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光誠:利用病毒控制人民的政權比病毒還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20年2月1日,「律師後」女俠張展為了告訴人民武漢封城真相,不顧個人安危只身前往武漢調查報道實情,踐行她的公民權利。結果張展被北京命令上海公安與武漢公安聯手於2020年5月14日在賓館抓捕,帶回上海刑事拘留並被構陷「尋釁滋事」判刑四年,送進監獄關押迫害。張展自她被抓之日起就開始絕食抗議,直到現在仍在進行絕食。中共無數次對她進行插管強制灌食,使用「限制帶」束縛其雙手……。

據知情者告知,張展家人委託律師申請到上海女子監獄會見張展,遞交申請三週多仍未收到回信。7月底,張展病重,嚴重營養不良。身高1米77的張展如今只剩下約 40公斤體重,身體極度虛弱,有性命之危。10月中,母親探視張展,只能通過四分鐘視頻。張展已無力行走,無力抬頭,憔悴單薄、嚴重脫水……,母親一見崩潰。張展病情如此危重,竟仍不能當面探望。母親回到家後,長時間痛哭不止……。

得知如此情況,很多熱心善良的網友再也無法忍受,在海內外不同的社交媒體上,發起了聲援張展、要求中共釋放張展的各種行動。國內很多勇士冒險挺身而出,發布了舉著寫有「支持張展,張展無罪,釋放張展」的照片,要求中共放人或准許保外就醫。就連向來不支持妹妹參與任何公民行動的張展的哥哥也出來發聲……。這使得中共草木皆兵,如坐針氈,命令全國的維穩系統嚴陣以待。

在海外,包括國際特赦、人權觀察、無國界記者等人權團體也都紛紛參與行動,發出要求中共停止迫害張展的呼籲。

湖南長沙的維權律師謝陽先生曾遭中共關黑監獄、酷刑折磨迫害。後來中共不得不將其釋放。一直在中共跟蹤監視之下生活的謝陽了解到張展的近況後,準備親自前往上海去看望張展的母親。謝陽買好機票,卻遭到中共維穩系統無理阻撓,不讓他離開長沙。長沙公安先是上門威脅警告他不准去上海,被謝陽拒絕後,中共當局直接從後台把謝陽的健康碼變成紅色(顯示意思是謝陽去過疫區,不能作任何旅行)。這樣,謝陽就無法乘坐任何公共交通工具,即使駕車到達了外地,也會因健康碼問題而被隔離。謝陽表示,他自己近來根本沒有離開過居住地長沙,更別說去過什麼疫區了。

我想誰都不難看出,是中共當局為了阻止謝陽去上海,而把防疫系統變成維穩工具。這是共產黨公然觸犯刑法中的「濫用職權」條款,應該以濫用職權罪論處。

無獨有偶,維權律師王宇的丈夫包龍軍律師從北京去江蘇蘇州出差。中共為了不讓他返回北京,也人為控制他手機上的健康碼。他要乘坐火車或飛機回北京必須出示健康碼,而在申請健康碼時,必須選擇14天內到過的地區。而包龍軍的手機上只有江蘇常州一個選項,包龍軍律師近期根本就沒去過常州,而且常州是敏感區,若選擇了常州,健康碼就會變紅,等於自己認可了自己去過疫區,認可了自己不能返回北京……。

朋友們!事情要是發生在你身上,你該怎麼辦呢?看到這裡,你們還相信……或者甚至羨慕「中共控制疫情成效顯著」嗎?

事實上,中共根本不是在防疫,而是借疫情來防人,健康碼已經變成了中共的維穩工具。正如推友李雋所說:「健康碼成為中共控制人民的新手段,就像中共草創階段在根據地使用的路條;也像老毛時代使用的介紹信。沒有這些東西不能出村出城,實際是農奴身上的戳印,是人身控制的惡劣手段。」

共產黨為了維護專制權力不擇手段,為了控制人民無所不用其極,這就是共產專制暴政的本性。這從中國共產黨打家劫舍、上山作土匪時就已經開始了,搶奪到政權後更是變本加厲,從未停止過。如今,以抗疫為名,利用大數據打造出了覆蓋全國、可以對全國人民進行隨時追蹤的監控系統。中共不用它來維穩才怪呢?在淪陷區,專制不除,現代科技越發達,中共控制起人民來就越容易。

只是我們人民必須思考的是:面對利用病毒控制人民的這個比病毒還毒的中共暴政,我們除了抗爭,還有它途可奈其何嗎?!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