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回溯前世的真相 真實與虛假交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06日訊】

回溯幾個前世的家庭主婦

在一九七六年的英國,有一個叫伊佛生(Jeffrey Iverson)的研究者,寫了一本書,並且製作了一個電視節目,結果引起非常大的轟動,書的內容,是根據一位催眠治療師布羅克斯漢(Arnold Bloxham),對一位叫珍的平凡家庭主婦所作的催眠記錄所寫成的。

據布羅克斯漢的催眠結果,珍回憶起好幾個不同的前世,其中較引起興趣的是其中的兩世,有一世,珍說她當時的身份是羅馬皇帝康斯坦丁(Constantine)私人教師的太太,並描述一些當時的細節,另外一世,她說她是十二世紀英國約克(York)地方的一名猶太婦女,而此世的故事,後來引起不少懸奇轟動的效果。珍說當時在約克地區,發生了反猶太人的暴動,有非常多的猶太人被屠殺,她只好和丈夫帶著兒女逃亡,以躲避暴徒失去理性的追殺,後來他們躲進了一家教堂的地窖裡,但很不幸的,暴徒發現了他們的藏身之處,因此全家慘遭暴徒的殺害,珍在回憶這些情節時,神情充滿著驚悚、恐懼與哀傷。

伊佛生曾去請教學者專家,結果獲得證實說,在十二世紀,倫敦確曾爆發屠殺猶太人的暴動,在約克一地,就有約一百五十名猶太人慘遭殺害,而根據專家的推測,珍和她家人所躲藏的教堂,「應該」就是聖瑪麗教堂,但聖瑪麗教堂在當時或根據以前文獻的記載,並沒有任何地窖的存在,因此這個疑點一直沒有解開。

但令人訝異的是,在大約書出版的同時,聖瑪麗教堂曾做過一番整修,結果在聖壇底下,被發現一個類似地窖的小房間,因此整個事件就更令人注目了,並在當時引起一股探討的熱潮。

有很多人因此認為,既然地窖已被發現了,理當證實珍的「前世」是確實存在的,但也有很多人並不同意這種看法,他們認為珍的「前世」回憶,仍留存有很多的疑點,況且珍也沒有「指明」是那一個教堂,聖瑪麗教堂也只不過是在眾多可能的教堂中的一個,而且被發現的那個「類似」地窟的小房間,據調查,也應該是在一一九零年以後才建造的。

研究者哈里斯(Melvin Harris)就抱著這樣的看法,他曾對整個事件有過相當深入的研究,他並且研究珍所謂另一個羅馬時代的前世,結果他發現,珍在這個前世裡所描述的所有細節和人物的性格特徵,都可以在霍爾(Louisde Wohl)的一本一九四七年出版,半史實半虛構小說「活森林」(Living Wood)裡找到,甚且在小說裡非史實的虛構部分,也被珍「並入」到她所謂的「前世回憶」裡了。

雖然無法查證珍是否曾讀過這本書(同時也無法去查證她的其他「前世」是否屬實),但至少無法排除,珍曾經看過這本書的可能,因為她可能「忘記」了曾看過或翻過這本書的往事,所以對這本書的「遺忘內容」,就成為珍的「隱藏性記憶」了,因此在深度的催眠狀態裡,被她自己混淆和虛擬,而成為活生生的「前世回憶」!

一個對水恐懼的少女

有一個叫珍妮的英國女孩,從小對水就懷有深深的恐懼感,因此前去求助一個叫瑪麗.崔瑞特(Mary Cherrett)的催眠治療者,瑪麗專門致力於關於心理病症和前世關聯的研究探討。

在珍妮進入催眠狀態後,她描述了關於她「恐水症」的前世原因,她說在一九三七年時,她當時是一位十八歲的少年叫羅勃特(Robert Dale),家住在崔斯特(Chester)地方的湖邊。

羅勃特有一個十六歲的弟弟亞南(Alan Dale),亞南因為嫉妒他哥哥將接掌家裡的事業,並且認為他的哥哥並不夠資格擁有這份產業,因此在一次機會裡,氣憤的將羅勃特從家裡附近的一個木造碼頭旁推落水中,羅勃特落水後,剛好在水底下被不知名的東西纏住了,因此無法脫逃,當羅勃特在水中掙扎時,他的弟弟亞南並沒有施予援救,反而在旁袖手旁觀,羅勃特溺死後,當地的警察認為只是一樁不幸的意外事件,就草草結案了。

珍妮的前世回憶栩栩如生,又符合的解釋了她「恐水症」的原因,如此理當應該就是確實的前世回憶才對,然而可惜的是,經過調查,在一九三七年的崔斯特年鑑上,並沒有提到羅勃特家族或有關落水溺斃的事,因此這件事也就無法得到有效的證實。

然而珍妮仍然相信,這就是她的前世和恐水症的原因,她也不認為這是某種「隱藏性記憶」所引起的幻想,因為自從做過前世回溯的催眠後,羅勃特當時溺斃的景象,就時常鮮明生動的在她的夢中重複出現,珍妮說,夢中真實的程度,讓你無法不把它當作是一種「真實的回憶」!

然而有人也認為,當珍妮在催眠後,經常夢見羅勃特溺水的生動景象,也只是一種「暗示加強」的作用,因為既然珍妮「相信」羅勃特是她的前世,經由催眠的「暗示」和相信的「加強」效果,那麼,時常夢見羅勃特溺水的景象,也就成為一種可以理解的現象了!

不管說法如何,有一件事實倒是真的,當珍妮在進行催眠回溯期間,她正準備搬到二十哩遠外的一個新家,雖然以前她從未到過那裡,但在催眠前數星期,她曾到過那裡一次,而且在當時,她確曾看過當地的地圖,因為在離她新家只有幾百碼遠的地方,那裡有一條叫亞南戴爾路(Alandale Road),路名剛好和她前世身份的弟弟同名(Alan Dale)。

珍妮當時極可能不經意的瀏覽過,雖然意識並沒有察覺,但潛意識靈敏的抓住了這個「一瞥而過」的訊息,以致變成了「隱藏性的記憶」,因此在催眠時,遺忘的記憶,不經意的又浮現出來,混淆著「可能是真的,也可能是假的」其他記憶,因而構成了珍妮生動的整個「前世回憶」內容。

這種我們曾瀏覽過的有關內容,在我們遺忘時,就成為我們「隱藏性的記憶」,但在某個時機,可能經過某種相關及適當的「觸發」,又會浮現到我們的意識層面,只是可能我們一時還無法清楚的分辨它出現的緣由。

催眠的真相

當然,也不是每一個催眠回溯的個案,都可以「隱藏性記憶」來作解釋的,雖然在每一個案例中,多少都有些疑點和漏洞,但也有些案例,確實讓我們無法排除是前世回憶的可能性。

有一個叫雷的英國男子,透過一位女催眠治療者作前世回溯,結果,雷回憶出好幾個栩栩如生的不同前世,但這些前世,經過查證都無法證實確有其人。

只有其中一世,雷說他叫「路本」(Reuben Stafford),於一八二二年出生於英國布萊頓(Brighton)地方,後來遷徙到英國北部,並於一八四四年在蘭開夏(Lancashire)和一名叫瑪麗的女孩結婚,不久後即從軍,隸屬於蘭開夏軍團,並參加克里米亞戰爭(Crimean War),一年後因傷退役,後來即從事船伕工作,但不幸的於五十二歲那年,因故溺斃。

當雷在描述「路本」其人時,帶有濃重的蘭開夏腔調,而雷事實上既不是蘭開夏人,也不諳此種語調,更妙的是,經過調查,竟然確有「路本」其人,不僅找到他的服役記錄,也找到醫生所開的死亡證明,而雷本身並不知曉此事,後來在接續的催眠中,催眠者以此資料來詢問雷(或路本),雖然他犯了少許的錯誤,但大體上來說都符合資料上的記錄。

這件事因此改變了雷的人生觀,他本來並不相信什麼「輪迴」之事,但他也並不因此就認為,「路本」就完全是他,他說:「我不認為路本就是雷,雖然在我裡面有一些路本的成份,這件事讓我更瞭解生命和死亡一些,即似乎有一種生命力,可以從一個身體跳躍到另一個身體裡,我相信,不管心靈的本質是什麼,至少,有部分在肉體死亡後是仍然可以存活的,我現在並不是完全不怕死,但死後,我並不在乎人們怎麼處理我的肉體了,因為我知道,那並不是我,那只是我曾住過的箱子而已!」

就像雷或其他催眠的個案,催眠的真實性確實令人感到撲朔迷離,因為有時利用催因為有時利用催眠所回溯到的「前世」,似乎並不是什麼真的前世,而只是當事人今世的一些被遺忘的閱聽經歷,混合著當事人的幻想,潛意識的慾望和催眠者的暗示所組成,但有時催眠所回溯到的前世,其真實性卻又令人不得不予以嚴肅的面對,因為當事人確實不可能以任何管道得知這些所謂的前世訊息。

所以,我們不能說,經由催眠所回溯到的前世,都是真實不虛的,我們也不能說,經由催眠所回溯到的前世,都是虛假幻想的,這兩種見解,都只是一種「信念」或「信仰」,而不是對事實正確客觀的認知。

如果「前世」也是一種記憶,一種幽微遙遠的塵封記憶的話,既然催眠可以像一把鑰匙,去開啟我們今世所遺忘的記憶盒,那麼,催眠也應理當可以一探幽微遙遠的前世記憶,只是能進入多深的催眠狀態,那全因人而異,況且深度的催眠狀態,不僅具有高度的「可暗示性」和高度的虛擬幻想能力,在挖掘出少許真實前世記憶的同時,也可能伴隨著我們今世被遺忘的「隱藏性記憶」。

因此,理解了催眠的原理,也就理解了催眠回溯前世的真相,那就是,催眠所回溯的所謂「前世」內容,可能只是一種幻想或潛在的慾望,也可能是隱藏性記憶,也可能是部分真實的前世記憶,當然,絕大部分的案例,可能都只是以上三種不同比例的「混合」或「混淆」!

至於要如何在這些真真假假的訊息中,篩檢出何者是真或何者是假的前世回憶,那就要靠研究者的工夫和智慧了!

所以,借由催眠理當可以回溯前世,但借由催眠也非常困難的能夠回溯出真正的前世,因為那不僅需要催眠者專業的「功力」,更需要被催眠者本身穩定不自我暗示幻想的人格,和其先天所具有的「稟賦」。(待續)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