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因醜聞揚名世界的中共高官不止張高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自11月初中國網球名將曝光曾遭國務院前副總理張高麗性侵而後衍生不倫戀的黑幕後,張高麗的名字在海外中英文媒體、自媒體的曝光率劇增。更讓張和中共難堪的是,11月14日,國際女子網球協會(WTA)發表了一份聲明,其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史蒂夫‧西蒙(Steve Simon)在聲明中呼籲「對針對前中國(中共)領導人(張高麗)的性侵犯指控,進行全面、公平和透明的調查」,而且調查「必須獲得全面、公平、透明且不受審查」。隨後,包括前世界網壇名將納芙拉蒂洛娃等也公開表示對彭帥的支持。

由於彭帥曝光張高麗醜聞的背後並不簡單,目前並不清楚WTA的聲明是否背後是否也有隻看不見的手在操作,但無論怎樣,無論是否理睬,WTA的聲明都讓張高麗和中共臉上無光,張和中共是沉默也不是,回應也不能,處理彭帥也不是最佳時機,大概只能暗中叫苦。

不過,因醜聞揚名世界的中共高官並非只有張高麗一人,想當年,江澤民曝出的醜聞不僅讓國人大為震驚,也讓眾多外國人驚掉了下巴。記得當年每每與外國人聊到江時,他們都知道若干他的醜聞,一提及都笑得忍不住,說「覺得他有病」,「不是正常人」。

據《江澤民其人》一書披露,江在當總書記後,幾乎把每一次出訪都變成了文藝演出和作秀。書中盤點了江的一些國際醜態。比如1996年在西班牙國王卡洛斯請其檢閱三軍儀仗隊時,江突然掏出梳子梳頭髮。晚上在歡迎國宴上,江澤民坐在王后右側,再次在攝像機面前梳頭。次日,西班牙第一大報《國家日報》和其它許多報紙均以頭版頭條刊出新聞圖片,「卡洛斯國王看江澤民梳頭」。很快,全球多家報紙進行了轉載。

1996年出訪菲律賓時,江主動提出放棄南沙群島的主權爭議,共同進行經濟開發。當晚,菲律賓總統拉莫斯在遊艇上宴請江,江即興演唱了一曲貓王的《溫柔地愛我》,身為一國最高領導人獻歌,很掉價,也有些不可理喻。

1999年10月24日,江在法國參觀一座博物館時,一時興起,乘法國總統希拉克不備,拉起希拉克夫人貝娜黛特的手就跳起華爾茲舞來。這件事讓希拉克非常不悅,認為是給自己難堪。

2000年4月19日江訪問土耳其時,土總統德米雷爾向江授勳章。江不等總統為自己佩戴,搶先一步,拿起勳章自己戴上了,令在場賓主目瞪口呆。

2002年2月21日,江在人民大會堂設宴歡迎美國總統布什。江當著在場百餘名嘉賓高歌一曲《我的太陽》,布什馬上鼓掌,並半開玩笑地請國務卿鮑爾唱一首小夜曲,鮑爾禮貌地微笑拒絕。

同年,江在訪問冰島時,在晚宴中間,江突然站起高歌,令在場賓主都錯愕不已。江的夫人王冶坪當時的面部表情十分尷尬,整個情景被冰島最大的日報以大幅彩色照片詳細報導。

此外,還有江發飆大罵香港記者的視頻等等。江在國內外的醜態,不僅成為了國際社會的笑柄,而且丟盡了中國人的臉面,讓中國人十分厭惡。江在國際上有著「江戲子」的稱謂也就不足為奇了。

除了江在各種重要場合曝出的醜態廣為國際社會所知,江的荒淫和江家的貪腐,在國內外也是臭名遠揚。

作為「天下第一貪」的江氏家族,在江澤民的兩個兒子江綿恆、江綿康和孫子江志成的帶領下,仰仗江的權勢,悶聲發大財,攫取了無法計量的財富。2018年,海外華人富豪郭文貴爆料稱,經過自己聘請的專業團隊的調查,業已證實,江澤民家族是世界首富,其家族控制的「盜國」資產高達5000億美金(約4萬億人民幣),包括基金、股票、銀行、信託,能源股份、科技股份、黃金期貨、房地產、海外控股公司、離岸公司等,資產由其孫子江志成代表江家持有,其內幕「駭人聽聞」。

至於在女色方面的荒淫程度,江澤民與張高麗以及諸多曝光和未曝光的中共高官的私生活方面相比,同樣十分不堪。其的情婦名單上有蘇聯女間諜、原教育部長陳至立、原深圳市委書記黃麗滿、央視廣播員李瑞英、歌星宋祖英等。其中最為「霸氣」的當屬宋祖英,而其「國母」的身分早已成為國人茶餘飯後的談話笑料。

而早在2004年,業已去世的呂加平曾向中共中央、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寫了一封信,要求調查他所聽說的一些有關江的事情和傳聞,信中詳細談到江與宋祖英之間的醜聞,包括江如何往宋祖英手裡塞紙條、如何讓宋離婚、如何暗地與宋通姦、如何動用國庫為宋在維也納和悉尼辦演唱會、如何挪用海軍軍費給宋祖英辦歌舞劇以及如何為討好宋而動用三十億元修建國家大劇院等。

此外,江因為迫害法輪功在多國被起訴,更是世所罕見。的確,世界上有哪一國的領導人如此臭不可聞呢?

與臭名遠揚的江澤民、張高麗相比,貪污受賄,濫用職權,且擁有眾多情婦的徐才厚、郭伯雄、谷俊山、周永康、薄熙來、孫力軍、傅政華等落馬高官,在國際上的知名度雖然遜色了些,但在海內外華人圈中同樣是臭名昭著。他們中的一些人也在其他國家的法庭掛上了號。

不想不知道,一想嚇一跳。中國在這樣一群道貌岸然之徒統治下,如何能夠真正發展?如何能夠提升道德?如何能讓國際社會尊重?這也就難怪國際多國,尤其是西方社會對中國和中共的觀感和印象越來越差。而讓江、張等中共高官肆無忌憚的正是邪惡的中共體制,因此,剷除中共才是當務之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