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出人意料發布氣候聲明 背後有何隱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12日訊】在聯合國氣候峰會(COP26)上,美國和中國週三(11月10日)令人意外地發布一份不具法律效力的聯合聲明,承諾未來十年加強應對氣候變化行動。

在這份聯合聲明中,雙方同意就一系列問題達成合作,包括甲烷排放、向清潔能源過渡和去碳化。但是美國牽頭的一個聯盟上週承諾減少甲烷排放,中方尚未加入該聯盟。

中共最高氣候談判代表解振華10日告訴媒體,在氣候變化方面,「中國和美國之間的共識多於分歧」。解振華在週末出席會議遲到後解釋說,他太忙,每天都要跟美方討論。

美國氣候特使約翰‧克里(John Kerry)則說,美國和中國之間「不乏分歧,但在氣候問題上,合作是完成這項工作的唯一途徑」。

《紐約時報》報導說,專家們一致認為,聯合協議的規定遠遠沒有達到克里和解振華兩人在2014年達成的氣候相關協議,美國和中國在那項協議中都宣布了新的減排目標;而且此次協議沒有要求中國就何時停止向大氣中排放更多化石燃料,並逐漸實現減排做出新的承諾。

美中達成氣候變化協議背後有何隱情

美中在氣候變化上之所以達成合作,背後是有原因的,因為在能源方面,雙方都存在互相制衡的因素。

台灣財團法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李正修告訴大紀元,「現在有一個宏大的話題被利用可以用於修復中美關係,所謂的全球氣候變暖,需要中共來進行配合。」

「這個氣候到底是什麼因素造成的?現在這個氣候是不正常——中國今年提前二十多天進入了寒冷季節,大量的地方暴雪,而不是在變暖。」他補充說。

彭博社專欄作家大衛‧菲克林(David Fickling)分析說,一方面,美國的經濟脫碳計劃很大程度上依賴於中國,中國控制著太陽能電池板和鋰離子電池的大部分供應鏈,以及可再生能源所必需的一系列重要但不突出的部件和原材料。

另一方面,華盛頓的海軍保證了全球石油等能源物資在全世界的自由流動,這一點對北京來說至關重要,中國每年進口的能源比其生產的多三分之一;而美國是能源出口國。

「與中國對可再生能源供應鏈的控制一樣,這一事實對美國的競爭對手來說,既是一種好處,也是一種威脅」,菲克林寫道,「北京如此大力投資建設一支能在全球範圍內運作的藍水海軍的一個原因,正是因為目前的形勢使其能源安全處於五角大樓的控制之下。」

「能源地緣政治一直是一個殘酷的遊戲。在能源交易和經濟控制之間存在著的不安聯繫並沒有減弱。」他說。

沒有明確設定具體行動目標 協議不具約束力

從格拉斯哥發表的聯合聲明來看,中美幾乎都沒有明確設定具體的行動目標,兩國都沒有加入關於煤電或電動汽車的承諾,中國也沒有簽署結束海外化石燃料融資、減少甲烷排放或使農業更可持續的計劃,更不用說加入關於清潔電力、綠色鋼鐵或公路運輸的建議。

為何中美兩國在氣候上無法達成一項具有法律約束力的協議?菲克林說,一方面,美國的法案必須由國會參議院批准,而溫和派民主黨人喬‧曼欽(Joe Manchin)擔任關鍵的委員會主席職位,且他代表西弗吉尼亞這個產煤州。這位參議員已經在氣候談判前發出信號,他準備阻止總統喬‧拜登的清潔電力計劃。

跟中方的氣候談判一直受到美國國內部分鷹派人物的質疑。美國外交政策委員會印太研究研究員邁克爾‧索博利克(Michael Sobolik)告訴《華盛頓郵報》:「如果氣候變化對拜登來說有那麼重要,他應該需要把他自己能跟中國一起做成什麼事的執念中跳出來。」

「如果我們不想要坐等(中共)在氣候變化問題上改觀,那就讓我們向前邁進,解決掉它們構成的威脅,並剝奪它們利用一個種族滅絕地區作為其『一帶一路』核心倡議的能力。」索博利克說。

《華盛頓郵報》專欄作者喬什‧羅金(Josh Rogin)表示,美國需要轉向一個對中國(中共)有清醒認識的氣候變化戰略,不能讓美國能源未來建立在與北京的關係上。

他認為,拜登政府與其致力於跟北京簽署模糊、不具約束力的氣候承諾,不如專注於在美國建立一個國內氣候變化產業,保證供應鏈不經過中國。

中國國內政治情況更加不透明

另一方面,中共並非法治國家,中國國內的不透明政治情況註定氣候協議不可能具有法律約束力。

11日的中共19屆六中全會正式通過黨史上第3份歷史決議,大幅提高了總書記習近平的地位,但中共黨內的權鬥和混亂從未間斷。

彭博社8日報導說,擁有巨大的權力和有效地使用權力是兩碼事。在中共這個不透明政治體制中,最高領導人擁有管轄三十多個省級行政部門、3000個地市級和縣級行政區以及至少4萬個鄉鎮一級行政區劃的權力,但是否有效使用權力則是另外一回事。

習近平過去21個月沒有離開過中國訪問國外,包括缺席10月羅馬舉行的20國集團領導人會議以及在英國格拉斯哥舉行的氣候變化會議。

菲克林說:「儘管所有的絕對權力都集中在習近平主席手中,但這個國家實際上有32個曼欽(比喻反對黨內高層政策的人士)在治理著每個省、自治區和直轄市。

「共產黨官員將成功管理核心區域視為在國家層面獲得有影響力工作的踏腳石。當他們被迫平衡中央政府設置的不可調和目標時——強勁的經濟增長、可再生能源部署和積極控制排放方面,增長總是贏家。其結果是,自上個月能源緊縮以來,煤炭產量激增,創下了紀錄。」

邁阿密大學政治學教授金德芳(June Teufel Dreyer)告訴彭博社,對中共官員來說,應對上級壞政策的最好辦法就是低著頭,最小限度地執行,並希望不要被領導注意到。

氣候協議背後的小插曲

美國國內一直呼籲拜登為受中共鎮壓的新疆維吾爾族人發聲,不要用人權換取氣候協議,新疆是主要的太陽能板生產地區——關係拜登的清潔能源計劃,克里表示,他一直「坦誠」表達自己對此事的看法,但他的工作重點是當一個「管氣候問題的人」。

他說,無論出現什麼其它問題,美中兩國都必須共同努力,減少對化石燃料的依賴。「現在的每一步都很重要,將有一個漫長的旅程等著我們。」克里說。

《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刊文說,COP26峰會對中國人權保持沉默,環保活動人士因害怕激怒北京,不敢在網站或社交媒體上提及西藏、新疆或香港人權。

阿里巴巴旗下的香港《南華早報》11日就中美氣候聯合聲明發文說,美中競爭「有可能破壞應對氣候變化的進一步行動」。

文章說,中美雙方聯合聲明受到謹慎歡迎,但氣候政策專家擔心,持續的緊張關係限制了進一步協議的空間。這被外界解讀為,中共希望美方進一步放軟。

有消息說,拜登和習近平將在15日舉行視頻會議。這將是兩人年內的第三次通話,預計時長超過過去兩次。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