞『子不言父過,臣不彰君惡』。故父有諍子,君有諍臣。只聞以德而感君,未聞以下而伐上者。今紂王,君也,雖有不德,何不傾城盡諫,以盡臣節,亦不失為忠耳!況先王以服事殷,未聞不足於湯也!臣又聞『至德無不感通,至仁無不賓服』。苟至德至仁在我,何凶殘不化為淳良乎?以臣愚見,當退守臣節,體先王服事之誠,守千古君臣之分,不亦善乎!」

伯夷、叔齊一再勸阻說:「是你們西岐下層做臣的德行不夠偉大,包容不了君王的殘暴,所以出了這種事情。」

武王聽罷,停驂不語。

伯夷和叔齊所講的一切,局限在人中的道理——是非常對的。所以他們被稱為「義士」,寧死不食周粟,最後他們兩餓死了……這是一段很有名的故事,原來我學過,學得我五迷三道……

他們是人中的義士,真正大義之人,但他們是人,今天紂王的事情是天滅商周,就像我們今天說的天滅中共,一樣的。天滅商紂,你再講人中之道義,那就是大逆不道。

所以要懂得時辰、時節,要知道在不同的時間背景之下,自己的位置。

子牙曰:「二位之言雖善,予非不知,此是一得之見。今天下溺矣,百姓如坐水火,三綱已絕,四維已折,天怒於上,民怨於下,天翻地覆之時,四海鼎沸之際。唯天矜民,民之所欲,天必從之。況夫天已肅命於我周,若不順天,厥罪唯均。且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百姓有過,在於一人。今予必往,如逆天不順,非予先王有罪,唯予小子無良。」

子牙說:「你講的都對,但是今天已經沒了三綱、沒了四維,一切都沒了。當『臣視君為上』那些還存在的時候,那是在一定的框架之內。」

我能理解的:比如,金、木、水、火、土,其實講述的這一切是指三界之內,我們在《封神演義》裡看,包括劫數、定數,也講了三界之內。

拜帥臺第一層就是「人」(人的層面):東、西、南、北、中;金、木、水、火、土,很低的。人才講方位:你上哪兒 ?奔南!買什麼東西?買豬皮!買東西。人就是這樣,這就是人的生活,很低的。但是你聽起來挺厲害的:金、木、水、火、土;東、西、南、北、中。

拜帥臺第二層就是時間,是「地」,三百六十五度、三百六十五天。高過了人;高過了空間;高過了我們通常說的「物質組成」。

再往上(第三層)七十二候,頂到上頭了(天)。五天為一候,七十二候,轉了一年。我解釋過「一年」的本身就是一個真正的定數,因為每一天都是一個循環,二十四小時、十二時辰、明天、後天,還是這麼來的,每個「星期」也是循環的,下一個星期也有星期一、星期二、星期三,每個「月」同樣是,但是「年」沒有(循環)。二零二零年,沒了(走完了),就沒了(不再循環回去)——在劫難逃——沒了!這就是我們看到的故事。換句話說,物質所成的金、木、水、火、土,控制著人的三界。

有人說:「三界之外是不是這種物質?」

我也沒出去過;你也沒出去過。不知道!

如果三界外也是金、木、水、火、土的話,人就出去了,不用信神了。所以肯定不是!所以,金、木、水、火、土是有它的局限性的。《封神演義》裡封的神,是修不成的故事,修成的(神的故事),不給人聽。

我們聽到的都是修不成的「因由」,而修成的(因由)沒說。二郎神為什麼修成了?不知道!但土行孫為什麼修不成?我們知道。可是他是仙。

所以當帶著肉身的時候,我們只配知道金、木、水、火、土的故事,除非你厲害,能夠從中反襯出去,有能力反著聽、反著看——讓你的思想、看待問題的角度不再金、木、水、火、土(物質)上,就反出去了。

我覺得語言已經表達不了了,只能意會。這裡在講伯夷、叔齊的時候同樣在講他們的局限性,所以,他們的大義、偉大是在一定範圍內展現的。

子牙左右將士欲行,見伯夷、叔齊二人言之不巳,心上甚是不快。夷、齊見左右俱有不豫之色,眾人挾武王、子牙欲行,二人知其必往,乃跪走於馬前,攬其轡,諫曰:「臣受先王養老之恩,終守臣節之義,不得不盡今日之心耳!今大王雖以仁義服天下,豈有父死不葬,援及干戈,可謂孝乎?以臣伐君,可謂忠乎?臣恐天下後世必有為之口實者。」

伯夷、叔齊的意思是說:「文王沒死多少天,你就不聽你父親的話了。而我們兩受你父親照顧;吃你周家的飯,我們站在你父親的角度得跟你說清楚,你這個人不仁、不孝、不義、不忠,你如果這麼幹的話,以後後人永遠會說你。」這一說,武王就不好辦了。

左右眾將見夷、齊叩馬而諫,軍士不得前進,心中大怒,欲舉兵殺之。子牙忙止之曰:「不可!此天下之義士也!」忙令左右扶之而去,眾兵方得前進。

姜子牙懂得這是好人,你別看他們阻擋我們,但這是好人。但是,他僅僅是個好人。好人在辦錯事!他根本不懂得天象,他只想做個好人。

大有這種人,如果遇到這種人,你要分辨,你不能去傷害他。你別看他沒有道理,但你傷害他,卻傷了一個好人。

後伯夷、叔齊入道陽山,恥食周粟,採薇作歌,終至守節餓死。至今稱之,猶有餘馨。此是後事。不表。

先凶後吉 南宮適初陣失機 魏賁歸周

且說子牙大勢雄師離了首陽山,往前正發。

正是:
騰騰殺氣沖霄漢,簇簇征雲蓋地來。

子牙人馬行至金雞嶺。嶺上有一支人馬,打兩桿大紅旗,駐劄嶺上,阻住大兵。哨馬報至軍前:「啟元帥:金雞嶺有一支人馬阻住,大軍不能前進,請令定奪。」

子牙傳令:「安下行營。」陞帳坐下,著探事軍打探:「是那裡人馬在此處阻軍?」

話猶未了,只見左右來報:「有一將請戰。」

子牙不知是那裡人馬,忙傳令問:「誰人見陣走一遭?」

有左哨先行南宮適上帳應聲,曰:「末將願往。」

子牙曰:「首次出軍,當宜小心。」

南宮適領令上馬,砲聲大振,一馬走出營前。見一將幞頭鐵甲,烏馬長鎗。

怎見得,有讚為證,讚曰:
將軍如猛虎,戰騎可騰雲。
鐵甲生光艷,皂服襯龍文。
赤膽扶真主,忠肝保聖君。
西岐來報效,趕駕立功勳。
子牙逢此將,門徒是魏賁。

南宮適問曰:「你是那裡無名之兵,敢阻西岐大軍?」

魏賁曰:「你是何人?往那裡去?」

南宮適答曰:「俺元帥奉天征討而伐成湯,你敢大膽粗心,阻吾大隊人馬!」大喝一聲,舞刀直取。此將手中鎗赴面交還。兩馬相交,刀鎗併舉,戰有三十回合。

南宮適被魏賁直殺得汗流脊背,心下暗思:「纔出兵至此,今日遇這員大將,若敗回大營,元帥必定見責。」

南宮適心上出神,不隄防被魏賁大喝一聲,抓住南宮適的袍帶,生擒過馬去。

這裡面講一個故事,南宮適輸,輸在有私心,他怕自己臉面不好看,他沒想到碰上人馬,打了三十回合,打得汗流浹背,自己有點吃不住,他又想到:「我要敗回大營,元帥會不高興。」開兵宣戰,他卻有那麼多心思,所以就輸了。

《封神演義》無論是人或仙,凡是出私心的,在乎自己的臉面,在乎自己的一切,基本就出差錯。

魏賁曰:「吾不傷你性命,快請姜元帥出來相見。」又把南宮適放回營來。

軍政官報入中軍:「南宮適聽令。」

子牙傳令:「令來。」

南宮適上帳,將「被擒放回,請元帥定奪」說了一遍。子牙聽得大怒曰:「六十萬人馬,你乃左哨首領官,今一旦先挫吾鋒,你還來見我?」喝左右:「綁出轅門,斬訖報來!」

左右隨將南宮適推出轅門來。魏賁在馬上,見要斬南宮適,在馬上大叫曰:「刀下留人!只請姜元帥相見,吾自有機密相商!」

軍政官報入帳中:「啟老爺:那人在轅門外,叫『刀下留人,請元帥答話,自有機密相商。』」

子牙大罵:「匹夫擒吾將而不殺,反放回來,如今又在轅門討饒!速傳令擺隊伍出行營!」

砲聲響處,大紅寶纛旗搖,只見轅門下一對對都是紅袍金甲,英雄威猛,先行官騎的是玉麒麟,糾糾殺氣;哪吒登風火輪,昂昂眉宇;雷震子藍面紅髮,手執黃金棍;韋護手捧降魔杵,俱是片片雲光。

正是:
盔山甲海真威武,一派天神滾出來。

話說子牙在四不像上問曰:「你是誰人,請吾相見?」

魏賁見子牙威儀整飭,兵甲鮮明,知其興隆之兆,乃滾鞍下馬,拜伏道旁,言曰:「末將聞元帥天兵伐紂,特來麾下,欲效犬馬微勞,附功名於竹帛耳!因未見元帥真實,末將不敢擅入。今見元帥士馬之精,威令之嚴,儀節之盛,知不專在軍威而在於仁德也!末將敢不隨鞭墜鐙,共伐此獨夫,以泄人神之憤耶!」

子牙隨令進營。魏賁上帳,復拜在地,曰:「末將幼習鎗馬,未得其主,今逢明君與元帥,乃魏賁不負數載功夫耳!」

子牙大喜。魏賁復跪而言曰:「啟元帥:雖然南將軍一時失利,望元帥憐而赦之。」

子牙曰:「南宮適雖則失利,然既得魏將軍,反是吉兆。」傳令:「放來。」

左右將南宮適放上帳來。南宮適謝過子牙。子牙曰:「你乃周室元勳,身為首領,初陣失機,理當該斬,奈魏賁歸周,乃先凶而後吉,雖然如此,你可將左哨先行印與魏賁,你自隨營聽用。」

即時將魏賁掛補了左哨。彼時南宮適交代印綬畢。子牙傳令起兵。不表。

三山關守將孔宣 金雞嶺阻西岐兵

且說只因張山陣亡,飛報至汜水關,韓榮已知子牙三月十五日金臺拜將,具本上朝歌。那日微子看本,知張山陣亡,洪錦歸周,忙抱本入內庭,見紂王,具奏張山為國捐軀。

紂王大駭:「不意姬發猖獗至此!」忙傳旨意,鳴鐘鼓臨殿。

百官朝賀。紂王曰:「今有姬發大肆猖獗,卿等有何良謀可除西土大患?」

言未畢,班中閃出中大夫飛廉,俯伏奏曰:「姜尚乃崑崙左術之士,非堂堂之兵可以擒剿,陛下發詔,須用孔宣為將。他善能五行道術,庶幾反叛可擒,西土可剿。」

紂王准奏,遣使命持詔往三山關來,一路無詞。

正是:
使命馬到傳飛檄,九重丹詔鳳銜來。

這裡暗指孔宣是隻孔雀。

話說使命官至三山關傳:「接旨意。」

孔宣接至殿上。欽差官開讀詔旨。孔宣跪聽宣讀:

「詔曰:天子有征伐之權,將帥有閫外之寄。今西岐姬發大肆猖獗,屢挫王師,罪在不赦。茲爾孔宣,謀術兩全,古今無兩,允堪大將,特遣使齎爾斧、鉞、旌旗,特專征伐。務擒首惡,剿滅妖人,永清西土,爾之功在社稷,朕亦與有榮焉。朕決不惜茅土之封,以賚有功。爾其欽哉!故茲爾詔。」

孔宣拜罷旨意,打發天使回朝歌,連夜下營,整點人馬,共有十萬。即日拜寶纛旗,離了三山關,一路上曉行夜住,飢餐渴飲。在路行程,也非一日。那日探馬報入中軍:「有汜水關韓榮接元帥。」

孔宣傳令:「請來。」

韓榮至中軍打躬:「元帥此行來遲了。」

孔宣曰:「為何遲了?」

韓榮曰:「姜子牙三月十五日金臺拜將,人馬已出西岐了。」

孔宣曰:「料姜尚有何能!我此行定拏姬發君臣解進朝歌。」吩咐:「可速開關。」把人馬催動前往西岐大道而來。

不一日,至金雞嶺。哨探馬來報:「金雞嶺下週兵已至,請令定奪。」

孔宣傳令:「將大營駐劄嶺上阻住周兵。」

不知勝負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待續)

點閱【濤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